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1章 日夜操练@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列国诸雄都有其帐下骄傲的精锐部队:秦之锐士;韩之材士;魏之武卒;齐之技击……

    而今天,卫之斗士在卫峥的引领下以颠覆历史而横空出世。

    正如其言,卫之斗士,谁与争锋!

    此刻的卫峥已然退居幕后,该如何将这支新军打造成一支“战必胜、攻必克,无往不利,无所不破”的天下骁锐,卫峥只负责执掌大方向,具体训练则是交给白起,他相信白起能担此大任。

    卫峥给这支新军亲自下达的军令只有简短的三条:第一,严守军规;第二,指哪打哪;第三,无条件严守以上两条。

    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不一定符合以上三条,但符合以上三条的军队必然是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

    白起的治军之严,完美的按照卫峥下达的三条军令执行着,今日誓师大会一结束,随后集训便有三百多人因触犯军规被踢出队伍,震慑了这支新军的每一个士卒的心弦。

    只要犯了上述三条的任意一条,立刻革除!

    与此同时,一则新的告示让原本以为进了新军恪守军令就能高正无忧的士卒们大惊失色。

    新军预备竟然只有五千人,而目前入伍的人数高达一万人左右,换句话说,有一半的人将会被淘汰。

    留下来的五千人才算帐下斗士营的正式兵卒!

    这一则告示刚刚贴出来,紧随而至又颁发了另一则告示,正式成为斗士营的士卒月俸将从三石粮食增加到五石,在今后的战斗中凡在战场上斩敌士卒一名赏岁俸六十石,以此类推,杀一个敌人就能多领赏一年的俸禄。

    斩敌士卒十名以上或斩敌甲士一首级(敌军军官)拜将封爵,按照累积的军功论功劳行赏。

    这一折告示公布出来,每一个士卒在忧心忡忡的同时又是兴奋不已。

    以往打仗,那是属于无回报的义务,甚至还要倒贴性命和粮食,乃至武器。如此天翻地覆的待遇变化怎能不让他们兴奋。

    但紧随而至的也有凝重,一想到自己随时可能都会被淘汰出去,那这些待遇就跟自己没任何关系了,一万多人只有五千人能够最终留下来,意味着谁都不能泰然自若的享受这份待遇。

    享有这种待遇的资格,得拿出真本事来。

    这一手萝卜,一手大棒下来让每一个士卒的既兴奋又忐忑,更多的人是摩拳擦掌,面对那眼红的待遇谁也不愿被淘汰。

    期间不乏有人打起了小心思,利用旁门左道挤走同僚士卒,这样的蛀虫并没有欢实多久,被揪出来之后便是领军棍杖三十打了半死直接轰出去,从此永不录用。

    几番整肃下来,整军之严厉让每一个士卒印象深刻,再也不敢动歪脑筋,想要留在军队中只有一个出路,不怕死、敢杀敌、打胜仗、练出真本事。

    恍惚间,时间便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新军训练只有一项,那便是让所有的士卒把三条基本军令深入骨髓的烙印在灵魂之中。

    起初的十天时不时就有人因此被踢出军队,十天之内便有一千多人被遣散离军,尽管只是初犯,然而白起却没有丝毫留情,一句“战场上至此一次机会便是决定生与死之别,尔等已亡!”的话,便让抱有初犯的情况,或可有一次原谅机会的人黯然离去。

    不过,这些人却并不是说从此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来年征召依旧可以报名。

    一个月的时间,白起的“无情”、“冷酷”便在新军私下渐渐流传开来,“带头大哥”的威信逐渐在这支军队中开始竖立。

    十日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因此而被驱逐校场。

    士卒们为何不愿意离开新军?这样的一幕在战国乱世可谓是一大奇观,在其他国家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一幕。

    那是因为军队的伙食好的近乎让每一个士卒都不敢相信,普通百姓一年也未必能够吃的几顿食肉,然而在军中却是天天都有肉吃,管饱管够,还不算在俸禄中,一切开销全部由官府承担。呆在军中虽然日夜不断操练的痛不欲生,每每累的趴下便不想起来,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尽管日日夜夜经历魔鬼般的操练,但在军中也犹若天天过年一般吃好喝足,这是普通士卒百姓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一日,正直新军训一个半月之后,校场上一列列士卒方阵在甲士的带领下不断操练,一个个赤身大汗淋漓。

