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8章 终见白起@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第七日,卫峥继续等待,在新白里市集一如既往的静候不离,经过七日时间,卫峥十金买信的消息早就在新白里传开了,这里的百姓几乎都知道在市集不曾离去的那位相貌俊朗的年轻公子便是立下十金买信,欲寻白起之人。

    “找到白起啦!找到白起啦!我找到白起啦!!!”

    只见一位年轻壮汉兴奋的飞奔,还在大老远卫峥就已经听到了。

    “恭喜公子!贺喜公子!”随从听见立刻笑着说道。

    卫峥终于长吐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笑意。苦等七日,总算有消息了,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当即起身,那喊叫之人很快来到卫峥所在之地,随同而至的是一大帮看热闹的老百姓“强势围观”。

    “公子,小的与白起认识,自幼为邻居,知晓白起居住何处。”来人的年轻壮汉兴奋的说道。

    “好!”卫峥心中大喜,不忘将十金如数递给这位青壮年,说道:“这是十金,便是兑现七日之前的承诺,诸多乡里老哥作证。这位壮士,可否现在就带我去见白起?”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青壮年捧着沉甸甸的钱袋,兴奋之色表露语神色间,围观的一大帮的乡里羡慕者有,拍手叫好者皆有,一时间热闹非凡。

    “这新白里没有白起这一号人,倒是在老白里一铸剑铺却有一人唤作白起的铸剑者,正是小人自幼的邻居,公子且随我来。”收好十金的壮士顿时带路。

    “难怪。”卫峥恍然大悟,便道:“那便坐我马车速去老白里。”

    约莫申时,卫峥抵达老白里。

    “公子随我来。”青壮士率先下马车,面露喜色依旧不减。不消片刻便引领卫峥来到了一个铸剑铺,此铸剑铺并非私人所有,而是公家的,集成大量的器刃锻造师,专门为秦国士卒打造兵器之地。

    铸剑铺并非禁地,加之郿县基本都是老秦人的聚集地,又有商君之法严厉之至且深入人心而人人畏之,无不守法,自然不怕有窃盗者,在青壮士的引路下卫峥没有任何阻力来到了剑铺之内。

    顿时感到热气扑面而来。

    “公子,这位正是白起。”青壮士笑指着前方的一位身穿麻衣的年轻铸剑者,卫峥闻言望去,有一老一少正专心致志的正在进行锻造,卫峥尤为关注年轻者,比自己要小那么一点,身披麻绳布衣,面额汗如雨下,发簪有些凌乱。

    让卫峥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神,年纪轻轻一双精湛的眼眸深邃若海,一迸一眨目光锐利锋芒,天下鲜有。

    卫峥知道,这个青年郎不出意外,定是要找的那个白起没有错。

    老者看上去已经到了天命之年,实际上应该要年轻些,毕竟这是三四十多岁就能称老夫的古代,这一老一少的神韵异常相似,好似一对父子。

    “休得打搅,铸剑结束再唤他。”卫峥见青壮士想要张口喊那一老一少,便扯其衣袖而低声阻止,便在远旁静观不语。

    一个时辰之后,剑铸成。

    “爹,你看此剑如何?”白起说道。

    果然是父子,卫峥闻言心道。

    白父接过出炉的剑器端详一番,发出一丝鼻音并默默的点头。

    “白起!”青壮年见状便开口道。

    “白佐?今天农活完事了?”白起回头一看,赫然便是乡里认识的同龄人。

    “早做完了。”青壮年笑道:“早些时日去了趟新白里,听闻这位公子十金买信,寻求一位名为白起之人,说的不就是你吗?这郿县除了你叫白起还有谁叫白起的?”

    说罢,青壮士指向了卫峥。

    “十金买信,寻我白起?”白起诧异的看向了卫峥,就连白老爷闻声放下了手头的活计看了过来。

    “公子,这位可是您要寻找之人?”青年壮士笑问道。

    “正是!”卫峥注视着白起,后者也注视着他,卫峥目不转睛的说道:“姬川已见白起,壮士可随意。”

    姬川?白起和白父一听这个名字顿时颇感惊讶,白父更是快步走来,拱手礼道:“敢问这位公子可是那一言可存国、复国,师承鬼谷的卫国公子川殿下?”

    这下便轮到卫峥诧异了,难道自己的名声已经这么响亮了?这才多少天?都已经传到了郿县,连偏居一隅的普通铸剑铺里的一个铸剑者都知道了?

    委实有些夸张。

    不过瞬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在新白里的时候,那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偏偏这白起之父却知道,定是关注过此事,必然心忧国事,身系天下,知晓此事者并非一般的百姓或匠者。

    卫峥在心中飞快的思考。

    难道白起的父亲是个隐士高人?似乎也有些道理,白起何人?号称人屠、杀神、战神者,战国时代的不世名将,定有非凡之人引路方才能够非于常人。

    “名不符实,徒有虚名,川不敢当。”卫峥回礼笑答道。

    白父一听卫峥承认,顿时说道:“公子请到寒舍一座,起儿也来。”

    公子川十金买信,为求白起,显然是奔着儿子来的,自然要叫走,白父心中也困惑之至,这公子川来此找白起,究竟是意欲何为?

    白起家,卫峥与白父对望而坐,白起坐在一盘。

    “招待不周,望公子殿下海涵。”白父说道。

    一番寒碜之后,白父便直言说出了疑惑,道:“白氏家族世代于郿县勤耕生活,公子十金买信而寻犬子,此举老夫甚是不解,尤为不解公子是如何得知犬子这无名之名?敢请公子为老夫解惑,不甚感激之至。”

    卫峥基本可以确定,这白起的父亲是个大隐之人了,言行举止非一般庶民可比,听到白父的疑惑,并没有急于回答,这白起的父亲不是一般人,那要想要把他的儿子给带出秦国而托付于己,看来还得需要一番功夫,绕一些弯弯道道才行了。

    卫峥急中生智,当下笑道:“老伯,在下获悉令郎之名,并知晓于郿县境内,实为得到一无名高人指点,在下刚出师门之际,偶遇一仙风道骨之隐士高人,观我面相便道:尔欲成事,当入秦国郿县境内寻一名为白起之青年,方可成事。川问:白起何人?其曰:白起者,天下杀器,骁将也……”

    “公子竟遇此等奇人、奇事、奇语——?”白父震惊的说道,面色流露一闪即逝的惊异却也被卫峥敏锐的察觉道,一旁的白起也不禁流露出好奇而狐疑的神色,却也一语不发。

    卫峥心中一笑,古人迷信,这年代说的越是神乎,越是可信,白父或许非寻常之人,但显然也被忽悠住了,见其有些疑惑于是又道:“不然?我等素未谋面,素不相识,在下却是知白起之名,寻来郿县,今此对坐而谈,何也?”

    果然,白父信了,就连白起也有点信了,卫峥这番言语无可挑剔,事实摆在眼前不能不信啊。

    白父悠悠抚须,看向旁坐的白起,说道:“实不相瞒,犬子三年前便想从军建功立业,却是因年纪过小而被老夫制止,如今将至行冠之年,老夫正打算由其从军,放手让其去建功立业。”说到这里的白父看向了卫峥,道:“不料公子却是突访而来,不见其面、未曾相识、无曾相知,竟是知犬子小名,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啊——!”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