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41章 何为真正的王者?@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朝歌王城的沸腾之声已经随着时间慢慢退却,欢腾之后的王城百姓再次步入正轨的生活,朝歌还是原本繁华的朝歌,卫国却是发生了巨变,疆土急剧膨胀了一倍。

    持续了两年的卫楚之争已然尘埃落定,卫国也随即止刀兵、息人事而与民休养,打下来的广袤土地急需要治理消化,左右丞相在近来也是忙的不亦乐乎,朝廷加派官吏前往淮北淮南两郡治理万民。

    有景玱、居辛这两个左右丞相的辅佐,江淮之地的治理卫峥很放心,为王者便要有王者之风,卫峥管麾下的臣子,臣子们去治理一方,各司其职,王者无为而臣民自治之,大有老庄之道的一丝韵味。

    “驭儿可在太子府?”盘龙殿内,卫峥问身边的老内侍。

    如今姬驭已经到了十五岁之龄,自打陈轸去世之后,太子太傅一职便空置了下来,给太子找个新老师倒成了一件费脑筋的事情,朝中能当此大任者,只有右丞相居辛,如今卫国正处于急剧扩张阶段,居辛已经忙的焦头烂额,根本腾不出太多精力为太子授业,至于景玱、姜牧不足以胜任这个位置。

    卫峥也想到了一个人,苏代就最为合适,可苏代被赵雍那斯给强留在赵国,如此大才让赵武灵王给中截胡,卫峥也是在暗地里大骂了赵雍几回,苏代怕是段时间内不可能会朝歌。

    “回禀王上,太子和二位王妃在淇水离宫——牟林阁苑。”老内侍秉承道,卫峥至今未曾立王后,曾有王室宗族进言,最后被狠狠的训了一顿之后便再也无人敢提及此事,连宗老都不吭声,其他人更不敢了,如今的卫峥即君主位二十余年,积累浩荡君威,加之无人能揣摩出上意,就更加不敢轻易在宫闱之事上有进言之举了。

    老内侍看了眼卫峥,又道:“王上,可否命人召太子觐见?”

    “不必了,寡人去一趟牟林阁苑便是,正好出宫透透气。”卫峥罢了罢手,便移驾出了朝歌,前往淇水河畔的别苑而去。

    秋风乍起,淇水一片幽静萧瑟。

    别苑之内的九曲回廊之上,一遮荫楼亭内,灵妫、狐殷两位王妃再此,此外还有十五岁的少年姬驭及其几个侍女。

    卫峥来到了别苑,随行的左宫监正欲高宣王驾已临却被制止了。

    而此时此刻,楼亭之内,姬驭伴于石案一侧专心致志的一副表情,而狐殷正执掌笔墨,石案之上是一张平整的大白纸,灵妫坐在一侧笑而不语的看着。两人始终亲如姐妹,灵妫也对狐殷毫无防备,或许是因为狐殷不能生育这才天然的对她亲近,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她对灵妫毫无威胁,如此又何须芥蒂而引得王上不快?

    姬驭才十五岁,却也长得一副俊秀的面庞,倒是一脸青涩还未曾退却,而今未达行冠之年,行冠礼也要在他二十岁来临之际,所以并未戴冠,此时太子一言不发的看着,狐殷执笔写下了一个字——王。

    “太子可知,这个‘王’字有何真意蕴含其中?”狐殷放下毛笔,看着纸上的“王”字问道。姬驭看了看,摇头不语,狐殷一笑指着“王”字说道:“这个王字,三横一竖,看起来是一个简单的字,但它藏有诸多玄机奥妙于其中,你看这一竖贯通三横其中,这个‘王’字又是最不简单的一个字。这一竖,代表了道,为王者之道也;而这三横代表的是天、地、人三元,三元不通则王失其位而亡,一竖乃参通天地人三元者,惟有参通天地人三元之道者,才配为王者。”

    末了,姬驭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便说道:“驭儿明白了,王者之道的意思是三元通而王天下,三元不通则亡天下?”

    “太子果然天资聪颖。”狐殷赞许的笑着点点头:“这个王字,你看,这其中一竖,可知是什么道术来撑起天地人三元?”

    姬驭想了想便顿感眼前一亮,说:“殷娘娘说的王道,与母亲曾经教诲驭儿的儒家之道颇为相似,皆有普济天下之真意。”说完,姬驭又疑惑的接着补充:“可是……我卫国并非儒术治国,而是行法家治术,王道儒术求仁义已矣,法家治术却行霸道,两者恰恰相反,岂不南辕北辙?”

    狐殷悠然的说道:“所以说呀,这个王字藏有无穷玄妙奥义,最是难以参透,参通天地人者,是为王。”姬驭注视着纸上的王字若有所思:“如此看来,这个王字还真是不简单啊。”接着又道:“哎,殷妃娘娘,您这么博学,可否告诉驭儿这个‘王’的真意?”

    狐殷摇了摇头,笑道:“太子怕是要失望了,本宫只是多读了一些圣贤之书,这个王字的真意还真非我能参透,惟有真正参通天地人者方能知晓其真意,所以能回答太子此问的只有你的父王了。”

    “儒墨道法皆乃治术。王道也好,霸道也好,皆不重要,惟有强国富民方为正道。”忽如其来的声音让楼亭里的人纷纷一惊,便见卫峥悠然跨步走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卫峥的声音他们当然听得出来,众人顿时连忙起身面王拜见,国君一来所有人都起身站在了一边,卫峥来到石台旁边便在狐殷之前的位置上独自座下,也看到了石案之上的纸张里写着的“王”,片刻之后,他看向了十五岁的少年姬驭:“上古造字,玉王同字,这个‘王’字难认也难写,是天下最不稳定的一个字,更难悟透其真意。天下人都想争做这个王,若挑不起,则非王而亡矣。”

    “儿臣谢父王教诲。”姬驭躬身拱手说道。卫峥满意地点点头,又道:“驭儿已年有十五,不小了。不能再如往常那般小儿环抱竹马,你是卫国的太子,将来的卫国之主,仁恕中存是为王者。宇轩宫内网罗天下各大名家圣贤之书,孔孟之道、黄老之道,儒墨道法兵等应有竟有,熟读圣贤之书驭儿可不能怠慢,为父随时便会考问你。”语顿片刻,卫峥接着道:“我卫国虽行法家治术,然百家之学各有所长,惟知其要害方能趋利避害,利则为我所用,不利则为我所弃,为王者不可不知其奥义。”

    “儿臣定当谨记在心。”姬驭应允而拱手。

    秋日西沉,晚霞染红了满苑松林,卫峥难得有时间与一家人团聚,今日便留在了别宫。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