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5章 游说秦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春秋战国,仕子地位之高不是后世能比拟,殊不知当今天下的儒家一代大师,孟轲孟夫子大骂天下列国虎狼苛政,四处征伐而致使民不聊生。这些个国君被骂了还得好生招待以免落得冷落天下名士的坏名声。

    国君礼贤下士在这个时代很重要,战国时代犹若群星闪耀的时代,可不是后世的大一统时代,这国不留人便可去别国,名声不好便会导致天下士子尽入他国,无士辅佐何以治国?

    鬼谷门徒更是名动天下,昔日孙膑、庞涓,今日张仪等,无不是王佐的不世之才,有雄略识大才的君主都会以贵宾对待。

    秦王得知张仪的同门入秦,岂能不高兴,即便才华不如张仪也非常人可比,鬼门高足岂能没有才华,一番连环之计秦王便知道这个姬川定是不弱于张仪的大才。

    就在秦王起身迫不及待的前往亲自接见,张仪却说道:“我王且慢,张仪有话要说。”

    “相国有何话要说?”秦王闻言便再次席地而坐,心中也在计量,这姬川能出如此妙计,定是不凡。鬼谷门徒,名不虚传,出仕者诸国莫不拜以客卿,位列相国之位,如今张仪为秦相国,一时间秦王有些头疼了,若是这卫峥事秦,还真不知道给他什么官位的好。

    张仪说道:“王上求贤若渴,秦之大幸,只是我这师弟怕是不能事秦。”

    “相国何出此言?”秦王一听狐疑道,这样的大才不能留在秦国,实在太可惜了。

    张仪解释道:“王上,姬川虽师承鬼谷,却也非庶民士子,实为卫国公族嫡系后嗣,乃卫成侯之孙公子川是也。”

    “公子川?吸……”秦王皱起了眉目,一语不发,许久忽然笑眯眯的,看向张仪道:“这连环之计……公子川怕也是有欲借助我大秦之势助他夺回卫国君主之位?是否?”

    “我王英明。”张仪拱手道。

    不愧是一代雄主秦惠文王,只听卫峥是卫国公族嫡系后嗣,想了一想便洞悉了这连环计的献策者的小心思。

    秦王再次起身,道:“走,相国与寡人去见见这位公子川!”

    得知卫峥的身份之后,便也没有了求贤迫切之心了。

    此时此刻,秦宫偏殿,卫峥应师兄张仪的嘱咐在此静候,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卫峥也在盘算着心中的谋划,心中想念着白起这把绝世杀器现在正在哪里,又如何把白起给带出秦国。

    把白起给拐走,是卫峥入秦国最大的目的,确切的来说是出云梦山后,入秦便是卫峥的首要目的,意料之外遇到了师兄张仪,省去了不少事情。待会儿见了秦王,说不定还能借助秦国之势,来一个狐假虎威,助己顺利平了子男劲,执掌卫国。

    有了名正言顺的地盘,才能正式开局啊,到时候借助秦国之势,向西边的魏国割让的那些土地,重新夺回原本属于卫国的城池大有可行。

    如今的魏国已经不再是战国初期那个称霸中原的魏国了,有秦国的威慑,现在的魏国定然是割地求存以保国。

    卫峥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闭目眼神,惬意自然,心中美滋滋的盘算着宏图霸业。

    就在这时,宫侍忽然大喊:“秦王驾到——!”

    刚刚喊出来,卫峥闻声顿时起身,而秦王已经出现,见其人便行礼:“卫峥,见过秦王!”

    “先生多礼了。”秦王笑呵呵的快速走来,扶手说道。不一会儿,秦王入王座,卫峥和张仪先后入座。

    秦王看向公子川,仔细打量着,心道:“前有吴起、李悝,后有卫鞅(商鞅),现有师承鬼谷之公子川。卫国,弹丸之地也,能出如此多的大才,卫地真是多君子,奇也——!”

    卫峥的年轻着实让秦王吃惊了一把。

    收起了打量之色的秦王笑看着卫峥说道:“闻相国之言,其连环之妙计乃先生所献,不愧是鬼谷门徒,大才也。”

    “秦王谬赞。”卫峥微微起身,拱礼谦虚而道,当代秦王是个典型的有城府有胆识的人。

    寒碜了一会儿,秦王便切入正题说道:“闻相国言,先生师承鬼谷却也是卫国成侯嫡系之孙,成侯若知晓后嗣子孙有如先生这般,定当甚慰。然,今献连环之妙计于寡人,又入秦国,不知先生意欲何为啊?”

