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65章 魏缭统军?@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肥义老相国点了点头,便道:“敢问卫国打算出多少兵马?”居辛旋即达道:“五万步卒,五万骑兵,合计十万。余下三十万大军便由贵国与韩国聚集完成。”

    卫国才出十万大军?另外三十万由韩赵两国集结?此话一出,一下子让韩、赵两国为难了,尤其是赵国。

    赵相肥义迟疑道:“贵国才出十万兵?是不是少了点?依老夫之见,以卫国如今之国力,出二十五万亦且了无难事。”

    刚刚说出这句话,肥义老将军又觉得甚是不妥,卫国既然承诺不占寸土寸利,还要拔得出兵的头筹,也觉得有些强人所难,甚是理亏。

    居辛叹息的说道:“我王实际上也想举兵二十万,可眼下我卫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老相国有所不知,卫楚一战结束不久,卫国虽然大胜楚国,却也损耗巨大,江淮之地也许驻守军队,加之东面的齐国也要防备乘机扰我,实在是无法抽调更多兵马。”

    闻此言,肥义也知道了一点,这天下果然没有白拿的好处,赵国想要从中获利,还是需要付出代价啊,想要拿多少利益就能复出与之相匹的代价。

    这时,居辛又道:“在下以为,贵国与韩国集三十万大军绝非难事,赵国与我卫国结盟十年,变法也十年,如今赵国更是十倍昔年,赵主父不失为天下雄主,如今已去赵国心腹大患之中山国,赵主父更是腾出了不少精力北伐狼族拓土千里,收林胡、娄烦,武功赫赫。此番伐秦乃是重中之重,赵国应当收拢兵马合力战秦,以如今赵国国力,聚二十万兵,何足道哉。”

    赵国出兵二十万?一旁的廉颇顿时思量低语道:“相国,二十万兵马非举国之兵不可啊,这卫相的意思是想要我找过倾举国之力啊。”

    肥义惊诧的低声回应:“老夫更是吃惊于卫国对我赵国国力竟是如此知根知底,我等却是对卫国家底不甚了知。”

    廉颇又道:“老相国忘了苏代可是在久伴赵主父多年,卫国知我家底也在情理之中。”

    后知后觉的肥义恍然点头,想起苏代也是感慨不已,也钦佩赵主父的识人之才,灭中山国,北伐林胡、娄烦,苏代皆在幕后为赵国出了不少的良策。赵主父甚至屡屡意欲收揽其心,更知道赵雍一度以上卿之位许之,可苏代却不为所动。对此,肥义更对卫王佩服不已,“卫王延揽人才确有一套啊!”

    此时,居辛又看了下张平:“至于韩国,出十万兵马虽然有些困难,但想必还是可以的,韩相以为呢?”

    张平迟疑了片刻,道:“承蒙与楚一战,韩国确实恢复了不少元气,倾举国之力集十万兵勉强尚可。”

    肥义停下了与赵将领的私议,面向居辛拱手道:“此事重大,二十万大军非同小事,老夫万不能决断之,此事老夫还需返回赵国秉承赵主父决断。”

    “无妨,伐秦大业不是朝夕之举,不急不急,聚众合兵也是定在今年深秋,有的时间商议嘛。”居辛笑道。顿了,环视众人一眼,接道:“那么还有一议,此番伐秦,何人为统帅理应定下,诸位以为哪位将军可当此大任?”

    众人无语,此问毫无意义,卫国既为合纵约长,这统帅的任命肯定是由卫王钦命,岂不多此一问?

    “论三军统帅,出贵国武安君之上将军白起,无人不服也。”张平顿时开言说道,众人亦且不言,推举白起为三军统帅,赵国的一干将军们皆一言不发,显然服气。

    肥义却道:“卫王乃是此次伐秦而共尊之合纵约长,三军统帅理应卫王钦命,敢问卫相,不知卫王可否已定下了武安君统帅三晋大军?”

