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0章 离秦还卫@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峥离开郿县已经是三日之后了,白起自然亦是同行。

    此番郿县之行可谓是重生战国时代二十年以来,最豪迈的一天,最舒畅亦是收获最大的一天,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不外如是。

    亲手将蒙尘于郿县的绝世杀器带至天下。

    根据历史的记载,古之两大杀神,白起、项羽二人,都是饮血百万的人雄,在白起手下斩敌首级者便有一百四十多万,死在项羽手下的也有一百余万。

    纵观古今历史数千年,只有这两人是饮血过百万的人屠。

    白起一生未逢敌手,战必胜、攻必克,听到敌军将首白起者,天下诸国竟是无人敢当。

    卫峥有信心白起在自己的麾下必然会更加闪耀。

    “驾!”

    “驾!”

    两匹良驹进入咸阳都城,一前一后,马背上的两个人赫然便是卫峥与白起。

    入秦最大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收获还远远超出了意料。接下来该是一展宏图霸业的时候了,首要事务便是返回卫国接收第一块属于自己的合法地盘。

    咸阳。

    再入咸阳,卫峥精心准备了一番东入中原的事宜,再次召见了吕不韦的老爹姜牧,而今被卫国未来的君主许诺拜为卿大夫,虽然还只是一诺而没有立下正书,但姜牧很清楚卫峥回卫,卫国便要改天换地了,于己也是转折性的机遇,同样也将因此光大门庭,身成贵族行列的时候。

    三日之后,一切准备就绪,该是离秦的时候了。

    秦咸阳宫廷。

    “启禀大王,公子川求见!”

    秦廷正殿,正直朝会期间,秦国君主秦王嬴驷及其一众文武大臣尽皆在内。

    “宣。”王座之上秦王道。

    “宣,公子川觐见——!”

    不消片刻,卫峥便在一众秦国文武大臣的注视下进入正殿,今天是正式离秦之日,且身份是以卫国公子川的身份来见,见面自然也要正式。

    “卫峥见过秦王——!”

    “子峥快且免礼。”戴一平顶珠帘冠的秦王笑眯眯的说道,语气颇为随和,乍一看都是关系非同一般。

    秦王看向卫峥时忽然想起了不久前传回来的一件奇事,便好奇的问道:“近日寡人听闻子峥在郿县的事迹,如今郿县流传公子川十金买信,欲寻白起之事。寡人甚是好奇,这白起是何人也?竟惹得子峥亲身前往郿县,立下十金买信之诺。”

    消息还传的真是快啊,朝堂大殿上的卫峥略感有些诧异。

    秦王竟然也知道这事儿?得其问话便合手拘礼而回答道:“回秦王,卫峥入秦想起在秦国有一故人落户郿县,故此番前往拜会。此番入郿县,卫峥深感震撼,秦王治下之国富而民强,百姓个个奋发向上,朝气蓬勃。”

    “秦王治下人口富硕,致使卫峥询问多时皆不知白起为何人,故急中生智,以十金买信广而告之。”卫峥笑着说道:“否则,一个郿县白里,若是卫峥挨个的询问,那得找到何时才是头啊。”

    一番言语,解释之余巧赞秦王治下秦国文治武功,果然,秦王一听这番话顿时喜而大笑,甚是愉悦:“好一个朝气蓬勃。”

    “十金买信,广而告之,子峥亦是秒人妙计也。”秦国当朝王佐之才,大将樗里疾亦是笑道。

    秦王得知原来是去寻故人,便没有在意白起这个人了,只不过后来白起成名之后,秦王气的那叫一个郁闷,可谓是千言万语难以言表。

    “卫峥此次特来向秦王请辞拜别,伪侯子男劲当道母国,祸国殃民,川恨不得现在已身处卫国,每每想到此境况,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卫峥说出这句话顿时让秦国群臣侧目,不由得高看了一眼,果然才华斐然,出口便是妙语。卫峥也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战国时代可没有这句话。

    “子峥才情,出口皆成文章,寡人钦佩。”秦王说道,没人看得出此刻的嬴驷心中在想什么,又道:“子峥欲返母国拨乱反正,救国救民,寡人自当力助子峥一臂之力,两国从此结秦晋之好。”

    卫峥心中微微长叹,拘礼拱手,随即推出大殿。

    彼时,已然离开咸阳宫,即日便带着白起随同姜牧的商队离开咸阳城。

    途径再至函谷关,又与其守将司马错畅饮一番方才再度启程,入秦函谷之际,司马错与卫峥大谈兵谋之道,大有一种相见恨晚,两人关系目前算是不错。

    “将军还请留步,卫峥恐担忧将军公务。”函谷关之外,守将司马错将军亲自送到了关口之外,可见对卫峥有多看中,惟有真正敬服的人才会这般作为。

    “公子此番行程,路途遥远,不若带我大秦锐士两百护送公子回国?”司马错提议说道。

    “多谢将军美意,卫峥心领感佩,只是大秦锐士,虎虎生威,随行恐过于招摇,反而不美。”卫峥拱手婉拒道。

    “也是。”司马错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卫峥这是回卫国复位,没有抵达卫境,反而会惹来麻烦,倒也是条愚蠢之计。

    “将军后会有期。”卫峥再合手礼道。

    “公子珍重,后会有期。”司马错拱手道,站在原地目看着卫峥等人远去。

    归途中的卫峥已经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如今公子川之名天下侧目,以师承鬼谷,一言可存国、复活而闻名天下。

    但卫峥却很清楚,大争之世,实力说话,此番光景看似风光,一时间天下侧目,但终归是狐假虎威,利用时势在天下弄了一潮而已。卫峥深知重生战国,从自己出山入世而见到张仪的那一刻起,历史的转轮已经开始悄然改变,未来会不会按照既定历史的演变而进行。

    答案是,不可能的。

    从出山鬼谷的那一刻起,历史已经改变了,蝴蝶效应正在蔓延。正所谓天下时势,扑所迷离,神鬼莫测,瞬息万变,卫峥纵使重生战国的后世人,即便两世为人也不敢说自己是先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从秦国这里与虎谋皮的那一刻,就已经走在了钢丝绳上,稍有不慎,哪怕出现一丝披露就有可能一败涂地。

    但却一往无惧,大争之世,实力说话,凡有血气,皆有争心,若不争他一争,岂不妄为两世来人?

