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6章 天下侧目@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秦王昭告天下,效仿穆公款待周游秦国的重耳,为卫峥大设豪宴,公子川之名,一时间,天下侧目。

    战国时代的卫国一度被世人所遗忘,连小小的中山国都在大世力争,唯独这卫国始终无争心,每每割地以求和苟存。如今突然跳出来个卫国公族嫡系后嗣公子川,卫国鲜有的因为卫峥而步入天下诸侯的视线。

    天下诸国中的齐国、楚国、赵国、韩国等诸侯在看戏,魏国震惊,卫国惶恐。

    消息传入卫国境内,身在卫都帝丘的公族贵胄得知此消息,深知卫国要变天了,一时间暧昧不已,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疏远子男劲(姬劲),准备迎接公子川入主卫国了。

    此时此刻,卫国帝丘都城,身在宫廷内的卫平候得知消息震惊不已,紧随而至的是惶恐不安,一时间惊怒交加。

    “谁来给本侯解释,这姬川是从哪冒出来的?啊——?”卫宫廷之内,卫平候姬劲雷霆咆哮,大吼不止,宫廷近侍战战兢兢,匍匐在地跪而不敢妄语。

    子男劲惊怒交加,自从被魏惠王拥立卫国君主以来,子男劲胸无大志,只求附庸在魏国能够做个安乐小侯便心满意足。

    而自从得知成侯之子姬子珅隐匿在旧都朝歌境内,十多年前便派死士暗杀,且成功了,子男劲再也无虑。

    今天突然蹦出个卫成侯嫡系之孙公子川,还在秦国被当今天下首屈一指的秦国国君奉为座上宾,更是昭告天下,效仿秦穆公之余晋文公重耳款待之举,在秦都咸阳为公子川大设豪宴。

    其意,天下皆知,子男劲就算是再昏聩也知道其意为何。

    公子川若回卫国,我子男劲还有求存之地?

    就在这时,平候的心腹之臣来见。

    “子项,见了魏王,魏王怎么说?”平候见到臣子连忙问道。

    “君侯……”子项当即跪地匍匐,颤颤巍巍的道:“微臣未能见到魏王……”

    成侯一听当场懵在了原地,旋即惊怒暴吼:“只留濮阳(帝丘),其余城池全部割让给魏国,本侯再贬为君,也不行吗?”

    见臣子匍匐在地不敢答话,平候心中最后一根稻草也断了。

    魏国,战国七雄之一,在平候看来是天下大国,中原霸主。原以为割地只留帝丘一城,魏王会动心,却不料会是如此结果。

    从这里也可以说明平候之昏庸,只图享乐而不察天下局势,以为今天的魏国还是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魏国,然而知道却为时已晚。

    就在这时,一队甲士忽然冲进宫廷内,所有人都不知道卫国发生宫变了……

    ……

    秦都咸阳。

    自从秦王昭告天下,把公子川当作名声赫赫的春秋霸主之一晋文公重耳,效仿穆公之法热情款待。

    公子川的大名便开始在天下士子间广为流传,一时间议论颇多。

    卫峥本人却深知秦王这一招简直用心险恶,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两世为人的卫峥怎可能不明白,秦王名义大赞褒奖,实际上这是暗中藏刀,捧杀啊。

    姬重耳,晋文公也,晋国君主,春秋五霸之一。

    这不是让山东诸国警惕自己吗?让自己不敢有背离秦国之心吗?

    偏偏自己还得对秦王感激不尽。

    彼时,已是宴会结束十数日之后了,张仪已经离开咸阳代表秦国参加秦齐楚三国的啮桑会盟一事前往宋国了,卫峥则是依旧留在了秦国。

    秦王对其礼上有加,日子倒是过的舒坦,何时回国复位任由卫峥决定,秦王承诺当不遗余力的支持,君无戏言,而且昭告天下了,卫峥也不会担心秦王反悔。

    今天,卫峥正打算去寻得那把绝世杀器,想要把白起给揪出来并拐走。有着“人屠”之称的白起在后世的名气太响亮了,史料没有出错的话,白起应该是战国时期秦国郿县人。

    今天便准备启程离开咸阳城,前往郿县,此时此刻的白起估计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无名之辈,绝世杀器蒙尘于郿县啊。

    “公子,门外有一商人想要求见。”仆役前来禀报道。

    “商人?”卫峥略感疑惑,微微侧头问仆役:“是何商人?”

    仆役恭敬的说道:“来者自称姜牧,为卫国濮阳人。”

    “姜牧?让他来见我吧。”卫峥想了想,决定见一见也无妨,反正也不急于一时。

    不一会儿,仆役便带着一位不惑之年的男子前来,卫峥正欲起身,对方便行大礼,“卫庶民姜牧拜见公子殿下。”

    “不必多礼。”卫峥连忙扶手,笑道:“阁下乃卫国人?哦,且先入座再说。”

    “谢公子殿下。”姜牧坐下之后便道:“启禀殿下,姜牧正是卫国人,籍在濮阳。”

    “不知阁下来见姬川意欲何为?”对坐着的卫峥看向姜牧问道。

    “姜牧一介商人,故为利而来。”姜牧亦是不加掩饰,直言快语说道。

    卫峥闻言微愣,旋即大笑,道:“阁下倒是快人妙语,那么何以图利?不妨开门见山说来,我有要事不便耽搁。”

