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47章 甘茂@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_

    随行的仆从不知道甘茂的名声,可苏厉却知晓,若真是甘茂不假可就着实惊人了,秦国左相沦落到如此地步简直匪夷所思。

    苏厉连忙走到前头,此时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儿正在与随行的护卫发生矛盾,苏厉连忙一拍那意欲拔剑的便衣兵士,而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老头儿身上,旋即拱手问道:“阁下是……”

    甘茂看到苏厉行为举止和言语间所展现的涵养,立刻便确定了此人便是主事的,便拱手回礼道:“在下甘茂,佐士于秦国,而今逃难至此,不知足下是……”

    “阁下当真是甘茂?秦国左相甘茂?”苏厉再问道。见对方长叹而点头承认,可毕竟没有见过甘茂阵容,只是其名声在外,苏厉无法确认便请入驿站进行一番长谈,大致得以确认是甘茂无误。

    一时间,苏厉也感慨唏嘘不已,他得知甘茂之名还是在秦武王拔宜阳之际,秦国攻破宜阳城而天下大震,正是甘茂率领秦军破了那坚固的宜阳城,也由此名声大噪。

    怎料一代秦国名将和左丞相,竟是会沦落到如此境地。苏代也大致猜测到了一二,秦武王巩游洛邑,举鼎絶膑而亡,若秦武王在世,甘茂的在秦国的仕途定然一片光明,奈何时也命也,有现在这样的结果倒也不意外。

    驿站之内,苏厉与甘茂二人在一席案上对望而作,美酒美肉纷纷陈上来,苏厉邀樽而一饮,这才问道:“甘茂先生何故拦我去路?”

    甘茂看了一眼对方腰肩的符节,便一拱手:“敢问阁下可是齐王钦命特使出使秦国?”

    “在下是齐王钦命使节不假,不过听先生口吻似乎颇为肯定我便是要出使秦国,何以见得我不是去卫国?要知道齐卫两国乃是互有联姻,卫国当今太子驭的母亲乃是我齐国灵妫公主啊。”苏厉好奇的说道。

    甘茂一听不禁淡淡的流露一丝笑意,轻轻一抚胡须,便说:“只是根据在下观当今天下时局的一些猜测,如今卫国大胜楚国,可谓如日中天,又与赵国互为铁盟,赵国亦且大现中兴之象,加之如今的三晋已是一个鼻孔出气,制霸中原已成大势,三晋盘踞中原天下,东则能御齐,西则能锁秦,方今天下尚无一国胆敢独自对抗三晋,便是强秦强齐也难以独善其身呐。”

    说道这里,甘茂信心十足的补充道:“齐国已被孤立在东海之滨,若再不与秦联合,这天下便无人能与三晋争锋没,迟早会被蚕食殆尽。”

    “先生好见识。”苏厉拍案而道,此言一出,对甘茂的身份更加坚信了,即便是冒充甘茂,凭借这份见解也可一窥其胸富纬略大才,旋即又倍感狐疑:“以先生之才加之为秦立下汗马功劳,何至于沦落到如此境地?”

    “秦国的天早已变了,变得再无我甘茂可容身之地矣。如今的秦国乃太后主政,说的难听些便是外戚当权,为秦国北灭义渠、南略汉中的魏冉将军又是当今太后的亲弟弟,这秦国的丞相之位迟早是他魏冉的了,我若不舍其位,怕是身家性命亦难保全啊。”一番慨然叹息,甘茂尽显一言难尽之色,苏厉也不禁感到唏嘘不已。

    这时,甘茂忽然从席垫起身,旋即对苏厉长身一躬,拱手而道:“在下有一事相求,还望阁下能够成全,甘茂愿以余生报答足下之恩情。”

    苏厉大感吃惊,连忙起身拱手:“先生行不得如此大礼,论辈分苏厉要道先生一声前辈啊。”顿了顿,旋即道:“敢问甘先生有何难处?在下若能做到定当不遗余力。”

    甘茂一听连连答谢,待苏厉邀示入座之后,这才说道:“实不相瞒,在下怕遭殃祸便匆匆逃了出来,至今还无容身之地。”忽而一顿,沉默了片刻接道:“在下听说有一贫家女与富家女一同戳麻线,贫家女说:我已无钱粮购置蜡烛,而您的烛光幸有剩余,请您分给我一点剩余的光亮亦无损于您的照明,却能使我同您一道享用烛光之便。”

    说完这个故事,甘茂便看向了苏厉,道:“如今我处于窘境,阁下正大权在握而出使秦国,而在下的妻儿仍在秦国……”说道这里,甘茂无比诚恳的道:“恳请苏先生能拿点余光救济他们,甘茂愿以余生报答足下之恩情。”

    说完,甘茂再次躬身一礼。

    苏厉思忖再三,不禁心中一动,在甘茂殷切期盼的神情下顿时拱手承诺道:“先生莫慌,此事交给苏厉便是,既然得遇先生便是一场渊源,在下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先生如今无容身之所,不若在我府上暂住。此番入秦,在下定然尽力助先生一臂之力。”

    甘茂一听大喜,连忙起身又是长身一躬:“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苏代应承了下来,而甘茂也被接送至他的府邸,秦国丞相秘密驻在他苏厉的府中也无人知晓。安顿了甘茂之后,苏厉便再次启程。

    一路颠簸,跨越千山万水,使团在进入三晋疆界之后便匿名为商队,沿着赵国地界终于抵达函谷关,连续十二日的行程终于抵达咸阳宫。

    ……

    “这苏厉是什么来头?”咸阳宫内,秦昭襄王与韩聂、魏冉几个臣子在内殿商议,苏厉以齐国特使的身份来到秦国,递交的符节已经看了,齐国的意思是想要与秦结盟。

    韩聂拱手说道:“王上,据臣下所知,苏厉乃是苏秦、苏代之弟,此三兄弟皆发迹与齐国稷下,被誉为当今天下之三苏俊杰。”年轻的嬴稷恍然点头:“原来如此,苏秦、苏代皆为纵横者流,想来这苏厉也是纵横家之士了,其二位兄长皆为天下鲜有之大才,这苏厉的才华怕也不会差多少。”

    “齐国此来与我秦国结盟之事,王上以为如何?”魏冉拱手问道。

    “穰侯有何高见?”嬴稷反问道。魏冉沉默片刻,拱手道:“天下之局变幻莫测,如今三晋归一已成我大秦东出最大掣肘,以如今三晋制霸中原之势,独秦一国难以抗衡之,独齐一国亦难以抗衡之。更有甚者,三晋东能御齐而西可锁秦,秦齐皆难以独善其身啊。”

    “那依穰侯之意,秦齐当盟?”嬴稷又问道。

    “惟有秦齐国互相盟,方能制衡三晋。”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