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9章 争鸣论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ps:事间无完美,惟尽善尽美。各位看官品读时,若发现有错字还望提醒指教,在此感谢id“玉浩大大”的错字提醒。另外,求推荐票、收藏~~~这个得反复强调~~~~~~)——

    天下诸子,法家凋零啊——!

    坐在法家代表处的卫峥眼看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天下士子入驻学宫争鸣堂大殿坐等静候,直到现在法家代表处也就只有他和那位素不相识的法家人士了。

    儒墨两家,号为天下显学,此时放眼望去儒家和墨家的人士为最盛,是诸子百家中士子最多的两个学派。

    法家学派虽不是显学,从法家的祖师爷管仲开始,但凡法家人士却无不是治世大才,即便放眼古今,有所作为的人都是法家人士。

    “在下剧辛,赵国人士,敢问足下大名?”卫峥好奇的四处观望时,坐在身旁的这位法家人士便问道,如今能够遇到一个同道中人,剧辛便有渴望交流学术的心声,法家一派势小啊。

    看看!这么久就两个人。

    卫峥正欲礼节性的回答剧辛,但听到他自报家门,后知后觉下旋即一愣。

    剧辛?他就是剧辛?

    卫峥当即回想起了法家一派,战国时代,自商鞅之后,韩非之前这段时间有名的一个法家学士,也是唯一一个法家重要的代表人物,赫然便是剧辛,也是赵国人。卫峥能够知道剧辛这个人物还得得益于燕昭王,历史上有名的燕国招贤台,千金买骨的成语便由此而来。

    剧辛这个法家名士便是被燕昭王的招贤台吸引到了燕国,同时还有鼎鼎大名的乐毅、还有自己那未曾显迹的师兄苏秦都去了燕国,一时间燕国人才济济,使得弱燕一度强盛一时。

    燕昭王倒也是会笼络人心!

    前世的卫峥还读过剧辛的大作《剧子》呢!

    收回了思绪,再次看向剧辛,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剧辛,这要是让他在十年后跑到燕国去,岂不是我的损失,得想办法把他招揽下来才是,卫峥便笑道:“在下卫黎,卫国人士!”

    “原来是卫国人士!”剧辛亦是笑着拱手道:“天下云,卫地多君子,果然名不虚传!”

    “燕赵之地多慷慨悲壮之士,亦是天下有名。”卫峥谦虚的回敬,笑道。

    末了,法家代表处唯二坐着的两个法家人士便开始相互谈论起来,在争鸣辩论开始前,两人无法不谈,两人先谈李悝变法于魏、又谈申不害变法于韩、再谈商鞅变法于秦,最后谈吴起变法于楚,一时间剧辛有种深感犹遇知己一般,相见恨晚。

    剧辛因遇到同道中人而喜不自胜,卫峥同样也很高兴,卫国变法势在必行,但却没有推行变法的大臣,没有护法者,卫峥自然是深得法家精髓,然而作为一国之君终不能将法贯彻到每一处,好比大脑与四肢,卫峥便是大脑,一个力主法治的大臣便是四肢,手脑并用才能深切要害而贯彻始终。

    这剧辛简直是不二人选,也是当今天下自卫鞅之后韩非之前唯一一个法家的重要人物,难得的王佐之才,如今遇见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到燕国去做一个武将,最终战死沙场。

    这趟齐国之行,果然是正确的,来稷下学宫也是正确的,名士皆聚集于此,有没有大才华,卫峥一看便知,心下有了决断便大定。

    “孟夫子到——!”

    终于,一句大声宣告顿时让全场的讨论声安静了不少,末了,诸子百家已经聚首入尾声,稷下学宫第九十九场诸子争鸣的论战大会就要开始了。

    “见过孟夫子——!”

    只见全场诸子,百家名士纷纷起身拜礼到,起身的卫峥心中一阵惊讶,看着徒步入学宫上座的孟轲,与师兄张仪的年龄还要大七八岁。

    这便是孟轲孟夫子,儒家学派继孔子之后的第二位大师,号称当代天下一大圣贤。

    不过却被后世调侃成战国时代“第一喷子”。

    想到这里,心下一阵恍然,现在是前323年,孟子周游列国游说,齐国也去过,没想到和荀子一样也被齐国请来做了个稷下学宫的学宫之长。

    “诸君请入座——!”孟轲孟夫子入座之后便说道,声音沉雄浑厚,中气十足。

    诸子百家先后入座,卫峥等各派人士纷纷再次席地而坐,尽皆举目望向座上的学宫之长孟轲孟夫子。这时,学宫令便起身面向诸子先行礼而说道:“稷下学宫,第九十九场争鸣论战大会,本学宫令开宗明义。”

    说罢,学宫令环视诸子再言道:“列国士子们,本次争鸣论战,是稷下学宫迎接孟夫子为学宫之长,稷下学宫素以学风奔放,自由争鸣而名誉天下,学无止境,士子无贵贱,无事不论、人人可论,诸位皆可向孟夫子争鸣辩论。”

    学宫令便回望孟子行礼,说道:“孟夫子,请——!”

    末了,只见学宫之内诸子尽向孟子望去,后者合手一礼回敬诸子百家士子,于是便说道:“诸位,儒家创立百余年,治国主张已是天下皆知,大可无需一一重申,今日争鸣辩论,就请列位士子自由发问,由老夫作答,如此方能切中要害!”

