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章 客遇张仪@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云梦山山底,卫峥再回望演兵岭的方向,目光带着五味杂陈,既有依依不舍又百感兴奋。

    不舍是因为这些年来的深厚师徒之情,王祤是个如师亦父的长者,对己倾囊相授,集鬼谷绝学于大成。

    兴奋是因为身处这个旷古绝今的大争之世,礼坏乐崩的春秋战国,旧制度的分崩离析致使天下该何去何从而无人知晓,便有了诸子百家争鸣于世的壮阔图景。

    既然上天让自己重生来到这金戈铁马的战国岁月,又师承鬼谷门集大成,还有一个名副其实的贵族身份,不亲手建立一卷宏图霸业而把卫峥这名字照耀万古,岂不是一场人生大遗憾?

    这一路上,卫峥观赏云梦山的清秀风景,不禁想起了后世著名的典故。

    相传在数十年前,鬼谷子在演兵岭斩草为马,撒豆为兵,授旷世兵法于坐下门徒孙膑庞涓二人。

    重生前的卫峥对于孙膑庞涓二人的大名可谓如雷贯耳。

    庞涓事魏而让魏惠王称霸中原,致使天下诸国恐魏;孙膑围魏救赵的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大败魏军,庞涓自刎而死,魏国从此一蹶不振,逐渐失去中原霸主地位。

    孙膑事齐而为齐国奠定了霸业。

    卫峥不由得感慨连连,鬼谷门徒纵横天下,以天下为棋盘,诸侯为棋子,纵横捭阖(bǎi-hé),整个战国时代几乎就是鬼谷门徒纵横捭阖于天下的时代。

    先有孙膑庞涓,今有张仪连横诸国,而还未显迹的苏秦也即将名动天下。

    卫峥想不到今生能够有机会跟这群牛人并列于世,在战国争雄于天下,更想不到还会与他们同门师承鬼谷,而今这一代的师兄们已经开始纵横天下,自己最后一个出山,师兄们尤其张子张仪已经名动天下了。

    “大乱之世,是为大争——!”卫峥自言自语的叹息,想到了鬼谷子的话。

    此刻已经走出了云梦山,卫峥不由自主而再次停留了下来,愣神的望着演兵岭,回忆起了当时与师兄苏秦两人对望而坐,排兵布阵,那时才重生战国八年左右。

    ————

    十二年前……演兵岭……

    苏秦和卫峥在演兵岭,斩草为马,撒豆为兵,苏秦为赤方军帅,卫峥为皂方军帅,双方各掌一军相互对垒演练。

    “如常山之蛇,击首则尾至,击尾则首至,击中则首尾俱至,妙!这场我输了!兵无常势,兵不厌诈,想不到小川你竟然将大军演变成为长蛇阵!”苏秦笑道,排兵布阵输给了八岁大的小师弟并未有任何不耻,这个时候的苏秦也是极其年轻。

    “师尊言,排兵布阵之要诀在于进可攻,退可守,攻守兼备。攻,则势如破竹;守,则固若金汤。此长蛇兵阵,蜿蜒起伏,犹若长舌一般,守尾俱至,乃奇兵,险胜师兄罢了!”八岁大小的卫峥如此说道。

    “兵无常势,诡道也。小川不必如此,苏秦伐兵谋略之道确实不如师弟,何足道哉。”苏秦一笑,卫峥虽然才八岁大,却从来不敢小觑,这位师弟的才华就连老师鬼谷子都惊为天人,不过他也不甘认输,于是便道:“兵谋之道,苏秦确实不如。不过捭阖之术未必弱于师弟,再来,这次你我以捭阖之术比对一番——!”

    “好——!”

    ……

    卫峥收回当年的思绪,面向云梦山再叩首三拜,起身不再回头,豪气万丈的声音响彻幽谷:“战国,天下,大争之世,师兄们,我卫峥来了!”

    鬼门一派位于朝(zhāo)歌境内,临近当日黄昏时分,离开云梦山鬼谷门的卫峥自然首先来到了朝歌城,对于这座名城古都不论是前生还是今世,卫峥都是如雷贯耳。

    朝歌古城是殷商时期的都城,殷商时代本就重鬼神,而关于朝歌古城的传说太多了,如摘星楼、名动千古的红颜祸水苏妲己等等。

    朝歌不但是前朝殷商的都城,自己这个便宜祖宗自康叔祖封地于卫,朝歌古城先前也是卫国的都城。

    时过境迁,卫国多次迁都,而今的卫都在帝丘(濮阳),知晓这个时代历史的卫峥知道,自己这个便宜祖父因为卫国国小势微而自贬为候,随后现在卫国当朝君主子男劲的后嗣更是自贬为君,到战国末期的卫国仅存濮阳一地。

    自贬为君,只有诸侯国的封臣才会自称为君,如武安君白起、商君公孙鞅(商鞅),可见越到战国后期,卫国几乎名存实亡。

    卫峥有大争之心,这个卫国嫡系后嗣的公族身份便显得非常重要,名分在这个时代实在太重要了,卫峥虽然是两千多年后穿越过来的灵魂,但在天下战国这个大争之世,也断不敢以庶民士子的身份登高一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种言论固然惊世骇俗,但在这个时代绝对不会有人响应号召。

    那么卫峥这个卫国公族嫡系后嗣的名分就很重要了,不然才华再横溢,不论志向多远大,也不会有人追谁你一起打天下。

    “先生,里边情!”

