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5章 卫有猛士@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太医,君侯所患为何疾?情况如何?快说!”宫廷入口处,孙谷等一干卫国重臣刚刚过来,去见卫峥之前便把太医拉过来先询问一番。

    “回濮阳君——!”那太医旋即趴在地上微微颤抖的说道:“微臣未能查出君侯所患怪疾——!”

    “废物,要你何用?”孙谷一听顿时一怒,冷瞪了一眼地上的太医怒哼一句便拂袖了去,速速进入廷内前去觐见。

    “老臣拜见君侯——!”匍匐在地的首位大臣,赫然便是孙谷,得知卫峥忽然病重,卫国的实权重臣孙谷、宁元等卿族大臣同时来见。

    此时此刻,卫峥仰卧在床榻之上,额头一块布锦,双目恍惚无神而口唇发白,乍一看都是得了重疾的样子。

    “诸卿免了吧——!”卫峥似乎有气无力的说道,微微侧头一看,孙谷等人见卫峥的眼神扫视而来不由自主的低首。

    “君侯患疾,切勿莫动!”孙谷见卫峥要起来的架势连忙说道。

    却见卫峥罢了罢手,在近侍玖儿的帮助下坐了起来。

    确实是累,是演的累!

    这是最后一次和他们周旋,再累也得演下去。

    只见卫峥坐卧在床榻之上,过了许久才摆着无所谓的语气说道:“流亡在外患上的寒疾,年年春季便会来一次,老毛病了,修养几个月便可安然!”

    卫峥说起假话来那是丝毫不含糊,那演技怕是后世演员拍马不相及啊。

    “臣等有罪——!”忽然之间孙谷等人刚刚站起来不久,听到卫峥这么一说流亡之事,便想起了卫峥流亡在外近二十年的经历,旋即一个个再次匍匐跪在地上。

    卫峥一愣,看着一个个脑袋额头贴着挨地的手背,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老家伙也是会演的主儿。

    “诸卿何罪之有?”卫峥一笑道,和这般卿族还得继续周旋下去,旋即补充道:“都给我起来——!”

    “本侯如今旧疾复发,两三月之内怕是理政不得,如今六国相王之事恰巧事发,多事之秋啊,本侯患病之事切不可对外传言。”卫峥郑重的说道。

    “老臣谨记——!”孙谷拜首而道。

    卫峥微微点头,继而又说道:“六国相王之事,照常进行,不可更改,卫国朝政便要孙卿多多担待,代掌公器为本侯分忧!”

    “老臣领命——!”孙谷再应允。

    “本侯乏了,都退下吧!”卫峥侧过头去,似是无力的挥了挥手。

    孙谷见状欲言又止,看卫峥的模样只好作罢,再俯首后便先后退去。此刻孙谷等卫国诸卿并不知道卫峥已经给他们挖了一个大坑,就连孙谷都没有察觉这一次卫峥再次授权他摄政的时候未有任何诏书。

    显然,在孙谷潜意识里这已经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有了前面的一次铺垫,卫国朝臣也没有不服者,现在的孙谷已然把自己视为是卫峥的肱骨心腹,不得不仰赖的人,尤其是在卫峥重病的时候。

    从这一刻起,卫国的卿族已经半只脚跳进了卫峥所设下的万劫不复的圈套之中了。

    待得这帮卿大夫离去不久,一个身穿甲胄的军士走了进来。

    “卑职孟贲拜见君侯!”这甲士见到卫峥旋即单膝跪地说道,声音沉雄有力。

    “准备的如何?”卫峥罢手免礼,随即问道。

    “启禀君侯,万事已准备妥当——!”孟贲旋即回应道。

    “好——!”只见卫峥豁然从床榻之上起来,此时此刻哪里像是在见孙谷等人那般奄奄一息的君主,简直生龙活虎一般,卫峥当即道:“即刻按计划行事!”

    “卑职领命——!”孟贲双手抱拳应允道,刚刚转身准备离去,卫峥再次提醒了一句:“且慢!孟贲。此事重大,做事切勿一根筋……算了,你这榆木脑袋跟你说了也是白说,总之别给老子出岔子就行,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君侯竟然都暴起了粗鄙之语,孟贲一愣之下便信誓旦旦的说道:“此事若出纰漏,孟贲提头来见!”

    “本侯要你头颅作甚?”卫峥旋即微怒,看着孟贲一脸茫然呆萌的挠挠头以掩饰尴尬,无奈之下摇头说道:“切记不可逞匹夫之勇,下去吧——!”

    “遵命——!”