    就在这时,校场之外出现了一番奇景,各种牲畜的叫声不断。

    放眼望去,好家伙,猪、羊等牲口成群结队而来,纷纷被赶入校场之内。

    而校场训练的士卒对此与起初惊诧好奇相比,现在早已是见怪不怪了,每个人都知道这些拉来的牲口很快会成为口中的美味。

    营帐的大后方很快就出现了猪、羊这些牲口的嚎叫,一大帮伙夫兵笑逐颜开,个个磨刀霍霍宰羊杀猪,剁肉佐料无不忙的不亦乐乎。

    临近午时,操练已经结束,被狠狠操练了一上午的九千多名士卒一个个都是有气无力的躺在原地休息,所有的力气已经被榨干,连说话都觉得够呛。

    不消片刻,午饭的肉香味便悠悠地的在校场上四处飘散,原本一个个有气无力的士卒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犹若回光返照一般。

    刷的一下,横七八竖躺着的士卒纷纷起身,眨眼之间便在各自分区排成了一列列队伍,非常之迅速。

    仅仅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说明这一个月的操练其效果了,再也没有初期一哄而上的景象,别看这样的小细节,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天下列国的军队难以找出来。

    不一会儿,校场上的每一个士卒喜笑颜开的领着自己的一份食物狼吞虎咽,顿顿有肉,顿顿管饱,根本不怕吃不饱,伙食之丰盛光是顿顿有肉便不可思议了。

    训练校场上有一道身影,每一个士卒看去都带着敬畏、感激的目光,那道身影赫然便是他们的国君,也就是卫峥。

    此时正直午饭之际,卫峥同样身在现场与所有人一起吃喝,身为国君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卫峥这种行为对于这些士卒来说无疑是倍感不可思议的。

    一国之君,万金之躯竟然与所有的士卒吃一样的食物,在同一个地方,卫峥可是卫国的国君,在场每一个人的君侯。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天天都是这样,让每一个人明白他们的君侯并非形式主义,而是在用实际行动践行“与子同袍,共赴国难”这句话。

    正因为如此,每一个士卒对卫峥越来越敬畏、激动。跟着这样的君主,又怎可能会吃亏?这是每一个士卒心里的想法,也潜移默化的在无形中围绕着国君凝聚向心力。

    爱兵如子的卫峥可从来没有把这些士卒当作随意差遣的牛马,这些人都是今后自己的绝对力量,是要跟着自己打天下的人,又怎可能会把他们当作奴隶对待。

    “君侯……”就在这时,白起来到了卫峥身边,所谓上行下效,国君亲自带头,在用食这一块已然在新军中形成一股风气,军队职能军制严格分三六九等,但在吃喝这一块却是上下一致。

    抛开一些特殊情况,连国君都跟着普通士卒吃一样的,其他军官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开小灶。

    “看看……”卫峥见白起来到身旁便指了指四周的兵卒,笑道:“一个月了,可感觉将士们有何变化?”

    白起环视一周,一个个士卒们脸上挂着淳朴亦是十分满足,即便日夜**练的死去活来也毫无怨言,所有人的脸上都是这样的表情,并非是刻意表现所能够展现的风貌。

    白起一眼玩去很快又收回视线,说道:“越发壮实了——!”

    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刚刚开始的时候十个里面九个都是骨瘦如柴,只要赤身便能看到身子骨没多少肉,经过这一个月的时间,整个校场营帐再也没有一个排骨身子,取而代之的是结实的肌肉在慢慢的长出来。

    在伙食这一块,卫峥严格下令非特殊时节一律不得搞特殊,就连身为国君的卫峥也不开小灶,上到正规的军官士卒,下到伙夫、马夫都吃一个锅里的饭。

    “不错!”卫峥感慨般的点点头,说道:“壮实了啊!壮实了才有杀敌的力气,我的兵,要如蛮牛一般强壮,似猛虎一般肃啸,战必胜、攻必克。卫之斗士,当为天下攻无不克之骁锐!”

    看着四周的士卒们,白起也在想着,这样天天有食肉吃,管饱管够管足来供养的士兵,在日夜进行魔鬼般的操练,吃饱喝足继续把力量又全部榨干,如此反复不断,军纪严明,三条军令逐渐烙印在骨髓当中。

    不知道这支军队一旦形成战斗力,比之号称天下不可挡的秦之锐士……卫之斗士与秦之锐士,到底孰强孰弱,白起甚至隐隐的有些期待。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