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48章 苏厉巧言助甘茂@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一番私议有了大致的决断,嬴稷便召见了苏厉,于咸阳宫殿之上正是宣召,并亲自签下了结盟国书,自此秦国与齐国结盟交好。

    天下也迎来了全新的格局,自此,陇西强秦与东海强齐抱团取暖以应对制霸中原的三晋卫、赵、韩。

    朝会一散,苏厉再次求见秦王,嬴稷大感好奇便也应承了下来,偏殿之内,秦王好奇问道:“先生有事何不在朝上明说?”

    “秦王容禀!”苏厉笑着拱手道:“是在下受人之托的一点私事,不过此事对于秦王和秦国而言却也是国事。”

    “哦?此话何从说起?”嬴稷兴致浓浓的问道。

    “秦王可知贵国甘丞相如今已在齐国?”苏厉问道,此话一出让嬴稷颇感意外,“甘丞相不辞而别,至今令寡人耿耿于怀,想不到他竟然跑到齐国去了?”

    苏厉在侧案正襟危坐,淡淡的说道:“在下也是出使贵国之时偶遇甘丞相,他说这秦国已再无他甘茂容身之地了。”

    “何解?”嬴稷面色一顿,不动声色的问道。苏厉旋即面王拱手:“外臣斗胆一言,还望秦王恕罪。”

    “先生但说无妨。”嬴稷伸手而道,有了这个承诺,苏厉便直言不讳的说道:“甘丞相说,这秦国已经变天了,一介前朝遗臣外加秦国政事多由不得秦王做主,若再留下对相位依依不舍,恐性命不保。”

    苏厉的话音未落之际,便听王座之上的嬴稷大拍席案,竟是愤怒的应声而起:“甘茂大胆……!!”

    这一番话无疑是戳中了刚刚亲政的嬴稷心里最大的痛处,虽然亲政,可秦国政事他却不能独断,凡有大事举国朝野皆听从太后芈八子。

    “好你个甘茂,口出狂言,当真以为可以独善其身?”愤怒的嬴稷当场喝道:“来人,将甘茂一家尽皆捉拿归案,本王要斩了他们!!”

    苏厉看到左右入殿正要领命而去的时候,连忙起身:“且慢!”旋即来到殿中央面向嬴稷拱手而道:“秦王可否听外臣一言?”

    “说!”嬴稷不耐烦的说道。

    苏厉灵机一动,便道:“禀秦王。这甘茂乃是一介非同寻常之士,乃是秦国三朝元老,接连三代皆受重用。况且他在秦国久居多年,秦国疆界从陇西至崤塞,秦国山河之固何处险要何处平展,皆了如指掌。若秦王一怒之下而杀其从属妻儿以泄愤,甘茂势必与秦为死敌,如此大才若转而投奔卫国,对秦国可就大为不利也,如此令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当真是秦国之福?还望秦王三思。”

    此话一出让盛怒中的嬴稷醒悟过来,秦国当前之大敌乃是三晋,若甘茂得知妻儿被自己杀害,一怒之下转投卫国从此与秦作对,卫王帐下虽说有居辛、姜牧、景玱、苏代等一众谋士能臣,甘茂投奔虽不能给卫王如虎添翼,却也锦上添花。

    更重要的是,甘茂乃是秦国三朝元老,无论如何对秦国都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是无法磨灭的,若杀其妻儿从属,势必为天下人所不齿,秦必得其恶名不说,届时天下士人还有谁敢入秦佐士?

    想到这些,嬴稷不禁一阵后怕,便看向了苏厉,秦王顿时收敛了所有的心思,淡淡的说道:“先生所言确实颇有道理,此事既然是先生之言,先生可否为寡人解惑?”

