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45章 御下之道@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可就在居辛带着卫国的符节出使楚国的时候,孟贲便火急火燎的从大营赶回朝歌。

    此时王宫内殿,心情不错的卫峥正在执笔撰写书法,如今有了白纸的出现,以作书娱乐而修身养气成为了现实。薄薄的纸上点缀浓墨: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

    吾告堵敖以不长。

    和试上自予,忠名弥彰?】

    末了,一言不发的卫峥执笔而立,旋即众览全文,全诗三百七十二句共计一千五百五十三字。在优美的篆体深受当代人喜爱的情况下,卫峥书写的字体却是隶书体。

    相传是一个奴隶发明了这种精练的文体,所以这种字体被称之为隶体,具体是何人发明的已经无从考究,隶体字虽不被官府所采用为官文体,但在民间确是很流行,因为撰写隶体字相对于比之更优美的篆体要容易,这才促成了隶书的在民间越来越流行。

    “真可谓千古至奇之作。”卫峥一览全文而自言感叹的说道,书写的这片长诗名为《天问》,赫然便是楚人屈原的大作,当年被楚怀王驱逐,一片待楚赤诚之心的芈原,心中忧愁憔悴。彷徨于川泽之间,游荡在山陵之上,也因此有感而发的作下了一篇又一篇名动千古的文章。

    这《天问》便是芈原被逐时的作品之一,而今早已经传入中原,为天下士人所相传拜读。

    就在卫峥欣赏屈原这部大作的时,宫中老内侍前来通报:“禀大王,孟贲率诸位将军求见!”

    卫峥一听顿时收敛了所有欣赏长诗的心情,面色突然平淡无奇,无人能透过他的双目了解他内心在想什么,片刻便道:“知道了,叫孟贲一人觐见。”

    说完便放下毛笔并挥了挥手,宫中侍从飞快的收起笔墨纸砚纷纷退下,殿内只留下卫峥一人,旋即回到了王座之上正襟危坐。不时,便见虎背熊腰的孟贲着戎装大步跨来,到了王座之下便面王拱手:“臣参见王上!”

    “起来再说!”卫峥平和的笑道。孟贲顿时起身,抱拳而道:“臣未经宣召擅离大营,请王上治罪。”

    “未经宣召便离开军营,是什么事让你这么急?”卫峥笑着说道。

    “末将不解,我卫国乃是战胜之国,便与楚国修好,可为何要割让鄢郢之地?此地非但可以为跳板南下楚国,亦可制控北地武关对秦国虎视眈眈,加之鄢郢之地乃富庶之地,如此重地他居辛在朝堂之上但凭一言便要送返楚国,我王又怎可轻言应之?卫楚之战倾举国之力苦战两年,我军将士死伤无数才换来的城池土地,说送便送,臣不解,也心有不平!”说完,怒气冲冲的孟贲大手一拱,抱拳不语。

    “脾气不小啊,你和诸位将军此前入宫,来了多少人?”卫峥不动声色,头也不抬的说道。

    “十个,都是伐楚立下大功的。”孟贲口直心快的说道。

    “穆邯可在其列?”卫峥又问道。

    “叫了!可那小子死活不肯来,末将也拿他没辙。”说道穆邯,孟贲立刻一脸不爽挂在面庞之上,气不打一处来。

    “那么说来,是你孟贲带头前来请命的。”卫峥自言自语,不由得自顾自地点头,心中已经知晓大概,过了片刻便看向了心有不平的孟贲:“此次伐楚之战,你等将士们皆功不可没。然谋国伐交皆为何行之?尔等将士们为何战之?孟贲,可知否?”

    君王问话,孟贲想了想便抱拳道:“那还用说,当然是为我王而战之!”

