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52章 变局伊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苏秦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获得了齐湣王的信任,田地也因此番意外获得苏秦的效忠而分外高兴。这时,苏秦忽然道:“禀我王,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何事但说无妨。”大为高兴的齐湣王哈哈一笑,毫不犹豫的说道。

    “此来微臣携燕王代臣转告对薛公之敬意,本应在朝上转呈,可细细想来还是觉得不说为好。”苏秦轻声的说道。此话一出,齐湣王的笑容戛然而止,嘴角忍不住抽出了一下,忽然淡淡的说道:“燕王此话何意?难道就没有对寡人之敬意?”

    苏秦顿时拱手道:“我王即位不久,而薛公却早已名满天下,更是权倾朝野。天下人都在说只知齐国有孟尝君田文而不知有齐王,说齐王就是薛公,薛公就是齐王,齐国君臣如同一人尔,故燕王对薛公之敬意便是对我王之敬意。”

    “一派胡言!你当真这么认为?”齐湣王温怒,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对方,其语气和氛围也变得颇为怪异。

    苏秦顿时跪地行一大礼,方才说道:“微臣以为,权臣当朝乃是乱国之先兆,齐有薛公把持朝政,微臣是怕我王之志恐未能施展,臣愿为我王谋,助我王成就不世之霸业。”

    末了,便是匍匐跪地不语,额头近乎贴着地板,偏殿之内骤然间便寂静了下来,齐湣王从王座之上走下,凝望着苏秦又不停的在其跟前来回踱步而走,良久方才言道:“田文有不臣之心,寡人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他做的滴水不漏,加之朝中多为田文党羽,寡人不好拿他罢了。”

    “我王英明——!”匍匐在地的苏秦头也不抬的高呼道。见此一幕,齐湣王煞有其事的不言而笑,心中却也自有打算,田文把持朝政一直是让他头疼又无奈的事情,但如今终于有打开局面的契机了,那便用苏秦、苏厉、甘茂等人平衡之。

    田地自认为此法绝妙,可却不知掣肘了孟尝君,确是给齐国带来了亡灭之祸患。

    ……

    与此同时,另一位即位不久的君王也在为揽权亲政而谋划,便是秦国当今之主昭襄王。嬴稷亲政多年,秦国的这些年却发生了很多事,平定季君之乱后,严君樗里疾两年后病逝,接着便是甘茂被逼走离秦,秦武王托付辅佐新王嬴稷的左右丞相先后而去。

    年幼的新王很快就被架空,秦国的大权便从此被嬴稷之母芈八子(秦宣太后)、华阳君芈戎以及穰侯魏冉这“三贵”所把持。

    早年倒好,可随着时间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年轻的嬴稷也在渐渐长大,如今正直血气方刚之龄,心有大志想要做秦国的一代明君雄主,可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不能独断秦国政务。

    本来,就在卫峥大败楚国而一路攻城拔寨,尽览楚国疆土之时,秦昭襄王便想要秦国乘机南下瓜分楚国,夺其黔中、巫郡之地,此两郡若为秦土,南境屏障将会牢不可破,于秦有利。

    然而,嬴稷雄心勃勃的去找宣太后而欲行此策之时,确是被驳回了,致使秦国在卫楚大战之际毫无作为,全程冷眼旁观,如今总算想明白了,楚国是自己的母亲和两个王舅的母国,所以才会被驳回。

    秦,静泉宫。

    “姐姐,臣弟刚刚接到密报,王上是想要对楚国动手啊。”魏冉得知消息之后立刻来到了静泉宫找芈八子汇报,此时在背后搞事自以为外人不知的嬴稷确是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呈现在魏冉、芈八子的耳目之下,宣太后笑道:“王儿此举,你怎么看?”

