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58章 立刻跑路@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若是说这天下,谁更懂得揣摩人心的话,恐怕非鬼谷一派的人士,鬼门绝学的捭阖之术便是,正如揣天下犹若揣人心。

    鬼谷门徒深得鬼门绝学,卫峥本就对齐国和齐威王比其他人更为了解,甚至比齐王本身都要了解,如今齐王不出所料的召见他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与齐王见面之前,卫峥便与苏秦二人密谋相互商议了许久并且达成了一致,双方里应外合,合谋商量好之后便正式前去齐宫见面齐王。

    “卫黎拜见齐王!见过齐相!见过靖郭君!”

    彼时,卫峥在齐国的宫廷内如约见到了齐王,除了齐王还有当今齐相邹忌,鼎鼎大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孟尝君田文的父亲靖郭君田婴赫然在列。

    待卫峥席地而坐,主次对入之后,座上的齐威王虽然已是暮年之际,声音依然沉雄浑厚,惟闻齐王随和一笑,便道:“寡人耳闻先生于稷下学宫舌战孟夫子,其口舌之利不下于张仪之辩术也。争鸣台上先生其善恶之说,法治之论,寡人尤为侧目!”

    卫峥拱手合礼而微微一躬,道:“让齐王见笑了,卫黎年少轻狂,自持自制之力全无,回想一番,甚是荒唐,不知孟夫子可还好?”

    坐在卫峥对面的齐相邹忌拱手笑道:“孟夫子已无大碍,修养片刻便可无恙,稷下学宫素来以学风奔放而闻名天下,争鸣论战无所不谈,先生大可不必往心里去。”

    “年轻好啊——!”却见齐威王颇为感慨的说道:“趁年华尚在,趁岁月未老,年少而不轻狂,岂不枉为少年郎?寡人如今垂垂老矣,尚能饭否——?”

    “齐王此言差矣,齐王乃老当益壮,治下齐国亦是蒸蒸日上,如日中天——!”卫峥回道。

    目前齐国的国力确是处在上升阶段,齐王一听大为高兴,自从即位以来,齐王便是励精图治,任用贤才而使齐国出现大治的局面。

    而齐威王这辈子最为得意之处便是弱魏,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把不可一世的魏国给摁了下去。为齐国奠定霸业基础!在位期间,无人敢犯齐境,对于卫峥的赞扬自然听得出是拍马屁的味道,但也坦然受之。

    片刻,惟闻齐王又道:“寡人自继位以来已有三十余载,莫不兢兢业业,励精图治,然则今此之际,齐国确是遇到难题了!”

    肉戏来了!

    卫峥知道开场的客套话言尽于此,这齐王准备想要探一探自己是否为可用之才。

    所谓的难题,除了目前出现的六国互相王这档子事就没有其他的了。

    心中明了的卫峥不为所动,惟闻其声:“卫黎斗胆一问,齐王之忧可是中原六国相王之事?”

    “不错,那依先生之见,公孙衍力主六国相王以互盟,天下可有变否?”齐王如此说道,没有正面承认也等于变向承认。

    “依在下愚见,六国相王,天下之变或可有二!”卫峥回道。

    “哦?先生教我——!”齐王问。

    顿了顿,在齐威王、邹忌和田婴的注视下,只见卫峥向齐王一礼,惟闻其声道来:“六国互相王,公孙衍合纵诸弱则天下重回三晋一体之际,天下七雄格局打破,天下新的格局便出一超多强之新局面,此为第一变;若是公孙衍合纵大势成,则东可拒齐、西可抗秦、南可御楚,此为第二变。于齐而言,齐鲁大地乃地处东海之滨,诸国互相王而达成互盟,西境、北境莫不被六国联盟堵塞,南部有强楚,齐国便陷入强敌环伺之局面,在下以为六国相王于齐大不利矣——!”

    末了,齐国的君臣颇为惊讶的看向卫峥,想不到这年纪轻轻的卫黎(卫峥)竟是有如此见地,六国相王的事情,卫峥说的正是齐王最为担忧的,委实深切要害之所在。

    “先生以为齐国该但如何?”齐王非常诚恳的问道,显然,卫峥有如此见地必然才华非同一般。

    卫峥回应道:“破齐国危局只需破其公孙衍合纵之策即可,依在下愚见,齐国或可从卫国着手——!”

    “卫国——?”齐王微愣,旋即又道:“先生教我——!”

    只见卫峥娓娓道来:“卫国如今正直国丧,国内大乱,千乘之国不足也,无王之实,何以称王呼?便以此为由,拉拢魏国连横以兼卫。如此,六国相王自破,齐国危局自解,齐王无忧矣——!”

