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53章 骇俗之言@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好一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诸子百家学士无不喝彩侧目,这法家卫黎果然大才,出口成章啊,如此年轻,竟是完全不输于孟夫子,委实惊人,今天之后即便这次论战输了,“卫黎”也必然名动天下。

    两则故事一说,所有人陷入了深思。

    是啊,不论是公子臣还是那守关之人,他本人的初衷并非真的就想那么做,只是迫不得已,恰恰证明了卫峥说的十二个字“利害之心,趋利避害,人皆有之”。

    大喜不已的孟子闻言顿时收敛了神情,心中的担忧油然而生,觉得事情还没那么简单。

    就在诸子百家士子思考之际,安静的争鸣堂大殿之上惟闻卫峥言:“公子臣为何弑君得逞?守关者为何明知而放纵之?执法不严也,是以峭其法而严其刑,以儆效尤,法莫如山,法外无恩。是以,赏莫如厚而信,使民得利之;罚莫如重而必,使民畏惧之;法莫如一而固,使民以知之。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如此,天下万民知法敬法而不犯法,故守法而天下自安之,如此全矣——!”

    “黎子之论,彩——!”此话一出,诸子百家又是一阵满堂喝彩,无不叹为观止。

    本以为卫峥会胜,孟子立刻上演精彩绝伦的大反击,本以为卫峥要败了,法家要败了,却又一次力挽狂澜,当真是不到最后谁都不敢轻言判断究竟谁胜谁负。

    今天的儒法争鸣可谓是大开眼界,是为历来空前。

    赏莫如厚而信,使民得利之;罚莫如重而必,使民畏惧之;法莫如一而固,使民以知之。一是施行丰厚的赏赐并且要言必信信必果,使人们有所得,有利可图;二是要有严厉的刑罚且坚定不移的实施,使得人们畏法而不敢作乱;三是法度要公开统一而稳定,使得人们能知法明度而守法,人人知法,人人守法,便无人作乱,如此天下便可安定。

    卫峥这短短的几十个字,三大原则,他的治国主张、他的法再明确不过了。

    啪——!

    卫峥阐述他的法之精髓,刚刚一说完,就在这时,座上的孟子面色铁青,猛然大拍几案,声音响彻大殿,以至于诸子百家的目光纷纷投向孟子,争鸣堂上惟闻其言语沉雄而怒极之至的道:“大道至真,不涉得失。足下之论,背德弃义,唯言利害。竟是主张以利取悦于人,以害震慑于人,此等无德无义之法,尔等犹辩真伪之说,如此法治终将至使天下道义尽失、仁德尽丧,以至人皆禽兽不如。足下此等蛊惑之言,贻误天下,岂非天下大谬耳?何其悲呼?”

    “以德治国,实则人治。人治误国,腐儒误国,何其至也!”被孟子破口大骂的卫峥当场以眼还眼,气势比孟子只强不弱,争鸣台上惟闻卫峥声音:“儒家竟是妄图主张以王道圣人而治当今天下,然则卫黎试问自古以来,圣人有几多?王朝兴衰,万载千秋,盛世无几,邦国没落者确是无数。大禹立夏至桀亡;汤武伐桀而商立;武王伐纣而商亡,周公之后天下乱,春秋以来无义战,天下战国为大争。”

    卫峥亦是毫不避退其锋芒,孟轲大骂法家,血气方刚的卫峥当然要还治其身,旋即又面向一众诸子百家,拔高声量激越极致而道:

    “今之天下,夫子谓大乱之世,卫黎说大争之世。强者强,弱则亡,凡有血气,必有争心。卫黎惟告诸位士子,治国大道,不在空谈,而在力行,法治人治无为而治,诸子百家谁能在当今大争之世顺潮流大势于强国富民,便是正道!否则便是空谈之道,贻误天下尔!”

    “今之天下,战国大争,儒家竟是如此顽固不化,仍主张以德治国。竭力尊周礼、复旧制,尽是些贻误天下的空谈仁义之说,儒家非但无救世良药,反而致使天下尽出大伪欺世盗名之徒,何其荒诞哉——!”

    “你……”孟轲当场脸色铁青,“信口雌黄之徒,如此出言不逊而损我儒家声誉,小人耳,何足道哉——!”

    稷下学宫素来学风奔放,言无不尽,哪一次百家争鸣不是火药味十足,到了最后各种揭短,乃至互喷,这一次同样不例外,但这一次的儒法之争却委实空前,诸子百家,儒法之外的学派人士无不兴奋使然的看着两家争锋相对的“撕逼”到如此地步。

    “出言不逊?卫黎之言相比较夫子尽损天下诸子学术而言,不足道也。”只见卫峥悠然一笑,摇头微闭张目的说道。当今时下,孟轲孟夫子连列国君主挨个的“喷”了一个遍,诸子百家同样不能幸免于难,基本上没有哪家学派没被孟子“怒喷大骂”过的。

    时下,惟闻卫峥当即毫不退让的驳斥道:“卫黎并非妄言,实乃有理有据。儒家始终大谈圣贤王道,主张人人有德,德行天下是以人皆可为尧舜,其意固然令人神往之至,然则明知不可而为之,其结果致使天下的不贤之人而以贤者居之,不君之人而以君子居之,如此贤者君子岂非伪贤伪君子尔?如此学说之儒家岂能不出大伪欺世盗名之徒尔?”

