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49章 赵国惊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且说卫楚大战落下帷幕之际,天下纷争竟也诡异的陷入了宁静,中原各国鲜有的进入了相安无事的阶段,天下列国都在加紧步伐各自布局,列国特使相互走动异常频繁,结盟的结盟、交好的交好,整个天下好不热闹,而嗅觉敏锐者确是感受到这股宁静是更为凶猛的暴风雨来临之际的前奏。

    卫国合三晋制霸中原,一时间如日中天,无一国敢惹之,便是秦齐双强也要避其锋芒,但卫峥却没有丝毫松懈,更不会膨胀,营造出如今的局面可以说呕心沥血方才得以遂愿,殊不知犀首一生都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至死也未能如愿,别看如今的天下时局对卫国大为有利,可一有变故就可能轻易间便付诸东流。

    靠三晋同气连枝方能震慑天下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还得自身足够的强,强大到独卫一国便能震慑秦、齐方能真正得以掌控局势。

    朝歌,王宫。

    一个侍女听到寝殿之内传出鱼水之欢的声音,犹豫再三还是悄悄的打开了大门入得殿内,翻云覆雨的男女欢愉之声扑面而来,那侍女脸色顿时泛起了红晕,却也低首来到了垂帘跟前:“禀王上,苏代先生有要事求见!”

    一声秉承传来,垂帘之内的翻云覆雨戛然而止,过了片刻便传来卫峥不爽的声音:“何事需要深夜禀报?不能留待天亮?”

    细想一番,卫峥一愣顿时掀开垂帘看向了那侍女,一连串的问:“你说什么?苏代?他不是在赵国?何时归来?”

    “禀大王,苏代先生连夜赶回朝歌,说有要事禀报,需即刻面王启奏。”那侍女始终低首,回道。

    就在这时,躺在床榻之上的狐殷悠然起身,轻飘飘地靠向了卫峥,玉手忽然朝下轻轻一抓,香唇在耳边吐气如兰:“王上可以走,但它不可以走~~”

    无从准备的卫峥忍不住“嗯~”的发出了应激反应,突感浑身触电一般,旋即缩身回去,便看到夜色中残烛火光照耀下的那张倾世容颜若隐若现,迷离的眼神充满着魅惑,卫峥顿感全身火热。

    “让他在偏殿候着,寡人完事便来!”

    “王上~~”

    ……

    于偏殿等候的苏代私底下询问才知道王上此刻正在干什么,苏代暗中大呼来的不是时候,可有要事却不得不来。这一等便过了一个时辰方才见到着一身常服的卫峥悠然走来,此时,后者带着疲倦之意走来,在苏代面前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虚礼就免了。”

    说完便在王座台阶一旁一随意的慵懒坐下,伸手示意苏代过来,后者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连忙走到卫峥跟前席地而坐,这才拱手说道:“微臣深夜打扰我王雅兴,请王上恕罪。”

    卫峥一听顿时没好气的说道:“知道坏我雅兴还深夜来见?尽坏我好事,若无要事,寡人拿你是问。”

    苏代连连赔笑,知道卫峥并非真要问罪,想起正事便收敛了玩心,拱手正声而道:“禀王上,赵国政局有大变故。”

    “赵国有变?何从说起?”卫峥随意的问道。

    “王上,老赵王于月前传国于王子赵何,任肥义为相,兼任赵国新君赵王何的傅,而老赵王自号赵主父。”

    此话一出,原本一脸疲倦的卫峥猛然顿醒,双目陡然迸射锐利光华。苏代这么一说才让他想起了这件大事,一算时间现在是公元前299年,近年也就是赵国赵武灵王二十七年,正是赵雍壮年传位赵何而自号主父的一年。

    这可不是小事,这是天大的事,赵国政局的变动虽然对卫国没有多大的直面影响,可赵国变故确是对三晋局势影响巨大。

    苏代不语,静静的看着一言不发的卫峥,此时后者陷入了长思之中,良久,便听闻其喃喃自语道:“赵王自号主父,看来赵雍是意欲专心赵国的军事部署和对外战争,赵国内政要务全权交给年轻的新君负责啊……”

    卫峥知道,这赵何就是赵国后来的赵惠文王。这时,苏代又道:“臣久居赵国,对赵国宫闱之事也略知一二,有幸听闻一些怪诞之事。”

    “哦?说来听听。”卫峥大感好奇,问道。苏代便说道:“臣在邯郸之际,应承了不少赵主父的饭局,赵主父屡次借酒兴谈及往昔所遇的一件奇事。赵主父说曾经在梦里梦见一女子在弹琴歌唱,其女姿色美艳,嗓音凄婉……”

    卫峥以为会是什么怪事,一听苏代说这事,顿时在脑海里浮现出了关于赵武灵王流传下来的一些传闻,苏代说的果然不假,赵武灵王把这个梦讲了,说很想见到这个女子。

    可苏代包括赵王这些人都不知道内情,但是卫峥却知道,同时也让他警醒,君王之意王不可轻易示人,臣子本就煞费苦心的揣摩上意,若主动轻易示人,那奉承之举便会接踵而至,赵武灵王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赵雍屡屡对外人谈及此事,终于,一个叫做吴广的臣子听后,大喜的连忙回家把自己的女儿孟姚献了出来。赵雍一见惊为天人,果然与梦中那女子神似万分,于是便纳孟姚为妃,这才有了赵何的降临。

