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84章 求助卫王发兵解围@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那便依老相国说的做吧。”赵王何年轻,非常倚重肥义,他却没有料到这一个决定救了他一条命。肥义把随行的心腹高信叫来,命其紧闭宫门,万万不可轻易开门。

    显然,久经宦海的老相国肥义已经嗅到了危机,这还觉得不妥,他又连忙派出密信兼程赶往邯郸通知李兑和赵成,准备好这一切之后,老相国这才放心的带着几个骑兵跟随使者前行。

    肥义这批人走到半路正直日暮,早已在中道埋伏好的三百刀斧手误认为是赵王何来了,带头的一声令下三百刀斧手倾巢而出,肥义老相国和随行的几个骑兵就此惨死在刀斧手的血刃之下。

    此时,喊杀声已经谢幕,田不礼持着火把而来,他仍旧不放心,对尸体逐个的确认,惊悚的发现没有赵王何的尸体,死了的竟是肥义老相国。

    田不礼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如今已经走到这一步,唯一的出路就是走到黑,当即下令道:“快,速速包围赵何离宫,乘夜袭之,幸或可胜之!”

    当他带着三百人马乘夜冲向赵王何的离宫时,高信早已预先做了防备,亲自带着离宫内仅有的几十个侍卫死守宫门,直到天亮,田不礼仍旧没有攻入离宫之内,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田不礼命令手下用巨石系在木头上不停地撞击宫门,一时间吵闹声如雷。

    年幼的赵王何早已六神无主,正当在此危难之际,只听到宫外突然喊声大起,两支胡服大军纵马杀来。

    赫然便是李兑与公子成二人带着一千骑兵驰援而来,田不礼这三百人马被杀的片甲不留。

    宫中的高信透过乘屋一看是李兑和赵成与叛党厮杀,顿时大喜连忙来到了赵王何身边:“王上,有救了有救了,叛党已被司寇和公子成诛灭,我们安全了!”又连忙道:“快开宫门!”

    不消片刻,赵成与司寇李兑风尘仆仆而来,看到惊魂未定一夜未眠的幼主无恙,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二人顿时跪拜道:“臣等救驾来迟,请我王降罪!”

    “太傅,成将军快快请起,若无二位,本王凶多吉少,二位救驾有功,岂有罪过?”赵王何连忙亲自扶起了两位,李兑确是叹息道:“臣昔与肥义老相国相善,安阳君强壮而骄,其党甚众,且有怨望之心,田不礼之流刚狠自用,知进而不知退,二人为党行险侥幸,其事不远,不料今日被我一语成譏。”

    “对了,老相国危矣!”赵王何一想起了肥义,大惊而道,正值此时一个军士入内秉承:老相国身重三十刀而亡!

    李兑闻此噩耗,惊愕了许久

    “混账!”赵王何怒了:“叛贼赵章何在?”那军士连忙回道:“启奏大王,赵章已逃往主父离宫。”

    且说安阳君赵章,图谋败亡之后急走赵主父离宫对其痛哭流涕的哀求以庇护,赵主父心软,于是接纳了赵章。很快,李兑、赵成二人带着五百精骑奔向了赵雍所在离宫,三两下便将整个离宫给包围。

    公子成仗剑开路,欲破宫门入内擒贼,这时李兑连忙拉住了他的手,忙道:“将军且慢!”

    “司寇这何意?叛贼就在主父宫内,容我进去擒拿诛杀贼子。”赵成杀气腾腾的说道,李兑却摇了摇头,“主父开宫庇护赵章,可见心已怜之。你我包围主父之宫已是犯上,再擒贼而杀之,无疑伤了主父之心哪,事平之后,主父以围宫加罪我等,你我二人必掉脑袋啊。”

    李兑这么一说顿时让脑热的赵成冷静了下来,不由得背身冷汗,忙道:“这可如何是好?若遇主父,万一见夺,你我抗之便是非臣之礼,从之则为失职之罪。一边是主父,一边是少主,都不能得罪,此事无论如何却又必得罪一王,司寇可有妙计?”

    “少主年幼,尚不足与计,我等当自决之。”李兑说道,言之二面露狠色,转身看向了随来的兵士们顿时吩咐道:“都听好了,不许解围,抗命者即斩。”

    赵成一听大惊,连忙拽住了李兑的衣袖:“司寇你疯了?宫内可是主父啊!”

