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56章 苏秦之惑@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赏莫如厚而信,使民得利之;罚莫如重而必,使民畏惧之;法莫如一而固,使民以知之。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伏,执法必严!”

    齐都临淄城内的一馆驿中,一年轻的士子喃喃自语,只见他先是木然,紧接着是震惊,随后便是喜不自胜。

    此人赫然便是苏秦!

    “卫黎卫黎……朝歌黎明……”惊喜中的苏秦不断的念叨着这两个字,兴奋之色越来越甚,“是了,定是了,一定是小川——!”

    带着兴奋面容的苏秦当即小步快走的离开馆驿,出去了。

    时下,出山若干年的苏秦,本是洛阳人,虽是鬼谷门徒却是至今未曾得志,鬼门弟子仿佛是天生的对手一般,先有孙膑和庞涓,现有张仪和苏秦。

    当然,还有一个卫峥,但张仪、苏秦和卫峥三人的师兄弟关系却非同一般,最长者是张仪,已经四十多岁了,其次便是苏秦,才二十来岁,最年轻的莫过于卫峥了,刚刚二十岁。

    三人中,卫峥是公族嫡系后嗣,所以成为竞争对手的可能性为零。

    真正是对手的只有苏秦和张仪,然而三人师兄弟的关系非同一般,张仪自称势利之徒却也绝非小人,三人都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与庞涓有大才却无容人之量有着天然之别。

    故张仪相秦,纵横天下之际,苏秦则是选择默默无闻的蛰伏了近二十多年,直到张仪被秦武王罢了相位之后,苏秦才开始正式步入仕途,于燕国得志。

    同剧辛、乐毅、和阴阳家的邹衍这些人一样,都被燕昭王的招贤台所吸引而得志于燕国,致使燕国强盛一时,合纵诸国而灭其燕国世仇之齐国五年,直到田单复齐,但齐国被燕国灭了五年,从此一蹶不振。

    如今剧辛这个法家学士基本可以说是被卫峥给抓住了。

    未曾正式步入仕途的苏秦恰巧也在齐国,如今闻得这七七四十九字会如此激动,是因为苏秦首次听到这句话是在云梦山的时候,曾经与卫峥大谈治国之道时,卫峥便说出了他的法治三原则的核心主张,赫然便是这句话,四十九个字一字不差。

    这说明,卫峥没有死,苏秦怎能不激动。

    本来从卫国朝歌传来的消息,天下人都知道卫国新君葬身火海离奇死亡,知道消息后的苏秦和张仪一样,闭门谢客,暗自悲叹天妒英才,苏秦就连这次百家争鸣都没有去而致纵横一派缺席。

    如今在齐国的诸子名士莫不在议论这次百家争鸣,而被苏秦偶然得知这突然横空出世的卫黎以儒法之争而使得孟夫子气急攻心,吐血三分。

    苏秦一了解便是大吃一惊,进一步仔细了解到了当时论战的详情,苏秦更是喜不自胜,卫黎的鸣辩之术无不深显鬼谷绝学之捭阖道术,苏秦作为鬼门高足,怎能辨别不出这是自家门派的绝学?又是儒法之争,又是那熟悉的四十九字法治三原则,又是卫国人,种种迹象都在告诉苏秦。

    卫黎便是卫峥,便是姬川,便是那个本以为遭天嫉的师弟!

    得知师弟竟然还活着,既兴奋又震惊更带着不解的苏秦便第一时间前去打听,如今卫峥因为这场辩论而在齐国士子中名声大噪,苏秦想要打探消息并不困难。

    彼时,正在某馆驿休息的卫峥此刻在楼阁间的一处上房内休息,正惬意的泡着热水脚。

    “玖儿,揉揉肩!”闭目的卫峥悠悠的说道。

    随行而来的玖儿顿时站在了卫峥后面揉其肩膀,自从卫峥离开稷下学宫之后便再也没有出户,无他,只为等齐王的召见。

    所谓揣天下犹若揣人心,深得鬼门绝学捭阖之术的卫峥可不是一般人,对于人心和人性的专研可谓是大家,是鬼谷一门的看家本领,此番稷下学宫与孟夫子在争鸣堂上的儒法之争,卫峥卯足劲了的展现自己的才华,就是为了引起齐王的注意。

