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60章 伐无道,诛暴秦,替天行道!@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归心似箭的老楚王“奇迹”般的逃了出来,驾乘一座破旧的马车匆匆离开了咸阳,一路顺利的出了武关。

    老楚王自认为已经逃出生天,可他万万不可能想到若无秦国刻意为之,凭借他的老朽之身断然不可能出得了章台。

    就在楚怀王仓促南下鄢郢之地时,魏冉早已经提前数日派遣了密使抵达长沙,将怀王归楚的消息通知了楚顷襄王,得知老楚王要返国的消息,芈横大惊失色,一时间寝食难安,连连开始患得患失,便是臣下们也发现了他坐在王座之上时不时盯着楚王座愣愣发神。

    显然,魏冉把老楚王返国的消息只告诉了芈横,楚国的臣工并不知晓此事。

    贸然称王之事,芈横既兴奋又惊恐,兴奋的是这楚国的王终于轮到他了,恐惧的是若老楚王返国问罪,该当如何?

    楚顷襄王苦苦挣扎了两天两夜,终是放不下王权诱惑,暗中下令阻止老楚王返国,又不愿背上弑君弑父的大逆不道之名,得知老楚王意欲返长沙,途径必过旧都郢城,便是严令搜查郢城一切进出之人,但凡发现老楚王阻其入城。

    楚怀王便是驾乘着一辆破旧的马车一路颠沛流离,五六日的行程终于回到了楚国疆界的鄢郢之地。直达旧都郢城,堂堂一国之君,竟是落得被阻隔在了城外不得入城。

    老楚王见此一幕,一想到老内侍之前说的话,定以为芈横发生了不测,而楚国内部由此发生变故,这才不得入城。惊慌的老楚王不能入城,但也绝不会坐视不理,情急之下立刻北上赵国,意图寻求赵主父帮忙。

    正是盛夏酷暑时节,老楚王苦于不得归楚,遂复秦地而入得赵国疆界。

    话说赵主父正当壮年,身长八尺八寸,龙颜鸟噣,广鬓虬髯,面黑有光,胸开三尺,气雄万夫,志吞四海。赵雍即位第五年娶了韩女为夫人,生子曰章,立为太子。十六年后,因梦美人鼓琴,心慕其容貌,次日向群臣言之。

    大夫胡广听了赵雍的叙说便自言其女孟姚,善于琴,于是召见与大陵之台,其女之容貌宛如梦中所见,因使鼓琴,王大悦,便纳于宫中,谓之吴娃,生子曰何。

    韩后逝世,赵雍便利吴娃为后,废掉了太子章,而立公子何为太子,便是如今的赵王何,即当今赵国当政的赵惠文王。

    抛开接班人上屡出昏招之外,赵武灵王不愧为一代天下雄主。赵主父自念赵国北边于燕、东边于胡人建国的中山,西边于林胡、娄烦,皆与赵国为邻,而与秦止于一河之隔,赵国亦是居四战之地。

    而南面的卫国在短短十数年时间崛起看在了眼里,卫峥把一个从任人鱼肉的小国、弱国转变为今天的大国、强国,赵雍深恐赵国日就微弱,在卫君太行称王之际,毅然与之为盟同进退,欲借卫国之势助赵国变法以图谋强国。

    如今赵国胡服骑射也将近十年,赵雍的胡服改制比之卫国更为彻底,赵国上至君王下至黎民百姓,皆身自胡服、革带皮靴,赵雍使民皆效胡俗,窄袖左衽,以便骑射,国中无贵贱,莫不胡服者,废车乘马,日逐射猎,数年如一日,兵以益强。

    武灵王反复推敲了卫峥送给赵国的强国策略,最终确信是赵国的强国长策便定为赵国国政大略,于是亲自帅师略地,十年胡服骑射以来,赵武灵王也带领赵国人进行连续十年的疯狂扩张,五伐中山几经灭其国,十年东征西讨,至于常山,西极云中,北尽雁门,拓土千里,遂有吞秦之志。按照卫峥所献赵国大策,欲取路云中,自九原而南下,竟袭咸阳。

    十年胡服骑射而固北中原,而今赵主父之名已然远播四海。

    赵雍为了更好的专心给赵国开疆拓土,便心生使其子治理国事,而自己能够出其身而经略四方,最终率领赵国群臣聚集于东宫,传位与太子何,是为惠王。赵雍也自号主父,主父者,太上王也。

    使肥义为相国,李兑为太傅,公子成为司马,封长子章以安阳之地,号安阳君,使田不礼为之相。

    老楚王北上邯郸意欲寻求赵主父帮忙,但来到邯郸城时,此时的赵武灵王复出巡游云中,自代而西,收兵于娄烦,筑城与灵寿,以镇中山,名赵王城。吴娃亦于肥乡筑城,号夫人城,此时的赵国之强在天下七雄之中次于秦、齐、卫之后,三晋之中亦亚于卫国,亦称霸天下北疆,便是卫、秦、齐也要敬其三分。

    邯郸城外,楚怀王自秦来奔,一路颠沛十数日终于来到了赵国都城。

    王城之下,老内侍带着老楚王随身携带的一信物送至守城兵士之手,忙道:“这位小哥,我家太上王要见你们赵国的赵主父,劳烦小哥秉承一二。”

    那赵国兵士惊疑不定,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衣衫褴褛的装扮,又看了看他身后的破烂轺车,眼神竟是狐疑:“太上王?”

