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97章 往死里坑齐的苏秦@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赵国可出十万大军!”

    “燕国可出八万大军!”

    “韩国可出五万大军!”

    “楚国可出五万大军!”

    列国君王纷纷开言说道,光是四国之兵总和便已经达到了二十八万大军,赵国虽然在四国当中国力最强,合纵伐秦之时便出动了二十万大军,此番赵王何决议出动十万军队,卫峥也没有反驳,毕竟西边秦国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动作,赵国也是顾及这一点,出征前定然会派遣军队驻扎西境,倒也没有私藏。

    至于燕、楚、韩三国,皆国势羸弱出动十八万人马也的确是他们所能够承载的极限了,卫峥心里有了决断便说道:“本王出动二十万大军!”

    四国君主一听卫国愿出动二十万大军,顿时心里安心了不少,那边是将近五十万联军对齐国发兵迫境,此次合纵伐齐,大业可期啊!

    自然,卫国成为了绝对的主力与核心,卫峥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此次合纵伐齐的纵约长。

    “合纵之谋,大势所趋,我联军五十万大军可谓力压齐国,然齐国毕竟累积三世,国力强盛,齐之技击亦为天下有名的精锐之师,不可大意。”卫峥环顾诸王,又道:“我军兵力虽然强于敌人,确是由五国之兵构成,因此,伐齐联军必须同心同德,必须统一号令。当年犀首合纵五国攻秦,何以惨败?便是即不同心,也不同德,更不听主帅统一号令,临战变阵,致使秦国大胜,前车之鉴哪。”

    列国君臣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时卫峥说道:“至于联军统帅之人选,本王决议由魏缭将军担任,想来诸位应当无异议。”

    末了,便见年轻的魏缭出列面朝诸王拱手一礼,众人对于卫峥的这个决议颇感意外,原以为会启用武安君白起为帅,想不到竟然再次启用魏缭。

    不过回想一下也有道理,魏缭因合纵伐秦大胜而名动天下,此时更是如雷贯耳,他有着合纵联军指挥作战的经验,已经在合纵伐秦之战建吴起之功,再破函谷关,其为联军统帅无疑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骤然间,众人都好奇的看向了站在大殿内的武安君白起,此时后者手心握手背而附于身前,站在大殿之上一动不动,不苟言笑。

    卫峥见众人无言,知道没有人反对魏缭再次挂帅,便继续道:“此次我五国讨伐齐国之大致方略,当兵分两路,一路大军由武安君白起统帅我卫国十万精兵攻占齐国河东之地,这一路大军的战略目的便是牵制苏秦所部的齐军主力。”

    便见一席戎装着身的白起微微上前几步面朝诸王拱手一礼,武安君再次归位,卫峥继续说道:“另一路大军则由魏缭将军统帅五国联军剑指临淄。”

    在座的各国当中,如廉颇、乐毅、赵奢等武将听到卫峥公布的作战方略无不点头认可,五国合纵完全可以两线作战,分别从齐国东、南两路出击,而齐国刚刚灭宋,消耗颇大,加之白起在观津大败匡章,齐国第一大将的陨落必然影响齐军士气,齐军断无锐气可言。

    “此次合纵伐齐,形势于我联军大为有利啊,或一年之内可破齐,绝非不可期啊。”乐毅侧头跟身边的赵奢说道,后者亦且深以为然的点头。

    这时,卫峥的声音再次响彻大殿:“本王仍需再三叮嘱,此次伐战必须统一号令,万不能擅作主张而自乱阵脚。”

    ……

    当月,卫、赵、燕、韩、楚五国之君于朝歌共誓告天,五国合纵伐齐,替天行道,广示天下,一时之间,举世皆惊。

    三个月之后,赵国、燕国的十八万步骑大军挥师南下,韩国五万步卒东进,楚国五万兵马北上,列国之兵集结在朝歌城之外的郊野安营扎寨,那漫无边际的大帐使得列国出入朝歌的人士无不目瞪口呆。

    这种阵仗,简直毕生难得一见。

    猎鹰在天际盘旋长鸣,这一日近五十万大军纷纷拔营,浩浩荡荡的军队一分为二,武安君白起亲率十万卫国精锐之师先行一步,紧随其后的便是魏缭所统帅的三十八万五国联军。

    两路大军分别从宿胥口与垝津两个渡口横渡黄河,白起这一路大军进驻桂陵城,第二日抵达当年卫宋之战的阳山一带,这十万大军的目的就是直扑彭城要与苏秦灭宋时所统帅的二十万齐军主力博弈。

    与此同时,魏缭所率领的联军则是向东进军,卫国河东一郡的首府,即“濮阳城”变成了两路大军所需要的粮草屯扎地,繁华程度仅次于朝歌的濮阳城在齐军进攻时被破坏了不少城内的设施,无数的房屋被投石机所焚毁,而此时城内的街道上都停满了装载着粮草的马车、牛车、驴车。