    闻嬴稷问计,苏厉心中一笑,顿时神色豁达自然,一番思考便拱手而道:“依外臣之见,秦王不若下诏厚待甘茂的妻儿从属,再许以高官俸禄迎他归秦,秦王若行此举不但可以博取美名,假使甘茂回归秦国,秦王就将其安置在秦国终生不许出函谷关即可。”

    秦王一听便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忽然笑眯眯的看向了苏厉:“好一个坐地起价,这甘茂倒也是个人才,想必这是他委托先生说的?”又道:“可他要是不归秦国呢?”

    苏厉微微一笑,拱手说道:“依外臣之见,甘茂必不会再归秦国。毕竟,归秦之后便有秦王定其生死,惟有在中原方能有与秦王谈条件的资格。”

    “寡人若依你之策善待其家属并以高官相迎,可他甘茂仍为敌国谋,寡人岂不是两手皆空?”嬴稷反问道。苏厉摇了摇头,信心十足的道:“秦王多虑了,甘茂断然不会如此做作,这士人皆注重名节,尤其是甘丞相这等俊杰。秦王只要以德报怨,甘茂必然感恩戴德,又怎可能会与秦作对?加之其妻儿皆在秦国,秦王只要留其从属在咸阳兵厚待之,甘茂也有所顾虑自然不会与敌国谋。”

    秦王想了想顿感有理,便下了决断,“好,不论甘茂返秦与否,寡人许以上卿之位相迎,并厚待其家眷。”

    “秦王英明!”苏厉拱手高颂道。

    公事私事皆已完成,苏厉也未曾再秦国久留,带着签订的国书便折返齐国,回到临淄复命。齐王看到两国结盟之书,总算松了口气,有了秦国与齐国东西遥相呼应,来自三晋的压力也终于有所减缓。

    “爱卿可还有事?”齐王命人收好国书之后,看到苏厉仍旧站着便问道。

    “启奏王上,微臣确有一事。”苏厉拱手道。

    “请说!”

    “禀王上,微臣出使秦国之际方才得知秦相甘茂已离秦国,来到了我齐国。”苏厉回道。

    “秦相甘茂来我秦国作甚?”齐王狐疑的问,苏厉顿时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齐湣王这才恍然,前者又道:“王上,微臣得知此事后便命人寻找甘茂,果不其然,甘茂就在临淄。”

    “那他现在何处?”齐王问道。

    “甘茂暂住在微臣府邸。”苏厉说道,顿了顿又说:“王上,依微臣之见,这个甘茂确实是难得的大才,据我所知,秦王已然派人入齐,欲以上卿之位迎甘丞相返齐,昨日臣与此人一番商谈问及此事,甘茂似乎不愿返秦。”

    “不愿返秦?那他想留在我齐国不成?”齐王愣道。

    “王上英明。”苏厉说道:“甘茂此人确实仰慕我王,说我王乃是天下鲜有之明君雄主,意欲留在齐国不愿返秦,便是秦国以上卿之位,着相印而来也不愿离开临淄。”

    年轻的齐湣王一听心情大好,兴致勃勃的连忙问苏厉:“甘茂先生当真如此说来?”

    “然也!”苏厉拱手笑道:“否则甘丞相何故会拒绝秦之上卿爵位而留在临淄?”

    齐湣王一听大感认同,被如此俊杰所仰慕,田地(齐湣王)此刻的心情分外的好,过了一会儿便问道:“苏厉,这甘茂若效忠我齐国,寡人该许以何等官爵妥当些?”

    苏厉想了想,便道:“既然秦国以上卿之位迎其返国,我王理应以上卿之位待之,若低于此爵我大齐未免给人落得个怠慢贤士的口实,反而不美。再者以甘茂先生之才,我王惟有许以上卿之位方能与其才华相配啊。”

    齐湣王连连点头,“爱卿所言极是,寡人便许上卿之位留下甘茂。苏厉,既然他暂居你府邸,明日朝会便由你着甘先生一并入宫,寡人要在朝会之上隆重下诏,拜甘先生为我齐国客卿,爵至上卿。”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