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71章 咄咄逼人的卫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兵家云,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禁道三日之后,出征所需的粮草大队在前军护送之下徐徐进发,接着便是十万大军尽出朝歌向西而去,直奔大军会师之地——东都洛阳城。

    十万大军尽自坤门而出,长街两侧是万民瞻仰。

    此时,卫峥身披戎装,在禁军卫队的拥簇下策马前行,随行的左右两边是魏缭与孟贲,身后尽皆兵甲随行。此刻他笑意使然,时不时便面朝臣民百姓招手致意。

    “大王万年,我军必胜——”

    “大王万年,我军必胜——”

    长街两侧围观的国人百姓见到君王此举甚是兴奋高呼,排山倒海般的高呼声传入卫峥耳里让他甚是喜悦,不由得转身看向了魏缭:“举国臣民皆拥簇支持啊,本王宾服万民,讨秦之战,何愁不大胜乎……”

    ……

    且说韩、赵两国,几乎与此同时两国合计三十万大军分别从新郑、邯郸而出,三晋联军合计四十万众兵分三路皆朝洛阳王城而去。

    六日之后,寂寥依旧的天子王城突然变得异常热闹了。

    一下子便涌入四十万人,对于堪堪过10万人口的洛阳城当真是人潮汹涌,且都是披甲戴胄的兵士,一时之间周人百姓莫不紧闭门户连日不出。洛阳城虽为天子之城,如今却是破败不堪,三晋联军实在是人数太多了,小小的洛阳城跟本不足以容纳四十万人,无奈之下大军只得在王城郊区安营扎寨。

    放眼望去,大帐绵绵无尽头。

    洛邑王宫。

    “我王恭请天子移驾!”

    周赧王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这位趾高气昂的卫国令使,虽然说的看似宾至有礼,但一举一动全无有对天子应有的敬畏。

    “天子请移驾!”这卫国使者见周赧王无动于衷便再次开言说道。

    “额……那个,贵使勿躁,请转告卫王,本王稍后临驾!”周赧王支支吾吾的说道。

    “那便有劳天子了,在下先行告辞!”末了,便见这位卫国特使拂袖转身离去。

    “三晋当真带来了四十万大军?”待得外人离去,周赧王问一众天子朝臣。

    “禀天子,足足四十万不假,微臣入宫之际看到王城郊野的军营大帐,举目望去竟是延绵不绝。”一位老臣惊骇的说道。

    “不能怠慢了,可是不能给卫王落下口实,若是一怒之下这四十万大军直指寡人,这洛阳城喘息间便要灰飞烟灭。”周赧王惊慌的说道:“快快移驾!”

    与此同时,卫峥与赵雍、韩王两国君主已经相会。

    “想当年,五国相王便也在这天子王城脚下,如今赵王之英雄气派,一如当年未曾改变啊,呵呵……”卫峥眼看赵武灵王,笑道。虽也敬重赵雍,但在后者看来,如今的卫峥却是变化最大,已然无当年那般谦虚,一言一行莫不有披靡天下的气概,这种气质是历经岁月累积,根本掩饰不了。

    “赵雍未变,然卫王却是变了,遥想当年,为今之下只有令人感慨唏嘘啊。”赵武灵王拱手笑道。卫峥长声一笑,便看向了韩王:“老韩王进来身体可安好啊?”

    韩王顿时拱手忙道:“卫王挂怀了,本王安好!”

    “好好好!”卫峥连连点头笑道:“我们的天子排场大呀,还没来呢,估摸着或在呼呼酣睡哪,到底是天子嘛,那就不等他了,我们先歇息,老韩王一路舟车劳顿,所谓年长者为尊嘛,老韩王先请入帐。”

    说罢便伸手请示,这让韩王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当年卫峥称王他可是跟卫王驭马哪。

    此时正直清晨卯时三刻,洛邑王城刚刚染上了秋日的金色,中军王帐之内,三王先后入于帐内,卫峥作为合纵约长,自然在首座,左右便是韩王与赵王赵雍,各自也都带来了几个将领臣子伴于左右。

    美酒尽上,三王相谈甚欢,大约一刻钟后,一甲士入帐禀报,周天子终于来了。

    “天子来了喔?”卫峥略惊讶,便道:“好!有请天子!”

    不一会儿,赵王、韩王与卫峥一道面向了王帐入口,只见年轻的周天子周赧王谨小慎微的落入三王眼中。天子来了,可赵雍、韩王与卫峥三人依旧各自坐着不动,这种行为是对天子的大不敬,可时也命也运也,周室羸弱,便是韩王也对天子嗤之以鼻,爵位敬畏一说。

    “天子呐,本王这厢有礼了!”首座上的卫峥笑着拱手道,此时周天子站着左右顾盼,听到此言连忙拱手道:“诸王免……免礼——”

    卫峥顿时起身,出了上座便伸手一请,面向周赧王而道:“天子请上座!”