    “天下至大,圣人无几,尔欲德行天下而以至极,无异于痴人说梦,实乃不敢面对之客观现实,不敢揭露之世间丑恶。夫子谓人皆可为尧舜,卫黎说人皆由此而伪——!”卫峥言简意赅而侃侃说道,此言一出无疑是惊天泣鬼神,儒家学派的一众子弟无不面色惨然巨变,诸子百家无不因卫峥的口舌之辩而目瞪口呆。

    人皆可为尧舜。天下士子谁人不知这是孟子之论,却被他卫黎(卫峥)说出人皆由此而伪(伪君子)。此时此刻的孟子两耳嗡嗡作响,惟见其在座上身心皆簌簌发抖,欲语而不得之,整个人处于发懵状态。

    卫峥却还没有说完,大殿之上落针可闻之际惟闻卫峥其声:“天下伪者,尽出儒家,皆有佐证。儒家眼里,百家皆卑,唯我正统,人皆小人,唯我君子,术皆卑贱,儒术独尊。”

    “卫黎尤为不解,儒家六艺,礼字当先,夫子乃儒家一代大师,更为当世圣贤,口口声声大谈仁义德行,却是对诸子百家屡屡出言于不逊,竟是骂遍天下诸子而损之以至、辱之以极。我法家一派于大争之世与时俱进,强国富民,法不诛心,却被孟夫子骂成无德无义,行的虎狼苛政之说;墨家一派主张天下兼爱交相恶,爱人若爱其身,如此大爱之说,夫子确是骂做无父绝后之说;大道至真,天下无为,老庄超脱(老子庄子),夫子却是大骂道家主张是为逃遁之说;纵横策士者,入大争潮流,为国而谋利,却是被夫子大骂做妾妇之道……诸如此类,数不胜数,亦无需卫黎多言,在座诸子莫不自知,卫黎试问在座的诸子百家,何门何派未曾有幸被孟夫子点名尔?哈哈……”

    诸子尽皆无言,争鸣堂上惟闻卫峥仰天一笑,继而面色一顿,笑容全无而继续道:

    “儒家以正统自居而卑天下诸子,然则,卫黎试问尔等百余年来所留又有何物?无所作为也罢,竟敢以王道正统而公然自居,一言蔽之,大言不惭,春秋大梦百余年,何其浅薄荒谬哉?”

    “儒家主张遵周礼、复旧制,行井田古制,致使天下万民流离失所,无田可耕。孟夫子口口声声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何其荒谬哉!孟夫子又言仁义礼乐教化万民以德行天下,可儒家竟是主张‘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这就是所谓的德行天下、民贵君轻?何其荒谬哉!”

    “如此儒家,如此心口不正,表里不一,焉能不出大伪欺世盗名之徒?更有甚者,尔等深藏利害之心,却反而说成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观其行,尽皆孜孜不倦以某官求爵,不得,便惶惶犹若丧家之犬一般,何足道哉!”

    “利害之心,是为人性,趋利避害,是为本能,人皆有之。尔等无视人之本性,不以因势利导,反而蒙蔽祸心,只扬其善美而不敢掘其丑恶,致使天下万民轮做无知茫然下愚者,是以为贵族恒欺之,由尔等上智恒愚而弄之。如此,何来勇气竟敢言民贵君轻、行仁义礼乐教化万民而德行天下?险恶如斯,虚伪如此,何其厚颜?竟是有此等怪诞离奇、厚颜无耻之学。”

    “然也、必也。何也?且说当下,孟夫子为儒家一代大师、号当世圣贤,游历魏、宋、鲁、齐等国,竟是无一国敢重用之。春秋之际,孔夫子适郑国,与弟子相失,孔夫子独立郭东门,言己无家可归,无根无凭,惶惶犹若丧家之犬,卫黎在此便用出自孟夫子之一言:五十步笑百步尔,不足道也!”

    “何其相似也!何也?实乃天下列国王侯诸君明事理,知晓腐儒误国,不可重用也。今之天下战国,大争之世,实力说话。争亦或可存国保国,如若不争,则其国必危矣!何以为争之?是以强国富民矣——!”

    “天下显学,儒门一家,在当今大争之世,不过是尽出大伪欺世盗名之徒的学术罢了。空谈之学,尽出伪者,一无是处,毫无作用,何足道哉!然哉!然哉——!”

    卫峥那似是侃笑而感慨般的声音絮绕在稷下学宫之中,末了,争鸣大堂之上鸦雀无声,一双双目光莫不是呆若木鸡,张口不知,卫峥的声音絮绕在每一个人的耳间嗡嗡作响而久久不得散去,诸子学士莫不愕然发懵。

    此刻的争鸣大堂静若幽谷,落针可闻。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