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59章 苏秦诓齐@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齐都临淄。

    卫峥与齐王的见面一结束,第一时间便选择跑路果然是明智的,见事迟疑的邹忌回过神来派人去馆驿搜捕卫峥,结果是扑了个空,消息传到邹忌耳朵里,对于卫峥这个法家学士不由得另眼相看,仅此一件事邹忌便断定卫峥这个人绝非一般人,要是入秦被秦王重用,岂非如虎添翼耳?

    但又能怎么样,人都跑了!

    卫峥第一时间离开了齐都临淄,而苏秦却是没有离去,这个时候的苏秦正在与一个齐国的重臣相见,便是靖郭君田婴,田婴这个人有才华,但却并不是非常出众,曾经也做过一些大事情,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同邹忌、田忌一起带兵救援韩国而攻打魏国。

    不得不提及的另一个人便是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田文,田婴便是孟尝君的父亲。

    苏秦要见的便是目前在齐国掌权任职的重臣田婴,游说田婴从而间接游说齐王达到诓齐的目的。

    战国时代的士子地位不像后来,士子是这个时代的精英,各国的大臣门下都有食客,其中最闻名莫过于孟尝君门下有食客三千了,苏秦虽然不是齐国的臣子,但作为士子求见齐国的大臣,田婴自然是要礼遇待见。

    苏秦见到了田婴,一番套词之后,于是切入正题,惟闻苏秦言:“如今公孙衍发起六国合纵,六国互相王,在下近日听闻齐王不承认卫国称王,欲伐之?”

    “确有此事。”田婴承认道,这件事情当初在齐国庙堂之上听到的人都知道,也不是什么绝密的消息。

    “婴子,恕在下冒昧,敢问齐王是否欲拉拢魏梁伐卫国?”苏秦又问道。

    “确有此事,先生此言以为不妥?”田婴点点头,于是反问道。

    “依在下愚见,齐国此策委实不妥,有为失当尔!”苏秦道。

    “哦?先生何出此言?”田婴一听,顿时好奇的问道。

    卫峥见到齐王要他讨伐自己的老巢,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才有助于苏秦接下来的布局。

    苏秦顿了顿,故作思考片刻,于是说道:“敢问齐国可曾想过,赵国早已窥伺中山国已久,而魏国亦是如此,如今公孙衍发起六国相王,有意将无王之时的中山国、卫国拉拢其中,一来正是因为有其窥伺之心,再者是因为有强秦,是以行上上伐交之策而控制两小国。”

    苏秦侃侃而道:“如今齐国不允中山国、卫国称王,齐便得罪了中山国、卫国,更是暴露出齐国有窥伺其心,恰巧公孙衍发起六国相王以合纵,如此一来,这两国惟可投靠赵、魏方能存国,岂不等若疏远了齐国,于齐国而言岂不是鸡飞蛋打,什么好处捞不到反而促进他们的联盟?”

    苏秦这么一说,田婴皱起了眉头,此番言语不无道理,赵国本就窥伺中山国许久,而卫国本来就是魏梁的附庸,齐、魏、赵三国想要吞并中山国和卫国这两个小国家,现在公孙衍发起六国相王,对中山国和卫国投送橄榄枝,齐国跳出来破坏等于得罪了两个小国家,于这两个国家而言,与其被齐国吞并还不如做了赵、魏的附庸,对其俯首称臣呢。

    这岂不是便宜了大大的便宜了三晋?齐国反而是做了个赔本赚吆喝的买卖,还得了个恶名,委实亏大了啊。

    想到这里的田婴旋即看向苏秦,问道:“先生已然得出此言,亦不无道理,那依先生之见,齐国该当如何?”

    只见苏秦说道:“依在下愚见,不若支持其称王,投其所好,齐国当施以恩惠,如此一来,不论是中山国或是卫国,定然会感激齐国。反之与早已想吞并他们的赵、魏两国便会离心离德,赵国窥伺中山国已久,中山国亦是知晓,却是畏惧其强权,卫国更是如此,此番卫国三围大梁本就有仇,如今联合以相王不过是因为强秦罢了。”

    “如此,婴子以为齐国可得利否?”末了,苏秦最后反问一句。

    田婴一听深以为然,面色一喜,苏秦眼眸一瓢,心中初定。于是再向田婴出谋划策,想出了第二计,田婴一听喜不自胜,便采纳了他的意见,为了感谢苏秦献策而在府邸大摆宴席招待。