    繁华的濮阳城早已经成为了前线。

    五国联军浩浩荡荡地穿越了整座城池,自西城门而入,于东城门而出,直奔观津,马陵道近在咫尺,通过了此地便是齐国地界了。

    马陵道是魏梁国失去天下霸主地位开端,魏缭对此地尤为深刻,大军行进观津之地便放缓了进军速度,派遣赵奢着五千骑兵为前军先去探一探马陵道的虚实,毕竟名将庞涓就在此地栽了个大跟头,前车之鉴也使得魏缭不得不慎重行事。

    与此同时,白起的十万大军也已经抵达了沛县、啮桑一带,大军进驻沛县在此安营扎寨。

    帅帐之内。

    “武安君,这彭城依丹水、泗水而筑,加之此城乃是兵家必争之地,其城之固,易守难攻。”为副将的穆邯略感担忧的说道。

    白起的目光从沙盘地图上移开,笑看着穆邯说道:“你担心我军牵制不了齐军主力?无法达到我王之命?”

    穆邯坦然的点头,“齐国大军主力尽在宋国,王上之大谋在于命我军牵制齐国主力,可一座坚固的彭城挡在我军面前,齐国大可留下五万大军死守此城,余下十五万大军定能返回临淄,而我军却也无可奈何啊。”

    “报——”这时,一个披盔戴甲的斥候进入了帅帐:“启禀武安君,齐军主力尽出彭城,一路北上直奔我军驻地,隔日便到啮桑!”

    “你说什么?齐军弃城不守,反而主动求战?”穆邯一听震惊万分,不由得看向了白起:“武安君,苏秦他疯了?”

    白起顿时精神大振,“传令,升帐军议!”

    ……

    与此同时,齐国的主力大军摆开了一字长蛇阵一般浩浩荡荡的从彭城而出,大军之首,苏秦策马而行,这时齐国的副将挥舞马鞭跟上来,面向苏秦拱手说道:“武安君,如今我齐国遭受五国攻伐,形势于我极为不利,末将以为还是退守彭城为上,可依托城之固先挫白起所部之锐气……”

    “将军是惧怕白起凶名?”苏秦淡淡的说道。

    “这……我……”齐副将欲言又止,武安君之名对于天下列国之将可谓如雷贯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至今从无败绩,据守濮阳数年使得齐军对此城毫无办法,就在数月之前,更是于观津之地将齐国第一大将匡章斩杀,震动了齐国所有的将军们。

    他要说不惧怕白起之名,定然是假的。

    “白起是卫国之武安君,我苏秦是齐国之武安君,岂能长他人志气而堕自己威风?将军勿躁……”苏秦罢手制止他,继续说道:“白起此人的确不可小觑,本帅此次之谋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敢情武安君示下。”齐副将拱手而道。

    “其一,五国联军合兵五十万大军兵分两路欲亡我齐之心人皆可知啊,依我之见,此乃卫王试图以十万之兵外加白起凶名来牵制我齐军主力,何也?自然是为魏缭所部五国联军创造战机,退一步但如你所愿,如若本帅留守五万兵死守彭城,余下十五万大军乘势回援,我齐国倾国之力也只能合兵不到三十万与魏缭所部决战,而魏缭有四十万大军,即便我齐国合兵尚且不如五国联军啊。”

    “当然,敌攻我守,我齐国在主场作战自然有所优势,然其结果必然陷入与魏缭对峙僵持的局面。”说道这里,苏秦顿时看向了那齐将,问道:“灭宋之战,我齐国本就已经消耗过多,以一国之力与敌五国对峙坚持,将军莫不是忘了秦国何以惨败?在这我齐军就此全部被魏缭所牵制,将军可又曾想过白起这一路大军如何解决?”

    “这……”齐副将顿时语塞。

    是啊,如此一来彭城制造被破,那么白起这一路大军必然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变数,齐国主力尽与魏缭对峙,便在也无兵去对付白起了。

    苏秦见他哑口无言,旋即笑呵呵的说道:“所以破局之道便是主动出击,我齐国绝不能重蹈秦惨败之覆辙,定要速战速决,如今我有二十万大军,而白起只有十万,何惧之有?当年卫国与秦大战与阳山时卫王有句话说的好啊:狭路相逢将勇者胜利!只要我军一鼓作气定能以兵力优势力挫白起所部,只要大败这一路卫国之兵,定能大挫魏缭所部联军士气,没有了后顾之忧,再与魏缭或对峙、或决战皆可已矣!”

    “末将知罪,不该质疑武安君之谋。”那齐国副将顿时心服口服,连忙拱手一礼。

    “呵呵……将军何罪之有?当此之际,国难当头啊,正是我辈建功立业、以解王忧之时啊。”苏秦笑意使然的说道,而他的内心的想法却是与之表面截然不同。

    这齐国之将乃至齐湣王也万万没有想到,苏秦正在一手把齐国的这支主力往火坑里推。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