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8章 稷下学宫@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临淄,齐宫。

    “六国相王,齐当如何处之,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王座上的齐威王环视一众齐国臣子说道,如今的齐威王已然暮年,尽管时日无多,一代雄主暮年之际倒也不像春秋第一霸主齐桓公那般昏聩。

    齐王临朝问政于诸臣,六国相王的事情已经传入齐国境内,齐王得知这件消息尤为重视,齐国在齐威王数十年励精图治下已然是中原诸国无可争议的第一强国,先打败了称霸中原而不可一世的魏国,后又于前年在桑丘之战打败了不可一世的虎狼之秦,致使齐威王在位期间无人敢进犯齐国,如日中天。

    然而即便如此,齐威王得知六国相王的事情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三晋和好加上齐国的世仇燕国,以及卫国、中山国,这大小六国联合起来绝对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

    齐国地理位置本来得天独厚,地处东海之滨,一旦六国联合,打开地图一看,齐国便是强敌环伺,北部、西部是六国,南部还有强楚。

    这样地界环境,齐国等于被包围孤立,齐威王一代雄主怎能看不出六国相王对齐国的不利局面。

    故此一得知消息便召集群臣商议齐国该当如何应对这次事件。

    和魏国相比,齐国的庙堂算是文成武将皆有,文有邹忌、田婴,武有匡章、田忌。不过田忌现在逃到了楚国,但齐威王之后又会回到齐国。

    齐王问话,不消片刻便有一名臣出来,齐王如今最仰赖的重臣之一,赫然便是历史上有名的人物——邹忌。

    《邹忌讽齐王纳谏》可是广为流传,为后世家喻户晓。

    邹忌说道:“启禀大王,六国相王,魏王用公孙衍以王号笼络诸国结盟,公孙衍之合纵策略若成大势,于齐大为不利,是万万不可由其成势,当竭力破坏其合纵意谋。”

    “相国所言极是,这也是寡人甚为担忧之处。”齐王点点头,说道:“那依相国所言,可有破局之策?”

    “回大王,臣确有一策。”邹忌说道。

    “哦?相国且说来与寡人听之。”齐王一喜,便问道。

    邹忌顿了顿便说道:“天下大势,无国可置身事外,魏国合纵诸弱抱团以御强,六国相王是为齐国之患亦为秦楚之患,秦乃天下西境虎狼之国也,秦王东出函谷称霸中原之心昭然若知,与虎谋皮是为下策。故臣以为当与楚国结盟交好,如此便可盟楚破魏之合纵,亦可防秦盟楚以弱齐,谓之一举两得也!”

    “大善——!”齐王一听顿时大喜。

    “臣还有话要说。”邹忌说道。

    “相国但说无妨!”齐王准允道,邹忌这是说到点子上了。

    “禀大王,盟楚是为其一,实乃为防秦楚互盟而弱齐为首,破魏之合纵次之。齐欲破其合纵,臣以为或可假借中山国、卫国两国国小势微,乘不过千,无王之实,天下不服,不可称王,当派使臣前往魏、赵两国,笼络其联合齐国共伐之,以分之,合纵可破也!”

    “相国所言甚是,我齐国乃万乘之国,泱泱大国,中山国、卫国之流乘不过千,何以称王与寡人平起平坐?”齐王如此说道,邹忌心下料定不出意外,齐王必采纳他的意见。

    果然,齐王当即说道:“是以,一为盟楚拒虎狼之秦,二为结赵、魏以伐中山国、卫国分而纳之耳!”

    ……

    刚刚进入齐国都城的卫峥还不知道齐王果然和历史上一样,使用了中山国国小没资格称王为借口想要破坏诸国相王(wàng)而破诸国联盟,只不过卫峥的出现让历史发生了一些小变化,除了中山国,卫国也成为被齐王纳入这次大国博弈的牺牲品行列中去了。

    齐国庙堂密议,卫峥自然不知道,不过来到齐鲁大地的本身便意味着它已经将齐王应对这次诸国互相王的策略予以默认。

    此时此刻,卫峥在齐国都城临淄境内。

    这一次实施金蝉脱壳之计假死,让天下人以为他卫峥死于火海。

    随同卫峥来到齐国的便有随行伺候的侍女玖儿,此外还有担当随行护卫的孟贲,此人勇武过人,是卫国人又忠心耿耿,没有帅才之能,但孟贲是典型的贴身保镖,做国君的随身护卫才是孟贲这种人最好的职业。

