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43章 战国新格局@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峥如此张狂之言并非无故膨胀,现在的卫国确有这么自信的理由,如今三晋卫、赵、韩归一而大势成矣。卫赵两国制约而盟,朝歌与邯郸之间互通驰道,互不设防,赵国只要赵雍在位,两国铁盟便是牢不可破,更别赵国改革需要卫国的支持、赵国伐中山国也是需要卫国的支持。

    韩国就不用说了,卫国屡屡以德报怨,虽说其中两次不宣而举兵纵贯韩国境内,对韩国进行持强凌弱的举动也不能否认,但卫国毕竟没有实质性伤害过韩国。此次伐楚之战,韩王不但收复了曾经楚国占领韩国的所有领土,更是独自倾吞了楚国整个南阳郡,使得韩国的疆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便是当年灭郑国也有所不及。

    没有卫国这一切都与韩国无关系,实实在在的好处是看得见的,也难怪乎被欺负列国惯了韩王会对卫国唯马首是瞻。

    末了,卫峥看向了居辛悠悠的说道:“寡人效仿当年魏文侯力合三晋为铁拳,只要三晋同气连枝,齐国何惧之有?秦国何惧之有?便是齐秦联合寡人也丝毫不惧。”一时间卫峥突发感慨:“合三晋归一是犀首毕生之所愿,却始终没有完成,而今寡人完成了。犀首要是泉下有知,定会高兴为寡人贺。”

    一番思忖,卫峥又道:“寡人之所以在最佳灭楚时机放了楚国一码,不是为了让秦、齐两国找到借口,更不是为了安抚秦、齐两国,他国若伐你,何患无辞?于秦、齐两国而言,寡人便是把江东一郡送给楚国,他们照样不会对我放松芥蒂,该忌惮还是会忌惮,但有机会便会毫不犹豫出击,只是寡人从不轻敌罢了。”

    “可寡人不但给楚国留了一口气,更要归还鄢郢之地与楚国,这不是企图以此安抚楚国,寡人断无此奢望,更不是安抚齐、秦,实乃为巩固三晋之盟也。”卫峥慧眼如炬,远视一方而自顾自地点头:“只要三晋一个鼻孔出气,这个铁拳始终紧握着,他秦国就得老老实实的龟缩在关内不敢动,他齐国就得老老实实的坐卧东海之滨不敢有非分之想。打狗也要看主人,他孟尝君想在这个时候打宋国,就得考虑是否会承受三晋与宋,乃至燕国五国反击的后果。”

    末了,卫峥一笑,看向了居辛:“不谋万事者,不足以谋一事;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原来如此,这一层面居辛还真没有想到,他只想到如果武安君灭了楚国,那卫国便会成为天下公敌,之前以为卫峥也是与他想的一样,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如今卫峥这一番说辞也让居辛豁然开朗,留楚最大的目的也是根本目的是为了确保三晋不被分离,始终保持同心同德的绝灭。

    如果灭了楚国,三晋未免会有兔死狐悲之感,韩王也绝不会如同现在这般惟卫国马首,即便明面上是联合的,可心理上已经开始与卫国背道而驰,这样的联盟是脆弱的,轻而易举便会被敌国所破,张仪与公孙衍之间的你争我斗便是前车之鉴,犀首一辈子都在为合纵三晋而奔走东西,为何会被张仪的连横之策轻易破之?

    道理再明朗不过。

    显然,非但不灭楚国反而要把已经是囊中之物的鄢郢之地归还楚国,这是做给三晋看的,是要告诉三晋并且传递这样的信息:卫国可信,卫王对待敌人都如此“仁慈”,作为三晋的大哥那就更不可能动小弟的心思。

    任何言辞与承诺,都没有实际行动来的可靠,实实在在的利益才是维持联盟牢不可破的根本。

    卫峥回到了王座之上座下,身边的侍女很识趣的倒上了一樽酒水,旋即持爵便是一饮而尽,便说道:“如今的战国局势,楚国已经出局,对天下大势难以再搅动风云了,没个十年二十年连成年男丁都不足十万,翻不出多大浪花。”

    说着,卫峥那双平静的眼眸透着深邃之色,犹洞若观火,“今之局势,同气连枝的三晋制霸中原的局面已成大势,秦、齐两国抱团媾和是无需质疑,便是两国互盟尚且不能对中原同心同德的三晋构成威胁,何况一国乎?”

    “臣斗胆一问,依王上之见,这天下局势今后会如何进行下去?”居辛好奇的问道。

    “短时间内是难以再生刀兵。”卫峥很自信的大胆下判断,接着补充:“当然,这天下局势瞬息万变,也不完全排除。至于接下来的博弈,无非便是合纵与连横之间的较量。”

    ……

    齐国。

    一斥候军报飞马入城:宋国灭了邾国继续北上发难,又夺鲁国二城,再夺齐国五城,宋军继续向北推进,已经兵临莒城之下。

    宋攻莒城的意图已昭然若揭……欲取琅琊。

    卫楚大战结束后,宋康王分到了淮泗之地三百里,宋国疆土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五千乘劲宋已经自诩万乘之国。而宋康王戴堰仍旧不满足,齐国的姑息慰抚却让戴堰以为齐国是惧怕于宋国,于是变本加厉,全然不知宋国在卫楚大战之际消耗巨大,戴堰不选**休养反而继续穷兵黩武,宋国百姓已经苦不堪负。

    戴堰的自大与宋廷群臣的阿谀奉承造就了宋国如今之局面,他却浑然不知。

    可齐湣王却不好受,此时消息传入王宫,年轻气盛的齐湣王震怒不已:“真是岂有此理,区区宋国屡屡犯境,是可忍孰不可忍,寡人决议举国伐宋。”

    “王上不可!”殿下的孟尝君田文缓慢出口,此话一出让齐湣王心中不喜,但却并未把内心的情绪表露在脸上。

    实话实说,田地感觉做这个齐王真不是滋味,因为有一个权倾朝野的孟尝君田文,而今的齐国与此说是齐王的不如说是权臣田文的。

    他这么一说,齐王顿时收敛的怒意,竟也是奇快无比的平复了内心:“哦?孟尝君有何高见?”

    田文便拱手礼道:“我王之怒臣理解。不说我王,田文和齐国上下群臣皆恨不得即刻发兵。”说着,田文话锋一转:“可是王上想过没有?一个小小的宋国为何敢对我齐国如此嚣张跋涉?其中难道没有蹊跷?”

    “何解?”齐王狐疑,确实不解。

    田文一撩胡须,便道:“依我之见,宋王有如此胆量,那是卫国在背后为他撑腰,卫国为他撑腰便是三晋在为宋国撑腰啊。我王若是发兵讨伐宋国,宋国不敌而向卫国求援,齐国不是等于与卫国交恶?”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