    此言一出,邹忌、田婴和老齐王莫不感到惊讶,想不到卫峥之言竟是与他们应对此次六国相王的策略不谋而合。

    “此子大才也——!”齐王暗道,心下顿时有想要将卫峥拉入齐国庙堂的意图。

    邹忌看到齐王的表情变化,当即看向卫峥说道:“本相有一问,先生为卫国人,何以做出损母国而益他国之事?”

    邹忌这么一说,齐王和田婴也疑惑的看向了卫峥。

    卫峥不卑不亢的说道:“相国疑虑亦在情理之中,然则齐相可知李悝、吴起、卫鞅者皆为卫人,卫鞅事秦、李悝事魏,吴起更是在鲁、魏、楚三国侍主而至,在下虽为卫人,然则孔夫子曾经便言道:君子不问出身尔——!”

    “是本相多虑了,先生不要介怀——!”邹忌一听便拱手说道。

    齐王再无疑虑,便说道:“先生大才,竟是与寡人不谋而合,寡人甚是仰慕,先生可愿事齐,助我之,寡人欲拜先生为客卿,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齐威王这是求贤的节奏,也难怪齐国会强大,有如此雄主明君,何愁不强?只不过田氏代齐以来齐威王、宣王之后齐国盛极而衰,被苏秦这个无间道给坑了,从此一蹶不振。

    卫峥一听齐王果不其然的想要招揽他,于是说道:“齐王求贤若渴,在下深感钦佩,又有靖郭君、齐相等贤臣,齐国无患也。”

    齐国无患也,所以齐国不需要我。这等于是残忍拒绝了,齐王一听心中很是不爽,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在座的不论是邹忌、卫峥还是田婴,哪一个不是会察言观色的人,齐王虽然是个雄主明君,也正因为是如此,齐国在他治下而出现大治局面,又打败了不可一世的魏国,心中不免也有些骄傲。

    想不到我一代雄主礼贤下士,你竟然拒绝,齐王心中没有不快那是不可能的。

    这卫峥也太自恃才大了,齐国如今这么强大,稷下学宫兴办以来致使天下诸子百家尽皆争鸣于齐,齐鲁大地也是人才济济,卫峥有才华但没了他也不无所谓,齐国本来就推崇黄老之学,卫峥又是法家人士,还是如此恃才倨傲的人不用也罢。

    齐王也顾忌名声,随便客套了几句,一番套词之后此次见面便草草结束了。

    离开齐宫的卫峥第一时间回到了馆驿便立刻叫来苏秦。

    “季子,我得马上离开齐境。”卫峥一见到苏秦便说道。

    “主公为何如此急迫离齐?可是发生大事?”苏秦见面吃惊的说道。

    于是卫峥便把他在与齐王见面的事情简要的说来一遍,又补充道:“季子,邹忌此人有智,亦是对齐王忠心耿耿,但邹忌有一个毛病,便是见事迟宜,如今我拒绝了齐王的招揽。此番我在稷下学宫以法家自居而大出风头引得齐王注意,更被诸子誉称为一代年轻的法家大师,邹忌必来抓我。”

    卫峥刚刚说到这里,苏秦瞬间反应过来,大惊失色,连忙说道:“齐国不宜久留,主公快快离去,齐国之事便交给苏秦!”

    显然,以苏秦的智商和见解,卫峥说出一半就已经明白了意思。

    卫峥以法家自居,那么卫峥这样的一代法家大师不愿留在齐国又会去哪个国家?显然,当今天下有一个国家是法家的不二去处,那便是虎狼之秦。

    等稷下学宫的这次儒法之争传播到天下,“卫黎”这个法家大师若是被秦惠王得知,去了秦国定然会重用,秦国强大是齐国不愿意看到的,邹忌若是反应过来,肯定会派人抓卫峥以防止它入秦,到时候怕是即便顾忌名声而不杀,从此被软禁在了齐国。

    “齐国之事,季子要劳心了。”卫峥说道。

    “择君之事,忠君之事,苏秦定不辱使命——!”

    “季子之才,吾知也,无忧也——!”卫峥一笑,道。

    “公子……”贴身侍卫孟贲进来提心该出发了。

    彼时,卫峥与苏秦告别,便离开馆驿第一时间离开了齐国都城,果不其然,反应迟钝的邹忌果然派了一队人马来到了卫峥所在的馆驿之处,结果扑了个空,此时此刻的卫峥早就离开了齐国都城,此次入齐鲁大地不但目的全部达成,还得到了剧辛和苏秦两个治国能臣,可谓是满载而归。

    如今所有的局已经布置下去,该是回卫国进行最后的关键集权行动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