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4章 金蝉脱壳@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兄长,召我有何要事?”白起走进来,营帐内便只有两人。

    卫峥便即刻将六国相王的事情与白起简要的叙述一遍,后者一听心下微惊,“六国互称王?”

    “不错——!”卫峥微微点头,在孙谷面前表现一片凝重,此刻反而轻松很多,惟闻其声:“这公孙衍打的一手好算盘,挖了一个让我跳也不是不跳坑也不是的陷阱。”

    “此事非同小可,兄长如何破局?”白起凝重的说道,心下不免有些懊恼,带兵打仗是信心十足,但邦交谋国之道非己长策,面对这样的事情一点忙也帮不上,为人臣者无以为主分忧,这才是白起最懊恼的。

    卫峥自然看出来了,笑道:“起弟不必担心,我已有应对之策!此次看似于我而言是莫大危机,但也未尝不是一场良机啊!”

    “哦?”白起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好奇的看向对方。

    “但需要起弟你的配合,方能功成!”卫峥又补充道:“此次唤你过来有要事,是决定卫国上下命运的大事!”

    卫峥一开口便如此郑重的说,白起顿时面色一凝,旋即单膝跪地而说道:“白起愿肝脑涂地,决不负兄长期望!”

    见卫峥招手示意,白起便起身来到卫峥身边听其语,惟闻后者低声说道:“此番计策为金蝉脱壳之计,其目的可一举两得,当如此……然后如此……”

    一番耳语下来,听得白起心惊肉跳,“兄长,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卫峥显得毫不在意,忽然笑道:“三晋、燕、中山等诸侯相王,不仅仅是我卫国之忧,比我更害怕这个联盟的还有秦国和齐国以及楚国,一旦诸国形成合纵大势,西可抗秦国,东可拒齐国,南可御楚国,天下格局将因此而大变,楚王、秦王和齐王才是最担心的,必然会破坏公孙衍其合纵预谋。”

    有道理!白起一听微微点头,“可兄长,兄长此计策委实太过于冒险了,常言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一旦消息传开,魏国怕是会乘虚而来,恐内忧外患之下破局不成反成死局!”

    “魏国必然会来,魏国一来你便以率军西抗外敌为由而安然置之,大可以此理由向三卿要兵要粮,他们一定会为了私欲而不愿拒敌,留在朝歌瓜分利益,只要你愿意代他们御敌,其必然要兵给兵要粮给粮,起弟放心!魏国自然会乘虚而来,然我卫峥有信心可一言便能是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之!”卫峥信誓旦旦的说道。

    “藉此机会彻底掌握卫国绝对军权。”卫峥大手一收而握拳,目光犀利之至,旋即又道:“此天赐良机,绝不能错过一并解决内忧外患的机会,起弟!你只需要死死的掌握这支精锐新军!待我再次重归朝歌便以秋风扫落叶之形式率军而来,施以雷霆之速,一锤定音——!”

    “白起领命——!”

    一切都是套路,一切都是算计!

    密谋结束不久,卫峥便整理装饰卸下戎装随同一小队帐下斗士营的亲兵策马驰奔出军营大帐,目标直指朝歌宫廷而去。

    翌日,朝歌城,卫廷大殿之上。

    一个多月未曾理政的卫峥再次临朝听政,今此之时,六国相王的事情难以掩盖,已经在天下士子间闹得沸沸扬扬,无人不论之,卫国上下也是人心浮动,概因为六国相王之中卫国赫然在列,这是卫国庙堂上的群臣极其出乎意料的事情。

    一时间议论纷纷,对于卫国要不要称王的这一件事,朝堂之上的群臣已经争吵的不可开交。胆大者支持称王,希望卫国改换王制,胆小者拒绝称王,认为卫国国小势微不能去参合那趟混水。

    然而争吵不断却是没人能做得了主,即便是代掌国政的孙谷在这件大事情上也做不得主,还得看国君怎么想,怎么觉得,卫国是国君的国,是卫峥的国。

    大殿之上,卫峥面对殿下议论纷纷的声音,觉得差不多之后便开口说道:“列位——!”

