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38章 卫峥惊恐,连下十二道诏命@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武安君白起,至今已有百万人性命死于他手,自出江东北上以来到现在,前前后便有足足七十万楚人死于他手,自从白起在居巢坑杀二十万楚军降卒之后,楚人只要一听武安君白起之名,都吓得是丢魂丧胆。

    这些屈氏子弟看到他无不面色巨变,所有人皆咽了口唾沫,握剑柄的掌心不知不觉已经汗液密布,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胆寒。

    白起忽然大手一挥,卫国之兵皆退去,继而平静的说道:“你们也退下吧。”

    说的便是屈氏子弟,十几个屈氏子弟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见此情形魏缭喝道:“没听见武安君发话?还不退下?”

    白起心中会意,又道:“你们放心,白起不会伤害左徒大夫。”

    “你……你……言而无信,连降卒亦敢坑杀之,我等……我等不会上你的当!!”

    “白起可信!”见这群屈氏子弟进退维谷,白起又很平静的说了一句。不时,魏缭嗤笑的冷道:“武安君要杀尔等,不费吹灰之力,你们此等做法,是当真在救芈原呢,还是在害芈原?”

    此言一出,十几个屈氏子弟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终是大恨而丢弃了手中的兵器纷纷退去,本以为会被卫卒擒拿,却不料安然的走出了府邸。

    这时,白起看向了披头散发的屈原,后者却是终日一言不发,站在原地只是闭着眼睛似是等死一般。良久,白起抱拳一拱手,平静的说道:“左徒大夫,白起久仰大名,特来拜访之。”

    话音一落,屈原猛然睁开双目,转身看向了白起打量片刻,怒极而冷笑,哆嗦着说道:“竖子屠夫也!芈原不屑与论。”

    白起并不介意,微微一笑,道:“大争之世,当年秦楚两国血战丹阳、蓝田,两军将士皆也死伤无数,左徒也出了不少力,何故独我白起伐楚便成屠夫了?”

    屈原突然痛哭:“中谷口水战,你白起杀我楚人五万;昭关之战你白起杀我楚人十万,更坑杀我二十万楚人,皆为无甲无械之降卒啊,你身为兵家之人,竟杀归降之兵,你武安君之名煌煌昭昭,为天下人所不齿……整整二十万呐,我楚国别都鄢城之内数十万军民被你一夜之间尽戮之……你怎能下得了手?便是蚩尤之乱,亦不过於此矣。”

    末了,屈原平复了情绪,淡淡的说道:“要杀便杀,竖子休得聒噪,芈原这颗人头拿去便是。”

    白起却是肃然拱手:“先生志在变法,是方今天下之英雄豪杰,楚国能有今天,乃楚王昏聩误国,不该觊觎江东,更用人不当,屡屡不听先生的一片肺腑良言,以致敬尙子兰等蝇营狗苟之辈凶凶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终……遭此劫难。”

    白起此言让屈原苦涩不已,竟是发现无从反驳,当此之际,惟有闭眼沉默着。白起又道:“白起虽不为楚谋,对先生确是崇敬有加,我王对先生待楚一片赤诚之心亦是钦佩之至。白起怎会杀了先生?”说着,转身下令:“来人,备轺车,送先生回长沙!”

    此话一出,屈原霍然睁目:“白起,你可莫要后悔放我离去,卫击楚国丧七十万楚人切肤之痛,芈原绝不会忘记,楚国也绝不会忘记!”

    白起顿时哈哈大笑,豁达的说道:“先生哪里话,这俗话说,生无敌手,岂不寂寥乎?若真有那一日,白起愿与先生酣畅一战,也不愿一阵风一般轻松败楚,楚国若能度过此次劫难,先生若能在楚国变法成功,再练三十万新军,白起定当第一个为先生贺!”

    闻此言,屈原内心苦涩的一笑,沉重的仰天一声长叹,便是大袖一甩而径自远去:“不用将军车马相送。”

    望着屈原背影,白起也是一声沉重地叹息。

    鄢郢之战结束之后,楚国长江以北的所有疆土或被秦国占汉中、或被韩国占南郡、或被宋国占泗水、或被卫国占江淮、鄢郢,楚国仅剩下长江以南之地了,虽仍旧有两千里广袤疆土却几乎都是贫瘠之地,富庶的三楚之地尽皆丢失,楚国再也没有了肥沃之地,国运也亡了。

    与此同时,白起攻破郢都之后,立刻以卫之武安君的名义通令四野,即:官奴、隶农、私奴等多种奴役之人,一律回复自由平民之身,关押者统统无罪释放,所有百姓平民皆由卫军划定居住地段、发放钱粮、衣物等,而后再由左丞相景玱到来之后接收城池,分设郡县、分地立业,委派官吏治理一方并推行卫国新法。

    白起将此令一发布,乱源暂时平息,而作为原本为楚国的奴隶们更是欢呼不断,一时间竟成为了卫国最得力的拥戴者。

    这一日,郢都城内,白起升帐召集诸将领,只见武安君遥指身后的地图:“立刻上疏朝歌,奏请我王王命,加派粮草。楚国……已是强弩之末,鲸吞蛮楚只差一步之遥,我军应当乘胜南下,一举攻克长沙……灭楚!”

