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6章 宫廷大火@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一场在夜间发生,既突然又离奇的宫廷大火!

    这便是卫峥的金蝉脱壳之计谋,此时此刻的卫峥已然朝着卫国东面的齐国而去。

    就在卫峥走出朝歌城,孟贲带着一队人马内外接应之下回到宫廷内,一把火将卫国的宫府给点燃,所有人都未曾料到卫国戒备最森严的地方竟然会突发大火。

    除了内部有鬼,绝不可能会是外人得手的,但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命令纵火的人赫然便是卫国的国君,没有卫峥在幕后主使,火烧卫国宫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无人知晓的。

    卫峥本人在这次大火中“殁了”,也可以摆脱是卫峥的嫌疑,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卫峥会自己烧死自己,定然是有人陷害。

    弑君——!

    一想之下,细思恐极!

    金蝉脱壳之计便顺利实施了。

    然而,这个计策是有代价的,夜深人静下的宫廷,突发大火,无辜被烧死的人不再少数,宫府内的人无人生还。

    孟贲等人放火成功之后便立刻撤退,同时还杀死了原本疏通的守卫,这些人是无辜的也是奉命行事的,但这些人必死,不死,计划必然会出纰漏,届时可能功亏一篑。

    从他们参与到这次计划并身在其中便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命运,而这些人的死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是预示着卫国朝野即将到来的集权整肃,注定血流成河的预兆。

    “大事不好了——!左司徒——!”“大事不好了——!”

    宫廷大火几经照亮了朝歌城,再也瞒不住任何人,见到这一幕者,无不面色惨然巨变。

    卿大夫有家,便有家臣,在此半夜之际,孙谷的家臣一路连滚带爬,惊慌失色的将入睡的孙谷于半夜唤醒。

    “何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草草穿上衣着的孙谷面色极为不喜,面容带着的困意仍旧略显几分。

    那家臣当即跪趴在地上战战兢兢的颤声到:“回左司徒——!宫府突发大火,几乎照亮朝歌都城!”

    刷的一下,孙谷猛然站起身,犹若木雕一般一动不动,双眼死死地盯着家臣,厉声的说道:“你说什么?”

    “回左司徒——!”那家臣强咽一口涂抹,口齿不清的说道:“宫廷突…突…发大火……火势蔓延宫廷府邸,无……无法制止,君……君侯……君侯他……”

    “……怕是殁(mò)了——!”说出这句话的家臣整个人如同瘫软了一般。

    “君侯殁了……”孙谷双眼无神而呆呆的呢喃自语,脚步颤颤巍巍的不断后退,整个人差点晕了过去,若不是家臣眼疾手快忽然爆发出潜能本能拔地而起将其扶住,孙谷怕是要仰头摔倒在地。

    家臣刚刚将其搀扶起来,孙谷便竭力的大声道:“卫国危矣——!卫国危矣——!”

    孙谷并不是毫无见地的人,他很清楚一旦消息传至天下,怕是西面的魏国得知卫峥葬身火海,定会在卫国大乱之时以最快的速度挥军东进。现在的卫国与梁国(魏国)刚刚结仇,老魏王断然不可能放过如此天赐良机。

    卫国亡,卫国的贵族也要亡,他孙谷不亡命也要亡了富贵,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他岂能不懂?他这不是悲卫峥,而是悲此祸及己身的大难啊。

    这还只是其一,大火为何会烧了宫廷?难道有人弑君?

    卫峥死,谁获利最大?

    细思恐极啊!

    孙谷内心惊起一阵恶寒,全身难以自制的颤抖。

    ……

    斗士营。

    月夜之下的白起并未入睡,而是站在一高地石台之上遥望朝歌都城所在的方向,此刻月夜之下,大火照亮了都城,新军帐外的白起能够看到都城方向在夜色中传过来的火光景象。

    白起并未停留太久,重回营地旋即命令斥候火速赶往都城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实际上,他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派遣斥候前去是为了后续的动作以及此时此刻应有的表现,这一切都与卫峥早已提前商量好了的谋划。

    一把大火烧了两天两夜才熄灭,什么都没有了,无一人生还。

    而卫峥也不知所踪,见证这一幕的所有人的内心尽皆一沉,都知道卫国发生了天大的祸事了。

    以孙谷为首的诸卿大臣纷纷站在了废墟之下,踉踉跄跄的濮阳君哪还有前段时间那般意气风发的时候。

    “报——!”

    “启禀濮阳君,斗士营将首白将军来报!”来报的探子一说,孙谷心下一惊,连忙说道:“白起?新军大营出事了?”

    此时此刻,孙谷明显有些慌了,这是内乱的迹象吗?新军帅将白起与君侯的关系孙谷可是很清楚,卫峥在这场大火中丧生,尸骨未存,若是白起失去了理智,带着那近万大军杀过来,再有西部虎视眈眈的梁国,内外交困,卫国就真的要亡了!

    “回濮阳君,白将军称卫国宫廷大火,国之存亡时刻,敌国魏梁必然会趁此卫国虚弱之际雷霆出击,白将军现已统帅新军拔营出动直奔平阳、于宿胥口驻防,以便防守魏国在我内忧之时滋扰我国境!”

    此话一出,大大出乎了孙谷的意料,就在这时,那白起新军的斥候又说道:“白将军还说——!”

    “快说!”孙谷连忙说道,心下对白起这个人有了一个大致的断定,便是认为此人亦有追逐功名的心,这是在表忠心吗?

    如此大善耳——!

    “白将军说,敌军势大,我新军兵寡恐难御敌,请求司马将军抽调半成兵力火速驰援宿胥口,余下军队护佑朝歌以震慑宵小。白将军还说,请濮阳君务必彻查纵火案,替君侯雪恨!”

    “好好好!!!”孙谷一听连连大喜,本以为是乱兵,没想到局势会是这样,看来这白起是个可造之材,待此事度过一定要将其招揽过来,有功名心,很好,老夫便可以给你功名。

    “宁将军,快快抽调兵力驰援白将军!”孙谷当下便下令道,现在卫国无君,濮阳君孙谷,摄政左司徒孙谷的威望无人能及。

    “宁将军,切记稳住白起,稳住边境,白起此人深得君侯称道,是个将才,我等立刻合力稳定内局,国不可一日无君——!”说到这里,孙谷立刻又补充道:“公族宗子呢?”

    孙谷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让宁元率军他肯定不答应。宁元也非常乐意,若是孙谷命令他亲自出兵御敌的理由派遣出去,这卫国朝野局势正直变幻莫测的关键时刻,很有可能就没有了宁氏的立足之地了,拥立新君势在必行,此等境况怎可能离去。

    如此危局,卫国的这帮卿族便开始各自打着小九九,也难怪卫峥恨不得立刻铲除之。

    然而,这些一听君侯身死便开始争权夺利的卿族却不知道已经跳进了卫峥的大坑之中,想不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真的会分出一半的军力给白起掌控,这一点实在出乎了卫峥的意料,还是高看了这帮争权而熏心的卿族了。

    如此危局,竟然还不知道牢牢掌握军权才是一切的根基,可见已经迷失在了权力和利益争夺的深渊之中无法自拔。

    任何拥立新君的人和世卿贵族,在卫峥携大军和大义回归之际,便是他们身死族灭之时。

    尤其是以孙谷为首的孙氏等卿族世卿世禄的旧贵族、旧势力。

    ……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