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16章 破局之地@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魏缭凝重的说道:“武安君于江东画地为牢,死守江东却是孤立无援,内要防止吴越遗民乘机叛乱,外要拼死抵抗三十万楚军精锐之师的疯狂进攻。武安君手里可调度之兵马不过十万,面对楚军倾国之兵何止危险?简直凶险万分!”

    “那还犹豫个甚?”孟贲高喊扯着嗓门当即面王拱手:“大王,既然攻取鄢郢已然毫无益处,不若即刻挥师东进,与武安君合力同楚军主力决一死战!”

    孟贲看到卫峥摇了摇头,大感百思不解,后者慨然言道:“寡人这一路大军若是东进,那么此前所做一切皆惘然之举,行的这围魏救赵之计策便是为了逼迫楚军主力撤回江汉,我若远千里挥师东进,如此大纵深行军,必成疲惫之师,与楚军决战,胜算骤减。我若撤兵,楚国腹地便没了威胁,如此一来,源源不断的粮草辎重便会从江汉之地送至楚军前线,而我军顶着后勤压力在客场作战,楚军若是采取缓兵之计,久而久之我军粮草势必供应不上,如此,岂不危矣!”

    “寡人这支大军万万不能撤,这支大军便如一根毒刺扎入楚国咽喉,使其功力减半,一撤便会把煞费苦心所营造而成的战略主动尽数丢失,转而陷入大被动。”卫峥坚定不移的说道,显然不能撤。

    孟贲一时间语塞,没想到竟会如此严重,连忙问道:“大王,如此进退两难可如何是好啊!江东危局该当如何?武安君该当如何?岂不成了死局?”

    卫峥拍了拍手中的油垢,悠然起身负手而立:“死局?棋盘之局不会存在死局的,所谓认定死局者不过是未参透棋局罢了……寡人为破楚并江东之谋而入此局,为破局而甘愿入局,既然棋局已开,便不容悔棋,破局也好,入局也罢,任何一盘棋局的结果都是一层不变的,便是出局……只不过出局者一定不是我,足矣!”

    出局?

    魏缭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好奇的看向了卫峥的背影:“魏缭愚钝,敢问王上,这盘棋局的破局之地又在何处?”

    卫峥轻轻扬起嘴角,不语而笑,沉默片刻便言简意赅道:“宋——!”

    “宋国?”魏缭和孟贲不约而同的念出了这两个字。卫峥没有解释,抬头看了一眼天际便转身悠然跨步前去:“时候不早了,回营吧。欲破此举,我们只需在邓城以逸待劳即可,呵呵……”

    魏缭和孟贲两人面面相觑,王上未曾道破玄机,旋即连忙跟随上去,孟贲想不通索性不想了,反正大王指向哪便杀到哪就行了,而魏缭则是一路上不断揣摩,试图解析其要义所在。

    随着时间的推移,准备奋死抗敌的屈原发现卫韩联军一连十数日竟是按兵不动,百思不解却又不敢松懈。卫峥虽然没有动作,但郢都却始终维持着一副御敌之态,毕竟敌军对鄢郢之地形成俯瞰之势,十数万大军驻扎在邓城虎视眈眈,可谓咄咄逼人,鄢郢之地的守军不敢有丝毫松懈。

    时间缓缓流逝,屈原越来越猜不透卫峥的心思了,联军十数万驻扎在邓城不为所动到底意欲何为?如今鄢郢之地北境已是一览无余,正是直捣王城的最佳战机,按理来说卫国应当借助乘胜之势压境而来才对。但事实是,这十数万大军既不发起进攻,也不撤离南阳,就驻扎在邓城天天就这么耗着,任凭他屈原怎么揣摩也想不到卫峥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尽管如此,确是不敢大意,卫峥自从掌国以来,征战四方至今未尝一败,南下伐楚之际,破鲁关、渡比水、拔邓城、取南阳,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卫军兵锋所指,纵横披靡,如此赫赫威望,便是所谓人的名树的影。

    卫峥现在的目的很明确:以不变应万变。

    只要他的这支联军一日不出邓城,郢都便始终惶惶不可终日,楚怀王便不敢踏足江水北岸一步。

    虽说以逸待劳,但卫峥驻扎在邓城的大军却也不是一无是处,天天白吃军粮,今南阳郡因战饱受生灵涂炭之苦,如今号角暂息,卫峥趁着手闲索性开始治理南阳郡,虽说南阳郡是许诺给韩国的,但现在南阳做主还是卫峥,拥有一统天下之志,这南阳郡是韩国的,最后也终将会是卫国的。

    卫国的军队始终恪守的一个条令,那便是“约法三章”,这个条令早已深入卫军将士的灵魂。正因为如此,南阳一郡并没有遭到多大的破坏,更不会存在屠城一说。

    卫峥治理南阳一郡,颁布的第一条命令便是废黜隶制,所有的隶农转为平民;其次,十数万大军和战马也没有闲着,充分的将其物尽其用,除了必要所需的军队用以防守之外,卫峥遣两万数目的兵士轮流在南阳郡重建当地百姓因战而毁的家园,尽可能的将南阳郡遭受战火波及的城池恢复到战前的模样。

    此番作为让南阳郡的百姓感到不可思议,简直不敢相信那些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卫卒竟如亲故一般,而卫峥此举,没过多长时间,南阳郡的老百姓不但不再惧怕这支军队,更是口口相传卫军王师是天下真正的仁义之师,当地的老百姓逐渐的不在视其为敌国之兵,尤其原本作为隶农之人更是对解脱他们怒意之苦的卫峥感恩戴德,犹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南阳郡的民心转变传入郢都,屈原得知之后几经气节,却又无可奈何,他怎能不知卫峥此举是为笼络民心,让南阳郡的楚人百姓之热血就此冷却,渐渐接受卫国的统治,甚至为卫国效力。

    其用心之险恶,屈原恨不得立刻带兵出征讨伐之,虽万般愤慨,却也无可奈何,手头的乌合之众与卫军精锐步骑征战于野,无疑是自取灭亡之径,屈原只能为大局忍了。

    ……

    卫峥在南阳郡以逸待劳之际,再说宋国。

    宋、楚、齐三国交界之地。广袤的原野之上出现一片蒙蒙营帐,硕大的纛旗上是一个“宋”字迎风猎猎招展。这里正是宋王戴堰举兵东征的大营。

    宋王堰(宋康王)虽然昏庸无道,不知天高地厚,但不得不说他有一颗无畏之心,尽管属于不知者不畏。

    戴堰是个庸主不假,但作为一个将领无疑是出类拔萃的,讨伐齐国虽说是出其不意,但若是宋国没有一定的实力,戴堰没有一定的带兵打仗的指挥能力,也不可能做到以雷霆之势收复陶邑,更别说如今攻占了齐长城以南的大片疆土了。

    宋国这次举兵征伐,戴堰也算是武功赫赫了,不但收复了陶洛,大军东进之际还顺带灭了弹丸之地的滕国,一向以如家王道之国的滕国当真是灭的憋屈,接着便是东伐齐,取五城。

    到底是被誉为“五千乘劲宋”之国,加上有卫国在暗中支持,能取得如此战绩倒也绝非偶然。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