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7章 入齐破局@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峥这一招瞒天过海的金蝉脱壳之计,致使卫国上下都认为他们的国君在那场连续烧了两天两夜才被扑灭的大火中死了。

    朝歌都城内的大火扑灭之际,宫廷原址皆是一片焦土黑炭废墟,无一人生还。

    卫峥也在大火里“失踪”了,换句话说,卫国的国君已经葬身火海,连尸体都被烧成了灰烬。

    弑君——!

    这个词汇很快便从卫国的朝臣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来,顷刻间无人不战战兢兢,背生冷汗,就连孙谷也无法泰然自若,没有人敢在此事情上过多联想,实在过于骇人,就连三卿也无不胆寒。

    弑君之罪!

    这不但是名声的问题,更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情,一个不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一时间,朝野危危,山雨欲来,整个卫国上下顷刻间暗流涌动,内部的外部的接踵而至。

    而真正的“始作俑者”,那个把自己“烧死”的卫峥此刻已经进入了齐国的境内。

    古代的信息不发达,天下人或许知道卫峥的大名,卫国新君一言可安邦、一言可复国、存国的鬼谷派高徒。但真正见过卫峥的真面目者却也寥寥无几,即便光天化日之下行走在齐国地界也无人认得出来,更不用说卫峥还可以掩饰了一番。

    这次使用的金蝉脱壳之计以瞒天过海,于他而言也未尝不是一招巨大的险棋,一子落错则是满盘皆输,这一次才是真正的赌国之举动。非常人者不敢行此事,可以见得卫峥的魄力之大,天下人难寻其右。

    有魄力,同时也有极大的把握,因为当今天下或许没有一个人比他对天下大势尽了于胸的了。

    正因为有着无与伦比的先知先觉优势才敢走这一步险棋,换做一般人或许即便知道了未来会发生什么也难敢下做出这样的决断,但卫峥却非常人。

    两世为人,师承鬼谷,尽得绝学。

    先知先觉的优势,在卫峥手里便等于掌握了天下时势。

    出山期间,鬼谷子便问过卫峥何为天下时势:「所谓天下时势,乃天下大势运动之趋向。天下之势,即推动天下大势之万道。天下若为海,则风为时,因风而动之潮流为势也,握时势故可弄潮也。天下时势,扑朔迷离,神鬼莫测,瞬息万变。审时而度势,因时而用势,故可存世也。」

    整个天下大势,在卫峥眼里便是一盘棋局,身为局中人,是为破局者,更为掌棋人,每走一步尽皆了然于胸间,一切都是算计的,是以谋定而后动。

    ……

    而就在卫峥进入齐国地界后便直奔齐国都城临淄期间,卫国发生的这次大事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向整个天下扩散,年少而名动天下的卫国新君葬身火海、尸骨无存的消息跟长了翅膀一样,扩散到了列国。

    各国的反应皆不一致,秦王得知这个消息,仰天久久无言,直至一声长叹;年寿无多的齐威王得知卫峥之死,心中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至此彻底无需担忧家门口会出现一个小霸而成为齐国的边患;南方的楚国楚怀王得知这个消息不由得一声轻叹,襄陵一役能够轻松战胜魏军,好说歹说卫峥也等于变现帮了楚国一个大忙,楚王也颇有感激之意。

    天下人无不感慨,一代人杰如耀眼的流星般一划而过,就此落下帷幕,诸多感慨无以言表。

    卫峥的“死”,整个天下恐怕没有人比老魏王更高兴的了,如卫峥所料一般,魏国得知消息之后,老魏王开怀大笑,伐卫之心再次油然而生,趁着卫国内部现在处于大乱之际将其打回原形,灭其国而一雪前耻。

    然而,整个天下有两人因为得知这个消息而悲痛不已,一个现在处于齐国,另一个现在处于魏国。

    在魏国境内的那个人赫然便是秦相张仪,除此别无他人。

    三人中最小的便是卫峥,其次便是苏秦,卫峥不到二十岁,至今未步入仕途的苏秦也不过是二十多岁。

    而最大的便是张仪,已是不惑之年,是鬼谷门派这一代同门中出山最早的一个,也是最先成名于天下的那个,其次才是卫峥,而苏秦虽然已经出山却还没到他们发迹的时候。

    整个天下,唯有他们两个因为得知卫峥的“死”而伤心欲绝。

    身在魏国的张仪得知这一消息,一时间闭门谢客,此时此刻的张仪之所以在魏国正是与秦王唱了一出苦肉计,被秦王“逐出”了秦国而来到魏国。

    正如应了那句话:天下时势,扑朔迷离,神鬼莫测,瞬息万变。

    齐都临淄。

    卫峥这个真正的始作俑者已经来到了齐国国都,虽已离开目前正处于一团乱麻的老巢卫国,但与朝歌城的联系仍旧没有断掉,卫峥前些时日,近一个月抱病不起并不是一无是处,这段时间的准备便是积极布置耳目,以保证即便人不在卫国仍旧对卫国的局势保持明朗信息。

    庙堂之上有姜牧这个百司长,不过如今卫峥已“死”,被一手提拔的姜牧肯定会在卫国遭到排挤,失势是一定的,如此一来毫无根基且商人出生的姜牧唯一的依靠便是卫峥了,被排挤几乎是没有多大意外。

    目前整个卫国上下知晓卫峥仍旧健在的只有白起和姜牧两人,白起在外负责掌军,姜牧在内暗中监视卫国朝野的局势变化以及内应,始终与身在齐国的卫峥建立联系,以便让他了解老巢里的局势变化,商人出生的姜牧还是能够胜任这项任务的。

    卫峥收到姜牧传来的最新消息,目前的卫国内部最大的事情便是以孙谷为首的世卿贵族在着手准备扶持一个傀儡并拥立为卫国新君。

    除此之外,魏梁国得知卫国内部大乱之际亦是蠢蠢欲动。

    此时此刻的卫峥已然来到了齐国的都城临淄,来到齐鲁大地是有意为之的,破局便从齐国开始,卫峥记得历史上的五国相王是公孙衍于今年(前323年)发起的,也就是说因为自己的缘故,现在的六国相王也是公孙衍发起的。

    卫峥知道公孙衍联合诸国互称王的目的便是为了合纵诸弱以抗西秦、南楚以及东齐这三大强国,弱国合纵,秦齐楚三国绝对不愿意看到。

    齐王便是为了破坏公孙衍的合纵计策,以中山国国小不够资格称王为借口,欲联合赵国灭了中山国而达到破坏合纵大势的目的。

    如今局势因自己而变化,五国相王变成了六国相王,齐国会拿中山国不够资格为接口来破坏合纵而成了牺牲品的目标。同理,现在的卫国岂不是牺牲品的又一个最佳“候选人”?

    这便是卫峥要来齐国的原因,他可不希望自己与中山国一起沦为此次诸雄博弈的牺牲品。

    若是齐王真把卫国拉下水,身在齐国地界更容易得到消息,来齐国也是破局的关键。

    卫峥抵达齐国都城之日,六国相王的消息已经天下皆知,齐威王得知此事非常害怕六国联合会对齐国不利,于是便召见大臣商讨如何应对这次六国相王事件,以解齐国危局。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