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25章 再兴王师@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远征南阳的大军已顺利班师,今日朝歌没有往日那般喧嚣热闹的气氛,长街两道皆是带甲兵士肃然而立,两个兵士之间隔三丈而立,手持戈矛、腰悬长剑,这些军士无不迸发锐芒之气,列阵站立的两行甲士一路起于坤门至盘龙王宫正门。

    此时,长街两侧站着人潮人涌的国人百姓、列国异士,没有喧嚣仅有细微嘈杂的讨论声,所有王城之内的国人百姓站在长街两侧,空旷的长街之内无一人。

    这一日朝歌官府对整个王城实施了禁街令,所有商社不得开业、王城百姓不得上街,只能立于两侧瞻仰。

    这时,站于长街两侧的国人纷纷向北望去,讨论声也由此而止。

    但见一列骑兵战阵缓缓而来,一单骑策马在前,马上之人右手持长戟,左手握缰绳,身披红袍黑甲,腰悬黑铁长剑,面容上半部为面具所遮,只有一双冷酷无情的双目、嘴与下颚示于外人。

    此人赫然便是穆邯,曾经负责督建枕木轨道,是名副其实的最佳“鹰爪”人物,卫峥发现穆邯这个人才之后,至此将其召入了禁卫军,而今穆邯也对得起君王的看中,已然身负王命而统领禁军卫队,统领八千禁军只对君王负责,听从君王调遣。

    穆邯身后是四骑为一列的骑兵阵列,井然有序的朝南坤门而去,策马而行的骑兵皆着黑金甲胄、赤色披风、腰悬黑铁长剑,头戴面具而容貌不示于人,唯有杀伐凛然的一双眼睛透过面具,这些缓缓前行的骑兵皆一语不发,身姿一动不动,长街之上唯有马蹄声响彻。

    长街两侧的百姓看到这支精锐骑兵的出现莫不在私下议论纷纷,这支军队的服饰赫然便是朝歌城的八千禁军卫队,无一不是从斗士营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之兵,所有的禁军卫队面见百官不行叩拜之礼,不听诸将调遣,只听国君之命。

    八百精骑之后,但见一辆奢华的战车紧随其后,由五匹白马御驾而行,赫然便是王车。

    当长街两侧的国人百姓看到王车之上一身戎装披身之人时,进而齐齐匍匐高呼:

    “王上万年——!”

    “卫国万年——!”

    王车所过之境,两侧国人百姓无不匍匐叩礼,战车之上,卫峥面带平和之色环视匍匐的臣民,两侧的高呼之声亦且不绝于耳。

    王车之后是六人为一列的步卒甲士,六列共三十六名甲士执掌三十六面“衛”字纛旗尾随王车之后,三千禁军卫队紧随其后,禁卫军拱卫王车而迈着整齐步伐缓缓前行。

    出了坤门城外,十万步军、五万铁骑于此时面朝北方的朝歌城列阵而立,这十五万步骑大军正是刚刚追谁他们的君王征战南阳一郡的军队。

    十五万大军列阵城下,如此震撼的一幕难以言表。当禁军卫队拱卫着国君来到大军阵前时,卫峥下了王车并来到了大军阵前的云台之上,十五万甲士皆不约而同地面北瞻仰云台之上的那个身影。

    看着威风凛凛的大军,黑压压的步骑混合而成的方阵宛如气吞山河之像,卫峥新涌澎湃,顿时高呼道:“卫国,自新法确立以来,有功者皆一一论功行赏,此次所有封赏名单之中所褒奖者皆乃我大卫的有功之士,无不劳苦功高,皆理应所得也。在列而立的将士们皆为此次南征楚国南阳一郡者,受伤痊愈者即可返回大营,重伤不治者即可领取钱粮。”

    此次征战南阳郡,按照卫国新法二十一等级功勋爵制,所有的将士皆以获的战功而晋级一爵,三十员将领爵至九级少国柱,而魏缭更是从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因战功而连升八级,晋爵十级上国柱,孟贲作为追随卫峥的元老级虎将,已然立下无数汗马功劳,而此次征战南阳郡时,在比水垂沙一战再建奇功,一路征战屡建功勋,此次封赏孟贲已然晋爵至十六级上卿,距离晋爵十八级而封侯,指日可待。

    除了在前线奋勇杀敌的将士们获的了封赏之外,此次征战还有另外两人也建立了汗马功劳,一人便是右丞相居辛,坐镇王城并且全权负责大军出征的粮草辎重等一切后勤供应,没有居辛稳坐大后方,源源不断的给前线部队输送粮草辎重,卫峥在前线纵是运兵如神也难以有所作为,此战之后,按功劳居辛再进一爵,晋升十八级,终于封千户侯。

    居辛也成为了自白起封武安君之后,成为卫国第二个封侯封君之功臣。

    而另一个人便是左丞相景玱,连番出使宋国,一番说辞,使得宋国十万大军南下讨伐楚国,让楚国直接由战略主动变成被动,这才有了如今武安君白起将昭阳所部的楚国大军困于昭关要塞的局面。按功劳,景玱此次连升两级,至十七级公卿爵位。

    “……诸位将士皆乃我大卫的国之柱石,无诸位一次又一次在前线奋勇杀敌,何来卫国今日之局面?将士们!请受寡人一拜——!”

    末了,卫峥临眺十五万步骑大军拱手一躬。

    骤然间,十数万大军仰望云台之上的国君莫不奋声高呼:“我王万年——!卫国万年——!”

    卫峥临眺俯瞰全军不由自主的展开了双手,长袍大袖井然而落,面容难以掩饰其内心豪迈之气而长笑。

    十数万大军的呼声更是由此达到了顶峰,将士们的眼神皆无比狂热的瞻仰着云台之上的君王。

    大丈夫生儿如此,夫复何求之?

    “报——”就在这时,云台一侧的群臣百官之中,为首的右丞相居辛忽然注意到了一单骑斥候飞奔而来,很快便来到了云台之下面王拱手道:“禀报大王,楚兵越过南长城进驻我江东一郡,发现城内军民皆空,便火烧江东三十余城予以泄愤,吴城亦未能幸免,震泽水寨更是火海交加,谷地米粟皆付诸一炬。”

    楚军进入江东之后如此肆意妄为,他们这一把火等于把白起苦心经营十数万的人间天堂顷刻间化为焦土废墟,江东一郡的百姓逃过一劫怕也要流离失所,家园被焚烧殆尽,没有三五年万万不能使江东一郡恢复原貌。

    军报一出,群臣皆面色一变,无不惊呼楚人疯了,江东一郡无兵驻守,楚军得入已是囊中之物,何故要一把火烧了三十余城?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十数万大军皆默然不语,然而面容之上已然愤懑不平,骤然间,“铮”的一声响,云台之上的卫峥拔出了君剑:“寡人诏,即可起再兴我王师,倾国之力一战灭楚之国运……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夺回江东!”

    “灭楚国运,夺回江东!”“灭楚国运,夺回江东——!”

    “灭楚国运,夺回江东——!”

    骤然之间,十数万步骑大军再次高呼,无不战意滔天。

    大军刚刚班师便再兴王师,封赏仪式结束之后,紧随而至便是国君再起征讨诏命。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