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3章 坐而论道@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哈哈~~不错,老夫正是。”庄周恍然,便是朗声一笑,又见卫峥一身打扮,不像是庶民,便好奇问道:“老夫观足下如此年轻却也气度不凡,确是不知哪位天下名士?敢问足下师承何门何派?”

    卫峥拱礼笑道:“在下卫黎,师承鬼门一派是也。”

    此话一出,庄周和惠施两人面面相觑,看出了彼此甚是惊讶的表情,便将信将疑的打量着卫峥,后者亦是淡定之至。

    这天下怎么又冒出了个鬼谷门徒?前些阵子鬼门一派出山的公子川便让天下侧目,一言可存国、复国。如今名动天下的张仪,公子川皆为鬼谷门徒,又冒出来一个,庄周和惠施委实吃惊。

    惠施见卫峥自曝师门,又来魏国,莫非是想要出仕魏国?自曝家门也是为了提高声望,否则以卫峥这般年纪,又不是师承名门,说不定会被视为乳臭味干呢。

    卫峥感叹这年头的师门,尤其是鬼谷门这块响亮的招牌作用之大,曝出师承,这庄周和惠施看来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虽然年轻之至,但鬼谷门徒纵横天下,尤其在孙膑庞涓以来到今天张仪、公子川莫不是天下侧目的大才。

    不一会儿,卫峥便被惠施应邀入雀楼的一高雅之所畅谈一二,实际上也有想要试探一下卫峥所说是真是假。

    是不是鬼谷门徒,有没有真才实学,一试便知。

    卫峥自然深知其隐意,但也不介意,能和鼎鼎大名的庄周惠施坐而论道一番,亦是人生一大快事。

    彼时,庄周、惠施、卫峥三人在雀阁顶楼一幽静雅区静坐畅谈。

    惠施看向卫峥问道:“先生出山鬼谷,今来大梁,是否有意事魏?”

    此话一出,卫峥却看到老庄忽然玩味一笑,进而惠施却面露尴尬,虽然很快就消失在神色间,但也被卫峥敏锐的察觉到了。

    这一幕让他很快便想起了关于老庄的典故《惠子相梁》这一篇。

    这篇古文讲的便是惠施在魏国事相,也就是目前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惠施好友庄周来大梁看望他,惠施被人告知庄周来大梁,是想要取代他的相国之位。惠施知道庄周的才华在己之上,害怕被取而代之,于是在大梁搜捕三天三夜,庄周得知便去亲自见这莫逆之友,大肆数落嘲讽了一番。

    看这两位先秦“基友”的表情,难道已经发生这档子事儿了?

    不过更让他好奇又费解的是,惠施虽然有才华,却是醉心功名,利欲熏心,心胸狭窄;庄周亦是天下大才,深得道家无为真意,却是鄙视功名,清高自守,淡泊名利,做起了隐士高人。

    世间两位大才,性格却是南辕北辙,所求亦是截然相反,竟能成为莫逆之交,也是一大奇观!

    “非也,卫黎才疏,学未大成,故无出仕之意。”卫峥拱手而笑,如此说道。

    事魏?做魏国的臣子?给魏国这个快要“破产的公司”打工?开什么玩笑?哥是要自己创业的男人。

    “不然,足下非才疏乃志向远大,欲大成再出仕,来日步入朝堂便是一国之相也。”庄周笑道。

    “可惜了,今之魏国正直用人之际,足下却不愿出山佐士,若他日出仕,还望先生事魏,老夫定当向我王力荐,定然重用鬼门门下之高足。”惠施真挚诚恳的说道。

    卫峥拱手致谢,笑而不语,惠施的性格怎能不知晓,才大功欲也大却又心胸狭窄,若是先前不说出那番话,指不定还会怕自己夺了他的相位呢,还力荐个鸟。

    相比较惠施,卫峥倒是更敬佩庄周的超然,大隐高人的风范令人钦佩,便看向庄周说道:“老子道家学说,卫黎甚是仰慕,庄子深得道家真意,在下钦佩之至,来日若有远辞庙堂之际,定追随先生左右,朝夕问道。”

    “若真有那一日则无需来找老夫,已然悟道。”惟闻庄周悠悠然的说,看向卫峥而不语,片刻才继续说:“只不过,那一日怕是与足下遥遥无期矣——!”

    “庄子此言颇有深意,卫黎敢请先生指教。”卫峥拱手礼拜,虚心说道。

    “呵呵——!”庄周闻言却是忽然摇头失笑,叹息的说:“如此简明之理阁下却是看作高深莫测,亦可见足下已是尽染俗尘啊!”