    居辛笑了笑,无比自信的说道:“白起乃我卫国战神也,武安君既出,自然无人不服,战必胜、攻必克。只是,上将军在与楚一战身负重伤,如今身体抱恙,一时间难以痊愈,怕是不能为此挂帅西征。”

    “什么?武安君受伤了?我等怎不知晓?”张平惊讶的说道。

    骤然间,赵国的一众将领心思活络了起来,武安君这尊大将抱恙不能挂帅,岂不意味着赵国也有机会?若是能在此次合纵伐秦立下功勋,必然声震天下,功垂千古啊。

    “那卫王的意思是?”张平试探性的问道。

    赵国将领和诸位的目光顿时聚焦在居辛身上,后者转身看向了身旁的年轻魏缭,“我王钦命伐秦三军之统帅便是魏缭将军!”

    刷的一下,所有的目光顿时落在了青年魏缭身上。后者很平静,一言不发的向所有人拱手回敬。

    魏缭在昭关大战时,白起命其阵前统兵阻击了项章所部的项氏一族所有的突围战,可谓一战成名。可即便如此,天下人还是认为武安君坐镇中军的原因才会有此战果。

    显然,魏缭还需要一次独立统军的一次胜役方能使得天下人服气。

    这时,廉颇面向青年魏缭:“敢问魏缭将军,三晋合纵伐秦,破秦之日几何?”

    魏缭想了想便拱手道:“秦之锐士,敢死悍勇,天下强兵也。加之秦扼守崤函之险,此战绝非易事,更非一日之功,以魏缭之愚见,欲破秦川,非三年之功不可。略其秦地,首拔宜阳,便是这个宜阳城,没有个一年也难以拔除,攻秦之战乃是一场苦战。”

    宜阳城本是韩国旧都,秦武王在位时大费周章方才从韩国手里夺来,可见拔此城之难,且不说韩国守城便让秦国吃尽苦头,而今秦国攻占此城之后更是派重兵把守,加固城防,破宜阳显然比当年秦略此城更难。

    “敢问将军可有破秦之策?”肥义老相国问道。所有人都想听听这个卫王钦命的青年统帅到底有何高论之时,魏缭却道:“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乃兵家之胜,恕魏缭不能在此先传于众。”

    这一言回绝不由得让众人呆然,众人也看出来魏缭似乎信心十足,可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他不够持稳,这样的青年统帅,把四十万大军交于他手,当真是明智之举?

    尤其是赵国,卫国要求赵国出二十万兵马一旦折损在此次伐秦战争中,那赵国这十年积蓄的国力岂不一朝付诸东流?这样的风险未免太大了。

    “不知白起将军的伤势何时痊愈?”老相国忽然问居辛。韩、赵两国又无一人统帅二十万大军以上进行作战的将领,钦命大军统帅又掌控在卫峥手里,韩赵两国的话语权自然就更弱了,赵国没有堪比武安君的大将,即便有一个可以堪比齐国的匡章,也底气硬朗些,可奈何没有。

    显然,赵国还是更加放心把大军交给武安君,毕竟人的名树的影,武安君至今从无败绩,再没有比打出来的赫赫战功更令人信服。

    “武安君之伤势怕是难以短时痊愈,若是等武安君伤势健全,势必贻误战机,如今讨伐恶秦的檄文已经昭示天下,久托之下势必给秦国准备时机,于我不利。”居辛叹息的说道,此言在明白过了,武安君无法挂帅出征,看来一旦定下大秦大计,魏缭是铁定统帅三军了。

    就在赵国犹豫不决的时候,张平忽然开言了,旋即看向肥义说道:“依本相之见,老相国怕是多虑了。卫王何许人也?且说武安君本为秦人,想必老相国也知晓当年卫王十金买信,临郿问起之美谈。卫王慧眼识人犹伯乐再世,再说,武安君闪击宋国的成名之战时,与魏缭将军一样年轻,可见能力大小与资历毫无关系。”

    说道这里,张平淡淡的补充道:“莫不是老相国在质疑卫王的识人之能?”

    这番话,再没有比从张平口中说出来的实在,居辛此刻是对张平甚是喜爱。也看出来了,这张平断然不是突然献媚讨好卫国,他又怎看不出来对方是想要借卫国之势巩固在韩国的相位,如此张平,遂他之愿又何妨?有这么一个亲卫的韩相无疑能够更好的影响韩王,左右韩国意志,看来该要在张平身上多多用心才行啊。

    片刻,张平向居辛拱手道:“本相代韩国承诺。魏缭将军若挂帅,韩国三军愿尊魏将军号令!无论何人统帅,只要是卫王钦命,韩军皆愿尊其号令!”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