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6章 人生如戏@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恭贺君侯——!”“卫国大幸——!”

    朝堂之上,满朝文武无不齐声喝彩,卫峥环视一众朝臣,孙氏、石氏、宁世、北宫氏、南氏,除却姜牧和白起这两人,基本上都是世卿贵族把持朝政。

    想要在如此势单力孤仅靠狐假虎威彻底掌控这个国家,作为一个国君,尤其是卫国的国君,对于卫峥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艰巨挑战,集权行动也是刻不容缓的大事,靠借势总归不靠谱,靠得住一时,靠不住一世啊。

    卫峥很快收起心中的思绪,群臣也先后静声。

    只见他便带着平缓语气环视一众朝堂上的世卿大臣,开始飙戏了,便是说道:“卫国自康叔祖建国以来已有七百余载,虽今之卫国已然国小势弱,然春秋之际直至天下战国以来,诸侯三百六十于国如今去之三百五六,即便强大如晋国亦是泯然于世间,唯我卫国虽国微势弱却存留至今,何也——?”

    一众朝臣交头接耳,却不敢妄言回答,卫峥这匪夷所思的一问没有臣子一人发言回答,他倒也不在意,大殿之内惟闻他的声音响彻,于是又说道,托着长长的尾音:“卫国——!之所以能在七百余载风云变幻之际国不灭而仍屹立不移,概因为卫国的世卿之族屡次挽救政局于危难之中,又可于邦交上纵横捭阖(bǎi,hé),使卫国能够周旋于诸侯之林,得以存国至今。”

    “功劳在诸位啊——!”卫峥忽然前倾着身体环视众人而咧嘴一笑,又道:“列位为卫国殚精竭虑,劳苦功高。此次窃国者劲得以喋血,全仰赖石宁孙三卿之雷霆手段,得以迅速稳固朝政,擒贼有功!护国有功!有功者,当赏——!”

    朝堂大殿之上惟闻卫峥的声音响彻,群臣闻此言又是彼此低语,下方的孙石宁三大世卿之首有些搞不明白卫峥到底要做什么,掌管国政的第一权臣左司徒孙谷当即出列俯礼一躬而道:“臣等确是无能,以至于姬劲窃国,君侯此言,臣等受之有愧,诚惶诚恐,望君侯收回成命——!”

    “孙卿何出此言,功便是功,过便是过,有道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论功行赏,方能四方皆服耳——!”卫峥罢手,不苟言笑,“这赏姑且置后,先来说说罚的问题!”

    此话一出,不少人心中微跳,尤其是三卿,目光深处微闪。朝堂之上不少人以为卫峥要惩戒三卿,却不料并非如此。

    只见卫峥笑眯眯的神情立即肃然,道:“姬劲窃国,罪不可赦,凡涉嫌重罪者立斩无赦。本该夷灭其族子男氏,但念及同为宗族公亲血脉之源,夷族就免了,但活罪难脱,剥夺子男氏一族所有食邑,尽皆贬为庶民,以儆效尤——!”

    卫建国七百余载,国之至今,世卿贵族犹若如蛆附骨寄生在卫国上下,卫峥纵然是恨不得立即除掉却也知道现在不适时宜,刚刚即位君主,在卫国毫无根基可言,虽有秦国威势又名正言顺,这些世卿贵胄们不敢动。

    但若逼急了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狗急了也会跳墙,何况是人。

    说白了便是卫峥手头里没有一支军队,不然何以如此费尽心思跟他们演戏周旋。

    子男劲一喋血,原本得志的一批人成为人人喊打的阶下囚,而卫峥此言一出,朝堂之上的一众臣子顿时又齐声道:“君侯英明——!”

    宦场如海,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帮人活了一大帮岁数,一个个都是人精,若是一般人和一群这样的人周旋,还真不一定讨得了什么好处。但卫峥是个例外,看着一众朝臣,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师尊的声音在耳边悠悠回荡,“捭阖之术,静心为首,则可纵横披靡。”

    只见卫峥那一脸严肃的面容忽然又是咧嘴一笑,神情变换收放自如,简直是影帝中的影帝,便道:“接下来便是赏!姜牧何在——?”

    “禀君侯,臣在!”朝堂之上,商人出身的姜牧摇身一变已经入朝为官,出席座位而站在中央俯首道。

    “姜牧护送本侯归国有功,本侯拜其为卿,位列亚卿,赏食邑千户。”卫峥说完,朝下顿时议论纷纷,一上来就位列亚卿的爵位,食邑千户在卫国来说已经不小了。

    就爵位而言,已经是仅次于三卿了。好在卫峥并未给予实权,位列朝堂的一众大臣也无一人出言反对,尤其是三卿。

    “正好子男氏的封地便归于姜卿。”卫峥笑道。

    “臣叩谢君上!”姜牧强忍着激动拜首说道。君无戏言,从此就是贵族了,是卫国名正言顺的合法贵族了,姜牧怎能不激动。

    众人的表情尽入卫峥眼帘,于是又笑道:“孙、宁、石三卿皆有护国除贼之功,当封赏,三卿各加食邑三千户。”

    此话一出,整个朝堂上的人一众诡异的表情,却是不敢说,孙宁石三卿心中亦是疑惑不解,唯一的子男氏封地被姜牧领了不少,现在的卫国就那么点大地盘,赏赐的封地从何而来?

    “然今之卫国,本侯确是拿不出封地食邑来赏赐功臣,该当如何?”卫峥说道:“地图——!”

