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83章 沙丘宫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乐毅来到白于山之后,将魏缭的战略方针说与赵武灵王听,赵雍得知他意图集中兵力与秦军再次会战与河西少梁,加之意气风发的赵武灵王在司马错这里讨不到半点便宜,原本雄心万丈意图以泰山压顶之势南下直捣咸阳的美梦也遥不可及。

    赵雍连连在司马错这里碰壁,无奈之下,对魏缭的决策也无从反驳。

    一山不容二虎,一军不容两帅,魏缭的本事已经彰显出来,加之联军之中有乐毅、廉颇、赵奢等赵国骨干将领,赵雍也放心赵军不会吃闷亏。

    于是乎,赵武灵王把他手里的十万铁骑交给了乐毅统领,他自己带着千骑便顺道复出巡云中,回至邯郸。

    乐毅统帅十万铁骑一路从阴山南下,按照魏缭的命令,十万铁蹄不费吹灰之力便荡平了龙门这个秦惠王称王的地方,半月之后成功于联军主力会师于汾阴。

    而与此同时,没有了赵军铁骑虎视北境,咸阳也由此得以解围,腾出手来了司马错也第一时间把秦国的八万铁骑东调河西。

    一时之间,河西之地的秦军步骑人马再聚二十万众,司马错坐镇河西要塞,秦与三晋再次于河西之地剑拔弩张,大会战恍如一触即发。

    ……

    再说赵主父出巡云中,回至邯郸。三晋伐秦初战告捷,形势更是一片大好,回到邯郸后的赵雍顿时下诏,赐通百姓酒餔五日,邯郸城内顿时一片喜庆。

    这一日,赵国群臣云集称贺,赵主父与赵王何共朝,赵主父自己设便坐于旁,观其行礼,赵王何虽高座王座但显然很拘谨。

    赵雍见赵何年幼,服衮冕南面为王,而长子赵章魁然大丈夫,反而北面拜舞于下,兄屈与弟。再看面南而作的赵王何,虽年幼却也日益坐大,越来越像个君王了,此情此景,快到五十岁的赵武灵王不知因何徒然生起了一阵失落感。

    他看着面北俯首称臣的长子赵章,不禁想起了他始终大度无私,即便被自己废了太子位也一如既往的孝敬作风,赵雍开始后悔自己当时的一时冲动了,对兄屈于弟的赵章意甚怜之。

    朝会一散,赵主父见公子胜在侧,这位公子胜便是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平原君赵胜,此时赵主父将赵胜拉到身边,私下说道:“爱卿可是看见安阳君(赵章),虽随班拜舞,可寡人还是看出来他有不甘之色。”

    平原君一听暗中一惊,以为赵雍要治罪于这个前太子,这样的想法刚刚冒出来,却不料赵雍突然愧疚道:“寡人有负此子,将欲补之,寡人意欲将赵地为二,以章为代王,与赵相并,卿以为如何?”

    此话一出,平原君赵胜在内心翻起了滔天骇浪,连忙道:“我王昔日已误矣,万不可再而误国,如今君臣之分早已定论,复生事端,臣恐有争变啊,我王三思!”

    赵主父见平原君失态尽显,连连劝谏,他却不以为意的道:“事权在我,有何虑哉?”

    大权在握那也不能弄权啊,平原君在心里如此应道,却也闭嘴不言。赵雍回到宫中,王后吴娃看到他闷闷不乐,问道:“王上何故如此,今日朝中有何事?”

    赵雍也不隐瞒,直言说道:“寡人见原太子章以兄朝弟,于理不顺,遂欲立其为代王。然平原君又言其不便,寡人至今踌躇而未决,甚是烦躁。”

    武功赫赫,一代雄主赵武灵王竟是在身后之事尽犯混,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说这番话还是对赵何之母,后者一听面色一变,好在赵雍此刻烦闷,也没有察觉到,吴娃连忙掩盖住了。

    赵雍意欲立赵章为代王?这不是给自己的儿子赵何树立大敌吗?吴娃心急万分,却又不敢忤逆赵雍,左思右想顿时想到了一个点子,片刻之后便说道:“王上,昔晋穆侯生有二子,长子曰仇,弟曰成师,穆侯驾崩,子仇继位,定都于翼,封其弟成师于曲沃,其后曲沃日益做大,遂尽灭仇之子孙,并吞其国。此王上所知当以史为鉴啊,成师为弟,尚能弑兄,况乎以兄而临弟?王上若立章为代王,我与何儿将来定成他人鱼肉矣。”

    话音一落,吴娃瞬即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赵主父被这番话警醒,心有愧与赵章但还是打消立其代王的心思。

    可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赵雍这番话被一个过去在东宫服侍太子章的近侍听到了,得知赵主父商议的事情,私下告诉了赵章。

    这让本就心有不服也已绝望认命了的前太子赵章再次燃起了野心,得知消息的赵章立刻召见田不礼,将此事原委说道一遍。

    田不礼是赵雍派去辅佐安阳君赵章的,一听此论他的野心也燃起来了,若是赵章继大位,这赵国相位就是他田不礼的了,思量再三,田不礼义正言辞的道:“主公,在下以为主父分王二子,事出公心也,奈何为妇人所阻耳,王年幼,不谙人事。在下以为乘机用计图之,主父也无可奈何。”

    赵章眼冒精光,重重的握住田不礼的双肩而道:“此事惟君留意,你我共商大计,将来吾承大位,必与君富贵共之,莫敢相忘!”

    人的**一旦开始,就如同高山滚石一样再也停不下来。

    野心渐起的赵章、田不礼二人如同阴暗中的蝎子等待着时机到来,终于在一个月后,所谓时机来了。

    这一天,赵主父与赵王何同游沙丘,安阳君赵章也一并同行,沙丘离宫乃是商王帝辛(纣王)所筑,有离宫二所,赵主父和赵王何各居一宫,相隔五六里地,而安阳君赵章的住处恰好在其中。

    翌日,太阳初升清晨大雾蒙蒙,离宫二所之间的馆内大量人马动作频频,田不礼匆匆来到赵章屋舍,一见面便低声说道:“主公,我已查明,主父此次出游沙丘,带的军队并不多,况我赵国大军主力尽在西境与秦作战。机会当在此时啊,在下有一计策,主公不若假传主父命令召见幼王,主公一定到场,在下于暗中埋伏三百刀斧手,只要幼王一到……”

    说着,田不礼眼神一拧,双目歹毒异常,举起大手在胳膊前一划,意思在明白过了,又接道:“木已成舟,事成定局,谁敢违背?”

    赵章大喜:“此计甚妙也!”

    没多久,赵章便派心腹内侍伪装成赵主父的使者前往赵王何的离宫传召:主父突然病发,欲见王面,速往。

    幼小的赵王何一听赵主父发病,心中一着急连忙准备前去,却不料被眼光毒辣的老相国肥义给拦住了,“我王且慢,主父一向无病,此事可疑。”

    “我王勿躁!”肥义老相国将赵王何拉回王座之上安抚了一番,又道:“此事关重大,老臣先去一探究竟,若无事,我王则再入宫探望主父亦未迟也。”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