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4章 古剑饮血@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怎么回事?”卫峥遥看城门大开,一大批人汇集在城门之外,衣着打扮不是庶民,而是世卿世禄的贵族或卫国群臣,白起见此状况,一手已经握住了蚩尤古剑,警惕之心越来越高,策马紧跟在卫峥身旁而一语不发。

    “禀少主,方才我方探子已经回报,帝丘都城内的世族贵族已经反了。”姜牧闻言拱手道。

    “反了——?”卫峥闻声看向姜牧,拧着眉梢。

    “禀少主,是反了伪侯子男劲,十数日前孙氏、宁氏、石氏三大老世族合谋宫廷政变,抓捕了伪侯,而今伪侯被软禁在帝丘宫廷,孙、宁、石三大老世族合力掌国至今。城外之人便是三大卿族为首的卫国贵胄及其群臣得知少主回国拨乱反正,便出来恭迎。”姜牧连忙仔细的解释道。

    此言一出,白起眼眸微凝而转头看向了卫峥而沉默不语,后者闻言若有所思的说道:“孙氏、宁氏这一手倒是玩的轻车熟路了,先朝孙、宁两族便废了先君庄公、出公,现在又废了子男劲献于我……”说罢,卫峥回头看向姜牧,低声笑眯眯的补充道:“这是在向我示威吗?姜卿以为,我若惹他们不快,以后是不是也要把我废了啊?”、

    “这……”姜牧一听不禁背后发凉,不知该如何作答,一时不知卫峥说给自己听是何用意?商人出生的姜牧脑子也灵光,很快便知道了其用意,继而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从卫峥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起,等于自己脑袋上悬了一把利剑。

    少主对于那群世卿贵族的敌意毫不掩饰啊,偏偏又毫不犹豫的告诉自己,自己也要成为卿大夫。

    这是意欲何为啊?

    这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卫峥毫不犹豫的对己展示出非常敌意那些世卿贵族,这才是姜牧惧怕的,卫峥这句话是隐晦的敲打自己最好不要跟他们走的太近,否则脑袋上的剑是会落下来的。

    是会掉脑袋的!

    难道,少主准备要整肃卫国朝野?想到这里的姜牧心下一惊,两腿一凉。心中已然有了断定,那便是绝不能和那些世卿世俸的贵族走的太近,以免殃及池鱼。

    只见卫峥悠然一笑,挥了挥手示意退下,姜牧如临大赦一般。

    “兄长,这孙、宁、石三卿之族不除,必成祸害。”白起策马近身卫峥,看着帝丘城临之下的人群,低声说着只有两人听得见的细语。

    “不急。”卫峥目视着前方低声说道:“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姜牧亦或可信任之,其余人皆不可信。”

    “这些毒瘤依附在卫国上下,是如蛆附骨的蛀虫,除肯定是要除的,即便没有宫变此事,这些卿族贵胄也是未来阻碍我变法图强的绝对绊脚石,但整肃朝野不是现在。”卫峥补充说道:“时下我有秦国的威势,他们不敢贸然行动,在我掌握军队之前亦不可动他们。起弟,我虽可以操练新军,但却无从分心,所以你很快便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操练一支精锐之师,规模不能太大,否则会遭到猜忌,五千余人规模即可,每一个士卒都必须要是精锐中的精锐,我要的是一千可拒万敌之师,更胜魏武卒之精锐。至于这些蛀虫,仍可为我所用。”

    “兄长放心,新军操练交给白起便是。”白起信心十足的说道。

    “其余之事你不用操心,今后只管操练新军即可,军需等消耗物资我会找姜牧配合你。”卫峥小声回应嘱咐道。

    姜牧可是个巨富,先找他帮忙借点钱,维持几千人规模的军队半年消耗还是不成问题的。等以雷霆手段将孙、宁、石为首的大世族给铲除,再补偿姜牧。

    只有先把整个卫国从上到下牢牢掌控在手中才能变法图强。

    欲图强,先集权——!

    “新军之事你我回头再详细议论。”卫峥说道,两人结束私语,继而便把注意力集中在城下的卫国世卿贵胄身上。卫国自庄公后便沦为世族贵胄实际执政的国家,经常出现内部争权夺利,君位继位更是斗争不断,光是被逐出国的就有卫惠公、献公、殇公、出公、庄公。

    更可笑的是庄公和出公本是父子,竟然也发生君位争夺,一个出国,一个入国,卫峥一想到这个便宜先祖那些不堪回首的事迹,这样的卫国不衰败简直没天理,到了秦始皇一统天下还能存留世界更是有违天理,估摸着也是秦始王体恤卫人帮助秦国太多,反正仅存濮阳一隅,于始皇帝而言不过是只蚂蚁罢了。

    队伍终于驾临城下,卫峥可以说首次以公族嫡系返回卫国,那些个世族贵胄根本就不认识,姜牧见状机灵的当即大吼:“少主公子川驾到——!”

