TXT下载

第64章 飓风过岗@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当卫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卫国群臣的面色那叫一个精彩,一国出现两位国君,这是见血光的征兆啊。

    “本侯患疾而外出寻医,今得愈而归便闻朝歌宫廷,突发离奇大火,竟是无一人生还。每每想起,吾倍感天佑之,幸甚至哉!”环视一众战战兢兢的朝臣,卫峥气若沉雄而道,听得所有人尤其是参与到了拥立新君这件事情上的人的耳朵里,无不嗡嗡作响,神情发懵。

    就在这时,卫峥忽然把目光投向了姬焕,故作一愣,颇为惊讶的忽问道:“本侯的朝服怎么穿到你的身上了?你要做卫国的国君?”

    姬焕此时此刻四肢无力,得闻其言,双目惊骇而六神无主,惊慌之下,忽然突生猛力一甩搀扶住他的臣子,连跪带爬而来。至卫峥脚下,姬焕欲语不得,不知如何是好,却也知道大祸临头,情急之下,看到了匍匐跪地在旁边的孙谷,姬焕忽然指向孙谷说道:“都是他,是他!对对对,就是这老家伙,那场大火就是孙谷纵火的,孙谷欲逆反,拉我做了他的傀儡,莫不敢唯命是从,唯言是听,我是无辜的,君上饶命——!君上饶命——!”

    “哦——?”卫峥故作惊诧,旋即面向一众群臣,目光所致竟是无人敢以对视之,尤其是内心有鬼的人,此刻莫不感到大祸临头。

    末了,反应快些的臣子旋即匍匐跪地,高呼:“君侯无恙,卫国万幸——!”

    哗啦一下,所有人纷纷跪地。

    山雨欲来之际,朝野危危之时,无人不知便是此时此刻!

    卫峥不再理会这些人,把目光落在了旁侧匍匐跪地的孙谷,在其身旁蹲下,低声道:“权力是毒药,利欲是魔障。孙卿中毒不浅,利欲熏心……无药可救矣——!”

    一直匍匐在地的孙谷听之身心微颤,忽然欠身而起,首次举目看向了卫峥,知道大势所趋,再无回旋,便是长叹一声,道:“君侯所言甚是,老臣已然无药可救,然老臣临死之前有一问,君侯可答否?”

    “可——!”卫峥言简意赅的道。

    “那场大火……这一切……”孙谷说道。

    “实乃本侯为孙卿所设之局!”卫峥平静的说道:“孙卿以为,对本侯之手笔满意否?嗯——?”

    “君侯为何要除卿族而后快之?”孙谷又问道,语气带着余心不甘。

    “呵呵……”卫峥忽然一笑,摇了摇头,便再看向孙谷,贴近其身,在其耳旁,惟闻其声:“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呼?”

    闻此言,孙谷失神许久,终是换做一声长叹,惨然道:“早当明矣。为君主而富雄略者,莫不天性****,痛恨权臣。老夫真是瞎了眼,非但老夫小看君侯,怕是整个天下亦是小看君侯矣,卫有如此国君,其国无患!可笑的是老夫自诩老谋成算,万万没有想到竟是自掘坟墓。”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孙谷自知大势已去,反而心中坦然了,便不再多语而匍匐跪地,等待宣判。

    卫峥再次起身朝着宫廷而去。这个时候,激动的姜牧旋即跳出来高喊道:“天佑卫国,我主无恙,逆臣孙谷,欲图谋反,祸乱朝纲,罪不可赦!”

    姜牧的话音刚落,只见始终一动不动的白起抬手一挥,几个身披黑金甲胄的斗士营军士齐刷刷的奔袭而来,旋即把孙谷、姬焕尽数擒拿,出来的一众群臣尽皆被大军包围个水泄不通,面对这些手持黑金长剑的甲士,士卒们虽然没有动手,但群臣莫不战战兢兢,如临大祸一般。

    “黎子……”

    除了惊恐不安的卫国群臣,另一个倍感不可思议的人赫然便是随同姜牧而来的赵人剧辛。

    剧辛万万没有想到他日思夜盼的那个法家大师,竟然是卫国的君主,竟然是那个天下有名的卫峥!

    看着远方那一人独行,独自一人前往宫廷大殿深处而去的身影,剧辛久久不能言。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亲眼见到卫国出现如此巨变。

    一切动若雷霆。

    这一日注定要载入史册,卫国的天空响彻着的新的宣召,一则诏令广发卫国上下,以孙谷为首的党羽欲图谋逆,大军入朝歌城以雷霆之速拿下了孙谷为首的叛乱分子。

    人证物证,铁证俱在。

    权倾朝野的孙谷被擒拿了,如日中天的孙氏轰然倒了——!