    只见两名宫侍便抬来一幅硕大的地图,孙谷等人不知道这君侯要搞什么把戏,只见卫峥从座上下来,走到地图前在看向一众朝臣说道:“没有土地怎么办?”

    “那就收复失地!”卫峥看着众人言简意赅的说道

    此话一出顷刻间满堂皆惊,在座的一众臣子惊愕不已,就连孙宁石三卿都吃惊不已,再也无法淡定。

    “君上是想要……伐魏?”孙谷带着试探性的语气问道,失地都是被魏国夺去了,收复失地不就等于伐魏?

    “不然?难道城池会自己回来?”卫峥却是如此说道。

    “君侯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当即就有一个臣子跑出来惊骇的大喊道:“卫国兵微而国弱,带甲不过万。兴兵伐魏,必然触怒魏国,今之魏国虽衰败,然猛虎垂危尚有余威,万万不是卫国能够抗衡的。伐魏,则国必危矣——!”

    说罢,这名臣子当即匍匐在地,苦苦劝道:“君侯三思啊——!”

    “君侯三思——!”

    片刻,又有数名臣子纷纷出来而匍匐在地,尽摆着一副死谏的样子也要阻止,卫峥看着这几个几个臣子,心道要不是现在还需要你们这帮世卿贵族何须在这里跟你们费力唱吆喝?

    环视着众人,卫峥洪亮的声音响彻大殿,一番威势鲜有人能及,激越的说道:“天下战国,大争之世。不争,何以存国?不战,何以保国?啊——?”

    见无人以对,不怒自威而道:“周——!兼天下而立七十一国,众星拱月而护周室,自先祖康叔分封于卫地而建国,春秋之际,武公励精图治,有争心故使卫国成为天下诸侯首领之其一。然则今之卫国正是因为不战——!不争——!致使国土沦丧,国不将国,往昔割地以求和,今朝自贬以苟存……”

    “卫国——!”卫峥托着长长的余音道出这两个字,响彻在整个庙堂大殿之上,并环视着众人而道:“……已经无地可割让——!也无号可自贬——!天赐良机近在眼前,再不争,国必亡矣——!”

    此时此刻的卫峥犹若一末代国君一般,卫庙堂大殿之上惟闻他的咆哮般的哀鸣声,面向一众朝臣逐个的指了一遍,神色间满带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寂寥的离去。

    “散朝——!”

    卫峥一走,宫侍的声音紧随而至的响彻大殿,国君一走,朝堂之上顿时嘈杂讨论,匍匐在地的几个“死谏”臣子也站了起来,却是不该如何是好。

    强国,有谁不想?卫国越强领土越大,世卿贵族的封地也越大,卫国公族与世卿一族利益是绑在一起的,谁不想卫国是天下大国、强国,如那七雄一般?

    朝已散,庙堂大殿之上的臣子各怀心思,开始陆续有人离去,宁元却是走到了孙谷旁边,当前卫国权倾朝野的三卿走在了一起,司马大将军宁元带着疑惑又焦虑的说道:“左司徒,君侯即便要伐国也不能言于庙堂大殿之上啊。”

    “司马将军多虑矣,伐魏?说出去天下人未必信,卫国之力何以伐魏?”石昊反问一句,宁元顿时哑然,前者又迟疑的看向孙谷问道:“君上这是……”

    “君侯说,天赐良机是何意?”孙谷忽然打断对方的话,问道,三卿顿时各自对视,面面相觑,孙谷忽然悠悠然的说道:“君侯此举,颇有深意啊——!”

    难道君侯真的有办法从魏国手中虎口夺食而安然无恙?三人都看出了彼此的隐晦之意,孙谷抚须微眯着眼睛,一副老来成精的样子,慢悠悠的说道:“君侯虽年轻却有武公之志,更有强国之心,国之大幸也!走,我等前去求见君侯解惑如何伐魏拓土!”

    此时此刻,宫廷深处的卫峥早就一改殿前的模样,桌上摆着一席美食,吃好喝好啥也不急,闲来无事还逗弄了一番名唤玖儿的侍女,惹得玖儿绯红羞涩,少女初成,样貌不及祸国殃民的程度,却也长得水灵清纯。

    孙谷不愧是宦海的权臣,此刻的卫峥正悠悠的等着来人求见,已然被他料到。玖儿为卫峥酌酒一杯再饮而尽,惬意的回想着大殿之前的一番表演。

    秋风萧萧,有情渲染,情感表露,感真之至,卫峥都忍不住为自己点个赞,这份演技若是换到后世,绝对能拿奥斯卡影帝。

    立于大争之世,游弋于庙堂之上,没点演技根本就混不下去。

    大殿之前演的这一码末代国君咆哮的哀鸣戏份,其目的主要是为了给那孙宁石等世卿贵族看的。

    毕竟卫国亡了,卫国的贵族也丧失封地沦为庶民,投诚或可苟存,却再也没有了权力,对于他们来说亦是一荣俱荣,现在的卫国的确已经没有地可以割的了,若割地便是割他们的封地,若卫国亡了那依附卫国而存的世卿贵族们不亡命却也要亡了富贵,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卫峥若是真能开疆拓土,壮大卫国,那么世卿贵族们同样能够因此获得利益。

    这么卖力的表演,无非就是一个利字一马当先,藉此维系在一起。

    卫峥此番卯足劲了的演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刚刚执掌卫国,而世卿贵族寄生在卫国上下,不依靠他们根本就是寸步难行,这道坎过也得过,不过也得过,还得对这根弦的把握张弛有度,这样的局面,非常人不可驾驭,非雄主不可破局。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