    “楚国的太上王。”老内侍连忙解释道,旋即指了指那一块精美的璞玉,又道:“赵主父看了这个就明白了。”

    那赵国兵士一看这手中的硕大璞玉,顿时一惊,虽不知道这是什么玉,但绝对不是常人所有,对于他口中声称的楚国太上王,也多了几分疑惑,这赵国兵士也不敢怠慢,便接过了那块璞玉,道:“你们等着。”

    老内侍连忙拱手谢礼,目看那兵士进入城内。

    王宫。

    一侍从带着那块璞玉来到了殿前秉承:“启禀王上,城外有一老者自称楚国太上王,欲见赵主父。”

    此话一出,赵国群臣面色微变,庙堂之上为太傅的奉阳君李兑眼尖的看着侍从持盘里的璞玉,顿时惊呼道:“此玉莫非是……春秋二宝之和氏璧??”

    当今天下有自春秋时代流传至今的两大宝物,号为“随、和之宝”即“随侯之珠”、“和氏之璧”,天下人都知道这和氏璧是在楚国,为历代楚王所有,是楚国的国宝。

    惊诧过后的奉阳君看到和氏璧的那一刻,顿时相信城外之人言之为楚国太上王之事确认无误,一时之间,大殿上的赵国群臣议论不断,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老楚王不回楚国,何故来我邯郸欲见主父?”年轻的赵何问道。

    “禀王上,臣以为老楚王定是从秦国逃出来的,如今看来秦国传出来的消息是在混淆中原视听,老楚王根本就是被秦国所扣留的。”李兑坚定的说道。

    “既然老楚王已经来邯郸,还是尽快将其接回宫中另作打算吧,堂堂一国之君,何以沦落至此。”年轻的赵何随便想了想,便道。

    “王上,此举万万不可。”李兑对赵王的提议大吃一惊,连忙说道:“禀王上,主父乃是一向主张联卫以御天下群雄,如今三晋同气连枝,赵卫两国更是互为铁盟已经十年之久,赵国变法正直关键时刻,仍旧需要卫国这个外部强援的鼎力支持,两国万万不能于此互生龃龉,卫楚之间的恩怨,我赵国以免突生是非最好不要插手,若一不小心做了得罪卫国的事情,主父是不会做的,王上明鉴啊!”

    “奉阳君以为该当如何?”赵何一听其中要害,顿时醒悟,此时赵主父远在代地,赵何也不敢自专决断,便问计李兑。后者思量一番,道:“王上,不能让老楚王留在赵国,如果死在赵境我赵国就惹大麻烦了。”

    “奉阳君之意是要把老楚王送返秦国?”赵何问。

    “此举亦不妥当。”李兑摇了摇头,说道:“臣以为,此事不能由朝廷出面,我赵国绝对不能与此事染上半点关系。”说到这里,李兑明眼说瞎话的补充道:“这位老者是何人我等赵国君臣皆无一人知晓啊。”

    “便依奉阳君说的办吧。”赵何顿时下了决断,道。

    邯郸城外,苦苦等候的楚怀王并没有接到期望中的隆重接待,那位守军赵卒再度归来,把和氏璧匆匆奉还之后便不予理睬。

    老楚王急了,意欲强行入城却被赵卒所阻,遂闭关不纳。楚怀王计穷,无奈之下,欲南奔大梁,最终魏君魏嗣接纳了老楚王。

    大梁城内尽是卫峥的耳目,楚怀王来到大梁的消息立刻就传到了朝歌王廷。

    卫峥一得到这个消息,二话不说即刻遣穆邯带领一支人马化作游侠的身份将老楚王从大梁劫持出来,最终再度送返咸阳。

    须臾间,又过去了三个月,卫峥自打下令穆邯秘密遣送老楚王返秦之后就密切关注秦国的动向。

    这一日,苏代兴奋的入王宫求见,一见到卫峥便是兴奋的说道:“王上,老楚果真王死在了秦国。我王果然料事如神啊,原来秦国真挟持了老楚王。传言楚王愤甚,呕血斗余,遂发病,末几而薨于章台。如今秦国已送其灵柩归丧于楚,楚人怜之为秦所欺而客死他乡,楚国百姓往迎丧者,无不痛哭,如悲亲戚。列国诸侯无不咸恶秦之无道,王上,礼书曰,师必有名啊,而今老楚王客死秦国,我王梦寐以求复为合纵以摈秦之良机今已尽显啊!”

    此时,惊喜交加的苏代确是不知道三个月前卫峥所做之事,显然,他也不愿摊上这个大麻烦,得其恶名,老楚王已然成为了煞星,除了死在楚国,死在哪一国,哪国就得倒大霉。

    卫峥此刻并无苏代那般精神大振,待其语毕便是平静而干脆的说道:“寡人诏,即奖率三军,披坚执锐,吊民伐罪,以兴义兵,伐无道,诛暴秦,替天行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