    卫峥顿时长笑的连连摇头:“无论邦交亦或伐战,其根本在于为国而牟利。有利则动,无利则止,取利之道,有战之法,亦有不战之为。伐楚之时寡人便说过,不会对一城一池有患得患失。就说此次与楚修好之事,把鄢郢之地归还与楚,换来楚王割地之国书,江淮之地从此便成我卫国名正言顺之地,而非兴兵夺来之土,白纸黑字在此,便是楚国将来想抵赖也无可奈何之。舍得舍得,有舍方能有得,我失鄢郢而得三晋同气连枝,唯我马首视瞻。届时,我卫国为刀俎,而天下列国皆为鱼肉,故,其大利仍在卫国,寡人问你,鄢郢可舍否?”

    口舌之争,孟贲怎可能比得过卫峥?一番说辞便让他哑口无言,孟贲左看右看,犹犹豫豫,终是抱拳而道:“末将知罪。”

    “何罪?”

    “不该妄议国策,不该擅自离营。”

    “噢……尔等都是为寡人立下汗马功劳之人,皆为卫国的有功之士。”卫峥笑着看着他点头而言,孟贲见状也干笑着饶后脑,卫峥笑意不去,确是突然说道:“……你孟贲就是率众逼宫而已啊,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大罪!”

    孟贲仍旧饶头干笑,脑筋慢了半拍硬是没有跟上卫峥节奏,片刻之后才幡然醒悟,干笑声戛然而止,孟贲吓得面色剧变,瞬即单膝跪地:“臣不敢,王上……末将我我,我……”

    卫峥一脸温和笑容瞬间变得厉目:“你可知穆邯为何不来?可又知寡人为何叫你一人进来?”

    孟贲耿直无比的摇了摇头,但粗狂的面庞已经尽是焦虑,心中已然大慌,卫峥便道:“此事若于廷前而议,鄢郢之地归还楚国事小,然尔等武将十余人擅离大营,聚众入宫而抗命,依卫新法,当如何处置?嗯?”

    “依……依新法……当死罪,腰斩于市!”不知如何是好的孟贲瞬间急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如此严重,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只是得知了割地之事儿心有不平,于是便干了这么一出,现在看来是愚蠢至极,一想到卫国新法,再想到外边的十个将军,孟贲当即抱拳而连忙道:“王上,此事因我而起,臣愿以死谢罪。还请大王宽恕十位将军,他们皆乃卫国的有功之士,将来还要靠他们为我王开疆拓土,不能全杀啊——!”

    “起来——”卫峥低声一喝,旋即从王座之上应声而起,来到孟贲跟前:“知道寡人为何只召你一人进来?若为廷前议,法不容情啊,法令如山,届时即便寡人想保也保不住你们,你等皆要伏法,明白吗?”

    “末将明白。”

    卫峥确是仰望高悬大梁慨然而道:“你孟贲已追随我二十年了,一路随我东征西讨,出生入死。寡人不想为保全新法而痛失一员虎将啊!”

    “王上……”孟贲一听,得知卫峥只是叫自己独自一人进来是为了保全他们,否则在新法面前,十一个人都要论罪伏法,想到这里的孟贲不由得心头大热,奋疾而拱手:“臣誓死追随王上,愿为我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卫峥陡然落目,盯着孟贲遥指而道:“你给我记住了,此事就当从未发生,寡人也不会追究,往后也不可再有,知否?”

    看着虎背熊腰的孟贲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顽童一般,连连点头在认错,其唯唯诺诺的模样实在有些辣眼,饶是卫峥也不由得笑出了声,忍不住的轻轻的踹了对方一下:“你小子真不让人省心,以后少个我惹事。”

    看着孟贲傻笑的站在原地,卫峥顿时佯怒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带着十位将军即刻返回军营?”

    孟贲回过神来想到正事连连发出“哦”声,便是抱拳一拱手:“末将告退!”

    看着虎背熊腰的孟贲慌忙离去的背影,卫峥失笑的摇摇头,旋即大声道:“来人,把笔墨纸砚呈上来!”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