    “卫黎受教了——!”卫峥若有所思的点头,酌酒而自饮一杯,思考了片刻便是感慨的说:“只是这天下世人皆有所求,庄子所求乃道之真意,无为而超然之至,已然悟道,悟道者历来世间确是无几。卫黎所求亦是天下多数人所求,如庄子所言倒也的确是尽染俗尘,已是南辕北辙,确是无法与庄子相比,不谈也罢。”

    雅间畅谈,两老一少,三人坐而论道,卫峥的才华在言语间时不时流露,鬼谷一门的捭阖术论非常明显,庄周与惠施二人也非寻常之士,心中逐渐相信他的确师承鬼谷不假,即便不是也是少有的年轻才子。

    卫峥心里之前在琢磨着,庄周这样的天下大才,是不会留在魏国的,是有那么一点心思想要让庄周出仕卫国,想要把庄周给忽悠过去,以庄周的才华定然拜为相国。

    但很快否定了心中的想法,庄周这样的高人,天下少有,庄周这样深得道家真意的人,更加适合做一个闲云野鹤的世外高人,世界难寻的奇才。

    而道家这种无为的主张虽然有其崇高伟岸之处,但也是推崇返祖,用其思想主张以治国,尤其在这大争之世,简直一无是处。

    庄周一个得道高人,也不适合仕途也无意仕途,《惠子相梁》这片典故就足以看出庄周不会走上仕途之路。

    即便如此,自家现在的庙堂之小,庄子这样的大才指不定还看不上呢。

    如此,这样的心思很快便消失,礼贤下士也要看情况,免得热脸贴上冷屁股。

    在魏国停留了三日,卫峥主要停留在雀楼,目的是想看看有没有西河学派的大才出现,现在已经在大梁,卫国境内近在咫尺。卫峥已经通过姜牧大致了解了一番卫国境内的消息。

    现在的卫国内部局势,基本一团乱麻,自从秦王昭告天下,公子川之名远播中原大地之后,卫国上下便是动荡不安,卫峥现在还在大梁城,也可以想象到回去接收这第一块底盘,肯定是乱的不行。

    缺人啊,接下这么一块烂摊子更是需要能人分忧,武有白起这个帅才倒也暂时不缺武将,但文臣却没有,卫峥最理想的臂膀是想要一位法家大才辅佐,执掌国政,为今后实时变法做准备。

    奈何出名的法家大才却在这个时代断层了,或者历史上记载有名的法家在商鞅之后短时间没有出现法家大才了,像李斯、韩非子这些法家代表人物要在几十年后,现在还没出身呢。

    卫峥无奈的发现,能用的治国能臣没有,文臣似乎只有商人出生的姜牧可以作为心腹,能重用或许尚可,能不能成为王佐之才还有待考究。

    第三日已过,便启程回国,没有带回一个治世文臣,那就姑且好好培养姜牧吧,希望能争气点,现在地盘还小,用姜牧也还凑合着,再不济就亲力而为,亲自多多劳心一番。

    ……

    卫国都城,帝丘(濮阳)。

    卫国自春秋以来,卫庄公之后,便不断衰落下去,春秋之际的卫武公时代,卫国也是天下少有的诸国之长,也是大哥级的存在之一。

    但在战国之后却只能在七雄之中夹缝求存,若不是身处四争之地,东西南北皆为强国,怕是早就被吞了。能够存留至今,还得得益于当今天下,七雄都不大敢有灭国之心。

    血淋淋的教训便是五十年前,赵国伐卫,取了七十多个小邑(小县城、小地方),更是取了甄、漆、富邱等地,卫国危在旦夕或将国灭。

    当时的卫国已经从齐国的附庸投向了魏国,赵国便是因为伐卫而触怒了当时还是霸主的魏国,进一步导致了随后的魏大军挥师北上伐赵,若不是齐国驰援,已经快把邯郸都破了庞涓迟早要灭赵。

    赵国带着灭国之心伐卫几经惨遭国灭,魏国带着灭国之心伐赵亦是被重创,虽不至于灭国,却在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后失去了天下霸主的地位,藉此落得今天人人喊打的悲惨境地。

    赵魏两国的教训让天下诸侯明白欲灭他国,即便有灭国之力仍须慎之又慎,血淋淋的教训啊。

    此时此刻,卫峥等人已然来到了帝丘城门之下……

    卫国从今天开始要变天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