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88章 魏冉出使朝歌@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就在齐军对宋都城睢阳发起进攻之际,秦国也是为了应对危机动作频频。

    韩都新郑。

    韩相张平匆匆入宫面见韩王,“启禀王上,我韩国在秦密探来报,秦国疑似正从武关调动大军,要避开函谷关转而杀入我韩境,秦国更是扬言要攻破我新郑王都!”

    “你说什么?”韩王一听大惊失色:“秦国主力不是在司马错手里与我联军僵持对峙的吗?秦王哪里来的那么多军队?”

    “这个……臣也闻其不尽详细。”张平迟疑的道。就在韩王为之焦虑时,侍从前来禀报:“启奏大王,我韩国在卫国的密探有要事禀报!”

    “卫国?”韩王愣了愣,忙道:“快宣!”不消多时,一个臣子入得殿内面王拱手道:“王上,相国。微臣在卫国打探到了新消息,秦相魏冉已经进入卫国境内,目下正赶往朝歌。”

    “秦相何故去朝歌?”韩王自言自语,旋即连忙问道:“可知魏冉前往朝歌意欲何为?”

    “据臣打听到的消息,秦相前往朝歌疑似要与卫王和谈。”那臣子如是说道。

    和谈?韩王一听又不淡定了,秦国一面扬言要派大军兵出武关直扑新郑,本来他对这个消息颇感吃惊,但也很是狐疑,即便如此韩国断然不能独扛西秦,但有卫国在背后秦国也奈何不得。

    可如今的消息得知秦相亲自动身前往朝歌,韩王如何能淡定?倘若魏冉在朝歌与卫国达成了什么密谋,比如突然与秦国修盟,秦一旦把卫国给稳住了,接下来就是对韩国下手的时候了,没有了卫国在上头罩着,韩国何以与秦国抗衡?

    韩王想到这些已是吓得惊慌失措,眼下韩国境内刚刚经历一场洪涝之灾,正靠着卫国的援助才使得国境之内没有爆发民乱,可眼下发生这档子变故,这可如何是好啊。

    “我王勿躁!”张平看到惊恐焦虑的韩王,连忙安抚道:“依臣之见,我王之担忧大可不必,卫王何许人也?岂会背信弃义,失信于天下?想我韩国自卫楚大战以来便唯其马首是瞻,从此便与卫王其共进退,卫若有负于韩,不仅是让我王寒心,也让三晋寒心呐,卫国必失道于天下,那今后三晋乃至天下群雄何以敬服卫王?又与反复无常的虎狼之秦有何区别?以卫王之雄略,断然不可行此下策之举,使其国威大损。”

    韩王一听心里总算有点着落,张平说的有道理啊,可还是不放心,忙问张相道:“那秦相赶往朝歌此举……”

    张平呵呵一笑,不以为意,“依我之见,秦相魏冉动身前往朝歌,正是说明秦国已经不堪重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故有此求和一途。”

    “既然求和,又何故扬言发兵攻我?”韩王不解的问道。张平想了想,拱手回道:“王上,或许这是秦国别有用意,是魏冉暗中传达隐意于我王。”

    “何意?”韩王大感疑惑,双方互为敌国,何来此举?张平又接道:“我王想想,假若秦军真有兵力转攻我韩境,我王势必召回暴鸢将军和伐秦的韩军拱卫都城,如此一来联军瓦解,我韩国等同于退出伐秦一途,赵、韩两国先后撤离便成了卫、秦两国之争,不就给了魏冉求和的筹码了?”

    “当然,这只是微臣的猜测。可如今我韩国与秦已宿愿难消,我王万万不得再次开罪卫国,否则西秦东卫,我韩国夹在中间必然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韩王显然感觉有点绕,当即打断了张平的话,“相国不要绕弯子了,且直说便是!”

    张平直言道:“最好是两边都不得罪,即便得罪秦国也让卫王去出头,臣以为,我王不若顺其自然,以秦军压境为借口,韩国也已因此战及洪涝之灾不堪重负,故此向卫王提议能否与秦休兵止戈,如此一来便不会开罪秦国了,如若卫王不允,我王务必与其共进退,万不可轻易得罪卫国。”

    韩王也知道,这天下的列国之间没有绝对的盟友,便说韩国虽然唯卫马首是瞻,还不是因为有利可图加之摄于卫峥的胁迫不得已而为之,故屈从于他人屋檐之下。

    韩王并不蠢,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已经明白天下间没有永恒的联盟,这不,三晋与秦大打出手,打了四年了,秦国连函谷关都丢了,关中危在旦夕,按理说这是双方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可秦相就在这个时候出使朝歌了,或许过不了几天卫秦之间就会结盟修好,韩卫之盟就此破裂也绝非不可能。

    想到这里,韩王冷汗直冒,连连道:“不行,本王要亲自去朝歌一趟,无论如何也要保证韩卫之盟,万万不能与卫失和,否则韩国危矣!”

    韩国曾经抱的大腿,一个楚国已经沦为鱼肉,连韩国都可以欺凌他,而秦国这条大腿是不可能抱住了,韩王也不敢去抱,现在只有抱着卫国的大粗腿才有立国的可能了。

    韩王就这么仓促的整装一日便带着一队人马火急火燎地出了新郑,直奔朝歌而去了。

    ……

    三日后,朝歌。

    朝会之际,卫国君臣汇与盘龙正殿,当此之时卫国君臣上下皆一片喜色,拍马之臣哪里都有,卫国也不例外,便有不少臣子乘机对卫峥歌功颂德,卫国如今国威浩荡,伐秦大胜更是将威名远播四海。

    这时,只见一名宫中侍卫进入殿内秉承道:“启奏大王,秦相魏冉求见!现于殿外候立。”

    消息传到群臣耳朵里,顿起议论,位列其中的景玱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啊,真是有趣哪,王上,有着虎狼之称的秦国竟也有低头的一天啊,哈哈。”

    “西秦显然是摄于我大卫之兵威,战场上不敌我,故有此一举啊!”另一个臣子面向君王巧言的说道。

    一时之间,文武群臣皆一片笑声,好不得意。

    “宣——!”座上的卫峥言简意赅的道。

    “宣,秦相魏冉觐见——”

    大殿之外,魏冉带着两个随行的仆从不快不慢的进入了盘龙殿,双目完全忽视了殿内两侧的文武大臣,来到殿中便面王长身一躬,不卑不亢的说道:“外臣魏冉,拜见卫王!”

    “免礼!”

    “谢卫王!”

    一番客套礼过去,卫峥于王座之上正襟危坐,有意无意的说道:“贵国的函谷关都丢了,秦相不去守国反而有如此雅兴莅临本王的朝歌,不知意欲何为。”

    “朝歌城天下闻名,魏冉早已想要来此开开眼界,此次正如我愿哪,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一见更甚其名啊,呵呵……”魏冉镇定自若,回应的语调大有谈笑风生的味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