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26章 文臣死谏,武将死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诏命一出,右丞相居辛便匆匆入宫面王,此时,卸下戎甲的卫峥换上了一席大袖常服,回到朝歌王宫后便立刻着审陈案如山的奏疏,甚至还未曾踏入后宫怀抱美人来个翻云覆雨,只得将心中欲念尽收,在这盘龙殿连夜不出。

    当此之际,卫楚之争,两国之战已然是决定国运之战,容不得他在此刻有半点儿女私情。

    居辛进入内殿,王座之上的卫峥便是笑道:“丞相有何要事?”

    “王上果真要再集二十五万大军南下与楚国展开决战?”居辛拱手问道。

    “国运之战,君无戏言。”卫峥万分肯定回道,见居辛面色异样,显得犹犹豫豫,便好奇的问道:“如何?丞相以为我卫国如今再集二十五万大军有困难吗?”

    “那倒不是,卫国早已不是二十年前可言,自立新法以来,我王励精图治,国力一如朝歌黎明,蒸蒸日上。王上欲集二十五万大军自然了无难事也。”居辛拱手秉承,躬身如是而道。

    “可是粮草供给不上?库府钱粮预算不足?”卫峥又问道。心下也疑惑,虽说征讨南阳一郡是一跃千里而在客场作战,并且持续了近一年时间,此战也消耗巨大,这点卫峥知道,十数万大军便是一年的吃喝消耗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但卫国经历漫长的积累库府钱粮都是相当充盈,还不至于大一战就到了兵疲民怨的地步,而今的卫国臣民战意盛浓的气息如扑面而来,不可能出现财政吃紧、国力不支的状况。

    居辛说道:“王上,微臣所忧不在聚兵合将,亦不在军费支出,而是……”

    “丞相何时在我面前犹犹豫豫?有话但说无妨!”卫峥笑道。

    “诺——”应允一声,居辛终是说道:“臣之所忧乃是……若此次二十五万大军加之武安君手中已有七万步卒,足足三十二万大军乃是我卫国目下所能达到穷尽之兵,系数交于白起……微臣担忧的是,曾有所耳闻白起于江东拥地自尊小霸王,实在难逃拥兵自重之嫌,武安君若再统三十万大军,臣有恐尾大不掉,于国是患……”

    骤然间,卫峥的笑容陡然消失,手持的奏疏一动不动,整个人犹如凝固了一般。说完这番话的居辛老老实实的低下头,竟是不敢高抬面王,便未曾看到卫峥的表情变化,居辛一番说辞之后便始终拱手躬身,毕恭毕敬。

    良久,卫峥忽然大手一甩,将奏章甩在了席案之上,一声“哈哈”长笑紧随而至,便是一手扶案一手遥指下边的居辛:“子辛啊。”

    “臣在……”

    “你的意思是,武安君会拥兵造反?”卫峥这句话说出口,语气虽轻飘淡雅,然而听在居辛耳里确是犹如旱天惊雷,心中已然大汗淋漓,连忙应道:“呈启我王,微臣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又是怎么个意思?”卫峥又问。

    虽说卫峥是一个千古难寻的明主、雄主,但君威难测,伴君如伴虎啊。此时,居辛已经额头冒出些许微汗,知道自己祸从口出而犯了大忌,但却未曾因此言论而后悔,思忖一番便道:“微臣之意并非行小人之举而刻意在背后中伤武安君。”

    “王上……此次臣是抱着死谏的心而来。”居辛心中一狠,豁出去的说道:“自郑庄公以来,公然以下犯上,大败天子周桓王,终致天下礼坏乐崩,以下犯上作乱者接踵而至。远有郑庄公,近有鲁国三桓乱国、三家分晋、田氏代齐……当以史为鉴啊!王上,臣的意思是,有无造反之意是一回事,有无造反之能力又是一回事。举国之兵理应掌握君王之手啊,请我王三思!”