    “卫王说笑了,你为伐秦之合纵约长,这位置自然是卫王的,本王座下即可。”周赧王连连罢手说道,年轻的周天子虽然一度用激将法坑死了秦武王,但在卫峥这样的天下雄主面前,却不敢动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卫王毕生至此纵横披靡而建赫赫武功,可是不能以常人待之。

    “你贵为天子,我乃一方诸侯,有天子在此本王岂敢僭越?”卫峥环视韩王等人笑了笑,那老韩王见他视线扫来连忙也跟着附和的笑,骤然间卫峥转移目光看向了周赧王:“坐——!”

    突然的一声吧年轻的周赧王和随行的周室臣子给吓了一跳,看到卫峥那锐利虎视的目光,周赧王只得战战兢兢的小步跨上来,内心无比忐忑的入了上座,这时卫峥顿时哈哈大笑,于案几上拿起了一樽大爵:“敬上天子一樽,本王先干为敬了。”

    “卫王请……”周赧王慌忙的拿起了侍女倒上的一樽酒水,持爵的手竟是在颤抖,且周赧王的樽爵压得很低。卫峥就站在旁边率先一饮而尽,韩王、赵王一言不发也是一饮而尽,王帐之内的诸多将领,尤其是赵国廉颇等将领看到这一幕莫不心中唏嘘不已。

    此时,卫峥放下了喝得一干二净的大樽爵,站在上座一侧摩擦掌心连连笑道:“来来来,上肉上肉!”

    这卫王的气势如此咄咄逼人,其披靡天下的气概在座的诸位哪一个不敬畏三分的?怕也就是唯有赵雍除外了,而此时此刻座上的周赧王犹坐如针扎一般。

    不消片刻,几个侍女便开始端着营帐之外的烤熟的肉食送了进来,周赧王左顾右盼,过了片刻,带着毫无气势的语气说道:“来呀,给卫王抬一案几。”

    “天子有心了,不必!”卫峥站在一侧确是罢手而道,这让周赧王顿时愣住了,“那卫王坐何处?”

    “本王站在天子身边就好!”卫峥朗声地道。

    “这,恐怕不妥吧?”周赧王迟疑的说道。

    “有何不妥?莫非天子觉得寡人身子骨不行喽?”卫峥回道,顿时拿出了一把匕首,这一举动把周赧王给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卫峥正在他的案几上用手中的匕首肆意的切肉呢,切下一块便顺势丢入嘴中,顿时连连点头:“好肉,哪位伙夫烤的肉?赏他十金!”

    “遵命,大王!”一个侍从顿时领命而出了王帐。

    此时,王座之内所有人开始享用美食美酒,但在场的王侯将相们怕是除了卫峥之外没有几个吃的安生、吃的有滋味的。赵国君臣的一方,廉颇低首向赵武灵王耳语道:“王上,虽说周室羸弱,可周天子毕竟是天下共主,即便形同虚设也不能如此公然不敬,可这卫王未免也太过……”

    廉颇说到了一半,却是欲言又止,在座的众人当中,除了卫峥以及卫国魏缭等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与廉颇有着同样的心里想法,不过却也只能憋着,无人敢以说出口。

    赵武灵王呢喃地答道:“卫王此举别有用意啊,这是在告诉我等要分清主次,卫王、卫国才是执牛耳者。”

    “这……”廉颇顿时温怒道:“王上,三晋名义上可是地位同等,岂能有主次之分?”

    “天子还是天下共主啊,可如今你看我们的周天子在卫王面前怂成了什么样子?”赵武灵王此话一出顿时让廉颇哑口无言,过了片刻,赵雍喟然叹息的低语道:“如今的战国天下礼坏乐崩,就是一个持强凌弱的世道啊,吃人不吐骨血的世道啊,赵国若为三晋首强,寡人势必也效仿之。”

    言及于此,赵武灵王不在于廉颇私谈,顿时看向了卫峥朗声笑道:“呵呵,卫王食肉之法颇具古风啊!”言罢赵雍也效仿卫峥,持刀切下肉块便用手一抓送入嘴里。

    赵武灵王这话说的委婉,若是在一群恪守礼数的儒生面前,定会愤愤不满,一国之主如此礼数,成何体统啊。

    卫峥见赵雍开言,顿时笑哈哈的回应:“赵王此言差矣,更具戎狄之俗罢了!本王就听说过秦人食肉便是如此,盔甲盛酒,秦剑取肉,却也豪爽之至啊,呵呵。”

    赵武灵王细细斟酌此言,心中一动表面去也不为所动,忽然道:“卫王莫不是想要与秦王共醉?”

    不攻入咸阳,如何对酒共醉呢?众人也听出了此言外之意,赵雍的弦外之音无疑是在说此番伐秦可否灭秦?卫峥一笑,回道:“那就要看秦王可否赏脸了!”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