    现在的卫峥一副轻飘淡雅,行走在临淄城内惬意悠然,并没有因为此时身处危局之中而六神无主。

    实际上也在想着如何引起齐王的注意,好接近齐王而探出齐国的意图。

    现在还不是回国的时候,卫峥假死,卫国内乱,以孙谷为首的卫国卿族正在拥立新君的问题上进行的如火如荼,如果仅仅是为了铲除内部的蛀虫,待得孙谷拥立新君即可归国问罪拿下,藉此除掉内部的绝大多数毒瘤,初步完成集权行动。

    但卫峥并没有立刻回去,内部可以完成集权,但外患却不能解决,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卫峥当然不能放过一并解决内忧外患的大好良机,藉此换来一段休养生息的黄金时间。

    来到齐国,却是毫无人脉,想要得知齐国的意谋并不容易,就为这事,卫峥还伤了不少脑筋,直至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去处或可得知一些消息,若是大出风头定能引起齐王注意。

    那便是士子聚集之地,战国时代的士子地位尤为超然,也是这个时代的精英阶层,各国的国君对待士子都是礼遇有加。

    没办法,战国时代是个群星闪耀的时代,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士子作为贵族最低的一个阶层,没有封地,所以没有顾忌,哪国能够施展抱负和才华就去哪国,怠慢了这群“爷”,没人给你“打工”那“公司”也开不下去了啊。

    这一日,卫峥只带着贴身侍卫孟贲离开了馆驿,直奔在天下士子中已是如雷贯耳的齐国稷下学宫。

    稷下学宫算得上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座官办的学府了,由齐威王为了应对战国初期魏国的西河之学,齐威王力主兴办稷下学宫的目的便是想要广纳天下贤才入齐国,和魏国争夺“天下文化中心”。

    如今魏国大不如前,而齐国在中原气势如虹,如日中天,齐威王力主兴办稷下学宫,直到今天的魏国一蹶不振,致使诸子百家,争鸣于齐。

    “稷下学宫,不愧是国办的!”

    慕名而来亦是抱着目的而来的卫峥到目的地,正直艳阳高照之际,据打听,稷下学宫今天要举行第九十九场争鸣论战活动。

    诸子百家,争鸣于齐,至稷下学宫。

    卫峥来到齐鲁大地,至齐都城临淄,即便不是抱有目的也要来稷下学宫走一遭,一睹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盛况,作为这个时代学术辩论的圣地,时下的诸子百家竞先争鸣于此,几乎容纳了先秦诸子中的诸如道家、儒家、法家、名家、兵家、墨家等各家各派。

    稷下学宫能够如此吸引天下诸子百家,齐王功不可没,光是这一点卫峥就对当今齐威王的胸怀刮目相看,来到稷下学宫的诸子无不被齐王予以十分优厚的礼遇,许多士子便因此而在齐国走上了佐士的道路。

    稷下学宫宛若一个官办的国政顾问机构,天下士子于学宫之内不任职亦可论国事。

    如此,想不火都困难啊。

    “这位先生,敢问承何家何派?”

    士子装扮的卫峥风度翩翩,准备进入稷下学宫领略一番诸子百家争鸣于齐的盛况,入门之际便见一位学宫内员问话。

    相当于是招待者了!

    今天的卫峥的确是以士子身份而来,也是一身士子打扮,初来乍到,也不知晓有什么规矩,便礼道:“在下法家人士,先生有和指教?”

    “原来是法家的名士?久仰久仰,先生是法家名士便入法家序座。”那人笑着回礼,客套的说着。

    “多谢!”再礼,卫峥便进入学宫,直奔学宫争鸣堂而去。

    一入学宫,卫峥好奇的四处观摩,此时此刻的稷下学宫一片热闹,放眼望去数百人汇聚一堂,眼前这些人可以说是当今天下的绝大多数精英阶层汇聚一堂,诸子百家尽皆至此,可谓非凡之至,盛况景象令人侧目。

    一路上,卫峥看到了无数的小牌匾,写着墨家、道家、儒家、兵家、阴阳家等等,诸子百家各派代表都有序的分开,分工倒也科学之至,不消片刻便看到了法家的字眼。

    卫峥一愣,又环顾了一周偌大的争鸣堂大殿,再把目光落在法家,发现此时此刻只有一人坐在法家代表之处,而其他学派人数都不少。

    法家人寡势弱啊!

    心中感慨一番,卫峥当下走到了法家的代表处席地而坐,那人见卫峥也非常好奇,便有礼的问道:“敢问先生亦是法家人士?”

    “这里不是法家代表座次?”卫峥环顾一周,故作反问道。

    “自然是了!”对方抱拳笑而一答。

    “在下便是法家士子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