    当代齐王是后世鼎鼎大名的齐威王,亦是一代明君雄主,先后重用孙膑、邹忌等大才,随后又力主兴办稷下学宫,无不说明齐威王对贤才的重视。

    当今齐国有齐威王这样的明君和邹忌、匡章这等文臣武将,齐国庙堂一片兴旺。此番稷下学宫的儒法之争在临淄引起不小的轰动,卫峥名声大噪,定然会传入齐王的耳朵里。

    这一次卫峥强行出风头,不仅仅是为了暗中招揽剧辛这个法家大才,引起齐王的注意才是在他个人计划之中的主要目的。

    如此才有机会见到齐王,见到了齐王便有机会探出齐国针对此次六国相王这件大事情的一些态度,以便在后续制定相应的应对策略。

    天下时势,因时而用势,无势便造势,卫峥是发挥的淋漓尽致,能够看出其中的意图者,非同门子弟不可。

    “公子,门外有一人自称苏秦的人慕名来见!”就在卫峥闭目思绪而估摸着齐王会不会派人召见自己的时候,贴身侍卫孟贲前来报告。

    “苏……等等!”卫峥豁然睁开双目,下意识的站起身来,看向一脸惊诧的孟贲连忙问道:“你说谁——?”

    “那人自称苏秦——!”孟贲见卫峥如此举动,心中不解,却也如实说道。

    “是季子——!”卫峥闻言大喜,当即哗的一下赤脚迈出,完全没有理会一脸惊愕的孟贲和玖儿,独自小步快走的出去。

    “这苏秦是何人?竟是惹得公子赤脚相迎?”孟贲一脸惊愕的快步跟了上去,作为卫峥的贴身侍卫,这方面的意识倒也极为强烈。

    “季子——!”

    “小川——!”

    两人一见面便是惊喜万分的,双双不约而同的说道。

    “进去说话——!”惊喜万分的卫峥直接牵着苏秦的手便是返回屋子,本来在此静等齐王的召见,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等来了苏秦,上次一别已经三年未曾见面了。

    “小川,你怎赤足……”苏秦这才发现高兴不已的卫峥光着脚丫子,大为吃惊。

    “无妨——!”卫峥满不在乎的说道,见如影随形的孟贲对苏秦仍有戒备之心,卫峥当即说道:“孟贲,这是我同门师兄,不是外人,大可放心!”

    “原来如此,我倒是疑惑至极,心道这苏秦是何人,惹得公子急不可耐竟是赤足相迎,原来是公子的同门。”孟贲一阵恍然,便如是说道。

    恍然者亦有苏秦,得知缘由的苏秦心中亦是感慨不已,卫峥已然是一国之君,三年未见,看来今天的卫峥还是当年在云梦山的卫峥,没有变化。

    “上酒菜——!”大喜的卫峥当即说道,又补充一句:“孟贲,谁来了也不见,休得打扰!”

    “师弟还请提鞋穿之,以免着凉!”看着卫峥仍旧光着脚丫子却是丝毫无动于衷,苏秦心中感激,如此说道。

    玖儿立即提鞋而来,卫峥接过来将玖儿唤退,屋子里只留下两人,苏秦在几案对面席地而坐,卫峥一边穿鞋一边笑道:“季子不是在东都(洛阳)么?怎会出现在临淄?”

    “此时说来话长,不提也罢!”却见苏秦微微叹息,不愿多说。

    卫峥看苏秦的表情,即便他不说也知道这位师兄在洛阳过的并不好,苏秦出身寒门,家人都是尖酸刻薄者,学成而出山鬼门却是穷匮潦倒而归,家人私下讥笑苏秦不治生产而逞口舌之利,舍本逐末。

    历史上关于苏秦的记载便写到,苏秦回老家时,所有人都不待见,就连妻子都默默的织布,连同基本的问候都没有,可见苏秦回老家是如何不被待见。

    苏秦不愿提及这些家丑,卫峥反正也知道,当然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倒是苏秦反而问向卫峥:“小川,那朝歌大火是……”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