    白起闻言策马稍稍减缓速度,却仍旧紧跟在后面,卫峥便在最前面,即便不认识者也可以断定谁到底是公子川了。

    卫峥一马当先,白起紧随而至,此时此刻,城外聚集了近两千多人。

    卫国的公室宗族之人看到卫峥腰间佩戴的公族信物,知道公子川是卫国公族嫡系后嗣不假了,不消片刻,几个世族贵胄掌权者齐头并进,无一不注视着策马而来的卫峥。

    “老臣孙谷恭迎少主归国还都——!”

    “老臣姬无申恭迎少主归国还都——!”

    “臣宁元恭迎少主归国还都——!”

    “臣石昊恭迎少主归国还都——!”

    “臣等恭迎少主归国还都——!”

    马背上的卫峥看着眼前一片卫国臣子弓腰俯首拜礼,心中却是在冷笑,里面有几个是真心恭迎的?

    卫峥许久不语,让一众卫国臣子有些不知所然,忍不住彼此视线交流。卫峥未曾开口,就连孙谷、宁元也没有说话。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公子川如今以君临之势驾临卫国,虽是一人之身,却是有秦国撑腰,势不可挡。

    当今天下,谁人不惧强秦耳?

    卫峥顿时下马,忽然笑意浓浓的快速走来,连忙亲自把孙谷、宁元几个“重臣”搀扶起来,口是心非的说道:“列位快快免礼,伪侯当道,卫国不乱,确是诸位忠臣的功劳矣——!”

    一众卫国群臣纷纷正直了身体,开始细微打量卫峥,见后者一脸笑容,众人无不惊叹其年轻,此时的卫峥对着几位年事较高的老臣嘘寒问暖,大有一番群臣和睦的即视感。

    传闻一言可复国之人,长相倒是俊朗至极,言语举止得体,虽年轻却大有一国之君的风度,一时间反而看不透卫峥到底是怎样的人了。

    卫国当下第一权臣孙谷拜礼,说道:“少主此言老臣深感惶恐,今少主归国还都,拨乱反正,复卫国社稷,国之大幸呐——!”

    宁元上前一拜,说道:“少主,窃国者伪侯子男劲畏罪欲潜逃离,确是被臣等竭力擒获,伪侯亲信子男氏等一族爪牙也已尽数擒获。”

    石昊也紧随而至上千一拜,说道:“少主今日归国还都,臣等已把伪侯押送城外听君发落——!”

    “哦?”卫峥假露惊讶之色,便是说道:“三卿不愧是卫国忠臣,国之肱骨,列位朝臣为卫国殚精竭虑,国之幸也,善哉——!”

    “子男劲何在?”卫峥忽然说道,语气陡然拔高,面色转而一冷。

    只见一众朝臣及其身后之人顿时一分为二,中间出现一条畅道,末端有一囚车,囚车之上,有一人被绑在木桩之上,此刻精气神全无。

    那便是平侯子男劲了。

    卫峥一语不发的朝前走去,白起尾随在后,姜牧以及一众朝臣纷纷跟随在后,分开的路瞬即被一众群臣占据而合,紧跟在卫峥身后尽皆一语不发。

    平侯子男劲似乎有所感,无力的抬起了头颅,凌乱的黑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尚有半只眼睛能够看到外界的景象,此时此刻囚车内的子男劲奄奄一息。

    “你……”子男劲欲说话,却是力气无几。

    卫峥漠然的凝视他,就是这个人杀了自己的父母?虽为后世来人,但终归是自己的再生父母,重生了,便继承了这个身体的一切,特包括杀父之仇。

    铮——!

    卫峥忽然转身抽出了紧随身边的白起手上的蚩尤古剑,寒芒乍泄,杀器凛然。原本死气沉沉的子男劲猛然瞪大了眼睛,犹如回光返照一般,双目惊骇之至。

    就在这时,话音刚至喉咙未曾喊出来便是人头落地。

    身后的一众朝臣大员们身心皆猛然一跳,这一幕实在猝不及防,原本以为卫峥会大肆数落子男劲的罪状,却不料一刀下去。在数千只眼睛的注视下,子男劲人头落地。

    后边的宁元、孙谷两人面面相觑,却是一语不发,全程数千人静若寒蝉一般,场面落针可闻。

    卫峥手持蚩尤古剑,一剑断其头颅,号称绝世杀兵的蚩尤古剑竟然滴血不沾,果然是神兵利器,轻轻一甩蚩尤剑,白起轻松接住,古剑入鞘,发出铮铮作响。

    卫峥面向帝丘城门正前方而微微侧头,确是默不作声,后方的一众朝臣只能看到他的侧脸,片刻,只见他平静而不容置疑的说道:“将其刑以车裂,抛尸荒野,以儆效尤——!”

    这便是他给所有人的回应。

    闻着皆是一惊,不一会儿,只见两个卫国士卒默默的将子男劲的尸体拖走。

    卫峥站立不动且一语不发,孙谷、宁元两人又对视一眼,仍旧默不作声。

    下一刻,两位“重臣”匍匐在地,紧随而至一众朝臣匍匐在地。

    “拜见君侯——!”

    卫峥面向帝丘城,闻身后传来的声音,始终不动的双腿终于迈动脚步,前方出城恭迎的人飞快让路并匍匐在地,无不匍匐跪地而高声齐呼:

    “拜见君侯——!”“拜见君侯——!”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