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2章 喜怒姜牧@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就在卫峥和白起与一众士卒共同享用午饭时,训练场的营帐之外有一辆双乘马车直奔而来,不消片刻便驶入了大营。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赫然便是百司长姜牧,着一席官服俨然自有一股威严,姜牧看着大营中的士卒们吃喝的食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君侯呢?”姜牧唤来一甲士问道。

    “君侯正在与将士们共同用膳!”那甲士如实说道。

    “什么?”姜牧大惊,旋即大怒:“岂有此理,君侯贵为一国之君,万金之躯,事关国家社稷旦夕,怎能与尔之武夫一并食用这等杂食,真是岂有此理……”

    “回…回百司长!这是君侯之令,军中严令……”那甲士被大怒的姜牧呵斥也不敢大声还口,弱弱的说道,反而被怒斥的姜牧打断:“住口!快带我见君侯——!白起这个混账东西怎不出来阻止……”

    “遵命——!”

    火急火燎的百司长姜牧便这样来到了卫峥面前,一看之下卫峥果然吃的是那些个玩意儿,姜牧顿时急了,旋即在当场对着白起破口大骂,白起是这里的军头儿,自然是骂他,责任也归咎于他。

    这会儿的姜牧仿佛胆气倍儿足,悉数的一一数落白起,张口闭口便是国家公器、社稷安危诸如此类云云。

    被数落的白起也还不了口,搞的四处的将士们低头不语,深怕触怒处于“暴走”状态的百司长。

    一阵头大的卫峥把姜牧拉回帅营大帐。

    “君侯固然体恤将士,可也不该如此……”姜牧仍旧停不下来的说道:“君侯乃一国之君,事关国家社稷存亡之道,尊卑有序乃古来……”

    “好了好了,姜卿休得再说了,这是本侯之意,莫要怪罪白将军。”卫峥连忙打住,“还是说说你吧,为何事而来军营?”

    姜牧也觉得数落的差不多了,这般数落的确很爽,拥主而怒言卫峥也是一种表忠心的手段,但也不能过火了,过了反而不美,于是姜牧便识趣的打住,并禀明此次前来之由。

    “回君侯——!”姜牧合手礼道,旋即露出一脸苦笑,又急又无奈的说道:“臣从未见过如君侯这般每日每顿都为士卒供应肉食的军队,人人月俸三五石,臣闻今后还要提升至五石粮食月俸,君侯以此开销足以养五万精兵矣——!”

    言下之意便是巨大的浪费,在外人看来卫峥这种行为何止是浪费,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国有难,君有诏,百姓参战乃天经地义,他倒好,月月俸禄不算,军中开销官府全部承担不算,还吃的如此之好,消息传出去,宁元帐下的士卒早就对斗士营“不满”很久,同样是当兵的,待遇简直没法比,大家都是跟着卫峥混的,心里岂能平衡?

    姜牧的思维格局自然无法与卫峥相比。

    “姜卿此言差矣——!”卫峥解释说道:“兵不在多而贵在精,士卒若无以果腹,何以为战啊?士卒骨瘦如柴,了无气力何以冲锋陷阵啊?何以斩杀敌军啊?秦军何以悍不畏死?便是秦之法以奖励耕战,致使秦人个个奋勇求战,以立功为己任,秦人为何强悍?难道秦人不知道枪口穿堂会死人吗?秦人当然知道,秦人更知道奋勇杀敌便有赏,秦人激赏军功以强兵,有功必赏,有罪重罚!”

    “姜卿可知今日因触犯军法而被驱遣的士卒,个个宁可受棍棒也不愿离去之因?天下列国有哪支军队的士卒会如这般?为何?姜卿以为我帐下斗士营的军士将来上阵杀敌有惧战者呼?”

    一连串的质问下来,姜牧无言以对,欲语而不得,本就不懂兵法统军的姜牧加上质问者又是卫国君主,自个儿的顶头上司,更是哑口无言,憋了许久最终还是说道:“君侯所言固然不假,然则,以此或可操练锐不可挡之勇武斗士,确是消耗巨大,此番从魏国手中获得的大批粮草辎重及其十万金已然消耗近半,国库只能维持半年,卫国……养不起如此消耗巨大的军队,君侯啊——!”

    君侯你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

    “卫国养得起——!”卫峥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此信誓旦旦反而让一脸欲哭无泪的百司长姜牧愣住了。

    “半年足够了——!”卫峥又说道,同时在心中算了算,以卫国现在的国库和税收,长久下去按照这样的法子,即便养五千军队都显得倍感吃力,但只要统一卫国上下治权,处理完废君专业户的孙、宁这些世卿贵族,必然是一笔丰盛到难以想象的财富,卿大夫家族假公济私,尤其是三卿这么多年了不知道倾吞了多少进去。

    抄了这些肥的流油的卿族家底,还怕没钱花?

