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6章 魏国君臣@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廷后深宫,惠施到来,老魏王已然躺在了床榻上,惠施的到来,老魏王那表情总算有点波动。

    “惠相,要对那弹丸之地的小小卫国,如此……如此俯首示弱,寡人……咽不下这口气——!”老魏王有气无力的说道,毫无中气的言语仍旧无法掩饰那股扑面而来的怨气和怒气。

    “我王呐——!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打不过奈不何就只能忍辱——!”惠施刚一说话便见老魏王的情绪又要提上来了,连忙接着说道:“——却不是苟活,魏国今之耻辱便是要大王如那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励精图治,默默蛰伏来日定报此仇,一血今之庙堂耻辱——!”

    “这仇……魏国,必报之——!”老魏王旋即要起身坐着,内宫侍女见状连忙前去搭手,老魏王坐卧在床榻上之后又问惠施:“这滚刀肉般的卫国新君到底是什么来头?”

    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这穿鞋的却是怕光脚的,且不说天下分魏而卫可存,即便是双双国灭,魏国也是亏大了。不管姜牧的那番言辞是故意夸大还是如何,却也振振有词,有理有据,大争之世,实力说话,天下诸雄历来争锋不断,老魏王一生四处征伐,更是明白所谓“大争之世”这四个字的真意,姜牧的一家之言实在震住了无数人。

    此次大梁第三次被敌军围困,老魏王惊骇之后反而淡然麻木了,物极必反,老魏王反而轻松了。

    “启禀我王——!”惠施说道:“依老臣所知,这卫国新君卫乃是其卫国成侯之孙,传闻流亡在外之际拜入鬼谷一门,乃与秦相张仪为同门师兄弟……”

    提到张仪,老魏王便是止不住的吹胡子瞪眼,怒道:“你别跟寡人提张仪那个混蛋,身为魏人却做损母国而益敌国之事,忽悠寡人割城池十五座于秦国换来曲沃一城,寡人至今耿耿于怀,恨不得把他的舌头也给割喽——!”

    “唉呀大王啊——!您就好生想想该如何应对解围大梁危局之事吧——!尽跟老臣在这里斗嘴,这算什么事啊?唉~~!”惠施的言辞脸色尽是幽怨,拂袖拍手的埋怨道。这些年老魏王到出惹事,他便到处奔走帮着奔走擦屁股,摊上这么个主儿,惠施这些年头也是操碎了心。

    “好好好!刚刚说哪儿了?啊,那公子川是怎么回事?”老魏王看着一脸埋怨的惠施也打住了,这些年尽干些事后后悔的糊涂事,都是惠施帮着擦屁股。糊涂事情虽然干了不少,不过有一点还是不糊涂,魏国庙堂上下能用的人没有了,除了这个惠施仍旧忠心耿耿的侍奉,这样的臣子可不多了。

    这次危机,老魏王心里明白,只能仰赖惠施了。

    惠施便道:“卫侯此人自幼便流亡在外,师承鬼谷二十余年。前些时日入秦之际,得其同门师兄秦相张仪引荐,深得秦王赏识,效仿秦穆公招待晋文公重耳,设豪宴加以款待之,支持其复国,天下侧目。”

    说道这里的惠施不免感慨的补充道:“老臣本以为是徒有虚名,现在看来这公子川,年纪轻轻的确是一位有胆略的有作为年轻国君,老臣并无讥讽大王之意呀~!”

    这最后一句不说还好,一说老魏王顿时不乐意了,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你看,又来了又来了——!怎么寡人听到的都是讥讽啊?哦,那毛头小子是有为的明君寡人就是个昏君?惠施啊~~!你我君臣关系几十年了你要想鼓励寡人就明着说,你别老拐着弯骂寡人!”

    “大王~~~~”

    老魏王也知道耽误之急便不再废话了,于是道:“好好好,别说这些。想个法子该怎么让那小子把大军先退回濮阳城,有什么办法,你说说。”

    惠施无奈的叹息了一会儿,想了想便说道:“大王,这卫国君主派使臣而来,实际上也说明他并非想攻打大梁,正如那使臣姜牧所言,交相恶只会让天下诸侯终得其大利。”

    “既然他不敢打,那寡人为什么要割四百里地给他?”老魏王旋即怒道。

    “大王啊,这卫侯行的就是强盗作为,我大魏国家大业大,他确是一光脚的,无所顾忌,万一来个鱼死网破,于魏是百弊无一利啊。”惠施带着心力憔悴的语气说道,又急又无奈,到了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有看明白来的人就是一流氓地痞的滚刀肉,他敢拼,难道魏国就要傻乎乎的上去逞匹夫之勇?

