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85章 一代雄杰,主父之殇@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一道巨大的流火划过夜空,使得空旷漆黑的大地倏忽一亮。

    沙丘离宫,赵主父呵呵地笑了。

    李兑、公子成二人带兵包围了离宫,可谓稳超胜券。他们不敢背负弑君的名声,既不冲入离宫之内又昼夜包围离宫,这般做法是要让离宫中的赵主父自生自灭。

    李兑、赵成二人走的这步棋,看似险棋,实则老辣之至,能得以在这围困沙丘离宫中做到一举掌控赵国上下局面。赵雍知道李兑、公子成二人有这个资本和能力,沙丘宫变不是寻常宫变,寻常宫变那是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就以多快速度,所谓迟则生变。

    而他们二人根本就没有这个后顾之忧,完全不怕久托,因为李兑、赵成拥立赵王何,这是他赵雍钦定的赵国君主,正统地位不容置疑,如此一来赵国的王族宗室便不会有任何反对声音的出现。

    沙丘宫变的出现让一代雄杰悲痛后悔万分,赵雍明白这一切都是自己连错遂使赵章阴谋作乱,可谓作茧自缚,加之乐毅、廉颇等心腹及其赵国主力大军皆不在国境之内,便给了李兑、公子成这一党绝佳的“定国平乱”的口实。

    真正让赵雍痛心的是,可力挽狂澜的肥义老相国不幸死于乱刀之下,肥义乃是赵肃侯的托孤重臣,三朝元老,忠于赵王何也忠于赵武灵王,肥义老相国若在,此围必然得以解脱,安得有李兑、赵成二人如此猖獗?

    事已至此,为之奈何。

    目下如此形势,李兑、公子成二人便是要明火执仗的暗示赵国上下:赵主父昏聩,促使变乱生,已不足以当国,理应拥护少主定国,但有不服者大可来这沙丘离宫理论。

    自古以来,天无二日,国无二君,既立两王,必以分治,赵国两分,必起战端,二百载赵国便就此毁于一旦。赵雍欲立两王开始,便已经与赵国的王族宗室背道而驰了。

    此情此景,便是经历血火磨砺的赵雍,如此一错再错,赵国上下谁人能说赵主父还有德望足以掌国?

    时间能消磨一切,自然包括忠心。

    随着时间一天天悄然离去,原本忠心于主父的人发现他再也没有力挽狂澜于既倒的能力,知道赵国从此要变天了。

    于是乎,离宫之内的人纷纷出逃,就连身边的侍卫吏员仆役都开始偷偷的往宫外逃窜,更让赵主父心寒的是,赵章也逃了,逃出宫外的人无一例外的被李兑、赵成所控制,赵章当场就被赵成砍了脑袋。

    一代雄主的赵雍竟是就此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这便是战国大世,君主如若英明,举国上下皆誓死追随,一旦昏聩,朝野上下但有机会便会弃之如履,绝对不会因为你曾经对国家有过煌煌功绩便会心有怜悯之心。

    当初燕王哙“禅让”子之遂使朝野听之任之,这一幕就发生在赵国东境,当时的赵武灵王也是倍感震惊,可世事难料,如今自己竟也被国人唾之,更是落得个比那燕王哙还要狼狈的境地,赵雍当真是有苦不能言。

    “我赵雍戎马一生,何以轻易屈从于胁迫?纵有错失,寡人仍旧是赵国之主,安能使李兑者之流如此犯上作践?不,你们要寡人死,寡人偏要活!待廉颇、乐毅边军到来,寡人定要廓清朝野,遂死也能得以瞑目矣。”

    赵雍壮年退位,自号主父,的确是一个不贪念权位之人。只不过是为了赵国图强,遂率领大军常年征战四方,平中山国、扫林胡、娄烦,开疆拓土,广国千里,岂有他哉!

    此时此刻,空旷如幽谷的沙丘离宫只有赵主父一人,赵雍带着最后的执念开始艰难的谋生。

    离宫之内有两个月的粮食,赵雍毕生戎马,一辈子都在征战四方,是天下鲜有的猛士豪杰,食量自然惊人,又身为国主,何曾会想过自己一国之主也会为食物发愁,这离宫中的食粮仅仅吃了一个月便吃的所剩无几。

    但是一股执念支撑着他,留下所剩不多的干粮便是极为节俭的一天只吃一顿,如今赵雍虽然快要岁在甲子,可虎虎生风之猛犹存于身,一日只食一顿干饭何以果腹?骤然间,一个月下来,白发苍苍的赵主父竟也形削骨立,即便身着一身紧身的胡服,此刻也是空空荡荡的架在身上异常松散,仿佛是寒瘦枯萎的白杨,令人惨不忍睹。

    日复一日,凛冬降至,沙丘离宫的冬日尤为寒冷,没有燎炉,也没有木炭,巍峨庞大的离宫犹如冰窖一般。

    是夜,暮年的赵主父撕下几片好不容易寻到的帐幔用以生火取暖,白天便缩在宫外的一颗枯黄大树之下采光取暖,饿了便在离宫的府库里搜罗大大小小的粮囤鼎斛,一旦寻得几把灰土杂质相互夹杂的粗糙粟米便情不自禁的呵呵大笑,于是马上生生地塞进嘴里咀嚼,吃的满嘴是白沫也自觉津津有味。

