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章 论天下势@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张仪还是忍不住说道:“小川,你这是明知大势不而为之,是何苦呢——?”

    “不说不说,先喝酒喝酒!川,先干为敬。”卫峥笑道,旋即拂袖一饮而尽,张仪见此情形唯有叹息摇头,不再多语便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卫峥笑道:“不过此次下山,我欲游秦国数月,师兄不介意,便厚颜同行了。”

    “要去秦国?何乐不为?”张仪一喜,这是好事啊,却又好奇的问道:“小川,你入秦国又是意欲何为啊?”

    意欲何为?当然是去挖秦国的墙角了!卫峥在心中回答。

    决定入秦这件事,显然不是去秦国打秋风的,卫峥入秦最大的目的便是为了白起这员战国时代的旷世名将,长平之战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五万有余,一生斩杀敌首一百四十余万,在后世获古今第一杀神、人屠等称号。

    白起戎马一生战功赫赫,与吴起一样战必胜,攻必克,一生无败绩,受封武安君,晚年却没有落得个好下场。

    现在的白起,这把绝世杀器蒙尘于秦境而尚未出世,估摸着此时此刻年纪轻轻的白起或许还在秦国境内打铁打酱油吧,可不能便宜了秦国。

    卫峥此次入秦的最大目的就是想尽办法不论坑蒙拐骗,也要把白起给拐走,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白起这样的战神更是可遇不可求。收回思绪便回答张仪:“此次入秦,欲求解秦何以为强之惑。”

    张仪闻言不由得狐疑不解而看向卫峥:“以小川你的才华,不可能看不出秦为何而强吧?卫鞅变法于秦而强秦,我王英明,商君虽死商法依存,所以秦强至今也。”

    “诚然。”卫峥不置可否,笑道:“但耳听终为虚,我欲亲眼观之以便得卫鞅变法之精髓。”

    “你欲在卫国行商君之法?”张仪吃惊的看向卫峥。

    好一个川师弟啊,其中的困难但真不可想象,同样有这样魄力的人也是不可想象,列国变法图强莫不是血流成河,就说秦国的商鞅变法之际也是一片腥风血雨。

    “货比三家嘛,商君之法不一定合适卫国,所以更要入秦一观,权衡一番才好决断。再者,卫国非秦国,岂能一概而论之,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卫峥笑眯眯的继续忽悠。

    “善——!”张仪自饮一杯,举杯示意。

    卫峥举杯回敬,一饮而尽,酒水灌入喉咙,不禁打了个嗝,放下酒杯便好奇的问道:“哎师兄,你怎么会出现在朝歌境内?”

    “前些时日去了一趟齐国,如今办妥了自然要回秦复命我王,今天正好途径此地,正准备明日启程。”张仪听道提及自己便说道,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看向了卫峥又笑道:“只是想不到竟然在朝歌古城遇到了小川你,真是意外之喜。”

    “去齐国?”卫峥一听,心下算了算时间,当即看向张仪开着玩笑道:“师兄此番出使齐国莫不是去忽悠齐王了?”

    “哎~小川妄言了(liao)。什么叫忽悠?说的这么难听。”张仪罢手,旋即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邦交、邦交,哈哈——!”

    张仪看卫峥连连点头满以为真,旋即被逗乐了,两人忍不住畅快而笑。在卫峥这里倒也不拘泥,张仪深知:张子岁深得捭阖之术,或可以忽悠天下诸侯,却不能忽悠鬼谷门徒,更忽悠不了卫峥。

    卫峥闻言止笑而又道:“师兄此番奔走,是欲破解秦齐桑丘之战危局,是也不是?”

    “小川刚刚出山却是对天下局势尽了于胸啊。”张仪惊讶的说道,没有直接承认但也等于承认了。

    废话,历史确凿记载的东西。

    关于秦国与齐国的桑丘之战,卫峥自然知道,这一战是秦国败了,意义及其重大,是秦自商鞅变法以来首次打了个大败战。

    秦攻齐国的桑丘之战,秦借道韩、魏而向齐国展开攻伐,先是越过韩、魏、卫三国,最终在桑丘之地爆发大战,孤军深入的一万多秦军折戟与此。

    卫峥还清楚的记得,秦国得知前线大败,刚刚东出函谷的秦王非常害怕齐国和楚国联合起来攻打秦国,于是连忙派遣使者陈轸前往齐国,现在看来,张仪也去了,可见此战对秦国影响之大,并以“西藩之臣”的身份前去齐国向齐威王谢罪。

    不久之后便有了著名的秦楚齐三国会盟于宋国啮桑(nìe,sāng)的历史,至此秦、齐两国将近二十余年无交兵。

    卫峥知道啮桑会盟发生于前323年,正是今年,也就是眼前的这位师兄张仪会代表秦国参加啮桑会盟一事,马上就要开始了。

    “秦王太急迫了,东出函谷而天下恐于强秦,又于龙门称王,尽出风头于天下。”只见收起心思的卫峥慵懒的坐卧着对张仪说道,顿了顿,带着一副惬意的神情又补充道:“如今战国七雄格局平衡,秦国虽强,即便举倾国之力却仍旧没有灭一国之能力。话虽如此,然强秦者天下皆惧,更惧今后之秦国有灭国之力而打破天下平衡,这次秦王不远万里伐齐,这不明摆着让天下人一起揍你,群起而攻之的嘛。”

    不过也不无道理,两世为人的卫峥很清楚,秦惠文王这个人,即君主位以来,这辈子做梦都想要东出函谷,有了他老爹秦孝公一辈子苦心经营的秦国迅速强大起来,便自认为可以涿鹿中原,倒也不足为奇了。