    “那就这样?四百里地就拱手让人了?”老魏王大手指着垂帘外头,吹胡子瞪眼的盯着惠施说道,“欺人太甚,不管几百里地,先打了再说,寡人要跟他决一死战——!”

    “大王~~!你就别再意气用事以赌国——!”惠施连忙说道:“他卫侯来我庙堂之上大开虎口,老臣亦可出使前往之力理剧争。这邦交之道犹若商贾争利,你来我往,他可漫天要价,我能遍地还钱,几番轮回,妥之,方可成事全矣——!”

    “商贾争利?你就不能打个好比喻吗?”老魏王斜着眼睛瞥向惠施。

    “大王~~~都什么时候了——!”惠施想要哭了。

    “好好,那就依惠相了,此事你全权招办,寡人于大梁静候惠相佳音便是。”

    “老臣这就着手准备出使之事,老臣告辞!”

    ……

    桂陵之地。

    卫峥的大军便陈兵在三十一年前齐魏两国的桂陵之战的交战遗址。

    且说此刻,卫峥率军倾巢而出,几万人马驻扎在桂陵之地一动不动,这宁元可着急的不行,时间一天天过去,始终不战,士气正在衰弱下去。

    可卫峥却是一点也不着急,每天呆在军营大帐内盯着地图看看画画,或一人而棋弈,时间就这么慢慢过去了。

    又是一天过去了,卫峥召集宁元等将领汇聚在大帐,一帮人火急火燎的赶来本本以为要有大动作了,没有想到卫峥却是大摆酒席。

    “报——!”

    就在宁元这帮人吃的食不知味时,一斥候奔入大帐之内单膝跪地,双手持着一竹简:“启禀君侯,大梁消息!”

    卫峥一看当即亲自起身接过竹简,一看之下眼睛一亮,心下立刻有了计较,收起竹简便道:“宁将军听令!”

    “末将在!”

    “即刻起,速整大军,听我命令,不日拔营!”

    “末将遵命!”

    “来人,派斥候通知白将军,令其率军火速回营!”

    一道道新的军令下去,大帐之内的将领先后撤出,一个个都以为要率军兵临大梁城之下,便是兴奋不已。

    卫峥重回座上再次打开竹简一看,看到上边的内容,再一次无言的笑了笑。

    翌日。

    两天前有一小队人马从大梁城早早出发,直至今日便抵达桂陵之地,其中不但有姜牧,还有魏相惠施也在队伍序列之中,这队人马一路畅行无阻的进入了桂陵之地。

    “惠相这边请,军营大帐便在前方,我家君侯已经等候多时了!”此时此刻,大军驻扎地,姜牧一脸有说有笑的为惠相引路,此次出使魏国大功告成,姜牧深知立功,也是喜不自胜。

    眼看着军帐就在眼前,惠施心里也好奇卫国的这个年轻君主,那号称一言可复国、存国的鬼谷传人卫峥到底长什么模样。

    两边侍卫掀开大帐,满脸笑容的姜牧摆出请的手势,两人双双而入。

    大帐之内,正前方的座上,一个背影正对着两人,惠施望去,对方始终头也不回的注视着后边挂着的大地图。

    姜牧当即行礼说道:“臣姜牧,拜见君侯!”

    凝视地图的卫峥悠然一转身,相貌入惠施眼里,后者当即瞪得滚圆,微张着嘴巴有些发呆。

    惟见卫峥小挥手示意姜牧免礼,便面向惠施双手拱礼,朗笑而走来:“数日一别,今日再会,惠子可别来无恙啊!”

    “惠子请上坐!”卫峥看着仿佛凝固了的惠施,笑容不减的说道。

    惠施略有木讷的入座,姜牧微微拘礼便识趣的退下,而卫峥再次回到上座,一语不发的看着惠施。

    “唉——!”许久,惠施无奈的摇头长叹,“是外臣眼拙了,雀阁一番妄言,还望卫侯恕罪!”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