    “年轻人血气方刚,雄心万丈嘛。”魏冉笑道。

    “少在我这里耍心眼。”宣太后瞪他一眼,道。魏冉连忙补充道:“姐姐息怒,臣弟以为,王上此举怕是冲着臣弟和姐姐来的,欲以此举而向姐姐表明王要亲政,要独断秦国之政务。”

    宣太后一听瞬即领会了魏冉的言外之意,楚国可是他芈八子和魏冉的母国啊,想到一些事情,宣太后冷俊不禁的摇了摇了头:“王上心有壮志是秦国之福,可终究是年轻了些,这仇都能记到母亲身上来了,唉……”

    “姐姐打算怎么做?”魏冉心中一动,便问道。宣太后顿时瞥了他一眼,似有似无的说道:“你想要怎么做?难道与王儿互生龃龉?稷儿始终是我的儿,他还年幼,心智不熟,就让他去折腾一阵子吧,也好借此机会体会一下做一国之主绝非易事。而今战国时局,列国皆尔虞我诈,争斗不休,此次正好让他看清楚这天下是多么凶险。”

    魏冉也是无奈的失笑道:“鲸吞黔中、巫郡的确可固我秦国南境,如今秦国之南境是一个苟延残喘之楚,何惧之有?卫国才是我秦之大敌,当此局势理应拉拢楚国,合卫国诸敌为我友方能制衡三晋,取黔中、巫郡岂不是等同于彻底与楚决裂?王上只看到近利,却为察觉远患。”

    “王上此番带了多少兵马?”宣太后不在磕叨,转而问道。

    “从蓝田带走了万于人,由蒙骜、王龁统军。”

    “才万余人……那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去折腾吧。”

    “臣弟明白。”

    ……

    此时秦武关之地,秦昭襄王着蒙骜、王龁等武将从蓝田大营领兵万人南下武关。嬴稷自以为做得隐秘,实际上早已经被魏冉等人看透了,而芈八子、魏冉等人以为掌控了一切,却也万万没有想到嬴稷做了这件事差点给秦国带来灭国之祸,这些都是后话了。

    嬴稷做了两手秘密准备,一手是从蓝田大营带了一万人马南下武关,这件事情魏冉早就知道,可另一件事情确是毫不知情,宣太后也不知道嬴稷要折腾什么,只是想到一万人马再怎么折腾也不会翻出多大浪花,倒也没有太在意。

    昭襄王的另一手准备便是派遣了一路使者抵达长沙。

    楚王宫内。

    此时此刻,老楚王十万火急的召集了芈原等臣子入宫议事,王座之上的席案上是一封秦昭王的亲笔信,略云:“始寡人与王约为兄弟,两国至欢。太子横杀寡人之重臣,不谢罪而逃回,寡人诚不胜怒,使兵而侵君王之边。今闻君王乃令太子质于齐。寡人与楚接壤疆界,又为婚姻,相亲已久。而今楚不欢,则无以令诸侯。寡人愿与君王会于武关,当面订约结盟,还王之侵地,复遂前好,共御卫患,惟王许之。王如不从,是名绝寡人也,寡人不得已以兵戎相见。望君三思。”

    武关,乃是秦国之南关(陕西省丹凤县的武关),秦楚疆界就在武关东门外的岭上,战略地位及其重要。

    此时此刻,楚怀王一览这带着威胁韵味的信书之后便是惊怒交加,便问群臣:“秦王邀寡人前往武关会盟订约,如今楚国刚刚得以获喘息之机,经不起与秦再战,若不去恐激怒秦国而以此为借口发兵攻我,可秦国屡欺与我,去之又恐为秦所骗。众位爱卿以为如何?”

    三闾大夫屈原当即出列说道:“秦国***,犹如虎狼,楚国受之欺骗已不止一次,我王若去,必入秦之圈套。”

    令尹昭雎也连忙拱手说道:“左徒大夫所言甚是,大王不能去。”

    老楚王犹豫不决,也大感觉得秦国此举不怀好意,就在这时,楚怀王那小儿即子公子子兰忽然出列,无视屈原怒目而视,面王拱手道:“儿臣以为父王当去。秦王是父王的亲戚,父王正是把亲戚当作敌人,所以才打了败仗,死了将士,丢了土地啊。如今秦国愿与我楚国亲善,父王若是推辞,万一惹怒秦王,岂不是更糟了?儿臣以为,父王可不能拒绝秦王之好意。”

    楚怀王是个软耳朵,加之此时的楚国被卫峥打的淹淹一息,急需要外盟以抱团取暖,在子兰的一番怂恿之下,终是决定前往武关会盟。

    赴会心切的楚怀王有了决断之后,第二日便驾车北上,上车欲行之时,芈原更是攀车苦谏老楚王勿去,可还是没能阻止怀王北上。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