    “我如何不知宫内有主父?”李兑低声吼道:“可如今我等进退两难,主父、少主二人终要得罪一方,你说是选择主父、亦或少主?”言及此处,李兑左右一看在而耳语:“主父死,你我便有从龙护驾之功。反之,前途未卜,生死难料,望君识时务为俊杰也。”

    赵成一听,挣扎良久终是一狠心:“拼了!”

    ……

    朝歌。

    苏代急促的入宫面王,除了他还带来了一个人,赫然便是赵人。

    “卿有何事?”偏殿内,卫峥坐在王座之上,问道。

    不料,那赵人当即对着卫峥便是扑通跪地哭丧着道:“卫王救救赵主父啊!”

    “赵主父?”卫峥一惊,从王座山起身,连忙来到了那赵人身边:“此话何意?快快详细告诉寡人。”

    “禀卫王,主父被困于沙丘,李兑、赵成二人陈兵围宫,赵国朝野为之把控,鄙臣九死一生逃了出来,带我主父之名求卫王发兵解围。”

    原来是沙丘宫变啊,到底还是发生了。

    这一刻,卫峥感慨万千,堂堂一代天下雄主的赵武灵王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竟是到了要他国发兵解围的地步。不过卫峥想了想倒也释然,此时此刻的赵雍被困于沙丘,乐毅、赵奢、廉颇等人及其赵军主力均在河西,赵国内部被李兑、赵成控制也就不意外了,这帮人都是跟着赵王何的臣子,说赵雍此刻孤立无援也分毫不假。

    那赵臣见卫峥久久不语,以为卫峥不会答应,便忙着带以威胁之意道:“卫王如若不肯发兵,外臣只好赶往河西通报乐毅、廉颇等诸位将军撤兵解围。”

    此话终于把卫峥拉回了神来,此时此刻站在一边的苏代终始一言不发,听到这个赵臣如此一说又是看了一眼卫峥的脸色。

    这赵人摆着一副威胁的味道,大有马上就要告辞的架势,卫峥连忙道:“先生勿躁!”说着便朝着偏殿的剑阁而去,立即取下了一把古朴的青铜古剑,卫峥持君剑悠然走来,并义正言辞的说:“寡人与赵主父有二十余年故交,卫赵两国更是互为铁盟而不分彼此,今赵主父有难,于国于私,寡人断然不能袖手旁观。先生放心便是,大可无需赶赴前线扰乱阵前军士,寡人这便点兵五千精骑,亲自带人解赵主父之围!”

    那赵人一听,扑通地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卫王高义,卫王高义呐……”

    一旁始终默不作声的苏代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看了眼君王,心中陡然一惊,因为他看到卫峥的目光俯瞰那赵人之时,杀意尽显。

    说来缓慢,实则发生得飞快,就在那赵人连连叩头谢恩之时,青铜古剑已露锋芒。

    那赵人刚刚起身抬首,骤然间,他的双眼陡然睁大的滚圆。

    “额……”一道呻吟顿起,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胸口,冰冷的青铜剑已经将他捅了个透心凉,赵人一顿一顿的抬头终于看到了卫峥的面庞,此时后者面无表情,与之前义不容辞有着天翻地覆的差别

    “卫王……你……何也?”

    卫峥轻轻的贴住了他的身子,脑袋搭在了他的肩侧轻声耳语:“何也?呵呵……当然是赵主父一死,寡人将来对付赵国就容易得多啊。”

    末了,但见卫峥一皱眉头,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古剑,赵人就此应声倒地,地板上顿时染血一片。

    卫峥收剑入鞘,继而转目看向了苏代,后者一见王目扫来,顿时拱手而微微躬身:“王上……”

    显然,卫峥知道他刚刚展现的虎狼之态吓到了苏代,不过却也不以为意,旋即平静的说道:“此人或许不是赵主父唯一送话之人。苏卿,你即刻想办法把消息送到李兑、赵成之耳,赵主父或有耳目外出知会河西前军发兵勤王。”

    “诺——”苏代恭敬的拱手领命便退去。

    “慢——”卫峥举手言罢,苏代再次回来面王躬身不语,此时几个侍卫来到了殿内将尸体托了出去,几个侍从正一言不发的低着脑袋擦着地上的还有余温的血迹。良久,卫峥又道:“此事不能由你出面,更不能以我卫国名义,目下还没有到与赵国撕破面皮的时候,卿务必谨慎。”

    “微臣明白!”苏代保证道,卫峥点点头便遣退了。

    苏代一出盘龙宫而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王宫,不禁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液,喟然叹道:“伴君如伴虎啊……”旋即不再多言,匆匆地离去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