    小川,师兄只能帮助你到这里,能不能说服我王助你登上卫国国君之位,就看你自己的了。一旁的张仪低目不语,心中如此想到。

    卫峥当即合手拱礼,道:“秦王快人快语,卫峥钦佩。敢问秦王,山东诸国,秦为哪国而忧?”

    “齐楚。”秦王言简意赅的说道,并没有任何隐瞒。

    “秦王英明。”卫峥又说道:“齐楚乃秦国之大患,齐鲁大地、荆楚之地皆为富硕之地,皆民强而国富,当今齐楚有争霸中原之志。当今天下,秦齐楚三国并强于世,国之三强又以秦国为首。”

    秦王听到最后一句话,心中不由一喜,君王谁不喜欢被褒扬,而且是大才的赞扬,不过却未表露于神色间,秦王始终摆着一副认真悉听的样子。

    卫峥继续说道:“当下秦王东出函谷欲涿鹿中原,致使天下诸国恐于秦国。三晋不足为虑,而齐楚两国断然容不得秦王于天下发号施令,阻秦者,必为齐楚两国也。其中当以齐国为首,齐楚两国若结盟于秦大不利。”

    “秦国当下之局,当如何破局?先生教我——!”秦王说道。

    “不敢。”卫峥微微拘礼,而后说道:“一个强大的齐国、楚国,对秦不利,齐楚联盟更是大不利,若秦王欲谋齐,则必借道韩国,而秦地处西境,于中原而言瑶瑶数千里,远水难以救近火,是以桑丘大败,倘若中原腹地有一国与秦而交好,于秦大有裨益。”

    “哪国可与秦交好?”秦王低目而道,卫峥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这是明知故问啊。

    肉戏要来了。

    卫峥合手拱礼,坦言说道:“卫——!”

    “卫国……”秦王举头皱眉,自言自语道:“的确身处中原腹地,居天下中,然今之卫国城池不过十数,弹丸之地尔,已是魏国附庸……”

    卫峥并不在意秦王的轻蔑直言,战国时代,说话是需要实力做后盾,张仪能够凭借一口之言得为秦国得十五城,那是因为强秦作为后盾。

    心中衡量了一番,顿时化身影帝,振振有词地说道:“卫国贫弱,不敢求其名,卫峥胸无大志,只求母国能存,卫国百姓平安。然伪候子男劲窃取国家社稷神器,且昏庸无道而向魏称臣,何以存国?百姓何以安居?其卫国之祸患,川每每想起,痛心疾首。”

    活在战国时代,列国相争,谁能没点演技,秦王也是一个影帝级别的存在,顿了顿,带着一副若有所思,明知故问:“先生以为卫国如何脱困?又于秦有何之利?”

    卫峥闻言,起身拱礼,道:“尊秦,可脱困、秦以卫为跳板则可牵制齐国。”

    此言一出,一直默默无言的张仪瞥了眼秦王,此时此刻,秦王听之一语不发,心中在不断的思量。这公子川虽然字里行间都没有说,但意思在明显不过了,秦王又怎可能听不出来。

    便是想要借助秦国之势,帮助他夺回卫国君位。

    如此一来,卫国尊秦可行,若是公子川以卫国国君身份而尊秦,便可堵住天下诸国之口,秦则不会落下口舌而拥有中原腹地一铁盟,同时也能间接弱魏慑齐。

    有卫国这个自愿送来的附庸,卫国地界乃中原腹地,居天下中,西进可与秦一同夹击弱魏;秦若将来再谋齐,卫国则是一大缓冲中转之地,如果当初有卫国作为依托,伐齐也不会落得桑丘大败的结局,这一切都是孤军深入所导致的。

    这公子川有志向,有才情而复国之心又迫切,若是秦以助之登上卫国君位,暗中借助卫国间接插手山东之事,卫国横插一脚进来,这山东诸国就更乱了,届时,秦可座山观虎斗,此消彼长之下,秦最终得渔翁之利,为最大的受益者。

    “中原越乱,于秦有利,如此,助这公子川复国何妨?之后若敢不尊秦,师出有名则兴兵伐之,届时,可伐卫亦可伐齐国……”秦王心道,心中权衡了一番利弊,当下笑意浓浓的看向卫峥,道:“公子川行冠之年,言行如此得体,如此大义,卫国之幸也。”

    “秦王谬赞!”