    孟贲抱拳离去,卫峥旋即又回到床上,唤来玖儿揉揉太阳穴。

    这孟贲是个了不得的勇士,卫峥没有想到秦武王帐下的三大武士之一孟贲竟然会在自个儿的斗士营帐下。

    起初在斗士营训练的新军之中,孟贲的勇武过人便第一时间展现出了非常人之处,很快便落入了卫峥的视线中,后来得知了此人名为孟贲。

    卫峥最初对这个名字有些似曾相识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直到一个月的时间孟贲的表现越来越耀眼,大有万夫不挡之勇的气概。

    这个时候的卫峥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便是秦武王帐下的一员勇猛的武士,赫然便是叫做孟贲,一模一样的名字。

    这下明白了。

    根据《史记秦本纪》的详细记载:秦武王有力好战,武士任鄙、乌获、孟贲皆至大官,王与孟贲皆举鼎绝膑而亡。

    历史上鼎鼎大名的秦武王洛阳举鼎的事迹,秦王和孟贲死于九鼎之下。

    能让卫峥确认此孟贲必定是秦武王帐下的孟贲还有另一大原因,便是孟贲也是卫国人,历史上也有说是齐国人,但相差不多,卫齐本就接壤,如今的孟贲不到二十岁,和历史上秦武王帐下的孟贲所在的时代相吻合。

    这些证据足以说明,此孟贲就是历史记载的孟贲。

    这样一员勇武之士竟然出现在自己的帐下,卫峥也是乐了几天,历史相传:卫人孟贲,水行不避蛟龙,陆行不避虎犀,能生拔牛角,发怒吐气,声响动天,尤为勇猛。

    前面两句是夸张的修饰,但后面几句却是在军营中有所表现,这段记载虽然有些夸张却也说明非常人可比。

    孟贲这个人与历史上的记载如出一辙,也是个莽夫,直白的说便是有勇无谋。

    不过,卫峥不需要他来谋,要他的勇猛足够了,加上这些时日以来,此人虽然天生仿佛少根筋,不过却也是忠心耿耿,如此便足够了。

    这样的好手,如今归心于己之帐下,断然不能让他出走卫国而入秦,秦武王错就错在把这样的尖刀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不过卫峥却不是秦武王,很清楚孟贲这样人该处于什么位置才能发挥他应有的才能。

    帝王之道,乃知人善用尔!

    随着时间的推移,卫峥二十几日卧病不起,孙谷总摄朝政、掌卫国社稷公器,六国相王之事也在他的主持下有序进行着,不过孙谷也如实遵循了卫峥的嘱托,毕竟这样的事情非国君不能主持。

    一切只能等卫峥的病情有所好转才能顺利进行。

    只不过,怕是这群卿族们盼不到了。

    这一日也是卫峥称病不起将近二十六天之后,夜深人静之际,卫峥忽然换上了仆役的装束连带着随身伺候他的侍女玖儿离开了宫廷府邸并出了朝歌城。

    城外的接应者赫然便是孟贲带领了一支便衣小队,此时此刻,出城了的卫峥已经从仆役的服装换上了一套士子着装。

    夜色之下,侍女玖儿一脸茫然无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路上只得默默无言的跟随着卫峥,玖儿也发现这一刻的卫峥面色并不怎么好看,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潜意识告诉她此时此刻的君侯,心情并不好。

    “君侯——!”孟贲走到马车旁边,向卫峥最后请示。

    卫峥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下令:“立刻执行——!”

    “遵命——!”孟贲抱拳领命之后旋即模仿飞禽的声音吹了个口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下忽然又出了一小队人马直奔城内而去。

    “君侯,该出发了——!”一名便衣侍卫提醒的说道,这里的人都是从新军斗士营大帐中白起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卫之斗士,卫峥在新军大帐的表现深得军心,这些新军虽然入他麾下不久,却是忠心耿耿,毋庸置疑。

    幽幽叹息一声,看了一眼夜色下的玖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些伺候他的侍女近侍,今夜,朝歌城内的宫廷府邸除了带到身边的玖儿,其他人都会无辜的死去,甚至不知因何而死。

    他们都是无罪的,但他们又不得不死——!

    而杀死他们的不是谁,正是卫峥——!

    卫国的那些旧势力还未开始清算铲除,血便开始流了!

    原地站立许久,卫峥终于转身,将玖儿揽入怀中,抱着惊慌失措如小鹿一般的良家少女一同上了马车。

    “集权斗争,从来都是腥风血雨,这只是一点血光而已,真正的血流成河还未到来,卫峥!你自恃雄主而居之,优柔寡断绝非雄主该有的性格——!”马车上的卫峥不断的在心中对自己说,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演兵岭的场景,师尊王祤的声音在心中悠悠响起:“捭阖者,天地之道,捭阖之术,静心为首,则可纵横披靡……”

    抛开所有的思绪,当下心底一横,转而恢复了那个要在大争之世行大争而从容不迫的卫峥,低声一吼:“走——!”

    车行不过半里路,再回望朝歌城,夜色之下的城内忽然亮起了冲天火光,大火燃烧的方向赫然便是卫国的宫廷。

    “不好!宫廷着火了——!”

    “着火了——!”“宫廷着火了——!!”

    “完了!君侯在里面——!”

    “君侯——!快救君侯——!”

    “来人呐——!君侯在里面——!快来人呐——!”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