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78章 水罐宜阳@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面对三晋联军兵分两路的战略,秦国很快就发现已经陷入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秦国上下在一片人心惶惶中度过了十九个月。

    武遂。

    历时十九个月,倾五十万人力在孙淑尤的主持下,终于将黄河与洛水之间长达一百三十里地的陆段给凿穿了。

    此时此刻,太阳还没有升起,黄河南岸的辽阔山原如棉缎般灿烂。

    魏缭率领三晋联军诸将静立在一座山坡之上,延绵不绝的战旗和军士在山塬排列成行,宛如人体构筑而城的一座长城。

    “禀上将军,万事俱备,只等将军下令。”一个军士来到山坡之上,面朝魏缭拱手一礼,道。

    乐毅等诸位将军莫不精神大振,纷纷看向了三军统帅,这一刻等待了一年半载,如今已经凿穿了河水与洛水,只要魏缭下令开渠引流,届时黄河之水倾注南下,三日之内那横亘在联军跟前的宜阳城便不攻自破。

    魏缭问道:“武遂城内的百姓可是全部撤出了?”

    “禀将军,皆以疏散撤离。”

    “好,传令孙淑尤,即刻开渠引流!”

    “诺——”

    传令兵领命之后便跨上马背飞奔离去,魏缭旋即又接道:“诸位将军,翌日破晓三军即刻拔营,兼程南下,待我军抵达宜阳境内,相信洪水已经倒灌城池,此城一破即刻向函谷关压境!”

    诸将面朝统帅齐齐拱手,顿时纷纷撤离前去着手准备,魏缭向北黄河所在方向遥望而去。不久,距离武遂要塞五里之外,黄河之滨,滔滔洪水向东流去,孙淑尤在黄河南岸搭建了一个庞大的水寨。

    此时,但见几十个兵士在水寨上倒灌一桶桶猛火油。半个时辰后,人员全部撤出水寨,只见一个手持火把的军士当即将手中火把奋力一抛,星星之火顷刻间在巨大的水寨上成燎原之势,随着火势越发的迅猛,整个水寨化作一片火海,支撑水寨的木桩终于被烧成灰烬。

    第一根支柱断裂,紧接着便疯狂的蔓延,整个水寨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崩塌了。

    黄河南岸随着水寨的崩溃,脆弱的堤坝终于承受不住水压而当场决堤,迅猛的河水疯狂的倾泻而出,如滔天猛兽一般,已然势不可挡。

    肆虐的洪水向南疯狂的倾泻,所过之处夹杂着断裂的树枝和石块奔泻而下,那轰隆隆的声音拍打着大地的同时也最大限度的震撼了每一个观望者。

    风和日丽的大地转瞬间沦为一片汪洋泽国,不久,洪水向武遂要塞奔袭而去,黄河之水倒灌武遂,这座秦国建造的要塞就此沦为废墟,武遂城只是一个开始,滔天的洪流一路向南不断吞噬着所过之境的一切。

    一日之后,这股洪流注入了毅水,毫不意外的摧毁了毅城,毅水几乎穿过了半个西周国境,水位的暴涨使得周室仅存的封地有一大半都沦为了泽国,身在东都洛邑的周天子差点吓得半死,万幸的是洛阳城在毅水北部,地势高于河水,这股洪流从洛阳城擦肩而过,得以幸免。

    第二日,这股洪流以不可阻挡的态势继续向南倾泻,最终注入了洛水,洪流冲击整个洛水流域,周遭原野一夜间化为汪洋泽国。

    在宜阳城东南方向十五里地之遥是鹿蹄山,南下的三晋联军于此地靠山扎营,此时此刻,身披戎装的魏缭朝着西北方向的宜阳极目遥望,视线之内,鹿蹄山脚下成为了沼泽之地。

    黄河之水流经洛水,小小的洛水根本承载不了滔天黄河水,原本干巴巴的陆地竟是高出了半尺水位。

    这时,一单骑在鹿蹄山脚下飞驰,马蹄踏在了这片沼泽之地水花四溅,半个时辰后飞马进入鹿蹄山,“禀上将军,大水倒灌宜阳城,城内的秦兵已弃城仓皇西撤。”

    随行的联军诸将无不振奋,大水一来,这易守难攻的宜阳城就这么破了。魏缭精神大振,当即令道:“乐毅何在?”

    “末将在——”乐毅一听统帅唤自己名字心下顿时一喜,立即出列应诺。

    魏缭旋即把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即刻点兵,率我卫军三万铁骑乘势兼程追击,把王龁所部给本帅留在崤塞以东,绝对不能让他的人马进入崤塞与华阳君汇合。”

    “诺——!”乐毅奋力一拱手,一挥长袍便转身离去。魏缭环视诸将领接道:“传令三军,即刻拔营,发兵迫境,剑指函谷崤塞!”

    没过多久,三晋联军纷纷拔营,三十万步骑大军浩浩荡荡的从鹿蹄山涌出,领命的乐毅带着卫国的三万精锐铁骑部队以最快的速度率先奔袭而出,很快便与大军主力拉开了距离。

    魏缭没有启用卫国的将领追击王龁所部自然是有更深层次的用意,这是在告诉韩、赵诸将他对联军没有亲疏之别。

    再者乐毅这个赵国冉冉升起的将星很早就追随赵武灵王东征西讨,统骑兵部队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让他去追击王龁所部定能留下这两万秦军。

    三万卫军铁骑在形成不久的沼泽水地上疾驰奔袭异常壮观。

    且说王龁所部,他奉命镇守宜阳城,两年前带着三万人马据守城池,让三十万联军对宜阳城无可奈何,这座城池横亘在魏缭大军面前犹如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一般。

    这十九个月以来,王龁也收到了咸阳魏冉传来的信报,也知道三晋意图用水攻之法破宜阳城,可即便知道了又能如何?秦国只给了他王龁三万秦军,据守宜阳城能够万夫莫开,缩在城内魏缭的三十万联军不敢消耗在这里,所以奈他不何。

    可王龁也对三晋开渠引流同样也无可奈何,魏缭巴不得他出城迎击,王龁自然不会傻到用三万秦军与魏缭三十万联军战于野,那等于是自寻死路,也就只能龟缩城内眼巴巴的看着三晋开山通渠。

    另一边,乘势追击的乐毅当即下令道:“传令下去,直扑绳池。”副将顿时疑惑道:“将军,为何要北上绳池?我军要追击的王龁残部不是要西进崤塞吗?”

    策马飞驰前行的乐毅长笑一声,道:“王龁乃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我联军有骑兵,以他的心性如今弃城西撤,断然知晓我军极有可能派出骑兵部队追击。”

    “卑职不解!”

    乐毅信心十足的说道:“哈哈,探马回报只是说王龁所部弃城西撤,可我军确是不知王龁行军路线,我虽不知秦军此时在何处,却也知晓他王龁必达绳池。”

    “请将军明示!”

    “此事不难预料,我联军水攻宜阳乃是阳谋之举,秦军奈我不何,如今水罐宜阳,王龁率众西撤,能带走人却带不走粮食,大水已经把城内的一切毁于一旦,自然包括粮食。秦军既早已知晓我联军欲行水攻,可见王龁撤离宜阳是早有准备,定然也料到撤离时带不走粮食,那么西撤路线必有一处囤积粮食,这绳池便在崤塞东北方向,秦军也是人啊,也是要吃饭,王龁这两万人马不吃不喝断然到不了崤塞,所以我料定他必达绳池。”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