    “那丞相有何高见?”卫峥又问道。

    居辛思忖一二,便长身一躬,拱手道:“臣请我王亲统大军南下,微臣坐守王城。”

    卫峥自王座之上悠然起身,缓缓的在殿内走来走去,居辛在原地拱手一动不动,未曾再发一言。良久,卫峥平静的说道:“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一军不容两帅。寡人若去了,那武安君将会至于何处?君臣之间岂不因此而生间隙?武安君为寡人、为卫国立下不世奇功,卿欲让寡人如越王勾践那般行得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举,天下人又会如何看待寡人?天下士人还会有人敢入卫国,为我所用乎?”

    骤然间,居辛扑通一声便是跪下。

    “来人——”卫峥忽然大喝,一旁匍匐跪地的居辛额头贴着手背一动不动,也一语不发。片刻之后,便见两个带甲的禁军卫士来到殿内:“王上——!”

    卫峥面朝王座头也不回地指了指身边的两个侍女:“将其压下去……斩立决。”

    “诺——!”

    两个带甲禁军卫士抱拳一拱手,旋即将殿内的两名侍女压下,这两个侍从已然花容失色,惊颤的大呼:“王上,奴婢无罪!王上……王上……”

    “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便是罪,不但是罪,更是死罪!”卫峥平和的说:“拖出去……立斩!”

    “王上饶命啊……”

    “王上饶命啊,奴婢无罪……王上……”

    任凭两个侍女如何哭喊央求也不见君王有任何动容之举,这一幕将“伴君如伴虎”这句话折射的淋漓尽致,那两名侍女被压下去了,而内殿陷入了一片死寂一般,只有站立着的卫峥与一动不动,人就匍匐跪地而一语不发的右丞相两人。

    良久,卫峥头也不回地说道:“起来吧。”

    “微臣不敢!微臣有罪,请我王治罪!”居辛一动不动的说道,依旧跪地不起。

    卫峥动身了,重回了王座席地而坐,喃喃自语的笑道:“寡人相信朝堂之上有此想法者不在少数,却无人敢言,为何?因为他们怕,怕丢了官爵、更怕丢了性命。而唯独你居辛上前进谏,寡人不信你不明此理,不晓此言会惹来杀身之祸。”

    “可你终究还是来了。”卫峥给自己倒上一樽,持大爵一饮而尽,继而临看下方的居辛:“这便是你能得以坐拥卫国相印之因由,除了你拥一身斐然之才华,更是敢言常人不敢之言,行常人不敢行之举,呵呵,倒也是法家一派应有之作风。”

    悠然一笑,接着说道:“文臣死谏,武将死战,国之大幸也,子辛言己有罪,何罪之有?”

    “王上……”匍匐跪地的居辛终于抬首,便见卫峥面带淡淡的笑容偷来目光,一时间,右丞相感慨的无以复加,双目竟有些湿润,居辛此番进言抱着死谏之心,心中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还不起来?莫非要寡人亲自扶你起来?”

    “微臣不敢,臣叩谢我王!”说罢,居辛再行以大礼,这才站了起来。

    卫峥又道:“寡人将才斩了两名侍女,虽死于我手,却因你而死。”居辛听闻此言,惭愧的低头不语,卫峥又道:“也并非错在于你,错就错在她们听了不该听的话。将才发生之事,切记给我永远烂在肚子里,寡人不希望有第三人知晓,寡人可不愿看到将相失和、互生龃龉的一幕发生在我卫国庙堂之上。”

    “臣谨记我王警示。”居辛长身一躬,说道。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卫峥接道:“武安君于江东自尊为小霸王,乃受寡人之意,寡人将举国之兵交付武安君,是非忠奸寡人慧眼如炬,丞相大可不必多虑。”

    原来如此,居辛这下再无疑虑了,便拱手道:“微臣明白,臣这便着手力办大军后勤粮草供应之事,确保武安君和前线将士们的粮草辎重准时送达。”

    “去吧。”

    “微臣告退……”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