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2章 兵屯桂陵@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战争动员第十日,帝丘城下南城大门之外,已然集兵四万七千有余。这近五万兵卒当中,整整披盔戴甲的甲士不过万,其余都是壮丁百姓,几万人的穿着不一。

    虽然如此,但在战国乱世,全民皆兵的时代,各国都是民风彪悍,拿根棍子就有战斗力,凡是男丁基本上没有不上过战场的人,集结起来由军统帅便可上战场杀敌。

    “此战:胜,则强国——!败,则国灭——!战火为何而燃?大争之世,吾辈心中有所求!”城临上,一身甲胄的卫峥俯瞰城下,此时此刻,大风呼啸,战旗随风涌动,近五万兵卒尽皆一语不发,下方大军方阵之前,以大司马宁元大将军为首,白起亦是在侧,纷纷策马而望向城楼之上,数万道目光遥望帝丘城楼。

    城楼之上身披戎装的卫峥再次大声道:“凡参战者;一人得百亩良田;凡斩敌甲士一首级(军官),得百顷良田(古衡量制);凡战死者,免其户税;战后有功者莫不拜将听封,论功行赏——!”

    “卫风——!”

    数万人齐声一吼,震耳欲聋。大将军宁元感受着数万将士的士气陡然拔高,感触深刻。

    置之死地而后生,举国上下都知道这一战是决定命运的一战,可谓气势如虹,仅此一番便对卫峥领军毫无怨言。

    宁元心中不免一叹,兵谋之道,确是不及鬼谷门徒矣!

    不过紧随而至的是振奋,有这么一个会伐兵谋略的主子亲率大军,面对强敌之国也是信心大增,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心里也被这股士气所影响着。

    城楼之上,卫峥一挥披肩的红色战袍,右手握住了腰侧的剑,缓缓出鞘。

    剑锋顷刻间遥指前方,无任何言语,只此一个动作屹立于城楼之上。

    策马而立的大将军宁元目看着城楼上的卫峥,剑之所指便是信号所至,宁元当即转身,白起等将领亦是策马转身,司马大将军顿时扯开了喉咙:“三军听令。出发——!”

    鼓手见状瞬即鸣鼓!

    咚咚咚——!

    兵临城下,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开拨而行,顷刻间激起漫天尘土。

    城楼之上的卫峥收剑入鞘,转身下城,不消片刻,一队人马从南城大门奔袭而出,直追大军而去,策马而行者为首的赫然便是卫峥。

    这是一场决定命运的战争,是卫峥重生战国以来的首次大动作,此战,更是标志着沉浸五百多年来的卫国正式加入天下大争的行列中来。

    直到后世史学家翻出这一页历史,无不为他强大的魄力、洞悉力和果断所折服。

    ……

    卫峥率领着卫国数万大军从帝丘(濮阳)城星夜兼程朝着西南方向直扑而去,第二天清晨便抵达了河水(黄河)以南的濮水一带。

    从帝丘城赶制濮水,近两日路程赶了快一百五十里地,大军也有些疲惫了。

    军营大帐内,亲自挂帅出征的卫峥召集了白起、宁元等一众随军出征的卫国将领进行第一次商议。

    大将军宁元当即跳出来说道:“君侯,为何大军不渡河(黄河)向西北朝歌、殷墟等地进军?怎么反而南下濮水之地?”

    这行军两日期间,一路上宁元既是急不可耐,又是欲语不得。不是说好的要收复失地吗?朝歌、虚、黎、殷墟等地那是在濮阳城(帝丘城)的西北方向,还要度过河水(黄河)的啊。

    卫峥这番命令大军直扑濮水的举动实在让宁元搞的丈二摸不着头脑,这岂不是南辕北辙吗?行军打仗可不是儿戏,现在终于召开军前议会,宁元便忍不住跳出来了。

    座上的卫峥便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朝歌、虚、刚、黎、殷墟等地虽然无魏重兵把守,或可轻易取城。然攻城乃兵谋之道下下策,硬攻要夺下来固然可以但也免不了一番伤亡,这里是我卫国上下全部的家底儿了啊将军,能不消耗尽量不必要消耗。”

    “末将不解!”宁元又说道,心想着打仗哪能没有伤亡的道理,等收复失地,这些损失也是可以弥补的啊。

    “兵者,诡道也——!”卫峥神秘呼呼的说道,瞬即起身看向身后的大地图,遥指地图上的帝丘城(濮阳城)和魏都城大梁,两者不过四百多里左右的相隔距离,大梁城便在帝丘城的西南方,中间有濮水和济水。

    卫峥头也不回的盯着地图说道:“宁将军可还记得昔日魏伐赵国而使齐驰援之的两次围魏救赵韩之战?可还记得三十一年前,齐魏两国于此地爆发的一次旷世大战么?”

