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39章 白起懵了@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峥从来没有出现这么惊慌的先例,这一次是真的慌了。白起是兵家俊杰自然无需质疑,武安君开疆拓土是好手,然治国理政,周旋于列国之林确是算不得出彩,甚至不如景玱。

    武将只会着眼于看得见的威胁,所以白起看到了只有打掉楚国国运方能确保江东无楚患,而加之这一路连战连捷,逢军必破、逢城必拔,便是再理智的人也难保心有膨胀,尤其当此之际,只需一步之遥便能灭了楚国,如此诱人的战机和功成名就的机会摆在武安君跟前,就好比一个浑身****之人看到一个衣不遮体的倾城佳人摆在眼前,谁能对此无动于衷?谁能无时无刻保持绝对的理性?

    在武安君看来,卫楚两国已然结下血海深仇,到了不共戴天的境地,所谓先下手为强,只要灭了楚国便能永绝后患,届时什么仇恨都将随同国灭一并烟消云散。可此时此刻的白起并没有看到行灭国之举会给卫国带来怎样的祸患。

    当此之际,白起所部主力大军已经驻扎在了江水北岸的江陵、夏首两地,这样的军事部署俨然是要南渡江水,直取长沙的架势。

    鄢郢之战后,消息传入南楚,长沙陷入一片惊慌,整个楚国人心惶惶,但听武安君白起之名,竟是无一人敢迎战之,无不吓得的魂飞丧胆。

    楚国,这座屹立天下以南的七百载广厦已然摇摇欲坠。

    白起攻下鄢郢,在不到十日之内便平息了乱源,此时大军陈境于江陵、夏首临眺南方,他还没有下令南渡长江是在等,等江东水师,欲南下直取长沙,没有水师部队是无法进入湘水。

    飞马军报传来姚尤所部的江东水师已经攻下了彭蠡(鄱阳湖),至此江东水师一部西进之路再无阻碍,大军沿着长江向西一路逆流而上,直逼云梦泽、洞庭湖,要与白起会师于江陵、夏首。

    天有不测风云,也许是上天拉了卫国一把,也许是楚国气数未尽,这个时候的江南一带骤然连下两天两夜的倾盆大雨,一时之间长江洪水迅猛无比,逆流而上根本做不到,直接阻挡了江东水师西近的步伐。

    卫军驻江陵大营处,此时天际雷声大作,武安君走出帐外仰望天际,高空已然乌云密布,暴雨即将倾盆而下,这已经是第三天了,白起本以为天要转晴,看这情形今日怕又是一场暴雨要如期而至。

    悠然长叹一声,白起回到了大帐之内,不时便果然下起了暴雨,这时候一单骑在暴雨之中飞马入营,朝歌信使立刻来到了帅帐。

    “吾王有命,武安君白起即刻班师,不得贻误!”

    “朝歌王命,着武安君白起即刻回朝!”

    “武安君白起接诏……”

    骤然间,三路信使前前后后抵达白起帅帐,无一不是君王急召,领兵即刻还都。至当天暮色时分便接连收到了十二路信使八百里急诏。

    白起大惊失色,连续十二道诏命都没有说任何因由,这让他当即便乱了心神,再无南下长江直取长沙之意。

    这十二道诏命没有任何说明,但连下十二道诏命本身就说明朝歌有变,已到了十万火急的地步。

    白起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念头,定以为中原朝歌王城受到了致命威胁,因为卫国的大军主力皆不在国内,换句话说国内守备空虚,加之四境无险可守……

    “莫非是齐国乘机举兵西进?”白起忽然自言,陡然间面色大变,再无从淡定,已然万分坚信朝歌正面临巨大威胁,否则无从解释卫峥会连下十二道诏命召回远征的主力大军即刻班师。

    卫国不能出事,朝歌不能出事!白起被这连下的十二道诏命给吓懵了,不再有任何犹豫,当天夜晚便仓促带着大军拔营出城,一路连夜兼程驰驱北上。

    错失如此灭楚良机,白起惟有长嘘短叹,先是连绵暴雨阻隔南下去路,接着便是朝歌变故突然发生,只能说楚国终究是气数未尽,不能强求,白起也只能无比遗憾的带着大军主力含恨北上。

    大军连续三天三夜兼程驰驱,从朝歌一路北上来到了新设淮南一郡的首府——寿春。

    大军入城之后进行短促的休整补给之际,白起第一时间奔向淮南郡守府邸,因为左丞相景玱下派至江淮设郡县、颁布新法,他就在寿春。

    白起现在的内心可谓是十万火急,恨不得已经出现在朝歌城下,可寿春与朝歌之间的距离仍旧相隔千里之遥,他目下最想要明白的就是朝歌到底发生了什么,左丞相景玱定然知晓一二,来到寿春便第一时间找上门来了。

    景玱见到白起风尘仆仆的赶来,没等对方开口便抱着对方的手臂抢道:“可算是见到武安君了,万幸我卫国无恙,虚惊一场,虚惊一场啊!!!”

    白起没有细想对方此言何意,连忙问道:“丞相,王上连下十二道诏命与我即刻班师回朝,朝歌发生什么了变故,丞相是否知晓?”

    景玱见武安君如此心急如焚,对朝歌和王上望眼欲穿,心中又气又感到好笑,想要狠狠的数落一番又实在无法脱口而出,可他这样反而让白起更加担忧,“不行,我须立刻赶回王城,带骑兵先行一天一夜应当能赶到。”说着,白起便转身而去,深知都忘记对左丞相告辞了。

    “武安君且慢,王城无恙,朝歌无忧。”景玱连忙大喝一声。

    正要踏出门口的白起豁然转身,惊喜又疑惑的回到了景玱跟前,“丞相此话当真?王上连下十二道诏命又是……”

    景玱连连摇头,尽是无奈:“武安君当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白起听之微愣,不知从何说起,左丞相又道:“伐楚可矣,灭楚是万万不可,武安君若是攻破长沙,非但不能建功,反而会给卫国遭来天大祸患。卫若行灭楚之举,势必让天下震颤,各诸侯人人自危,卫国必会被扣以贪残暴虐之名而孤立无援,列国合纵伐秦之事或在卫国上演。”

    白起懵了,只听景玱又道:“武安君以为,如今卫国是否有足以迎接列国联军的军力,是否有足以迎接大战的国力?”

    一番点拨,万分焦急的白起终于醒悟,得知王城无事总算落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可一想到是自己差点给卫国遭来天大的灾难,饶是赫赫凶威的武安君也在此刻感到一阵心悸,“白起贪功了,为得灭楚之功名,有负王恩,若非王上急诏,白起差点给卫国遭来天大祸患,纵是九死也难辞其咎。”

    “武安君莫要自责过已,皆虚惊一场,所幸万幸啊。”景玱连连安慰,接道:“如今王上怕是坐立不安,夜不能眠。武安君还是先回朝歌以解王忧为上。”

    “先生所言极是,白起即刻动身北上朝歌,向王上请罪。”

    ……

    ps:已更新地图《鄢郢之战》,在群里可以查看,有兴趣的没入群的可以进群查看:659050547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