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68章 望气士@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朝歌城。

    纸的出现使得卫国朝野彻底摒弃了昂贵的竹简,不过卫峥的书房还是沉沉书册高高低低堆积成了书山,老内侍来到书房门口轻声秉承道:“王上,苏代先生求见。”

    “叫他进来!”卫峥头也不抬的说道。

    苏代走进书房,卫峥便也丢开了手中书册,笑看着道:“苏卿可是遇上喜事了?如此雅兴。”

    “王上,臣入宫之时,遇到了一奇人异士。”

    “哦?究竟何事?”卫峥不由得好奇苏代为何如此开心,良久,后者便道:“此事体大,容臣细细道来。”卫峥不禁一笑,“还细细道来,你苏代一介纵横家,寡人怎么感觉一身腐儒味道。呵呵……坐下说吧!”

    卫峥慵懒的斜坐着,伸手指了指旁边,苏代便来到他的王座跟前席地而坐,他虽面露微笑,额头却不知因何原因冒出了些许细汗。

    苏代长嘘一声,便道:“此事要从臣在坤门长街偶遇那奇人异士讲起,回想起来那人还颇具仙风道骨。”

    “还仙风道骨?”卫峥乐了,“你口中的奇人异事该不会是一个术士吧?这种人最喜装神弄鬼,不可信。”

    苏秦缓缓摇头,不由得让卫峥一愣。

    “那人奇人异士自号天枢子,乃是一介望气士。”

    “望气士?”卫峥顿感惊讶,脑海里也开始翻阅着战国历史上的名人,却也未曾听说过有天枢子这一号望气士,“朝歌城何时出现了望气士?这帮人不在洛阳天子脚下跑到寡人的朝歌意欲何为?”

    在以周礼制度延承下来的鲜明等级,上下尊卑皆有序,按照周礼身份的等级尊卑,天子最为贵,次之为诸侯,其次为卿,其下为大夫,而“士”则是最低一等的贵族,在下一等便是平民。

    “士”为这个时代的中坚力量,乃是精英群体的代名词,士子亦且分为多种,有武士、文士、谋士、方士、术士、这五种士子是天下见最常见的,这些“士”有着很大的自由,他们奔走七国谋求仕途。

    春秋战国时代的“士”便是人才,七国之间的人才走动更是异常频繁,今日或可在齐国谋,明日便也可能离去投奔到了赵国。

    而“望气士”确是非常独特也尤为稀少,其地位亦且超然,望气士专为天子望龙气、天子气,或占卜家国大运。望气士通阴阳术、察凶吉、观天象、定山川、镇国运。

    相传历史上的袁天罡、李淳风、刘伯温之流皆为望气士出身。

    望气士的出现并非空穴来风,古人坚信“气”乃是世间万物之母,万物皆有气,古代的先民们认为世间从无到有,而气为万物本源,继而分阴阳两仪,其下又分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行盛衰消长皆有不可改变的规律,有度而不渝,便有了福祸,而这些福祸都是可以预测的,久而久之便出现了术士、方士。

    如今,关于五行五德术论在燕国尤其盛行,便是身在中原的卫峥也有所耳闻,这还得拜他的师侄邹衍所赐。邹衍出山鬼谷之后便选择了佐士于燕国,如今被燕王颇为倚重,在天下也已经颇具盛名。

    邹衍能够名扬天下便是他所创立的五行五德术论,至此诸子百家多出了一个阴阳家,而邹衍也被天下士人以阴阳家开宗立派之人所熟知。

    阴阳家的祖师爷毕竟在战国历史留有大名,卫峥对邹衍自然不会陌生。

    这时,苏代又说道:“那自号天枢子的望气士甚是了得,臣与他从无相识,竟也一眼看出我便是王臣近侍。”

    卫峥一听不由得大感好奇,不过作为两世为人者,自然不会与古人那般信奉鬼神怪诞之说,不过对于星相学、占卜术却也知之不详,有道是存在即合理,在上下五千年的华夏历史,这种玄之又玄的学术久经不衰自有他的道理。

    苏代接着说道:“于是臣便与这望气士入得酒肆畅聊了一番,不料他却对我说,朝歌城有天子之气!”苏代说到这里时,面色颇为红润,显得有些兴奋。

    望气者说朝歌有天子气,不就是说眼前的这位君王有天子之相?而卫峥的雄才大略,将一个倒悬的附庸之国逆转为如今的天下强国,无疑是在证明那望气士说的话,作为臣子的苏代面露兴奋倒也在情理之中,卫峥若建不世之国便为天子朝臣,开国功士,怎能不振奋人心。

    卫峥很平静的听完了苏代叙说,显得不以为然,便失笑的说道:“如此言论在此说说即可,要是遍传天下,这顶高冠寡人可受不了。依我之见,这所谓的望气士指不定便是敌国派来的间者,意图加害我卫国。”

    天子可是天下共主,当今天下皆尊周天子为天下之主,而取代周天子是七国敢想却万万不敢明表现出来之事,便是卫峥也不敢在这个不成熟的时机下冒天下之大不讳。

    现在就想要公然取代周天子?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末了,苏代摇了摇头,“王上有所不知,臣也曾想过这望气士是否为敌国派来的间者。但后来便否定了,如若为敌国间者,自是惟论拍马奉承之言,可这望气士还说了危言耸听之论。”

    卫峥一听笑了,道:“还有危论?有意思,说来听听。”就在他饶有兴致的时候苏代突然向他俯首叩礼,“臣诚惶诚恐,无意冒犯我王,望我王恕罪!”

    “何解?”卫峥愣道,见苏代不语便道:“卿但说无妨!”

    苏代的这番言行举止不由得的让他更加好奇那所谓的望气士到底对他说了些什么。

    “臣与之相谈甚欢,一时兴起便请天枢子一观我卫国气运如何。却不料他竟摇头喟然一叹,说朝歌虽有天子气,却又絮乱不通。于是便为我王占卜一卦而大惊,说……说我王气运命理奇特,乃是天外之人不属当世者。意欲行逆天改命之事,然天行有常,天难以容之,国运由当世而盛却又当世而竭。”

    “此事体大,微臣不敢万万隐瞒。”叩首的苏代掌心冒着细汗,他虽不是方士、术士,但世间万物皆由气生是普天众生坚信的真理,古人认为生气是一元运化之气,在天则周流六虚,在地则发生万物。天无此则气无以资地,地无此则形无以载德。气藏于地中,常人不可见,惟循地之理以求之。

    骤然之间,王座上的卫峥陡然直立,厉目厉声的说道:“来人,即刻把那所谓的望气士给我抓来!”

    一句“天外之人不属当世者”震撼了他的心灵,卫峥突然感觉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被外人所洞悉,这种感觉让他举足无措,惟有厉色掩饰惊慌不已的内心。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