    刷的一下朝堂之上顿时便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目光纷纷望向座上的君主。

    “此番公孙衍力操六国相王之事,卫国到底要不要参合称王,诸卿以为如何——?”卫峥不急不缓的说道,实际上心中早就有了决断。

    “启禀君侯——!”不一会儿便有一朝臣出来参奏,说道:“卫国不能称王!”

    “如何不能称王——?”卫峥反问,言语间不动声色。

    “禀君侯,臣以为今之卫国,称王为时尚早,恐天下人不服反而惹祸上身,委实不妥!”参奏的朝臣说道,倒也不卑不亢。

    “启禀君侯——!臣有事启奏——!”这时,又跳出一个朝臣来。

    “可——!”卫峥言简意赅。

    “回君侯,臣以为卫国应当称王!”

    “为何称王——?”卫峥反问。

    “万万不可啊君侯!卫国称王是祸非福矣——!”反对六国相王的朝臣连忙说道。

    “一派胡言——!”支持称王者被其打断心有不喜,当即呵斥道:“卿之此言甚是大谬!”

    言及于此,旋即转向座上的卫峥俯首而礼道:“回君侯!卫国必须称王,如今六国相王有大势所归之向,此等境况我卫国若是拒绝,却也如了陈觅之愿,然而卫国必然得罪三晋、燕国、中山国等五国。”

    说罢,这臣子看向反对者,戏谑的说道:“陈大夫既然知道卫国如今国小势微,竟然还力主君侯做出得罪诸强这等吃力不讨好之事,岂非误国——?”

    相对于卫国而言,参与互相称王的这些诸侯的确是强国。

    “你——!”反对者一时间语塞,脑瓜子一转旋即面向卫峥说道:“回君侯,卫国若称王,却是与三晋为伍,若如此其必然得罪于秦国。”

    “卫国不称王,难道就不会得罪五国吗?”支持称王的朝臣当即反问,反对者一时间无以言对,支持者旋即又道:“启禀君侯,卫国倘若不称王,固然不会开罪秦国,然五国合纵若拿我卫国开刀,秦国未必会出兵相救,卫国必然任人宰割。称王,或许开罪秦国不假,却也让三晋无口实以出兵伐我卫,以解今之危局,也是迫于无奈。君侯有武公之志,届时举国奋发休养生息数载,卫国无患矣!望君侯三思——!”

    就在反对者哑口无言之际,一直未曾说话的孙谷开口了,“老臣力主君侯称王——!”

    “臣等附议,力主君侯称王——!”一下子便有半数以上的朝臣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架势让座上的卫峥心中一冷。孙谷的势力还真是不小啊,没有一半也有三分之一了。

    很快,力主称王的一番以绝对数量压倒反对者一方。

    “好——!”沉思了片刻的卫峥旋即起身而道:“既然如此,卫国称王——!”

    卫国同意六国相王,卫峥一言便是一锤定音!

    朝散之际,卫峥私下召见了姜牧秘密交代了一件事务,莫不郑重至极,而等姜牧离开的时候,面色一脸凝重,脑子里死死的记住卫峥所交代的事情,这一次简直比出使魏国更加惊心动魄。

    就在卫峥刚刚宣布卫国参与六国相王的事情上,朝野上下风风火火的准备要改换王制,及其主持卫峥前往东周洛阳会盟的事情时。

    卫峥忽然称病了!

    这等境况可把卫国朝野吓了一大跳。正直春秋鼎盛的卫峥怎么突然就卧病不起,最重要的是在这等节骨眼上,那如何前往洛阳参与六国会盟之事?

    尤其是孙谷等人又急又惊,生怕误了大事。

    卫峥藉此集权卫国的金蝉脱壳之计开始进行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