    进入朝歌古城内的馆驿,里边的伙计看到卫峥一身袍泽,举止气度不凡,一身士子风范一看就不是庶民百姓,便尊称为先生。

    战国时代,士子虽然是最低等级的贵族,但地位也是无数人不能企及的,士子是这个时代的精英阶层,即便各路诸侯对待士子都是礼遇有加。

    “伙计,给我准备一间房,有什么吃的送来便是。”卫峥说道。

    “好嘞,先生请随我来。”

    就在卫峥准备跟着馆驿的伙计上楼,徒步而行时不经意的一丝余光看到了一张桌子旁边的蒲团上席地而坐的男子,周围的桌子还有几个随从力士,卫峥当下一愣,旋即直奔而去。

    士子穿着打扮的男子看到卫峥走来,礼貌的拱手,卫峥却一脸欣喜的说道:“师兄!”

    “师兄?”张仪狐疑的再次抬头看向卫峥,乍一看似乎有些面熟的感觉,却又记不起有这么一位相貌俊朗的年轻故人,疑惑至于再次拱手道:“张仪冒犯,敢问阁下与我可曾相识?”

    卫峥一听顿时了然,张仪出山鬼谷的时候,用古话来形容,那个时候自己还是黄口小儿一个,难怪不认识,现在的张子已经是不惑之年,四十多岁了。

    卫峥笑着说道:“张子可知有一故人唤作姬川否?”

    张仪一听姬川二字,先是一愣,旋即一惊,紧接着两眼瞪得滚圆,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此刻笑而不语的卫峥,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身在云梦山的光景,那个熟悉的小师弟。

    张仪猛然起身,死死地盯着卫峥,心中大吃一惊,看着青年的神韵还真是像极了,连忙道:“你真是小川?”

    “师兄在云梦山大展捭阖之术,川,至今印象深刻。”卫峥如此说道,这下张仪终于可以确定了,当下大喜,连忙牵着卫峥的手入座示意坐下,而他本人则是在原位席地而坐:“哈哈哈,真是有缘呐,没想有到在这朝歌境内能够遇到同门师弟,小川快入座,快快入座,你我当痛饮三天三夜。”

    “师兄出山多年,相秦而名动天下,今之天下谁人不知张子不费一兵一卒,只凭口舌便可得魏十五城池于秦呼?”刚刚坐下的卫峥说着一脸叹息的补充道:“却不料张子相秦得志竟然连同门都忘却了,呜呼哀哉——!”

    “扯——!”张仪看卫峥那表情便知道他是装的,又笑道:“师弟莫取笑张仪了,十数载未见,谁还能识得?当年那五六岁的黄口小儿而今已是行冠之年,啧啧啧,瞧瞧,委实俊朗的很,哈哈,来,你我且先痛饮三杯!”

    一番寒暄,张仪见卫峥离开了云梦山,于是心中一动,便道:“小川,看来你也师承出山了,不若随我一同回秦国共事?秦国有一统天下之力,我王亦是一代雄主,乃求贤若渴之明君,张仪向我王力荐,以小川你的才华,定能在秦国一展宏图之志也。”

    好不容易穿越过来,就是为了去秦国上班?给嬴驷那货打工?开什么时空玩笑?

    卫峥笑着婉拒道:“师兄好意,川心领了。只是卫峥志在母国,无事秦之意!”

    “卫国?”张仪愣了愣,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四周随后道:“小川不要介意,张仪乃势利之徒便就事论事矣。天下大势不可违啊,今之卫国在诸雄列国中夹缝求存,尚可苟存,实乃名存实亡也,以你的才华,留在卫国……委实屈才,大为可惜啊——!”

    一句志在母国,张仪就急了,哪里听不出卫峥的意思,可如今天下大势已成,即便是天纵奇才也难以逆势而为,卫国已然失去了争雄天下的资格和机会,被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在张仪看来,被师傅鬼谷子惊为天人的卫峥却偏居一偶,逆势而为,简直是天理不容。

    卫峥见张仪还想要劝说,连忙抢先道:“师兄切莫多言,卫峥心意已决,宁为鸡口,毋为牛后。”

    张仪欲言又止,不忍长叹一声,这个师弟是卫国公族后嗣的身份他也是知道的,卫国偏偏出了个卫峥这样的旷世大才,有雄主之志向,却无奈家国衰败。

    若是生在他国,何愁国能不强?

    天意弄人啊——!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