    张仪自饮一杯,并不介意卫峥的慵懒惬意的坐姿,说道:“小川你能看出来张仪不意外。实不相瞒,东出函谷,龙门称王都是张仪极力主张又恰好正合我王之意图,现在看来的确时机未到,伐齐之事不但大败反而惹来天下可能联合攻秦的祸事,我这是绑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祸是师兄你惹出来的,所以现在也要擦屁股了。哈——!”卫峥笑道。

    “休得取笑——!”张仪无奈的道:“实不相瞒,此次我随陈轸出使齐国,便是为了秦、齐、楚三国会盟啮桑之事,以便化解此次秦之危局,亦是化解张仪危局。”

    这一次秦国碰壁,与张仪撇不开关系,若是不能化解危局,张仪本人就有丧失秦国相位的危机,卫峥见他还能如此泰然自若,心中也不由得佩服。

    “若是会盟失败了呢?”卫峥看向张仪,忽然反问道。

    “这……”张仪有些迟疑了,失败,自然考虑在内,但却竭力避免失败,如果真的失败了,恐怕秦王即便有恻隐之心,也会罢了张仪的相位以安抚朝臣。

    “川有一计,可并解危机,师兄愿听否?”卫峥忽然笑道。

    张仪听之眼睛顿时一亮,卫峥的才华他很清楚,虽然十多年未见,但在云梦山之时,他也知道老师鬼谷子对这个弟子最为满意,评价之高视为历代鬼门弟子之最,尤为惊讶。卫峥自幼就展现出了惊人的才华也是亲眼所见,惊叹不已,被老师破格收入座下关门弟子。

    时隔十多年,卫峥出山了,或许已经尽得鬼谷绝学。

    说有一计,张仪不得不重视,观察了下四周,小声道:“师弟请说。”

    “此计是建立在会盟失败的基础上。”卫峥说道。

    “会盟失败?”张仪狐疑。

    “若会盟功成,秦之危局自然可破,师兄相位亦可保,川之计谋自然无用,师兄可斟酌。”卫峥说道,忽然若有深意的看向张仪,补充道:“师兄,以我一家之言,卫峥猜测秦国应该不怕三晋联盟,三晋之盟成不了气候,对秦无威胁可言。秦,怕的是东齐和南楚两大强国也来搅混水,秦王最怕齐楚两国联合攻齐,直至演变天下合纵攻秦,故有啮桑会盟。”

    卫峥顿了顿,再道:“卫峥猜测秦王其真意并不在三晋。而啮桑会盟,秦王真意乃防止齐楚两国联合是也,以便或盟楚拒齐,或盟齐拒楚。致使山东诸国混战、不和,秦可得益。如此,秦国东出函谷方才无虑,涿鹿天下亦可无忧,师兄是也不是?”

    “小川还请直言,是何计策?”张仪内心微微一惊,这位师弟对天下大势果然看的透彻,不但如此竟然还洞悉了他和秦王共同商议的图谋策略,实在太吃惊了。

    “鬼门有云,天下时势,因时而用势。”卫峥起身正坐,道:“若会盟失败,那就将计就计,再生一计,来个连环之计。”

    “哦?”张仪好奇不已,静听下文。

    只见卫峥侃侃而道:“魏楚两国今年必有一战,便是时。”

    张仪闻言亦是皱眉沉思,并问道:“何以见得?”

    卫峥前倾身子,靠近了些,才说道:“秦魏是世仇,楚魏亦是世仇。先说楚国,自楚肃王伊始,楚国休养生息近六十余年,直至当朝楚王(楚怀王),国力之强盛楚国空前。成为并列秦与齐为天下三大强国之其一。楚国幅员辽阔,方圆数千里,物产之丰富及其人口皆为天下之最,如此强楚,当今楚王必定以伐弱魏而一血径山之耻辱,若伐魏,今之魏国又何以拒敌楚军于魏境之外?师兄以为如何?”

    此话一出,张仪的眉目皱的更紧了,看向卫峥问道:“小川当真以为魏楚两国必有一战?”

    “今年必有一战。”卫峥无比肯定的说道。

    连时间都这么肯定?

    张仪也非常人,卫峥的分析不无道理,便顺着思路自言自语道:“楚一旦伐魏,秦国必然与楚交好一并弱魏,如此担心的便是齐国了,三国会盟啮桑即便失败,秦之危局自然也能化解。”

    想到这里,张仪心中大喜,顿时看向卫峥连忙问道:“小川,何为将计就计再生一计之连环计?如何走这一步棋?”

    “稍安勿躁,师兄。”卫峥也四处瞟了瞟,回身朝张仪招了招手,耳语道:“啮桑会盟若失败,师兄回秦之后可与秦王演一出苦肉计:张子本就在秦廷不受诸臣待见,桑丘大败,致使秦国陷于山东诸国合纵攻秦之危局,来日朝堂必遭朝臣群起而攻之,师兄可顺势而为,言张子再无策可献,于是交出相印请辞秦国而离秦国。”

    “其次,张子被逐出秦国,天下皆怜张子,而张子又为魏人,此番强楚大败魏国,张子若此刻事魏,魏恐于秦国之威势,师兄则可借势入魏事魏,暗中为秦国牟利,秦王必然赞成。如此,张子在魏廷,极力促成魏国与秦国交好,以绝秦国再受山东诸国群起而攻之后患、或可说服魏王亲秦疏齐、楚。”

    “此连环之计,致使秦国涿鹿中原可进退自如,张子相位可保,不但符合秦王东出大策,亦可巩固师兄主张的连横之策……师兄以为如何——?”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