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75章 久攻不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统兵作战的将领都知道攻城之战是兵家行最下之策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打攻城战,因为伤亡代价实在太大了,攻守双方的损失往往不成比例。

    且说这宜阳城之战,须臾间已经度过了三个月,三晋联军长达三个月鏖战,三个月连续不断的对宜阳守军王龁所部发起了持续进攻,但秦军顽固守城,魏缭的三十万大军竟是对王龁这三万秦卒毫无办法。

    宜阳城之坚固,当世罕见,名副其实的易守难攻之城。即便当年甘茂拔宜阳,其守军乃是残韩士卒,可仍旧让秦军吃尽了苦头,历时三年才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如今的宜阳守军岂能同昔日的韩军相提并论?

    宜阳城脚下。

    攻城之战还在继续,城楼之下已是横尸遍野,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三晋联军的中军阵前,帅车上的魏缭凝望着战场一言不发。

    乌云在天际嘶鸣着划破了雷电,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了片刻又顿起喧闹的断壁残垣之上。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刀光剑影又一次在风中绽开,堆积的尸骨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几乎让人窒息。

    交战的双方尤为惨烈,王龁所部的宜阳守军已损失尽半,而暴鸢的韩军损失更是用惨重来形容,十万韩卒是韩国最后的家底了,在攻坚宜阳城的这三个月,伤亡人数已经过四万,其中一万多人身负重伤,不是伤残不治就是缺胳膊少腿,战死近两万余人。

    此时此刻,韩将暴鸢用衣袖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他一手挥舞长戟统领攻城的韩军部队准备继续向宜阳发起进攻。

    就在暴鸢正欲发起攻势之际,联军的帅车之上,魏缭忽然道:“传令,即刻鸣金收兵。”

    统帅一声令下,号角声顿起,听到收兵鼓号的暴鸢和一众杀红眼了韩卒错愕不已,反倒是宜阳城内精神紧蹦的秦军士卒在听到敌阵鸣金收兵的号声而喜悦狂呼。

    城楼之上,满脸污垢的王龁看到城下的韩卒在号角声响起的那一刻如潮水般退却,顿时心中狂喜不已。

    又一次击退了三晋的凶猛攻势,这让王龁顿感如释负重一般,总算可以暂时松口气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收兵的号声一响起,进攻的韩军士卒顿时斗志尽失,有的韩人因为生死兄弟战死沙场而不能报仇雪恨,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退出战场;有的人听到鸣金收兵之后暗自大喜,暗叫终于逃过一劫,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攻城之战在士卒们的眼里与送死没有多大区别,能不能活下来全都听天由命。

    暴鸢卸下战盔狠狠的砸在地上,便是愤怒的奔向中军帅车,来到了魏缭跟前:“上将军为何无故突然鸣金收兵?”

    “我自有决断,将军无需多言,且去处理大军修整事宜。”魏缭不为所动,平静的说道。

    “我不服!”暴鸢怒道:“宜阳之战连续三个月皆为我韩卒在阵前抛头颅、洒热血,三万韩人死在了故都城楼脚下,一万多人伤残不治,眼看王龁守军快要支撑不住了,宜阳城破城在望,上将军确是鸣金收兵,其究竟意欲何为?”

    话音一落,一个卫国将领忽然大喝:“暴鸢大胆!你竟敢质疑三军统帅?你质疑上将军就是在质疑卫王、赵王、韩王!”

    “末将不敢!”暴鸢还是不敢接下这顶帽子,但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仍旧不服气。片刻之后,他接道:“以末将之拙见,如若联军合力昼夜猛攻敌城而非韩军一家中规中矩的进攻,这宜阳城怕是早已被我军所破。”

    “将军之言甚是在理,若合力昼夜不停地对宜阳城进行猛攻,此城一月之内必破,哪怕是秦军镇守亦不足道也。”魏缭发话了,此话一出让暴鸢愣愣的看向了他,只见魏缭平静的直视而来,先是一番肯定接着便话锋一转,又道:“可将军又曾想过,我三晋合纵伐秦之目的何在?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破个宜阳城?”

    “这……”暴鸢显然看不透,便拱手道:“请上将军明示!”

    “好!本帅便告诉你!”魏缭说着又环视乐毅、赵奢众将:“顺带也告诉诸位。”

    “三晋合纵伐秦之战,其意在于弱秦乃至灭秦,这是根本目的。为达目的,本帅不会在乎一兵一卒的得失,也不会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魏缭凝视着众人沉吟道,顿时一转身而拔出腰悬一侧的横刀遥指宜阳城:“本帅未尽全力猛攻宜阳,其意在试探秦军战力几何、耐力几何,更是为防止秦军主力乘机反咬一口。”

    言及于此,魏缭顿时把目光落在了暴鸢身上,接着道:“如若果真依照暴鸢将军你的策略,我三晋联军轮番式昼夜猛攻宜阳,势必为王龁这三万守军累我三晋三十万大军,当此之际,秦军主力尚未出击,一旦趁我军兵疲将乏之际,秦函谷关主力华阳君所部若由被动防守转为主动出击,乘势尽出崤塞而与我军疲惫之兵展开决战,将军以为其结果会如何?”

    “这……我……”暴鸢被这么一问彻底懵了,宜阳城与函谷关之间的距离不足百里之遥,镇守函谷关的秦华阳君辛戎所部隔日便能率军到达宜阳。

    届时一方是养精蓄锐久矣的秦军主力,一方是为了攻战宜阳城变成疲惫之兵的三晋联军,三晋必败。若秦军是乌合之众自然断无威胁,可虎狼秦军岂能是乌合之众?

    “末将知罪,不该质疑上将军大略。”暴鸢得知其中要害所在,顿时怒气全无,低头而拱手认错。

    在场诸位将领们也终于明白了,魏缭没有进行集中优势兵力攻占宜阳城反而是派韩卒一家进行看似送死一样的进攻原来是为了防止秦军乘机反扑,乐毅、赵奢等人也明白魏缭此举更是为了保存联军的整体战斗力不被宜阳这个小小的阻碍所拖垮。

    宜阳城再难啃也不过是开胃菜,自然万万不能将有生力量过多的投入到这里,而三晋与秦真正一决雌雄还是要看函谷关一战。

    正如魏缭前言,此次合纵伐秦,他不会在乎一城一池、一兵一卒的得失,这种近乎冷酷绝情的话却让乐毅、赵奢等人深感认同,身为统帅所看到的永远都是全局利益,一个合格的统帅就是要如此冷酷,这便是帅才与将才的根本区别。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