    ……

    朝歌。

    盘龙殿内,着一身常服的卫峥与居辛正在商议国事。

    “待武安君攻破鄢郢之地后,卫国伐战便可到此为止,当改弦更张力主伐交而伐战辅之。”卫峥微笑着说道,显然,郢都告破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朝歌。

    不过卫峥也大为高兴,近来都是一片大好心情,与楚国的这场旷世大战基本上尘埃落定了——卫国大胜。

    不但打掉了楚国国运,确保了江东一郡永固无忧,也吞并了楚国江淮之地,直接把卫国的版图向南推进至长江北岸,完成江东连接的十六年宿愿,向西则推进至云梦泽以东。

    卫峥笑了笑,又道:“战事结束之后,便有劳丞相去一趟长沙与楚国谈判。”

    “谨遵王命!”居辛拱手一礼,继而笑道:“我王之举当真英明也,将楚国江水北岸全境一举攻破,而后再将楚国鄢郢祖地归还给楚国,如此一来,得其利而天下人不以我为贪。楚国兴无名之师伐我,本是理亏在先,而今大败而导致兵挫地削也怨不得人,便是想要请人助其夺回失地也没有那个诸侯国找得到伐卫之理由,而我王再将占有的鄢郢之地最后又奉还楚国,以楚怀王贪心之性情,如此好处其必心动之,再与其签订卫楚疆界之国书,江淮之地便是名正言顺的卫国疆土了,到时候心疼眼热想要再拿回也无借口,卫国也不会给他半点机会了。”

    “英明谈不上,此法乃是学我师兄张仪坑魏之策,所谓得五寸,去两寸,还有三寸,虽少了两寸,可这三寸却成了名正言顺,何乐不为乎?”卫峥微笑的如是说道,刹时间君臣二人轰然大笑。

    这时,一甲士飞奔入殿,来到卫峥跟前便是单膝跪地,拱手奉上一份信笺:“禀大王,鄢郢捷报。”

    “好!武安君神武,没想到这么快就攻破鄢郢了,快把捷报呈上来。”卫峥一听是前线捷报,顿时拍案叫好,待老内侍转呈上来,卫峥兴致使然的打开浏览,这是白起的亲笔文书,字迹认得出来。

    原本面露喜色的卫峥不知为何渐渐的喜色消失,居辛也察觉到了异样,一时间好奇不已。突然之间,看着捷报内容的卫峥大惊失色,捷报竟是不慎而从手中滑落。

    居辛也是吓了一大跳,他辅佐卫峥二十年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惊慌,确切的来说此刻看到的君王,其神色间甚至透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惊恐。

    卫峥突然大喝:“来人!八百里加急传寡人诏,立召武安君着主力部队班师,一刻不得贻误,留守五万镇守鄢郢,着魏缭统军坐镇,不得有误,违命者皆斩——!”

    居辛看着那斥候领诏而匆匆离去,又看卫峥在王座之上坐立不安,便连忙问道:“王上,到底发生何事以至于我王如此失态?”

    卫峥当即手持捷报信文朝着居辛一甩,指着地上的信文咆哮道:“白起他疯了!!他杀红眼了!!!他要乘势攻打长沙!!他要灭楚!!!!”

    居辛刚刚拾起信文,听到卫峥说武安君要灭楚,当场咯噔一下,拾起的信文又掉落在地,而居辛的面容更是惊骇巨变“当今天下,尚无一国敢有灭国之心,武安君若一战灭楚……卫国危矣!”

    伐楚与灭楚,一字之差确有千里之别,讨伐楚国,即便是把楚国长江北岸的疆土全部吞并,列国也无从说起,因为此次战争是楚国兴无名之师,加上卫峥为了让列国尤其是秦、齐两国对卫国不会过于忌惮和眼馋,才会用“五寸去两寸而得三寸之法”,将唾手可得的鄢郢又送回给楚国。

    卫国此次伐楚本来已经大出风头更是占尽好处,卫峥还在苦思冥想的让卫国不至过于木秀于林,而白起一旦把楚国灭了,等于把天给捅了个窟窿,卫国将会成为天下公敌,转瞬之间便会被群起而攻之。

    如此天大的祸患,二十年苦心经营才将卫国从一个在列国之间夹缝求存之国,营造成今天这番蒸蒸日上的局面,这一切将会因此付诸东流,光是想想,便是卫峥也顿感头皮发麻,心乱如麻。

    短短一天时间,卫峥连下十二道诏命从朝歌飞马而出,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白起南下灭楚之举。

    “白起啊白起,你可千万别给本王来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啊……”卫峥第一次感到局面不受掌控。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