    此番回卫国,知道这个时代弱小的卫国能够在天下战国七雄争霸之中夹缝求存,尚有可以崛起的唯一机会,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失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三晋之一魏国在战国初期便是称霸中原,不可一世的魏国自恃天下霸主而四处征战,即便是国力顶峰时期的魏武侯末代,魏国却全然察觉不到危机的来临。魏惠王(梁惠王)即位后继续四处征伐,非但没有取得先君武侯的战果,反而逐渐与天下诸侯结下大仇,致使魏国逐步陷入绝境,失去天下霸主的地位。

    魏国几乎把天下诸侯得罪了个遍,自从与秦、赵、齐三国连番大战皆以大败告终,西伐秦国大败,北伐欲灭赵国,几经成功,却杀出了个齐国围魏救赵。齐魏两国在桂陵和马陵的两次大战,魏国上将军,一代名将庞涓身陨马陵道。

    至此,称霸中原而不可一世的魏国把吴起的魏武卒给打的精光,国力枯竭,从此一蹶不振。

    想到这里的卫峥不由得感慨连连,现在的魏国已经走到了低谷,大病一场人人开始喊打,恰好西边的宿敌世仇秦国变法图强二三十余年起来了,几乎东西两边同时挨揍,卫峥也忍不住心疼了老魏王一波,家底全被他败光了啊。

    魏国先前到处揍人惹事生非,接下来便要轮着挨揍,三晋本就与楚国水火不容,其中魏国最甚,现在的楚国正直国力强盛之际,楚怀王即位不久,总得干点事情啊。

    齐国和秦国揍完了,接下来就是楚国了,现在的魏国何以拒敌强楚?马上南边的楚国就要挥师北上,结果便是打现在的魏国简直轻轻松松便一血径山耻辱。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啊。”策马而行的卫峥笑着自言自语。

    “驾——!”白起策马挥鞭而来到卫峥身边并列同行,笑道:“兄长,自言自笑,所谓何事?或为喜事?”

    “喜从何来——?”卫峥一脸笑容侧头看向白起反问,朗笑一声,环顾四周:“临至魏地,遥想自魏称霸中原以来至今落得如此境地,今已物是人非,触景生情罢了(liǎo)。这魏国文侯武侯若是泉下有知魏之今朝,怕是要气的从坟墓棺材里头蹦出来,哈哈哈~~~!”

    卫峥白起两人大笑不止,不过同行队伍的吕不韦老爹姜牧却是一阵汗颜,这未来的君侯还真是无所忌讳,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

    “我在想啊……”一笑过后的卫峥又说道,一旁的白起好奇的看向他。只见卫峥带着亦真亦假的口吻补充道:“帝丘,好歹也是先朝夏之古都旧址,但子男劲这个伪侯已经玷污了此名都,代我诛杀此贼,却也不想定都帝丘。”

    “公子殿下欲迁卫国都城?”同行的姜牧好奇的说道。

    “驾呿~!”卫峥拧着眉头看向前方,“不错,本公子看中了朝歌古城,欲定都朝歌而还于旧都——!”

    此言一出,白起旋即转头看向了卫峥。

    兄长此言若有深意啊——!

    而反应稍慢的姜牧一愣,不由自主的说道:“公子殿下可能有所不知,朝歌古城如今已是魏国领地,十一年前便被那乱国伪候姬劲割让于魏国,又如何迁都朝歌?”

    “兄长此意……”白起看了眼卫峥,收回视线若有所思而欲言又止。

    “嘿~~”卫峥侧望了一眼白起,似有似无的一笑置之,便继续看向前方继续策马而行,道:“今之魏国,天下人人喊打而不敢还手,也无从还手,我在想是不是也要把握好机会趁机咬上一口呢?把宁新中、殷墟、朝歌、平阳、黎、刚等城池数百里地夺回来,以便还于旧都。”

    此话一出,姜牧心中狂跳,背生冷汗,这位未来的君侯还在魏境就想着夺魏地?虽然本是卫国的旧有封地,但现在可是魏国的领地啊。

    魏国即便是国力枯竭,再怎么一蹶不振,但也是今之天下七雄之一。

    所谓猛虎垂危,犹有余威也。

    去拔虎毛,若是惹得魏国震怒,挥军东来,卫国何以拒敌?跟着这样不要命的老板混,姜牧表示这次投资的风险实在有点受不了。

    白起闻言,低眉深思,喃喃道:“魏国并未对我防范,在其看来卫国是不可能也不敢有此魄力收复旧地,若兴率兵师而去可轻而易举得之。只是兄长,夺城之后又当如何?若魏国大军从西面挥师而来,卫国无兵可守,又何以拒此强敌?”

    白起带着求解的目光看向卫峥,见其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惊讶道:“莫非兄长已有应对良策?”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