    孟姚长相倾国倾城,深得赵武灵王宠幸,几乎须臾不能离开。孟姚的**也由此膨胀,终于逮着机会向赵雍吹起了枕边风,不断说王后与太子章的坏话,言语尖酸刻薄及其恶毒,诸如赵惠后十分淫|荡、太子章不孝顺等无所不言其极。

    说起赵国当今的王后与太子章,那是赵武灵王在公元前326年继位之际,那时候的赵雍年仅十二岁,那个时候的卫峥还在演兵岭未曾出山。五年后,赵国为与韩国结盟,便娶了韩国宣惠王之女为夫人,生下了赵章,并立为太子。

    此时,苏代说的不亦乐乎,可却不知这件事情卫峥比他更清楚,一时之间也颇为感慨唏嘘,在沙场之上大智大勇的赵武灵王,竟是在女人面前表现的如此愚蠢,也难怪乎谥号带了一个“灵”字,号武灵王。

    苏代顿了顿,沉默了片刻这才又说道:“月中之时,老赵王率领赵军主力第五次伐中山国,终于攻破都城灵寿,中山国残余势力虽未能尽灭,中山国虽然还没有灭国,然赵国心腹大患已然去除。老赵王班师回朝便下诏废后,将宠妃孟姚立为新后。如此倒也算了,可老赵王接连做出毫无先例、更是惊世骇俗之举,废后之际,老赵王壮年退位,自号主父,竟是直接传位给了十几岁的幼子赵何。”

    聆听的卫峥很想告诉苏代,孟姚当上了王后不久便死了,而她一死,赵武灵王对赵何与赵章这两个儿子的态度又有了明显的变化,也就是三年后在彻底灭掉中山国的一年,赵雍又将废了的太子章封到代地,号安阳君。

    更有甚者,这位赵国雄主突然昏聩到令人匪夷所思,竟是想要计划把蒸蒸日上的赵国一分为二,让赵何当赵王,让赵章做代王。

    一国两主,乱国之象,何况一国三主?英明神武的赵武灵王确是视而不见,简直不可思议。赵雍此举也为自己惨死沙丘而收场埋下了祸根。

    毫无疑问,赵雍意欲实施一国两主乃至三主,无异于吧赵章叛乱的热情给鼓动激发了起来。卫峥依稀记得历史上,赵武灵王、赵惠文王与赵章在一场朝会之后,一同到位于沙丘的行宫别苑游玩,三人在沙丘各有一处宫殿。

    赵章便是在这个时候趁机以武力夺权,他首先谎借赵雍之命召来赵何,企图杀之而后自立。赵何虽然年幼,但这个时候有肥义辅佐,此时的肥义虽然是追随赵雍的老臣,但如今却已效忠于赵惠文王,赵何没有看出来,但肥义老相国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破绽,于是乎弄巧成拙的赵章等人叛乱未遂而为了求生路,只好逃入赵武灵王居住的宫中。

    终于,“沙丘政变”就这么发生了,太史公云:“以章故围主父。即解兵,吾属夷矣”,以此为号赶来平叛的赵成和未曾封君的大将李兑立即包围了赵武灵王的宫殿,并将赵章等诛杀殆尽。然而赵成和李兑在诛灭赵章后并未撤围。野心勃勃李兑为谋求上位而一手策划了“沙丘之乱”,以拥立新主和赵国稳定为由说服了肥义老相国,趁机除掉赵武灵王,杜绝一国二主的乱象。

    显然,此时法统之上的赵国君主便是赵何,除掉武灵王赵雍,符合赵何的利益,便也符合李兑的利益,而肥义老相国也不愿看到赵国出现一国两主的乱象,一番思想挣扎最终还是同意了。

    可两人皆不愿背负诛君恶名,便以围困的方式把赵武灵王逼死,太史公云:“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

    最后历经三个月,一代雄主赵武灵王竟是活活饿死在了沙丘行宫,何其悲呼。

    卫峥唏嘘长思之际,一边的苏代担忧的说道:“王上,赵国政局发生如此变故,微臣担心的是三晋之盟恐因变而变……”卫峥一听悠然起身,在殿内踱步而走,苏代也没有打搅,起身静静的站在一旁候立不动。

    “赵国虽由此变成一国两主之国,可只要赵主父在,三晋局势不会出现大变故。战国乱象将至矣……赵国惊变只是一个开始,至于我卫国,当此之际只需内治于国民,图谋自强即可,至于其他……任其天下翻江倒海,我自巍然不动,待时机一现,便雷霆即出。呵呵……乱吧,越乱越好,越乱意味着能洞察实情者越少,而寡人确是身在这少数人之中,何乐而不为之?”

    ……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