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53章 嬴稷劫王闯大祸@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按预定,秦楚两国会盟于武关,两国君王在此晤谈。武关之地,山水环绕,险阻天成,有“重关天塞控神州,关门不锁敌难犯”之晓誉,与函谷关、萧关、大散关并称为“秦之四塞”,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老楚王等人出了长沙,沿着湘水一路北上并渡过长江,途径鄢郢之地后向西北武关而去。楚怀王等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前来赴会之际,行程也被秦人密探尽收眼底。

    与此同时,秦昭襄王令其弟泾阳君乘王车羽麾,侍卫俱全,诈称为秦王来到了武关,并令大将军蒙骜引兵五千人伏兵于关内,以劫持楚王,又令王龁将军引兵五千伏于武关之外,以便里应外合。

    老楚王等人来到武关城下之际,看到关门大开,不由得心中一喜,大感觉得此次赴会应该不是秦国使诈,这个时候秦国使者匆匆出门相迎,见到随行队伍的王车羽麾,侍卫护送的一幕,连忙拱手高宣道:“我王已在关内等候楚王三日矣,今是两王相见,其余人等皆到馆舍休息。”

    老楚王看到秦国使者领着一支庞大的仪仗队以为是厚礼相迎,是重视之举,心中颇为高兴,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蒙骜、王龁两位秦将引万人之兵伏于关内关外。老楚王也没有多想,便随使者入关,队伍刚刚一进关门,只听一声沉绵巨响之声,便见武关关门纷纷闭上。

    老楚王回头一看门皆已紧闭,原本稍有放下的警惕再次提起来,心中存疑便忙问身边随行的秦使者:“关门何故如此仓促?”

    秦使者有礼的躬身一礼,解释道:“楚王容禀,此乃秦法规定,如今战事不断,只得如此,请勿见怪。”

    楚怀王又问:“秦王何在?”

    秦使者笑答:“我王已在公馆等候多时矣。”

    老楚王心有所疑,可如今既已来到武关,便既来之则安之罢,有此想法的楚怀王便索性静等,等见到了秦王在当面细问便是了。

    不消多时,随行的秦使者遥指,望见秦王侍卫列队在公馆前,至门口,老楚王的王车也停下来,两个侍从扶下老楚王。

    彼时,馆中一人出迎,老楚王看他虽锦袍玉带,头戴高冠,可其一举一动,身心皆毫无王者气质,老楚王踌躇之时,那人忽然长身拱手鞠躬道:“楚王,我乃秦王之弟泾阳君也。”闻此言,老楚王恍然,难怪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王,泾阳君边说边指道:“请大王先到馆中叙话。”

    如今客入秦地,老楚王也无奈,只得随他而去。泾阳君与老楚王刚刚坐下席垫都还未热乎,只听得馆驿之外一片喊声,数千秦兵不但控制了楚怀王的所有侍卫,也将公馆层层包围,馆内的老楚王顿时惊疑不定,迟疑片刻便忙问泾阳君道:“寡人赴秦王之约,为何以重兵包围?”

    泾阳君一听笑而答道:“楚王勿躁,此举并无伤害君王之意。只是王兄有微恙,不宜出行。又恐失信与贵国,故使微臣奉迎楚王居至咸阳与王兄相会。外边的秦兵甲士乃为君王护卫,以防不测,请勿见怪。”

    此时此刻,老楚王听秦王不在武关,便已知被秦所欺是坐定了,忍无可忍之下顿时盛怒:“放肆,说去咸阳寡人便去?论资排辈,寡人年岁大他嬴稷孺子好几轮,寡人称王还在他爹秦惠文王之前,嬴稷小儿敢对寡人如此无礼,如此背信弃义,无耻之尤,小人尔!”

    泾阳君一见情形便也不再掩饰,顿时摊牌,便对老楚王淡淡的说道:“王请移驾!”

    “我不去,嬴稷小儿休想得逞!”

    泾阳君顿时使了个颜色,只见气节的楚怀王不由自主的被秦兵簇拥而上了王车,泾阳君也陪乘,随行的楚国侍卫和一众楚人皆被关押扣留在武关,蒙骜领兵私下护卫,带着孤身一人的老楚王便就此向咸阳进发了。

    此时的楚怀王已然悔恨莫及。

    两日之后,楚怀王被秘密送往咸阳章台,嬴稷早早的在门前相迎,老楚王下了王车,秦王便迎来拱手笑道:“楚王驾临,本王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此时的老楚王竟也心如止水,一见嬴稷忽然顶着咳嗽肆意的纵声长笑,苍目一撇眼前的年轻人,笑声也戛然而止,忽而戾目叮咛:“嬴稷,就你小子,一个犬牙尚未全矣的孺子也想跟本王斗?你劫持寡人入你秦国而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呵呵,殊不知已然惹来了天大的祸患。”

    末了,老楚王再次肆意的大笑,与嬴稷檫肩而过,先行一步朝着大门而入,身遭的泾阳君大怒,意欲阻止先行而去的老楚王行此无礼之举,却被嬴稷罢手拦住,转身看向走入章台的老楚王大笑的说道:“一个病怏残楚,我大秦何惧之有?本王只要一声号令,十万大军南下武关便可灭了你楚国,祸从何来?”

    前方的老楚王应声顿足,转身看向大展双臂的嬴稷,嗤笑的说道:“天下列国纷争数百年,你攻我伐,这大争之世……嬴稷小儿,我老楚国终究是猛虎,问鼎中原之际你秦国不过是一穷乡僻野之民,常言道猛虎垂危,犹有余威。你……终究还是嫩了点,哈哈哈……”

    秦王看着长笑而去的老楚王,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一时间又没有想到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

    ……

    与此同时,静泉宫。

    魏冉仓促入宫求见让宣太后大感疑惑,他了解这个弟弟,遇事很少会有这般急促之态,除非有大事发生,便问道:“何事慌慌张张的?”

    “姐姐,王上闯大祸了,王上把楚王劫持到了咸阳。”魏冉连忙说道,都忘记了行礼。

    “你说什么?”宣太后微愣,道:“王上他……他把楚王劫持了?”魏冉点点头,肯定的说道:“楚王现如今便在章台。姐姐……”

    “慌什么?”宣太后顿时呵斥一声,又道:“即刻随我前往章台。”

    芈八子与魏冉匆匆离开静泉宫前往章台之时,身在章台的秦王嬴稷很快接到了消息得知太后、丞相赶来,知道劫持楚王的事情已经没法隐瞒,不过此刻的嬴稷并不在意了,便淡定的出门迎接。

    此时嬴稷看到宣太后一言不发的下了轺车而入章台,虽面无怒色却也知道气在头上,魏冉等臣子纷纷面王参拜便随同太后入了殿宇,待得君臣俱至,芈八子便问嬴稷:“王上把老楚王劫入咸阳之举,是不是想要与楚国彻底决裂?”

    “然也!”嬴稷点点头,不否认。

    “那好,如今事已至此,老楚王既已入我咸阳,那么此事终归需要解决,至于该如何解决,都说说吧。”语毕,宣太后便看向了魏冉、芈戎等几个臣子。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