    说罢,卫峥的手指着濮水以西不足百里之遥的桂陵之地。

    “围魏救赵的桂陵之战?”大帐中的白起看到卫峥指着的桂陵之地,心中默念。片刻,陡然间两眼迸发精光,举目凝视着卫峥的背影,白起似乎已经想到了兄长的战略意图了,顿时有些兴奋难耐。

    “君侯的意思是……”宁元迟疑的看着地图上的桂陵之地犹豫不决。

    只见卫峥陡然转身环视一众将领,尤其是白起,卫峥咧嘴一笑,言简意赅的说道:“围大梁城!”

    “什么?”宁元大吃一惊。

    君侯这是疯了吗?我们是要去收复失地啊!竟是要直扑大梁?前面才说攻城为下下策,这就要围攻大梁???

    惟闻卫峥朗声而道:“此役,伐交为主伐兵辅之,不战而屈人之兵为上上策。此番我欲故伎重演孙膑围魏救赵之计,陈兵于桂陵,遥望大梁,今日休整,五更之际启程直扑桂陵之地,务必以雷霆手段夺下桂陵城。”

    卫峥当即下令道:“宁将军,待我大军抵达桂陵之地,破城之际,全城戒备,只可进不可出,我大军进驻亦不可扰民烧杀虏虐之,如若有人触犯军规,立斩不赦。接下来将军便派遣一队人马反复出入桂陵,非但不要掩饰,更要大张旗鼓,本侯要的便是让魏王知道我军至少十万之众扎堆兵屯于桂陵之地,遥望他大梁都城!”

    “此为第一步。”卫峥说着竖起两个手指,“其二,白起听令——!”

    白起当即出列:“末将在——!”

    “大军五更开拨之际,由你亲率三千精锐全部轻装上阵脱离主力部队,越过濮水、济水。此番魏楚两国正在南下六百里外的襄陵城大打出手,双方交战正酣,魏国主力基本在襄陵仓促迎敌,大梁城一片空虚,若是得知我大军屯兵桂陵地而威胁大梁,以那老魏王的性格,必然仓皇命主力弃襄陵城回援大梁。”

    说道这里,卫峥看向白起补充道:“你的任务便是先发制人,在大梁被围的消息传至襄陵战场之前,于中道夺其襄陵魏军所需粮草辎重,专门给魏军添堵,你这三千人马轻装上阵,无粮草供给所以要采取以战养战的策略,没了粮草找魏国人要,能拿走就拿走,带不走的一把火烧掉,切记不可与魏军硬拼,打不过就跑,打的过就往死里打!不过战场瞬息万变,亦可酌办!”

    “嘿嘿,没了粮草,襄陵城必破,魏军主力必然被楚军歼灭,西面要防秦国的军队,大梁无兵可守,我大军‘十数万’陈兵桂陵之地遥望大梁城,他老魏王定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卫峥嘿嘿笑道,心想着消息要是传回大梁城,老魏王怕是要吓破了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以前孙膑两次围攻大梁分别解了赵国和韩国的灭国危局,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两次大战魏国全部大败,魏武卒打了精光,魏国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老魏王对此恐怕比谁都印象深刻,这次要是得知又有人来围攻大梁,不知道会不会被吓昏了过去。

    “末将领命——!”白起按捺心中的激动,领兵打仗是他最大的梦想,一上来便给让他独自领一军,这不仅是一份莫大的信任,更是一份重担,无论如何都要打好这一战,白起领命便即刻撤出大帐去着手准备。

    白起独自领兵负责襄陵一块的事情,卫峥很是放心,尽管是第一次领兵,但有些人天生就是为战而生,卫峥也敢放手予以最大的信任,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领兵,一来就是玩这么大,在刀尖上跳舞,予以赌国之举。

    “最后一步嘛……”卫峥笑了笑,惟闻其声:“出使大梁城,找老魏王要地!”

    伐交为主,伐兵辅之,以大军陈兵桂陵地而遥望大梁城,携以威势而威逼恐吓,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收复失地,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战果便是卫峥这一次征伐的核心策略。

    ……

    (ps:古代度量衡与现代差别巨大,莫被先入为主所迷惑~~~)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