    姜牧不语,忽然仔细端详卫峥,搞的他一阵莫名其妙,难道这家伙是在面相?不一会儿,对方才说道:“公子殿下,姜某出言恐有不逊,还望殿下宽恕。”

    “无妨,你说来便是。”卫峥立刻回答,好奇的看着他。

    姜牧见卫峥如此保证,便心安了,于是说道:“若比作商货,公子殿下乃一件奇货,可囤积居奇,以代高价出售,奇货可居,故可逐利也。”

    一口秦酒刚刚灌入喉咙,姜牧慢悠慢悠的道来,听到奇货可居这四个字,卫峥“噗”的一声,已灌入喉的酒水喷了出来。

    实在忍不住。

    “咳咳咳~~”卫峥连连咳嗽。

    奇货可居的典故不是出自吕不韦跟秦王子楚吗?那是几十年后在赵国发生的事情,奇货可居这个成语便是由此而来,怎么这个初次见面的姜牧要居我这个奇货了?

    什么情况?难道历史出错了?

    姜牧见状大惊,连忙起身匍匐在地,“姜牧失言,殿下恕罪。”

    眼前这个公子川可是卫国未来的国君,自己又是卫国人,作为一个商人,姜牧正是因为看中了其中的要点,料定卫峥会成为卫国国君,所以前来逐利,像投资商品一样欲把重注押在公子川身上,成功则可获利无穷。

    用后世来形容,姜牧就是一个典型的政治|投机者。

    若是得罪了公子川,这位未来的卫国国君,濮阳就真呆不下去了,此时此刻的姜牧心中有点懊恼自己说句这么愚蠢的话,后悔不已。

    “好一个奇货可居,哈哈哈~~”卫峥反而大笑道,看到姜牧匍匐在地,战战巍巍,看来是以为惹怒了自己,便亲自将其扶起,笑道:“阁下不必如此,姬川岂是这等心胸狭隘之人。”

    “殿下有容人之量,姜牧汗颜——!”见笑意浓浓的卫峥确实没有怪罪,姜牧心中稍定,干笑道。

    双双再次入座,卫峥好奇的问道:“阁下可子嗣?”

    姜牧闻言有些不解,却也如实说道:“确有一独子处襁褓之时,犬子吕氏、姜姓、名不韦。”

    卫峥听到这句话,好在没有喝酒,否则又要喷出口了。

    吕不韦?也就是说,眼前这位是吕不韦的老爹了?卫峥本就有些猜测和预感,却是没想到竟然还真的被蒙对了。

    好一个奇货可居啊,看来吕不韦深得他老子的经商之道,而且大获成功了。

    这让卫峥不经想起了《战国策.秦策五》里面记载的一篇有名的文章。说的便是吕不韦见秦质子异人,归而谓父曰:“耕田之利几倍?”

    曰:“十倍。”

    问:“珠玉之赢几倍?”

    曰:“百倍。”

    问:“立国家之主赢几倍?”

    曰:“无数。”

    从文章中便可以看出来,吕不韦能够成功,是因为有个经商头脑超绝的父亲教诲有加,最终深得老爹的经商之道,难怪能够成功的投资到了秦质子异人,最后还坐上了秦国的丞相,位极人臣。

    眼光不可违不毒辣。

    看来,这吕不韦的老子姜牧是把自己当作奇货而欲居之了。卫峥不禁心中一动,心下立刻有了一番计较,等返回中原入主卫国之后,一系列的措施铺开,首先缺的就是钱啊。

    现在有人为逐功名而送钱来了,何乐不为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外如是。

    “先生,姬川不日便回母国,拨乱反正,诛伪侯子男劲,重振朝纲以匡复国家社稷。”卫峥正襟危坐,语气已经从阁下转变为先生,随即慷慨有词而缓缓说道:“此当除却窃国之贼,重振卫国朝纲,先生若有意为母国效力,姬川愿拜先生为卿,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姜牧一听心中狂喜,作为一介商人,固然富裕,但天下商人无地位是每一个经商人士念念不忘的大坷。未来卫国的君主拜己为卿大夫,爵位可世袭,有封地,有食邑,若是答应,从此就是真正的合法贵族了。

    “臣,参见公子殿下。”姜牧当即起身,出座而行大礼。现在的卫峥还没有正式成为卫国的国君,所以不能称之君侯,但姜牧很清楚,自秦王昭告天下,将自己比作穆公,将公子川比作重耳,于咸阳宫设豪宴礼待之,欲助公子川复国,秦与卫结下秦晋之好,天下侧目。

    富有眼光的姜牧得知消息便断定,卫峥有秦国在背后鼎力相助,身在帝丘的那位卫国伪君子男氏姬劲终于要完了,待公子川入主卫国之日,便是子男劲的失国之时,也是自己光大门庭的开始。

    只是,姜牧并不知道子男劲欲再次割地,彻底得罪了卫国的那群世卿世禄贵族而引发宫廷政变了,割的不仅仅是卫国公族的封地还包括了那些世卿贵族的封地,等于让他们从此成为庶民,这不等于要他们的老命?又怎可能容忍?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