    待得苏秦一离去,田婴便第一时间前去见齐王。

    显然,田婴要去齐王那里吹耳旁风了,苏秦之所以选择在田婴这里游说而不是直接去求见齐王,自然是有道理的,对于齐国的庙堂形式看的深切。

    这田婴是齐国的重臣,也是深得齐王赏识并重用,他的话齐王绝对会听,但齐王却任用邹忌为相,田婴也想做齐国的宰相啊,若是齐王采纳了邹忌的意见,不立功还好,若是又立功那邹忌的相位便是牢不可破,哪还有自己的机会。

    这还是次要的,主要是田婴对齐国亦是忠心耿耿,听了苏秦的意见田婴觉得很有道理,邹忌虽然也是为齐国出谋划策,但在现在的田婴看来却是误国。

    田婴见了齐王后便把自己的想法如数告诉了齐威王,恰巧邹忌也在,正在商议以牺牲中山国和卫国而拉拢赵、魏的事情来破其合纵之策。

    田婴说出了与邹忌截然不同的意见,一下子两位重臣的政见不合,齐王也皱眉不语,田婴说的也很有道理啊。

    就在这时,在场的邹忌看到齐王举棋不定,于是说道:“启禀我王,靖郭君此言虽有道理,却也因小失大尔。”说罢,邹忌转而看向田婴,问道:“婴子难道不知,若公孙衍合纵大势一成,齐国便会陷入四面环敌之危局,岂能因眼前小利而让齐国置于险境?”

    邹忌再转向齐王一躬而礼,惟闻其声道来:“我王容禀。常言道,同欲者相憎,同忧者相亲。六国合纵本身就是怕我强齐,再者,若我齐国拉拢中山国、卫国便会得罪三晋,岂非因小失大尔?望我王三思!”

    所谓有共同欲望和想法的人会互相敌意,所以同欲者相憎。而反过来假如有同一个忧虑的对手,这群人便会不谋而合,所以同忧者相亲。这六国相王不仅仅是怕秦国,还怕我齐国啊,反过来公孙衍的合纵策略让秦国害怕,同样齐国也怕啊。

    显然,邹忌的话言简意赅,深切要害,得罪中山国、卫国不足道耳,但为了拉拢这样的小国而得罪三晋,甚至连带着燕国都得罪,让这些本身就要搞联合的国家恨齐国,这不是因小失大是什么?

    田婴和邹忌的主张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间齐威王也不知道具体该采纳谁的意见好了。

    “相国多虑矣——!”就在这时,田婴说出了苏秦给他的第二个计谋,于是便看向齐王说道:“我王容禀,臣有话要说!”

    “准——!”举棋不定的齐威王正好想要听听田婴的见解。

    “启禀我王,相国之虑不足道也。”只见田婴一副胸有成竹的看向邹忌而问道:“相国身在局中不为旁观者清,敢问相国可是说过要竭力盟楚?这六国合纵之事,于齐不利当然不假,但相国定是明白六国相王,齐国不允之,秦国亦不允之,楚国亦不允之,倘若齐楚互盟,可怕三晋否?齐楚互盟抗合纵可是相国献策的啊。”

    齐王一听齐楚互盟,眼睛一亮,邹忌也是微微一愣,见此情形的田婴心中一喜,暗中还感谢了一番苏秦,只见他继续道:“六国互相王以联诸弱,如相国旬日之言,我亦可盟楚,双雄对诸弱,何足挂齿?此为其一,若藉此契机盟楚,更是牵制秦国的绝佳机会,此为其二。其下者,齐国又为何要拱手将中山国、卫国推入三晋怀抱?于齐国而言何不拉拢之,施以小利使其亲齐,这两块肥肉岂不是唾手可得之?”

    果不其然,齐王一听拧着的眉头顿时松开了,当下朗声一笑,便看向邹忌问道:“相国以为如何?”

    如此一问,不言而喻,齐王的心思已然有了决定,齐国目前本来就是大治局面,国力不断处于上升之际,齐王打赢了一次桂陵之战和一次马陵之战,可以说齐威王和齐国都是气势如虹之际,加上田婴的意见不失为一举三得。

    邹忌幽幽一叹,礼道:“臣有欠考虑,婴子所言甚是!”

    “好——!”齐王见两位重臣没有相左的想法便是当即拍板:“田婴,此策既然为卿所献之,那盟楚之事便有田爱卿全权招办出使楚国,如何?”

    田婴心中大喜,便礼道:“老臣遵诏!不日便起身出使楚国,定不负我王之使命!”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