    一旁未曾一语的张仪闻言,心中大定,看来王上要答应了。

    秦王笑看着座下的卫峥和张仪,目光最终落在了卫峥身上又道:“昔日,晋国文公姬重耳周游列国止于秦,先君穆公设酒宴以热情招待之,后助其复晋国国君之位,秦国与晋国从此结下秦晋之好,成为天下美谈。”

    “今公子川入秦,寡人欲效仿先君穆公,秦国与卫国互结良好,以告天下秦国,愿与诸国止刀兵、息人事。”秦王大义凛然,演技丝毫不弱于卫峥。现在最想止刀兵、息人事的怕是你秦国吧。

    秦王说着看向了张仪:“相国大人以为如何?”

    张仪顿时起身行礼,道:“我王英明!”

    卫峥一听心中大喜,成了!

    有了秦国这颗大树,在秦国的支持下登上卫国君位板上钉钉,虽然是与虎谋皮,但在战国时代,今天你我敌对,明天就可能坐下来把酒言欢的时代,实打实的利益互换才是硬道理。

    有了名有了地盘,最艰难的一步算是迈过去了。

    卫峥还表露出了一些难以掩饰的喜悦刻意让秦王看,过于镇静恐遭秦王疑虑而有尾大不掉的嫌疑,表现出了一些弱点才好。

    果然,秦王看到卫峥脸色,心中大定,当下起身道:“好!寡人便择良日大设酒宴予以款待,昭告天下。秦——!愿助公子川匡复卫国,拨乱反正,永结秦晋之好。”

    卫峥亦是连忙起身离座,来到了中间,拱手拘礼,道:“多谢秦王,卫峥感佩之至。”

    驿站。

    获得秦王承诺助其复国的卫峥离开了咸阳宫廷,没过几个时辰,张仪便前来。

    亭内湖畔,张仪与卫峥两人对望而坐,美酒美食美景相伴。张仪手持酒杯摇晃,遥望着湖中鱼儿,悠悠而道:“游弋于弱肉强食之间,决断于群虎夺食之口。”说罢,张仪收回了视线转头看向卫峥,笑道:“世人皆以为张仪捭阖之术天下之首,却不知川更胜于仪也,川一言可存国、复国,仪可及呼?非也。哈哈哈~~”

    “师兄莫要折煞卫峥矣——!”

    两大鬼谷门徒,一个四十多岁一个才二十岁,纷纷朗声大笑,皆大欢喜之际互敬而饮,张仪又说道:“不日酒宴之后,公子川的名声将远播中原,天下侧目。秦卫结秦晋之好,秦助你复国,我王自比穆公,而将晋国文公比之于你。小川,天下诸侯若知道卫国新君被我王比作重耳,列国君主会怎么想?会怎么看你?”

    卫峥笑道:“其中利弊皆有,川自是知晓木秀于林之理。然,大争之世,强者强,弱则亡。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今之局势,弱小如卫国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方才有机会存国、保国。”

    卫峥当然知道这就是秦王的过人之处,或者说得难听点就是用心险恶,这是在捧杀啊,而且明面上秦王尽收大义,实际上却是给他暗地里来了一记釜底抽薪。

    秦王如此大肆夸耀,天下诸国必然会留个心眼,卫国地界本就处于中原腹地,居天下中的四战之地,西有魏国,北有赵国,东有齐国,南有宋国和楚国。

    每一个都是现在的卫国惹不得起的,说是夹缝求存,形容现在卫国再合适不过了。

    若是卫峥老老实实的做个国君可以无忧,至少短期无忧,若是想谋卫国以图强,周边诸国肯定会警惕、防备,乃至伐卫以弱卫都有可能。

    如此,卫国便只能老老实实的抱着秦国的大粗腿而受其制约,秦王这一步棋走的简直妙不可言,自认为可以捏住他的命脉,不过卫峥却有破局之策,届时强大的秦国也将奈何不得。

    到时候,秦王自认为这一招是妙棋,必然成为最大的臭棋。

    一想到这里,卫峥还真有些期待到时候的秦王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呢?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