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3章 魏王震骇@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翌日五更之际,卫峥的数万大军纷纷拔营启程,五万大军直奔桂陵之地,桂陵成空虚一片,举手间便可破城。

    三十一年前齐国和魏国的军队就在这里血战了一场,从邯郸赶制的魏军疲于奔命,最终大败,赫然便是历史上极富盛名的围魏救赵的桂陵之战。

    这一次卫峥选择故伎重演,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同一个路数,恐怕就算再淡定的人不被吓死也要气的发疯吧。

    五万大军开拨之际,白起率领着的这支军队是大军中最精锐的三千甲士,全部轻装上阵,直奔襄陵城所在的方向,白起谨记着给他的任务,很明确便是采取以战养战的机动作战策略,以骚扰魏军后勤粮草辎重为主,同时也加上了一句酌办,酌情变化,给予白起自由发挥。

    白起也非常人,接到这样一个特殊的任务很快就明白了卫峥的用意,回想起了入卫之行时,卫峥所说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这句话,此次行动的精髓便在此处,便是要借力打力,楚军大败魏国军队于卫国同样有利。

    自己这三千兵马在后面专门给猝不及防的魏国后勤搞事情,白起更是明白了以战养战能够将这三千人马的战斗力最大化,毕竟没有大后方的后勤供给,那意味着粮食只能从魏国后勤那里夺取才能填饱肚子,那这三千人马还不得拼命。

    “对于这些并不算是精锐的所谓精锐,唯有置之死地才能把他们的战斗力激发出来。兄长的用兵之道,初次便显现出如此老辣,不愧是鬼谷传人!”此时此刻,思考中的白起已然站在了济水北岸,三千人马正在进行有序的渡河。

    度过济水,再奔袭数十里第就能抵达大梁至襄陵城的必经中道之地。

    帝丘城(濮阳)在中原腹地的东北面,大梁城在西南面,而襄陵城则是在东南面,三座大城互成三角之势,大梁至襄陵城的距离比之帝丘城至大梁城稍远了那么二三十里地。

    此时此刻,魏国仓促调动的军队正与楚国在襄陵城大打出手,白起又在后勤线上折腾,唯一能够回援大梁的军队必然被楚军灭于襄陵城。

    要是敢调动西境为数不多的军队回援,虎视眈眈的秦国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狠狠的咬块肉。

    ……

    魏国,大梁城,魏宫廷。

    此时此刻,已经是卫峥率领大军从帝丘出发后的第二日,目前军队正直奔桂陵之地,估计已经到达目的地了,甚至已经拿下了桂陵城了。

    魏宫廷内,熬死了秦国秦献公、秦孝公两代国君的魏惠王至今还在位,可以说是历史上在位时间相当长寿的国君之一。

    此刻,宫廷近侍的婢女们正在为老魏王着冠礼,廷外朝堂大殿,魏国群臣已经全部到齐,就等着老魏王前来上早朝。

    魏惠王自从继承老爹魏武侯的基业后,从原本的雄心壮志,到现在的迟暮之年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雄心,现在的魏国四处挨打,魏惠王在位数十年亲眼看着鼎盛的魏国在自己手中逐渐衰落,沦落到从继位之初看谁不顺眼就揍谁,到了今天谁要来揍你的地步。

    每每想到这不堪回首的过去,老魏王除了长叹和悔恨却是无以言表。

    “拜见我王——!”

    老魏王抵达殿前坐于王座之上,魏廷的君臣便躬身而拱手齐声。

    “免了吧!”头戴一席平顶珠帘冠的老魏王挥了挥手,“寡人听说东面那小小的卫国竟是不自量力的想要伐我大魏?早知有今朝,当初就应该灭了他,而不是立什么子男劲!”

    显然,卫峥率数万大军奔袭而来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

    王座之上的老魏王斜坐着身体,侧脸的余光瞥向下方的群臣,这句话看似平淡每一个臣子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怒火,连东面的卫国都敢跳出来要伐魏,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启禀我王,小小卫国一度向我大魏称臣纳贡,今日不过是得秦威势狐假虎威,竟敢如此嚣张,待襄陵之危一解便兴兵灭之!否则天下人便以为我大魏人人可欺,是可忍孰不可忍!”立马有一位臣子走出来愤慨的说道。