    旁坐在法家代表处的卫峥兴致使然的遥看座上的孟轲,随后便环视一周,孟子一言,不消片刻便有人起身问道:“敢问夫子,天下万物何为贵,何为轻?”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座上的学宫之长,孟轲孟夫子言简意赅。

    下边的卫峥听此言论心下微愣,“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句名言便是孟子在今天首次说出来的?

    刷的一下,一众诸子赞叹道:“民贵君轻,孟夫子言,彩——!”

    儒家一派的学士带头,数百人齐声,颇有一番声势,卫峥性质使然的耳听目视。

    诸子百家中,尤其是前来参与争鸣论战的儒家弟子,无不感到自豪,对座上的孟子无不崇拜之至。

    就在这时,一脸悠然惬意的卫峥忽然侧头一看,发现剧辛起身走到争鸣台上,随即向孟轲一躬而礼,坐在争鸣台面向孟轲说道:“在下剧辛,乃法家学士,敢问夫子,如今之天下动荡不安,要害何在?”

    座上的孟子一开口便是气势浑厚沉雄,只见他回答道:“不尊周礼,以至天下仁德之尽,仁义沦丧,图以杀戮征战为快,是为要害所在。”

    剧辛低首,一阵若有所思,之后又问孟轲,惟闻其声,言道:“尊周礼,复旧制,夫子言果真以为可行?”

    “国有圣君良臣,天下仁义尽显,周礼可行!”正襟危坐的孟子回答道,言语气势沉雄。

    “动荡之世,天下战国,邦国兴亡,夫子寄希望于周礼王道旧制,实则人治啊,夫子果真以为是救世之良药呼?”剧辛又问道。

    “至少比先生之法家权术治国可行也!”

    孟子如此一答,剧辛微怒,沉声而道:“剧辛正告夫子,法家之学,不是权术之学!”

    剧辛一怒之下,拂袖了去,离开争鸣台便回到法家座次席地而坐,剧辛不再多语。

    “如此法家,乱世之学祸天下尔,何足道哉?”

    孟子此言一出,诸子议论不断,儒家子弟无不拍手叫好。

    “非也,夫子此言甚是大谬!”剧辛刚刚坐下,卫峥便是说道。

    法家被“欺负”了,还是剧辛这个未来要将其纳入麾下的人被“欺负”了,卫峥自然不能忍了,如今坐在法家序列,虽然只有两人,却也不能堕了气势。

    先别管剧辛愿不愿意跟着他卫峥混,帮他出气再说!

    座上的孟子闻言,不动声色而淡然说道:“立论当有理有据,足下却无端指斥,何其浅薄哉——!”

    卫峥先是无声以微笑,旋即微微欠身而起,来到争鸣台上礼节性的先朝孟子一躬,而后坐下才说道:“夫子偏颇,天下学派,皆有分支,天下显学之儒家,自孔夫子以来亦分支为八,孟夫子仅以一派分支便视其为法家全貌,是以谬论之。法家法、术、势三派其根同一,皆以认同法治视为根本,而在推行中各派各有侧重,孟夫子无视法家根本,攻击其一而不及其余,实为有意抹杀之,其论断之轻率,无以复加,何其谬也——!”

    卫峥侃侃而道,诸子百家一双双目光纷纷投向而来,一旁的剧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过去的目光有敬佩亦有感激,虽然才相识,但同为法家一脉,大有同病相怜之感。

    “敢问足下何人,师承何派?!”孟夫子看向了卫峥,年纪轻轻,言语间不卑不亢,倒也颇为惊讶。

    孟夫子言出,剧辛微微起身沉声有气的说道:“列位士子,此乃我法家学派名士,卫人卫黎是也!”

    孟子一听又是法家的人便轻飘淡漠的说道:“法家一派之主张。苛政猛于虎也,何足论哉。”

    卫峥亦是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孟夫子论学却先以定罪之,不足道也。”

    墨、兵、农、道等诸子百家看到这一次百家争鸣大会的开局,法家与儒家便从正面刚上了也是一个个抱着看戏的状态,第九十九场稷下争鸣怕是要以儒法之争而开始,好不热闹。

    稷下学宫,不任职而论国事,学风彪悍,诸子尽皆维护各自主张,百家争鸣便是如此壮丽。

    孟子见卫峥毫不退却,一笑置之,又道:“人性向善,却皆由法、墨、兵三家而沦丧,不亦悲乎。”

    这一言便等于连带把墨家和兵家也拉下水了,来到学宫的两家士子心中很是不快,孟子此言倒也不足为奇,素来以“正统”居之的儒家本就与诸子百家皆有纷争,儒法之争、儒墨之争、儒道之争等等,百余年来都是争论不休,剪不断理还乱。

    孟轲孟夫子固然是一代大师,当世圣贤,但有一点不好,那就是凡是看不惯的都要数落一番,连列国国君基本都被他骂了个遍,这些国君被骂了还得好声好气的伺候着。

    也难怪后世的网友把他调侃成战国时代“第一喷子”。

    卫峥听到孟子一说人性向善,心下尤为恍然,诸子百家争鸣,尤其是儒墨法道四家学派的主张皆绕不开人性的问题,争论来争论去终究还是一个人性善恶的问题。

    “人性向善,非也……”卫峥自言自语,旋即再礼而看向孟子,道:“夫子谓人性向善,卫黎说人性有恶!”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