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80章 崤塞之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须臾间,半年过去了。

    函谷关内,守将华阳君辛戎(芈戎)遥望着关外三晋联军的大帐忧心忡忡,副将蒙骜来到了他身边,遥望了敌军营帐一眼便道:“将军,魏缭此人果真难缠。”

    “此战关乎我秦之国运,不能败啊!”华阳君凝重的说道。这时,军需官来了,“禀华阳君,我军粮草所剩不多,目下尚能维持十五日。”

    “即刻飞信咸阳,请求我王调拨粮草。”华阳君道。蒙骜焦急的说道:“如此拖下去……秦国国力必耗不过三晋,魏缭正是看中我秦国短处,以其之长攻我之短,可恨……久拖下去可如何是好啊!!”

    “报……禀华阳君,齐国信报!”就在华阳君与蒙骜面色凝重时,一个兵士带着一份信笺而来,华阳君一听精神微振,喜道:“看来齐国动手了,齐国若能在中原战场牵制卫国,迫其压力,我看他魏缭还能不能继续以逸待劳。”

    言罢,华阳君打开信笺开始浏览,一看之下原本高兴的面容陡然消失,下一刻竟是大怒:“齐国误我,齐国误我啊!”

    “怎么了?”蒙骜惊道。震怒的华阳君看着对方愤愤道:“齐国竟然不全力西进伐卫,反而兵分两路,更可恨的是将主力部队南调伐宋!”

    “哎——!”华阳君长叹一声拍腿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连怒道:“齐国果然靠不住,齐王竟是乘诸国混战之际图谋吞宋,可恨!着实可恨……”

    且说中原。

    田文、匡章所部这一路齐军在三晋联军迫境函谷关时便兵出马陵道、观津一线,开始对卫国东境进犯,不过孟尝君这一路伐卫大军并没有讨到多少便宜,因为阻击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武安君白起。

    面对白起,匡章和田文可谓谨慎万分,毕竟杀出来的滔天威名岂是浪得虚名?而齐军根本讨不到半点便宜。

    卫峥坐镇朝歌统战全局,当此之际整个卫国都在为战争服务,多年积蓄的国力正在疯狂的消耗,库府粮仓无不大开,一方面源源不断的对函谷关一线的魏缭大军输送粮草,整个国家都成为了一部庞大的战争机器。这一次,卫峥是下了大魄力,把家底倾囊一注也在所不惜。

    与此同时,齐军另一路,即苏秦率领的齐军主力已经兵出南长城,三晋联军兵陈函谷关之时他已经率军解决了莒城之围。

    齐国开始灭宋了。苏秦率领齐军解了莒城之围后便沿着沂水乘势南下,破阳都、临启阳,大军一路向南剑指下邳,对彭城虎视眈眈。

    此时此刻,整个天下战火四起,同时牵扯进来的诸侯便有三晋韩、赵、卫,加之秦、齐、宋,六国彼此相互征伐。

    乱!

    现在的天下是一片混乱。

    朝歌。

    正当举国战事吃紧之际,妫夫人再次为卫峥降下一子嗣,这些年来她为卫峥生下了四个儿子,太子驭、公子建、公子平和现在的公子赟。

    ……

    却说函谷关战场。

    不知不觉三晋联军与秦对耗了两年,秦军国力终于临近透支的边缘,耗不起了。

    此时,魏缭坐镇中军帅帐之内,但见一甲士奔入营帐之内:“禀上将军,秦军有异动,疑是出关意图与我军决战于野!”

    闻此言,魏缭狠狠的拍案道:“秦国终于耗不住了,哈哈。传令三军,入夜拔营,大军退避一舍(三十里),翌日在函谷关外与秦一决雌雄!”

    翌日破晓。

    太阳初升,大雾尚未消散,缩在函谷关内的秦军终于出动了,秦国国力耗不起,匡章、田文所部也根本没有对卫国构成致命威胁,要知道此次合纵伐秦卫国才出动了十万兵,而以卫国如今的国力,倾举国之力出三十万兵马亦不在话下,只不过如此穷兵黩武一旦兵败便会动摇国本,加之有武安君白起坐镇东境,田文打不开局面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如今的局势,华阳君已经不得不被迫急于与敌求战了。

    函谷关外的原野上,秦与三晋联军对阵而立,对垒两军将近五十万兵马屹立在原野之上,两军间距不过只有一箭之遥。

    东面的联军,中央步军二十余万,两翼骑兵五万,便如秋色中的枫林,火红火红。

    骤然间,一阵嘹亮劲急号角响彻天际,秦军率先吹响了号角,华阳君辛戎额头暴起青筋,奋力大吼:“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秦军大军随即出动了,秦人尚黑,只见得那漫漫的黑色如同遍野松林,秦军的阵势与三晋联军大体相同,这是两支实力堪堪抗衡却又风格迥异的军队:秦军皆持阔身长剑,三晋联军中的卫军,五万步卒皆披盔戴甲,手持横刀,而赵军步卒的兵刃则有些杂陈,有持黑铁剑的也有持青铜古剑的,深知还有军士持着颇具胡风的弯月战刃。毫无疑问,三晋联军当中,别看卫军只有五万步卒,可装备整齐成建制,卫军士卒皆一片肃穆,一看便是精锐之兵,强于韩、赵两国的军队。

    联军中阵的帅车上,魏缭陡然拔出了悬腰的佩刀直指秦军,大喝:“伐无道、诛暴秦,我军必胜!”

    “伐无道、诛暴秦——!”

    “伐无道、诛暴秦——!”

    刹那间,两军鼓声号角大作,纛旗在风中猎猎招展,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与此同时,由乐毅统领的五万铁骑率先出动,中军大阵之内,弓弩手引弓齐射,魏缭履行了承诺,一声令下五万卫军为前军发起了冲锋。

    战场之上,两军的战车与步卒如山岳般向着彼此推进。

    终于,对垒的两军如山岳般相撞了,瞬间如隆隆沉雷炸裂了函谷关原野,犹如万顷怒涛扑击着崤塞,长剑与横刀铿锵飞舞,呼啸飞掠,沉闷的喊声与短促的嘶吼使山河颤栗。

    这是两支战国最为强横的铁军,不论秦军锐士还是卫军斗士都拥有常胜不败的煌煌战绩,都是有着慷慨赴死的猛士胆识。

    铁汉之间碰击,双方都是死不旋踵,两军士卒带着狰狞的面孔彼此凝视。

    战场之上,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尘土、整个崤塞原野都被惨烈的厮杀气息所笼罩。

    战国之世两支最为强横的铁军正面碰撞,展开了势均力敌的浴血搏杀,三个半时辰过去,两军都是精疲力尽死伤惨重,战场上尸体累累,血流成河。

    浑身鲜血的蒙骜发现三晋联军最为悍勇的正是那五万装备精良的卫军,秦军竟是被压得死死的,尤其是他们手中前所未见的佩刀,秦卒手中的长剑与卫军的佩刀相互碰撞,秦剑竟是被一刀两断。

    战场之上,五万卫军硬生生的压制了不下十万秦军,韩、赵两国之兵的确逊于秦军,可两国之兵却也以数量取胜,导致整个战局使得秦军渐渐的被压缩生存空间。

    天色已经渐暗,黄昏即将来临,按照战场传统,这仗无论如何也要到天亮后再打了,不过魏缭却不想,但见他突然大喝:“秦军战力已疲,全军乘势压上去,一举克敌!”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