    卫峥的集权动作有多快?第一天重回朝歌,入主卫国便以雷霆之速彻底掌控朝歌古都,封锁消息,在都城巨变的消息还未传出去之前,于当日立即命令白起率领大军星夜兼程南下河水将旧都濮阳城拿下,将整个孙氏满门抄斩,其族夷灭,尽收其邑。

    这一日,濮阳城下。

    白起亲率旗下斗士营兵临城下之前,派出一小队人马带着假消息成功控制了西城门,下一刻白起亲率部卒鱼贯而入,濮阳城是孙氏的势力,然则朝歌巨变的消息封锁的尤为严密,短时间还未传出来,一则假消息得以让白起不费摧毁之力便入濮阳城。

    白起何人?杀神也,号人屠。

    卫峥给他的命令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杀——!

    大军入城之际,白起亲率卫之斗士顷刻间包围了“阳君府”,这本是卫国旧都宫廷,孙谷被册封为濮阳君,这里也变成了孙谷的府邸。

    濮阳旧都顷刻间上演了一场腥风血雨,孙氏几百余口人血溅“阳君府”,血流成河。

    古来权贵之争,从来都是如此。胜,则通吃;败,则满盘皆输。

    孙氏一夜之间被奉命而来的白起夷灭其族,满门抄斩。

    濮阳城正在上演血光之灾,朝歌古城亦是不遑多让,此次不仅仅是孙氏的末日,伴随着孙氏而存的党羽尽皆满门抄斩,一切财货尽皆充公国库。

    卫国的卿族被其铁血手段夷灭近半,短短几日便灭了六大卿族、整个卫国,人人自危。

    石氏府邸。

    “父亲,孙氏已灭!阳君府邸血流成河,孙氏三百余口无一不在白起剑下饮恨而死。北宫氏尽收其地,满门抄斩,短短三日,他便灭了六大老世族,我石氏不能再坐以待毙啊!”石更面色惨然的说道。

    “父亲——!还请快快做决断,我等拼死突围,离开朝歌,尚且可保石氏一脉!”石更又说道。

    石昊睁目呵斥道:“不可,事已至此,你还看不出君侯用意何在?要害何在?”

    “孩儿愚钝——!”石更欲言又止。

    “唉——!”惟闻石昊言道:“君侯此举,目的便是冲着卫国卿族而来,孙氏、北宫氏等六卿世族于雷霆之间顷刻覆灭,荡然无存,亦可见君侯对卫国卿族欲除之而后快啊。”

    “那父亲为何还无动于衷?”石更一听更着急。

    “蠢——!”石昊痛斥道:“君侯如今坐拥大军有恃无恐,你以为我等能出的了朝歌?君侯为何至今未曾对石氏、宁氏动手?”

    “父亲指教!”石更道。

    “卫国五百年来终是世卿贵族把持朝政,深入骨髓,这个国君雄心壮志,有道是为王者天性****,俨然不容再由权臣继续执掌社稷公器,欲集君权纵使恨不得铲除所有卿族,然则卿大夫家族乃一国之根基之所在,若尽除之,偌大的卫国何以长存下去,即便启用亲信,到最后亦可演变新的卿族。”石昊慢悠悠的说道。

    石更一听旋即陷入沉思,而石昊悠悠然的说道:“孙氏不过是木秀于林,君侯欲集权以****,孙氏不得不灭,这是以儆效尤啊!君侯虽然年轻,然则这一系列的举措无不说明卫国这一朝国君乃雄主尔,杀了之后该当如何?安抚!未遭祸患的老世族看到杀意滔天的君侯亦能容忍我石氏、宁氏便是要告诉我,老老实实谨守本分可保我石氏一脉免遭覆灭,也是告诉那些老世族,连石氏、宁氏亦可存,尔等如何不能存?更儿,君侯是要铲除权臣,集无上君权****,而非制造内乱,故,切记今后蛰伏为上,万万不可逾越其君权雷池,否则孙氏便是前车之鉴啊。”

    显然,卫国最精明的人在石氏这里,石氏的掌舵者深知卿族是除不完的,作为一国之根基所在,即便除掉了一批又会出现新的一批,卫峥这次在卫国掀起腥风血雨不假,但也不可能将所有的旧贵族全部铲除,如若不然卫国根基一断,其国势必陷入内乱,这不是他想要的。

    石昊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也断定卫峥也知道这一点,卫峥的手段固然骇人、固然铁腕,石昊却也知道枪打出头鸟,把作乱最盛的那批人给铲除掉,也知道国君是要集权****,而非把国搞乱。

    搞清楚来龙去脉,揣摩到了君意,才能明哲保身。

    “父亲,那我石氏该当如何处之?”石更问道,孙氏顷刻间覆灭,卫国的卿族贵胄,上下一片人心惶惶,没被灭的也是莫不人人自危,深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只见石昊闭目而道:“更儿,石府即日起闭门谢客,君若有召,莫不遵之,君之言莫不以从之!切记,君之意,石氏莫敢不唯命是从之,哪怕是去死也不可有丝毫犹豫!”

    “父亲,孩儿明白了——!”

    “山雨欲来,朝野危危,飓风过岗,伏草……惟存——!”

    ……

    本书交流群:240248664,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加一下!另求推荐、求收藏……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