    卫国已经重病了,卫峥下猛药的决心从未改变,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正因为如此才更加需要把拳头给练的更结实喽。

    “姜卿无需多虑,本侯自然明白在做什么,此乃优先激赏以强兵,而后便是激励农耕商贾以富国!”卫峥说道。

    “激励商贾——?”姜牧眼睛一瞪,惊诧的看向卫峥,这句话实在太富冲击力了,自古以来天下列国无不重农抑商,士农工商,商人地位处于最底层。

    卫峥这一言对于商人出生的姜牧而言无疑是具有强大的震撼力,今后的卫国会被他带向何方,姜牧既期待又忐忑,因为他找不到卫国会走向何方的答案。

    上意难揣啊。

    “君侯欲鼓励卫人经商——?”姜牧实在忍不住便问了一句。

    惟见一脸笑容的卫峥言道:“卫国地处居天下中,工商业兴旺,本侯欲振兴商业,提高商人地位,卫地多经商之士,本侯意在用商贾之手尽敛天下列国之财于卫地,如此国焉能不富裕?”

    统治了一个时代千年之久的卿大夫世家该是退出历史潮流的时候了,不用卿族社会结构必然会出现空缺,总需要一批新的群体代替,商人便是替代者之一。

    卫峥可是有杀手锏的,这个年代可没有所得税的概念,今后的卫国颁布新税收条例,针对商贾收税,一方面鼓励商人从事商业,予以提高社会地位,另一方面针对商业税收分次纳税,商人赚的越多纳税越多,抑制财富过度集中在商人手中,而集中在国库,再以此回馈百姓,国君尽收其名与利。

    卫国的首富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国君,只能是公家最富有。

    重要的商业领域当由国家控制,比如当下的铸币权必然要收归国有,再比如等发觉了安阳铁矿之后,通过卫国商人之手大肆在天下列国之间狂敛战争横财充实己身。

    一系列的强国富民措施早已扎根在卫峥心中,若不是老贵族和旧体系的阻碍,这些措施可能早就开始执行了,也正因为如此而下定决心对卫国上下嗑猛药。

    来日除却卫国上下蛀虫之际,便是卫国上下血流成河之时,也必然是焕然一新的全新时代。

    在姜牧错愕的时候,卫峥忽然漫不经心的说道:“姜卿,切记为官不得经私商,经商不得为官,鱼和熊掌二者不可得兼也!”

    鱼和熊掌可兼得者,只能由一个,那边是他卫峥。

    “臣谨记在心——!”姜牧轰的一下,脑海中犹若一声炸响,心声冷汗,略带颤声的说道:“臣愿如数献上毕生经商所得钱财,以正其心——!”

    卫峥心中一笑,这商人出生的姜牧脑袋倒也转的快,知道现在自己急缺资金,一来可表忠心,二来这也是一份功劳,商人到底是会打如意算盘的。

    不过,敢把所有家底押上来,倒也有几分魄力。

    卫峥当下罢手笑道:“今之时下倒也确是缺钱,这财货本侯便先收下了,不过献财大可不必,这是属于你的便是你的,你跟着本侯不是来被剥削的,本侯亦是相信姜卿忠心耿耿。此番过后,定当如数归还,姜卿强兵之功本侯便提前先记着了。”

    “君侯不可,微臣不敢……”姜牧连忙说道,语气颇为羸弱。

    “怎么?姜卿以为本侯今后还不上?还是以为卫国国力会制止而不前?”卫峥反问道。

    “君侯恕罪,臣并非此意……”姜牧一听连忙说道,这个名头可担待不起啊。

    “此事不必再说,本侯借了,记住,是借——!”卫峥说着又郑重严肃的补充说道:“姜卿,今此言论仅你我君臣知晓便可,事关国家社稷安危,本侯只对你一人言,如若泄露,拿你是问!”

    “微臣谨记——!”姜牧连忙说道,心下反而大喜,竟然只对我一人言,想不到在君侯心中的地位这般重,被重视说明前途有望啊。

    既然君侯视己为心腹,君以国士待我,当以国士报之,要尽心尽力。

    姜牧就这样欢快的离开了军营大帐,而卫峥依旧例行训练,大营里的这支军队可是自己的家底和最大的依靠,宝贝着呢!

    而这段时间天下列国有不少也在关注卫国的动向,自从围攻大梁之后,卫国这个几乎被天下忽视了的小国家已经步入了诸雄的视野,其中又以魏国、秦国、齐国的关注最甚。卫峥在训练新军之事也不可能掩饰,不过数量对于天下七雄来说,不到一万并无太大威胁。

    训练新军自然瞒不住天下人的眼睛,而对卫国关注度最高的三个国家:秦国、齐国和魏国对此的反应各有不一。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