    赵雍在等,他做了双重保障,一来是派人去边军传召廉颇、乐毅,主父知道廉颇、乐毅这些人对他忠心耿耿,只要他们得知李兑、赵成二人的事情,定会带着铁骑大军挥师而来。

    另一方面也派人前去就近的卫国,赵主父自认一切尽在掌握,认定以卫王的雄略定会发兵解围,让他如此自信源于两国常年结盟的关系,而且不是一般的结盟,乃是制约而盟,赵主父坚信只要自己执掌赵国,那么两国的关系就牢不可破,不会有变故,如果自己不再当国,两国关系便会徒增变故,主父坚信卫王定然能看到这一层面。

    可赵雍怕是到死也不会想到,卫峥非但没有发兵解围,反而一剑刺死了他的传信人,这还不算,还暗中把消息透漏给了李兑、赵成二人。他若知晓这一切,定会死不瞑目。

    赵武灵王到底还是低估了卫峥的野心。

    显然,拥有九合诸侯,一统宇内之野心的卫峥迟早要对赵国动手,又怎么会容忍一个雄主当政于赵国而与己并世?赵雍虽然在身后之事的问题上连连出昏招,可这并不能掩盖他的煌煌武功,有赵雍当政的赵国,卫峥还真的要谨慎万分。

    卫峥巴不得赵武灵王死,他这一死,执掌赵国的赵王何在卫峥眼里不过是一个犬牙尚未全矣的孺子,赵武灵王只想到了如何维持两国关系,却是根本没有想过一旦两国不和,自己的小儿子赵何又怎可能斗得过老谋深算的卫王?

    能够真正对卫王有震慑力的君王,其一是秦惠文王,其二是齐威王,其三便是他赵雍赵主父,都是并列当世一等一的天下豪杰,当国雄主。如今卫峥熬死了秦惠文王,也熬死了齐威王,现下就只剩你一个赵武灵王了。

    活得久才是最大的实力!

    事已至此,木已成舟,赵雍想不到这点或许也并不是最坏之事,至少卫国、卫峥没有给他带来更大的绝望,反而还有一丝丝的希望和可笑的寄托。

    须臾间,三月过去了。

    赵雍心中的执念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至今毫无音讯而动摇了,心中的希望正在渐渐化作绝望。

    三个月了,南边距离最近的卫王没有带兵北上解围,赵雍很清楚,如今朝歌与邯郸不但互不设防,而且互通驰道、直道,而朝歌与沙丘之间不过三四百里之遥,如果卫峥得知消息派兵北上,只需要一天一夜的急行军就能抵达沙丘。

    再说边军乐毅、廉颇,哪怕是在河西汾阴这么遥远的地方,但是三个月了,大军理应早早到来。

    可不论是边军还是南边的卫峥,皆毫无音讯。

    “定是李兑、赵成中道劫持了我的人。他们不得消息……”赵雍惊骇的道,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想太多,而是下意识的认为是赵成、李兑二人所为,以至于消息不能送达朝歌也不能送达河西汾阴的三晋联军驻地。

    主父彻底绝望了!

    这一日正直艳阳高照,枯瘦如柴的赵主父艰难的攀上了宫内的一颗大树,因为他发现树上有一鸟窝,更听到了鸟窝里时不时伸出头来只会喳喳鸣叫的雏鸟。

    离宫之内能吃都被他吃光了。

    “唉……”离宫之外,始终未敢离去李兑远远的看到这一幕,竟也不忍直视,泪目不止住,心有千言万语到头来却也无言以对,惟有摇头长叹不止。

    一代雄主竟是沦落到如此境地,令人唏嘘不已,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可若不是到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境地,李兑真的想要将主父迎回来,但他知道主父死自己才能活,他别无选择。

    李兑不忍直视,最终回到了军帐内。

    沙丘离宫之内,大树之上的赵主父看到几只赤||裸无毛的雏鸟,竟是忍不住呵呵的笑了,那是傻乎乎的笑,不消片刻便一把抓着塞进了嘴里,咀嚼的血水从嘴角溢出。

    今后每日都是如此,主父白天便出宫晒太阳,随后便继续在离宫中的树林洗劫鸟窝,赵雍每每攀登树上时便闻林中鸟儿似是愤怒的聒噪鸣叫不停,在大树顶上盘旋不止。

    赵雍仰天凝视着飞旋的鸟儿,骤然间他突然张狂大笑了,枯瘦如柴,面容腐朽,竟是长笑不停……

    茫茫大地,浩浩苍穹,惟有这不知何谓的长笑久久不能散去。

    赵主父终于从树上颓然倒下了……

    这一年是公元前二百九十六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大事,其一为函谷关百年之后首破于三晋,其二则是赵主父卒于沙丘。

    史书有一段如是记载:……主父呼人,无一应者,欲出则门下钥矣,一连围宫数月,主父在宫中饿甚,无从取食,庭中树有雀巢,乃探其雏卵生啖之,月余饿死。遂有后世作诗叹曰:

    胡服行边靖虏尘,雄心直欲并西秦。

    吴娃一脉能胎祸,梦里琴声解误人。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