    一时间除了魏相国惠施之外,朝堂之上不少的大臣纷纷附和,一个个义愤填膺。

    魏国虽然西被秦国打,南被楚国打,东被齐国打,这些国家都是天下诸雄,也就算了,但连一个小小的卫国,曾经的附庸之国都敢跳出来,这就不能忍了。

    魏国即便大不如前,但俗话云猛虎垂危犹有余威,小小卫国都敢来犯,这已经是涉及到颜面的问题了,若不有所为,传出去了岂不是让整个天下耻笑,老魏王恰恰十个爱面子顾忌名声的国君。

    “启禀我王!”这个时候沉默的惠施拱手说道,王座上的老魏王便看向了惠施,他心里也知道,庞涓、公子昂等人先后离去,魏国庙堂如今能用的人不多了,惠施便是其中仅有的一个有才华又忠心耿耿的臣子。

    “报——!”

    “报——!”

    “报——!”

    就在惠施正欲开口之时,从大殿之外狂奔而来的斥候连续三声急报,一时间没有稳住身子直接在殿前中原扑倒在地,这一幕惹得所有人一惊。

    本欲开口的惠施咽下了话,老魏王一看当即抢先问道:“襄陵急报——?怎么样了?”

    累的不轻的斥候连连摇头,艰难的咽了一口气才说道:“启…启禀王上——,卫国集结近十万大军陈兵于桂陵之地,大梁告急——!”

    “什么?”老魏王一听十万大军陈兵桂陵,遥望大梁,都城告急。当即面色勃然巨变,吓得的身子骨本能的后退,后背紧紧的贴着王座,惊骇的双目瞪的快要凸出来,死死地盯着斥候整个人如同懵了一般,止不住的失态。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无不骇然失色,那些个刚刚还是一脸愤慨群臣纷纷扬言要伐卫灭其国,现在一个个瞬间哑火,亦是勃然色变。

    “大胆——!”庙堂之上惊骇的浪潮中最先反应过来惠施厉声呵斥道:“小小卫国不过是濮阳、灵丘等地,国不过一百五十里地,民不过三十五万口,何来十万大军之说?你这是谎报军情!该当死罪——!”

    惠施的厉声呵斥惊醒了不少人,就连惊骇的老魏王也被惊醒了,老魏王实在被吓懵了,几十年前亲身经历了齐国大军两次围攻大梁城的遭遇,犹若被蛇咬过的农夫一样,对此比谁都敏感。

    一听十万大军威胁大梁,如此一把年纪没有被吓昏了过去已经是个奇迹。

    斥候吓了一跳,却是说道:“小人不敢,卫国大军已临至桂陵地,城已破!连续两天一夜不断有大军入城桂陵,全部打着卫国旗号,至少十万兵!”

    “报——!”

    就在这时,魏廷之上的每一个人听到这个词无不心惊肉跳,刚刚被吓的不轻已经回过神来的老魏王眼皮止不住的抽搐。

    “襄陵急报——!”噗通一下,又一个斥候满头大汗的跪在大殿中央:“大王,襄陵告急,我军运往襄陵的粮草辎重于中道被截,八成以上被烧毁截获,劫持者的旗号是卫国——!”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老魏王狼狈不堪的从王座上踉跄的爬起来,一个不小心便摔倒在地,殿前的一众大臣惊骇色变,魏太子连忙搀扶老魏王,老魏王却是全然不顾身份,颤声而嚎叫:“魏国危矣——!何以存国——?”

    “父王——!”

    朝堂之上,群臣中除了惠施,无不纷纷起身匍匐跪在在地,大气不敢喘一声。

    大军粮草辎重,中道被截,断然不可能是楚国军队深入腹地打着卫国的旗号,事出无因也完全没有道理,也不可能是齐国的军队,除了那个几经被天下忽视的卫国,现在陈兵桂陵地而遥望大梁城的卫国,再无他人。

    现在,终于相信这消息不是谎报了。

    襄陵大战本就是仓促迎敌,又无庞涓这等大将,面对南方磨刀霍霍的楚国大军本就胜券难料,现在卫人从中间来了个釜底抽薪,襄陵必败,连唯一能够驰援大梁的军队也要被楚军歼灭,西面的军队要防守秦国,即便抽调也来不及,远水救不了近火。

    桂陵之地又有卫国大军遥望大梁,虎视眈眈。

    一时间发现,魏国竟是无兵可迎敌!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何以拒敌耳?

    老魏王忽然发现魏国竟是到了真正生死存亡的时刻了,亡国之危近在眼前!

    “启禀大王——!”这时又一道声音响起:“大王,卫国使臣求见!”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